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59章 黑红影后9

第59章 黑红影后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开机仪式上, 夏晓峰一脸的肃穆,一向不是很在意自身形象的他今天换了一身红色的运动服。www.maixi9.com

编剧魏巍也是如此,据说是两家去了哪里拜神, 经大师指点,这部剧喜火, 要穿一身红,红红火火。

洛素听了,行吧,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劳什子大师瞎掰的, 不信白不信,她头发上也跟着扎了一根红色的发带, 好歹是个意思。

女主演除了她, 还有两位,当然, 说是三位也没有问题。

在原本上辈子里,这部剧的演员同样是青柠影视自家的, 饰演穿越女的王沅, 饰演丞相之女清高才女的廖贝贝, 而饰演洛素这个将门虎女角色的演员, 叫做顾婕。

这一次因为最先定下演员就是洛素的缘故,导致对方失去了一个机会, 洛素心中还思索着,怎么不动声色的还给对方一次,结果夏晓峰给她发来演职员表和剧本才发现,穿越女和另一位女主也依旧是原来的两位,而顾婕,同样还是进了组!

原来是编剧魏巍, 后来灵光一闪,又在剧本中加了一个戏份不弱于几人的角色,古灵精怪的吃货才人,长相灵动可爱的顾婕顺利入选。

上辈子,这部剧本身是靠着剧本身过硬的剧情与看点火,将这一应演员带起来,顾婕的表现算是中规中矩,对于原有的角色,也只能说是科班式的演出,带着表演痕迹。

这一次额外加入的这个角色,反倒似乎额外地与她契合。

由王沅饰演穿越女,正三品婕妤王沅,

洛素饰演将门虎女,正二品昭仪虞靖

廖贝贝饰演清高才女,次一品淑妃廖嘉

顾婕饰演吃货姑娘,正五品才人顾才人。

【后宫宸妃传,第一幕,开机】

王沅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幔帐飘逸美丽,一片淡蓝。

她觉得自己有点眼花了,可能还在做梦,继续闭上眼睛。

过了半晌儿,再睁开,还是那一幕,怎么回事儿?这梦还不醒了不成?

又一次恶狠狠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我就不信这个劲儿了!

靠!靠!靠!

她这是鬼压床?还是梦中梦?

王沅一气之下从床上坐起来,她扒拉了一下幔帐,丝丝滑滑,跟她那真丝的睡袍有一拼,这触感好真实,真的是在做梦吗?

她看向自己身上,盖的是一床锦被,抽出一只手,皮肤娇嫩,手指芊芊,身上是一件丝绸制的寝衣,枕头是她在古代电视剧里见过的方形枕头,连表面都是绸缎的。

王沅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这不是她的身体,也不是她的手。

她自小就做活,农村长大,一双手剁猪草,喂鸡喂鸭烧火做饭,即使二十多岁后经济独立开始用心保养,脸能靠美容保养,手,却始终黑糙如一。

她曾经无数次想要一双这样的手,芊芊十指,纤细如玉,而今真的实现了,王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

她不知道现在处在什么时代,什么地方,家境如何,自身如何。尽管内心有些慌乱无措,但她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乱,需要获取一些信息。

虽然至今还没有看到这具身子的面貌,但从这锦被,丝绸般的幔帐,无比柔嫩的小手已经看得出这句身体的主人,绝对非富即贵。

静悄悄的,王沅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幔帐,没有人,太好了,她松了一口气。

外边的摆设映入眼帘,叫不上来的各设摆设,梳妆台?茶桌?屏风?

这里应该是一处内室,专门就寝的地方,东西并不多。

王沅趿拉着鞋下了床,不是花盆底,再想想自己的衣服,应该不是清朝吧?

她走到梳妆台前,小心翼翼地借着铜镜,看着自身的面容,铜镜中的人影并不清晰,影影绰绰的,她皱了皱眉,古代就是这点不好。

咦,这是,景泰蓝的圆形物什,轻轻摁着机关一开,玻璃镜!

王沅心下讶异,景泰蓝的,应该不是舶来品,那是这个朝代自己制造的?这里的科技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玻璃镜明亮无比,镜中人看着不会超过十八岁,一头青丝散着,眉眼弯弯,皮肤雪白,唇不点而红,还带有些微的婴儿肥,看着更加幼了。

她扒拉了一下匣子,除了外边的,剩下的都上了锁,可就算是最外边的小匣子,入手温润的玉簪,水头极好的翡翠镯子,花型的金钗,金花丝镶嵌了宝石的耳坠子……

王沅就算再不识货,也知道个个价值不菲,前世都古装剧里,那些宫妃的首饰也差不多如此精巧,她去旅游的时候,逛的各个博物馆里收藏的藏品,也和现在眼前这匣子里的相差不大。

只怕是随便拿一件到现代,怕都是能送进拍卖行几百万的价钱。

现在应该是白天,即使是屋内,也不暗,算得上亮堂,王沅打算小心一些,看看外间有没有人,最好能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是嫁了人的主妇,还是待字闺中的大家小姐,是官家?还是商家?

此刻她还没有想好,如果遇到了人该如何应对。

是不说话?还是装失忆迷糊想不起来了?

古代人也不好糊弄吧,王沅对于自己的演技有一丝丝的忧虑,可别哪处露了马脚,不会被烧死吧?

可谁料,她刚刚往外走两步,还没见到外间的全貌,就有人进来了。

那人脚步轻轻地像里间走来,与王沅撞了个正着。

见本来应当午睡的人下了床站在这,柳絮吓了一跳,“娘娘,您醒了?怎的下了床,可是渴了饿了?”

她放下手中的盘子,带着王沅坐回床上。

娘娘?

听到这个称呼,王沅心中一寒,这个称呼,任谁听到了都会意识到这具身体的身份,后宫中嫔妃,这也是她预想之中,排在靠后的一个身份。

她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毕竟不知道眼前人的名字,不过,既然她是娘娘,不叫名字,应该也是没事儿的吧?

好在的是这位侍女没有等她说话,就自顾自地言语了起来。

“娘娘今日怎的比平时起的早了,我等下还是和柳歌姐姐说下,找个太医来请个平安脉才能放心。”

“娘娘,等会子咱们去钟粹宫,淑妃娘娘说是要赏花,娘娘不是最喜欢漂亮的花花了吗?淑妃娘娘虽然看起来清高了一些,但对娘娘一向是好的,肯定会让您带回来几盆子的。”

“娘娘可想穿什么?等下做小轿过去,免得娘娘入了暑,咱们穿的轻薄些,左右都是淑妃娘娘,虞昭仪娘娘,还有顾才人,都是与娘娘相熟的,那些背地里说娘娘小话的,淑妃娘娘是不会请的。”

眼前的侍女嗤笑一声,

“就算再看不上娘娘又如何,娘娘可是御史大人的亲女儿,正三品婕妤娘娘,居长信殿,乃是一宫之主,论起品级,那些个玩意儿的父亲兄长,怕是都没有娘娘的品级高嘞......”

她一个人对着王沅说着没完,即使王沅一句话没有回应似乎也习以为常。

王沅有些庆幸,这个侍女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一个劲说个没完,似乎是个话痨,倒是解了她暂时的忧愁。

从来这嘚吧嘚没完的语句之中,她也能够捕捉到一些信息。

她,姓名不详,当朝御史大人的闺女,应该是嫡女(她猜的),正三品婕妤,居于一宫主位,现在住的地点叫做长信殿,不知为何,有些小妃嫔看不起她,也许是因为她不受宠(王沅的猜测),一会儿要去淑妃的钟粹宫进行后宫姐妹联谊,和淑妃,虞昭仪,顾才人似乎关系不错,很熟悉,穿衣打扮都不用过于攀比。

“诶呀娘娘,柳歌姐姐才从御膳房端了冰碗回来,我刚拿进来,怎的忘了!”侍女一拍脑袋,急忙将放置在茶桌上的小碗端了过来。

“娘娘,来,张嘴慢慢吃。”看着细碎的冰,上边是几种水果,似乎还浇上了一层糖汁,王沅张开嘴,被这位侍女一点点喂了几口。

水果清甜,冰块都压成了冰屑,凉丝丝的,汤汁更增添了一份甜意,这大概是,古代的冰棍?

王沅一边想着古代的宫妃待遇都这么好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侍女已经给她换了衣服,现在正坐在梳妆台前挽着发髻。

她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全都是眼前这圆脸的侍女一直在说,两人似乎都没有察觉什么不对。

等到梳妆完毕,换完了衣服,王沅在侍女的搀扶下起了身,走了两步,还行,不重,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沉。

她伸手拿向小镜子,侍女也没有阻拦,镜中头发梳成了高髻,戴上了一个镶嵌红蓝宝的金花丝头面,只带这一样,便无需其他点缀了,耳朵上是剔透的翡翠耳坠,水水灵灵的,显得人格外灵动。

王沅觉得有点怪,但内心中将这归咎于自己一个现代人不习惯古代的打扮,但还是很漂亮,毕竟有这样一张脸,很难打扮得难看。

于此同时,其他的几处宫所之中。

钟粹宫,淑妃正端详着摆出来的几盆花,这个太艳,不行不行,拿走,这个花瓣不全,不完美,不行不行,这个太俗了,配不上姐妹们,拿走拿走,她没有说话,只是一个眼神,身边的大宫女就领会了意思。

这边一位贴身宫女正指挥着摆着花,淑妃和大宫女回了内室,再过一会儿怕是有人要过来了,虽说都是自家姐妹不用如何打扮,但这宫妃摆私下的小宴,实际上也是有着品级的。

再者说了,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不请自来呢?身为主人,气势上就要是最强的。

看着这几天翻出来的诗集,赶紧背下来几句诗,一会儿还得作为主人对几句诗呢。

平乐苑,顾才人刚吃完了一碗冰碗,眼巴巴看着自家大宫女把碗收走。

“主子,今儿要去淑妃娘娘那,咱们这吃一碗就得了,估计淑妃娘娘那边也备了,我们住在这偏远的小殿,冰碗还是自己掏钱买的,您算算您的月例,啊,一共也就能买几碗,今儿个吃了过过瘾就成了。”

听了自家大宫女的话,顾才人撅了噘嘴,她平生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吃到好吃的,可如今入了宫,什么都有定例不说,小小一个五品的才人,那点子月例都不够她吃零食的!

内务府御膳房惯来的捧高踩低,她初来乍到,侍女好不容易混熟了御膳房,但也只是不踩你一觉罢了,想吃好的,掏的钱照样一分不能少,好在她这个人,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永安宫中,

美人如出水芙蓉,这里有一处温泉,热气氤氲,虞靖似乎半睡半醒,香肩露在玉池之外。

大周后宫,通了温泉的寝殿不多,除了太后与皇帝的寝宫,淑妃的钟粹宫,就只有这处永安宫了。

这并非说明眼前人有多么受宠,而是当初大选进宫之时,父兄下跪于御书房来求得的。

虞家小女虞靖,自幼胎中不足,需以温泉药浴养身,否则命不久矣。

京中贵女,一家有女百家求。

虞家,边关守将,世代军功赫赫,更是如此。无论是出于对虞家的信任笼络还是要保全这位的性命,永安宫,曾经乃是前朝皇后所居的寝宫,就这么给了虞靖。

当然,因为此事,后宫暗妒不已,前朝甚至也吵翻了天。

永安宫,那可是给皇后住的地方,当今圣上一纸圣旨直接给了虞家女儿住。

若是封后,或是贵妃也就罢了。

再不济,你起码得封个妃吧?

可偏偏没有,虞靖,以正二品昭仪,入驻永安宫,独霸一宫,并且当今圣上表示,永安宫,独虞昭仪一人,不会再安排其他人打扰。

当时早已入宫的淑妃探头探脑,这位陛下的意思,真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这位虞昭仪,也是十分地令人看不透。

虞靖的永安宫,在她武将出身的治理下,宛如铜墙铁壁,就算是宫中妃嫔来了,照样不得入内。

谁让——

永安宫的宫女都是自带的,各个武艺高强呢?

保护我方柔弱大小姐!

坚决不能让蛇蝎心肠的女人伤到一分一毫!

侍女们都是虞家的家生子,自幼在虞家教养长大,保护虞靖,顺从虞靖,就是她们的第一要义。

虞靖出水,侍女为她披上丝衣。

摄影机隔着屏风,带给人若隐若现的美感,无声的魅惑,更加动人。

“娘娘,今天想穿什么?”

侍女似乎打开了柜子箱子,好像在展现着什么。

镜头一转,

钟粹宫内,

王沅来的不早不晚,顾才人早到,正小口小口地吃着桂花糕,嘴边甚至粘上了一丝碎屑,像极了吃东西的小仓鼠,鼓鼓的,好可爱。

王沅不知道自己摆出什么脸色,就还是一副模样。

淑妃招呼过去她的大宫女,王沅现在知道了,那个碎嘴的贴身宫女叫柳絮,现在和自己出门的叫柳歌。

“柳歌,沅沅今天怎么样,可有什么不舒服?”

柳歌一脸恭谨:“回淑妃娘娘的话,我家娘娘今日小睡起的稍早些,之后用了半碗的冰碗,想来是有些不耐暑,奴婢已经遣人请了太医,晚膳之前请个平安脉。”

淑妃眉头微动,“堂堂三品婕妤,这后宫里在你前边的人左右不过四五个,请个太医还要等晚膳?是太医院的人又说什么?青芍,带我的牌子,马上叫太医过来。”

王沅有些傻眼,自家的大宫女,为啥跟淑妃这么熟,淑妃问这问那的,柳歌还全都告诉了,就像,就像保姆把小孩子一天干了什么告诉家长一样。还有,自己这个婕妤,居然排名还挺靠前的?

“诶呦,瞧瞧这是谁呀,我们的小傻子,居然出门了?淑妃姐姐,您这钟粹宫,可真是好进门的很呢!”

一阵娇笑传来,王沅未见其人,已闻其声,这话一听就满是嘲讽,对方来者不善。

不对,等等?

小傻子?

靠!她全都明白了!合着自己穿成了一个傻子婕妤!难怪!

看着来人,淑妃面色不改,正要反驳,却听得一声传令,

“虞昭仪到——”

太监额外尖利的嗓音,似乎说明了来人是如何不同寻常。

王沅下意识地和这些人一起看向门口,

墨发以莲花冠收束,深青色织金妆花罗,上边修着花虫鸟兽,腰间革带收束,手拿一把绣春刀,大步迈进门来。

不似后宫嫔妃,反倒更像是招摇的世家锦衣卫,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潇洒肆意,美人英气。

王沅一时看呆了,

她她她……

怎么穿男装?

不对,她怎么能在后宫带刀!

不由地切到一炷香之前的镜头,

侍女们将箱子柜子打开,每人拿着两把兵器供身着纱衣的美人挑选。

“小姐,今天带哪把刀出门?”

虞靖随意地从架子上取下一把绣春刀,

“绣春刀,当配飞鱼服!”

“卡,第一集,完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