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33章 洛家食肆33

第33章 洛家食肆3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现代社会, 网络信息飞速传播,任谁闲着没事干,刷手机已经成了日常习惯, 上班无事看两眼新闻,坐地铁上班的路上刷刷微博, 睡觉之前扫一遍票圈,手机在手,天下我有。www.zuowenbolan.com因着网络舆情的监管,近些日子博客好久没有爆出什么大料了, 吃瓜群众们无所事事,港圈豪门, 内地小花, 最近实在是没有新料,日子都过得无聊极了, 营销号们少了素材,最近的博客鸡汤味儿都不怎么浓了。

可最近几日, 先是女网红旅游网红黑店食物中毒, 被威胁, 网红店食品安全遭受质疑, 推荐大V遭受质疑,紧接着老板道歉辟谣刷好感, 之后有大V扒皮真面目,网红老板恼羞成怒拉踩另一家,随后官方打脸。

其中涉及营销号,网红,美食,“豪门”家产争夺, 厨艺传人,元素之多,涉猎之广,简直堪称2020博客年度大戏。

在瓜田里蹦蹦跶跶的猹突然找到了又大又香甜的瓜,赶紧招朋引伴,呼朋唤友齐齐吃瓜,简直是心满意足!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豪门恩怨大戏,我瞪大了圆眼睛,竖起了小耳朵。”

“我快要笑死了,那个傻逼老板前脚在道德制高点上污蔑指责小老板,后脚就被官方打脸,哈哈哈哈哈。”

“筒子们仔细看看,你品,你细品,既然洛素被杜家董事长承认,那所谓狼子野心搬弄是非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啧啧,本海城人真是没想到家乡的事儿还能闹到网上,还闹得这么大。家里跟杜家有点渊源,悄悄告诉你们,杜家现任家主杜若是杜十里的独女,海边食堂的那位,是二房的,杜十里去世后,飘香楼一片乱套,上上下下都被换了人,这两天才拨乱反正回来,懂?”

“懂懂懂!这么说是有人意欲谋反,公主殿下谋定后动,铁拳出击!”

“2333333,感觉可以想到一出现代版豪门恩怨家产争夺的大戏,不知道还有什么剧情,感觉都可以拍戏了。”

“顶锅盖偷偷上来说一句,我二叔家的堂哥,之前在飘香楼当过帮厨,洛素就是我哥的女神,偶像,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那种,在后厨,她就是女王,一声令下,莫敢不从。至于另一位,懒得说了,从樱花国回来之后,进了后厨就嫌弃油腻,食材非千元以上的不用,还非要做硬菜,当主厨,结果做出来的东西,直接让总厨倒了,说他浪费粮食。”

炽烈的灯光下,杜若独坐在桌前,除却不时翻动纸张与滑动鼠标的声音,老宅内空寂无声。

杜若放下手机,揉了揉脑袋。

她这阵子在忙着收拢飘香楼与集团旗下的众多事宜,每天忙的脚不沾地,也没怎么关注网上的消息。

白日里杜氏才召开了董事会,杜若宣布正式接任,飘香楼被她以雷霆手段洗礼了一番,大师兄回去坐镇,被赶走的老人们都回来,该敲打敲打,该给甜枣的给个甜枣。

杜若心底还盘算着,等素素得闲了,便请她回到飘香楼指点一下。

杜氏的一团乱账可以说是剪不断理还乱,这么多年,二叔三叔的手伸的可真够长的,简直是只要能捞钱的地方就不放过,她一点一点缕着思绪,却意外地接到了大师兄的电话。

她这才知道,素素那边发生了什么,杜源那个傻逼玩意,从小处处不如素素,还敢把主意打到素素的身上,若不是大师兄与她说的,杜若根本无法想到,自己那个好二叔好二婶,甚至曾经和父亲提过,要让素素做杜源的童养媳,而在素素开店之后更是步步紧逼。

杜若心中叹了口气,素素这是和她生分了吗?这么大的事,若不是大师兄告诉她,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本来还想着血脉相连,对着二叔三叔下手需要徐徐图之,现在看来,对于小人,是不需要给予一点好颜色的,今日董事会上,自己已经给二叔三叔打了脸,那么接下来,便是撕破脸又如何呢?

今日若不是自己在网上发博,素素还不知道被抹黑成什么样子。

积毁销骨,众口铄金。

犹记得前世,便是如此,虽然具体细节有所不一,但自己可万万不能让素素再如前世一般了。杜若在心中暗下决心,自己还是要多多关注素素那一头。素素性子冷,万事不求人,有什么苦就喜欢自己默默承受,闷葫芦性格,就是这点不好。

看了看明天的时间表,嗯,白天忙完晚上去看看素素吧。

小店之内,洛素看着手机上的讯息,一脸惊讶。

要是杜若在此,一定会抓住机会,趁其不备,马上拍下这张照片,毕竟若若一张永远不变的面瘫脸上,想要露出点表情,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无论是从【海边食堂】的博客发生指责,还是若若姐火速还击,直接一巴掌正正好好地打在杜源的脸上,都是让洛素没有想到的。

事情发生的太快,简直就像是龙卷风。

素素:一脸懵逼.jpg

我是谁,我在哪,究竟发生了什么?

直到她一点点跟着吃瓜群众的总结,慢慢看完了所有相关的博客,才把这一切都弄清楚。

处在风暴正中心的她,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看了看群聊,何雨欣他们简直在刷屏。

【欣欣子】:啊啊啊啊小老板,这位叫杜若的姐姐也太帅气了吧!若若姐打脸的样子实在是太牛逼了!

【素素】:若若姐人很好,你们常在店里,以后都会遇见的。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帮忙,捂脸.jpg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所有事情的人,也不知道查IP和团圆外卖帮忙的人是谁,还有那位黑客博主,都该好好感谢一番。

【孟家有琪】:@绍也不是少爷@只会拍美食的摄影师雷锋和红领巾同学,快出来。

少爷和摄影师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任凭孟琪怎么艾特,都仿佛不在线一般,死活不出现。

【孟琪】:两位兄弟做好事不留名,只好由我来解释了。

【素素】:乖巧蹲.jpg

等孟琪细细地解释清楚,洛素才知道,原来那个【黑客Evelyn】居然是海大前几届的学生,团圆外卖也是少爷出面去协调的,动用了自家的关系,而海城本地论坛热帖的匿名用户IP,则是摄影师和室友们查了好几日查出来的,对,这是一位主业摄影的计算机大佬。

而博客下为自己说话的,何雨欣冲锋陷阵在前,孟琪斟酌字句,月月晓茹,胖子还有两只少年开着小号增加热度,甚至还有很多店内的食客参与其中。

有些名字其实洛素不太对的上号,毕竟大家来吃饭,也不会说自己姓甚名谁,但洛素想一想,那些熟悉的人影就浮现在脑海中。

大波浪卷发的OL女性和她的闺蜜,小店的第一位社畜客人,带着孙女来店里吃饭的了老两口,留着厚厚刘海的初中生与她的爸爸,每天早上第一个报道的姜爷爷,感情甚笃的海大教师夫妇,......

即使自己长在后厨,前厅多要靠江磊和孙云奇两小只来忙活,可许许多多的人影,还是完完全全地映刻在她的脑海中。

他们是小店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他们是小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洛素自己没出手,此战就已经大获全胜。

她在屏幕上敲下几个字,

【素素】:“明天晚上,大家有空吗?”

......

晚上八点,以往早已熄灯的小店此刻灯火通明。

门上挂着非营业时间的牌子,可内里似乎有许多人在,让路过的人不禁想要一探究竟。

店里似乎有些喧闹,欢声笑语不断。

后厨热浪翻滚,孟琪鬼鬼祟祟,似乎想要偷看偷吃。

“呀,谁抓我!”不知被谁掐了一下,她吃痛大叫一声。

何雨欣拽着她的手腕,强行把在餐台附近探头探脑的孟琪带回座位。

“不要添乱。”何雨欣一脸的威胁。

孟琪却很是不忿,“我就想端个盘子上菜,你们都在这当过服务员,就我没有,还不许我体验一把?”

此言一出,一桌子人齐齐注视,付以冷笑。

“你端一盘菜,得摔碎两个盘子,自己心里没有点ABCDEF数?”

自从何雨欣第一次在小店帮忙吃到员工餐之后,七个人就轮流过来,收银点餐,或者收拾卫生端盘子,孟琪过来的那天,还没上菜,光是拿盘子就碎了四个,碗碎了六个。

她当场被江磊派遣去收银,永远都不要碰盘子了。

得亏是还没端菜,否则后果不敢想象。

摔碗星人,太可怕了。

“素素,还有什么需要切的?”杜若将手上的山药切完端给洛素,又急忙找活儿干。

“没什么了若若姐,你去问问他们几个板栗剥好了没有。”

洛素接过杜若手中的盘子,山药片雪白轻薄,恰到好处,每一片几乎都是同样的厚度。

她心中却产生了新的疑惑,若若姐的刀工,何时这般好了?

得益于自己的父亲与从小的耳濡目染,杜若虽然不愿学厨,但舌头却十分挑剔。

其实她的厨艺天分还是不错的,但无论杜十里怎么说,也不愿意学,嫌苦,嫌累。

但也不是什么都不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洛素是切着土豆练刀工,杜若纯粹是切着玩了,切一切就跑远了。

等到了出国留学之后,实在是吃不惯外国餐食,国外的中餐又难以吃到正宗合口味的。她才慢慢开始捡起来,自己做饭。

回国的时候,还给杜十里与洛素露了一手,对于洛素来说,不过是勉强能吃罢了。

那个时候,师父杜十里还很高兴,女儿愿意做饭,会做饭了,虽然不咋地,但到底是多少继承了点天分了不是?

今年过年的时候,年夜饭杜若还做了一道凉拌土豆丝,土豆丝粗细不一,可以看出切的人刀工实在不怎么样。

可再看手中的山药片,薄厚均匀,这可不像是一个并不精通厨艺与刀工的人能切出来的。

至少也得精于厨艺数年时间才行,半年时间杜若能练成这个样,难道她天天在国外切胡萝卜不成?

心中暗藏疑惑,洛素手中却没有停下。

高汤醇厚的香气已经四面扑发而去,肚子里的馋虫已经有些憋不住了。

“咕噜咕噜。”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先叫了起来。

紧接着又跟了一声,何雨欣趴在餐台附近,看着小老板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哈喇子就快要流出来了。

“咚咚咚”忽然有人敲门,屋里的众人一愣,标了不营业,怎的还有人过来敲门?

江磊一开门,两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姜爷爷和姜叔叔。”他朝里面喊了一嗓子,就让两人进了门。

“你们这些小年轻是在聚餐?”姜铸颜看着屋内熟悉的年轻面庞,询问道。

他今晚跟儿子没在小店吃,老三说有什么任务,非让自己这个当爹的协助,求了半天,原来是去海城的另一家高端餐饮——渔家吃饭。

老三让自己一定不要忌讳,诚心诚意地评价。

姜铸颜给出的评价自然是——“不如小老板做的好吃。”

“渔家”,光看着便是知道这是一家主打海鲜的餐厅。

食材新鲜,胜在本味,厨师的手艺也不错。

可眼下的禁渔期,餐厅经理口口声声说的本海海鲜,又是从哪里搞来的?

姜铸颜的老胃口,生冷海鲜不过是勉强尝尝味道罢了。

回了酒店,父子俩对视一眼,忍不住下楼觅食。

八点钟本以为小老板的店都关了,没想到今日一楼还亮着灯,两人试探性的敲了门,还真是赶巧了!

姜元的鼻子灵得很,才进了门,闻着味儿直直地走向后厨。

“鸡汤?肉蓉?你这是做开水白菜?”虽然话语带着尾音,看似是疑问句,可任谁都能听出来他言语之中的肯定。

“大家收拾收拾,端菜准备上桌,菜要齐了。”

此言一出,一瞬间忙活起来。

因为今日来的人多,【海大那些事儿】工作室,何雨欣寝室一共七个人,意外来到的姜家两人,再加上洛素和杜若,足足十一个人。

店内都是小方桌,洛素昨晚邀约的时候,便想着这么多人,该如何坐得下。

扒拉着本就不多的记忆,小院的库房里曾经有一个大圆桌,还是可以旋转的,似乎是当年周边哪一家的饭店关张,白送给洛素的爷爷洛勇的,多少年都没有用过,如今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白天的时候江磊和孙云奇从库房里搬到院子,好生拾辍了一番。

率先上场的是一盘辣子鸡,月月端着上桌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这是她的挚爱,因为今天人多,小老板还减了一些辣度。

姜元拿着的是葱烧海参,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尝尝这道飘香楼的名菜,在小老板的手中究竟是何风味。

晓茹端着餐盘,上边是数个炖盅,每人一份。

除了孟琪和姜爷爷,其他人一人一份就这么上了桌。

有红有绿有黑有白,有热有凉有冷盘,洛素甚至贡献出了自己的酿制的果酒。

餐具早已经提前摆好,等洛素上了桌,才发现大家都不动弹,看着她。

怎么?还要说点什么吗?

“菜齐了,那就开吃啊?”

这一句话,仿佛一声令下,拉开了晚宴的序幕。

月月眼神一动不动,一筷子伸进了辣子鸡里,精准地在众多地辣椒中翻出鸡肉,她盯了好久了!

巨大的白色瓷盘,碎碎的干辣椒宛如小山,色泽红艳,油亮十足。

鸡肉似乎是经过油炸,口感带着一丝韧性,焦而不干,外酥里嫩,麻辣鲜香。

舌尖之上,酥酥麻麻,又辣又香!好生过瘾!

好爽!

姜元始终盯着一道菜,葱烧海参,这是鲁菜的名菜,海城并非鲁国所辖,杜十里曾将这道菜改良创新,打出了胶东特色的名头,他想要看看,小老板这位关门弟子,又得了多少真传。

海参其实并不好料理,清代的大才子袁枚在《随园食单》里提及:“海参无为之物,沙多气腥,最难讨好,然天性浓重,断不可以清汤煨也。”

因此今人在烹制海参之时,往往都要重口烹之。海参色浓,就以同样浓厚的方式来进行“以毒攻毒”。

雪白的瓷盘之内,小海参们排排列,颜色黑亮,汤汁裹挟之下,很是和谐。

海参肉嘟嘟的,肉感十足,看着就十分Q弹,一口咬下,海参鲜香而嫩滑,带着葱油的香气,大葱段也吸足了汤汁,味道香浓无比,两者不分彼此,互相成就!葱白油香满满,更带着一种奇异的香气,这不是单纯的葱油,也不是单单的植物油!

姜元只能够判断,这道葱烧海参,起码混合进了三到四种油,才能有如此极致的味道。

也正是如此特殊的味道,才使得飘香楼的“葱烧海参”在鲁地之外,胶东海城造就一道绝味!

何雨欣端起小碗,她盛了一碗“金玉羹”。

金玉羹,名字看着倒是挺唬人的,实则不过是山药板栗炖羊肉罢了。

因着羊肉的膻味,何雨欣出门吃饭一贯是不会点羊肉的,只是今日小老板做的这“金玉羹”,她观察许久,似乎一点腥气都没有,孟琪试过之后,说是没问题,她才敢尝的。

毕竟羊肉这股子膻味,喜欢的人爱得要死,讨厌的人避之不及,若是要不小心吃到了,恐怕要当场吐出来。

羊肉有着温补的效果,常人往往以为夏天吃羊肉会上火,实则不然,海城的羊汤馆子,每到盛夏时节,便是人满为患,生意最好的时候。

中医中有个说法叫做“冬病夏治”,这夏日吃热乎乎的羊肉汤,温补身体,可以祛除体内的寒气。

何雨欣先是舀了一口汤,汤色清透,入口醇厚,羊肉的精华进入其中,却是出奇地不腥膻,羊肉被炖煮得无比软烂,入口即化,甚至带着一丝清甜,板栗与山药都是足足的火候,一口咬下,板栗软糯香甜,山药片口感沙绵中带着脆韧,刚刚好!这一小碗下去,微微发了些汗,只觉得舒服极了。

姜铸颜对小炖盅很是好奇,他直接解开了盖子。

为了今日的一桌菜,洛素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炖盅通体雪白,朴实无华。

掀开盖子,看着如清汤寡水一般,没有半点油星子,两片稀少的白菜心飘荡在其中。

可在真正的老饕眼中,这汤色无比清透澄澈,明明是数种食材叠加炖煮而出,可没有丝毫的油腻。

汤汁甫一入口,无比清鲜,淡淡的香气在唇齿之间弥漫,清清淡淡,香气宜人。

鸡肉,鸭肉,猪骨,火腿,贝类......如此多的食材熬出清透怡人的高汤,没有一丝浑浊与油腻,尽显制汤者的高明手段。

白菜心黄中带绿,最是鲜嫩不过,咬上一口,脆嫩鲜甜,满口的鲜味儿,如微风吹拂,如置身云端。

谁能想到这其实乃是一道川菜呢?

众人埋头苦吃之际,素素搬出了自己的窖藏酒。

潺潺入杯,颜色清亮,酒香四溢,抿上一口,酒不自醉人自醉。

“我们素素如今也是小老板了。”杜若眼中满是笑意。

洛素嗔了她一眼,“比不了您,飘香楼掌门人,杜董。”

说到“掌门人”与“杜董”,她特意加重了口音,言语之间满是揶揄。

天色已暗,露天的小院之中,夜幕沉沉,抬头便可见繁星点点。

微风吹拂,带走忙碌一日的燥热。

“为了每天都能吃到小老板做的饭,干杯!”

“为了小店,干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