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87章 黑红影后37

第87章 黑红影后3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华娱传媒作为圈内的顶级公司, 高水平艺人众多,有着严格的网络舆情监测团队。www.mengyuanshucheng.com

这个帖子说的并不隐晦,或者说标题更是剑指洛素。

最近大火的功夫女星, 娱乐圈的功夫女星,一共也就两三位, 有名的就是港城的红玉姐,还能是谁?

就差指名道姓了,标题也是取得恶意满满,直接把人吸引进去。

况且最近洛素的热度是一顶一的, 整个暑期档显示热播电视剧,紧接着视后加身, 之后《伊人》杂志新发, 近两日更是作为《利刃行动》的女配候选人选。

随便一在博客上搜一搜词条,都数不清, 说一句流量女星,绝不为过!

因此这个贴一出, 瞬间被疯狂转发, 部分八卦号也纷纷表示听到过类似的传言。

模棱两可之下, 更加惹人注意了。

公司团队第一时间商议, 要不要联系网站进行删帖处理?

可本身事情没有问题,人家也没有指名道姓, 你这直接已删除,不是显得很心虚?

要是没问题,凭什么删帖,被删帖之后,这些吃瓜群众与先入为主的人,还有暗中不轨的人只会攻击的更猛烈。

“要是你没有问题, 凭什么删帖?这不是心虚吗?”

“你要不心虚,删什么贴啊?这不是自己主动承认吗?删了贴以为就可以装作没事人了吗?”

怎样完美的公关,是一个问题。

叶檀浏览着帖子里爆出来的所谓内容,居然有洛素当年在医院里的照片,加上当时的一些报道,主要突出保险公司给了保险费,公司也负责了医疗费,明明可以继续给父亲治疗,但还是坚定地选择了放弃治疗。

且有人爆料出,洛素家中自小开武馆,这也是她自幼习武的原因,而那一块地皮,在现在的价格已经高达了七位数。

明明有钱,却选择放弃治疗,不就是不想花钱吗?

还有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录音,据说是采访了一位当时的医务人员,表示当时洛家直接选择放弃了治疗,明明公司的账上还有钱,保险费也有赔偿,但仍然坚定地选择了放弃治疗。

叶檀看完这所谓的爆料,简直气笑了,漏洞百出的东西,就凭几张洛素年少时候的照片,一切都被捏造成功了?

你为什么不提一提,洛爸爸是因何故受伤,住的是ICU?

你为什么不提一提,当时的洛素还不足十八岁,没有成年,一切决定都是由老人做的?

你为什么不提一提,这个当时不到十八岁的女孩,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日不如一日,心中何等的哀痛?

可恨,可耻,可笑。

公司方面查了发帖的IP,根本无法具体追踪。

如今洛素在娱乐圈正是火的时候,想要踩上一脚的人多得是,想说是对家陷害,都不知道是谁。

只是叶檀总觉得这个楼主的手段与语气有点熟悉,应该不是第一次黑人,这种事干的多了。

而且帖子中的语言煽动性极强,甚至带有一丝传染力,让你看完之后,若是意志不坚定,几乎是完全被带入到这个逻辑中去,洗脑功力极强。

这个帖子已经被不断地转发变种,尽管帖子里没有直接的说出名字,但是暗指的女艺人是谁打架都清楚,甚至有的为了博眼球开始直呼名字。

《惊!流量女星洛素被曝曾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亲生父亲离世》

《不孝不仁不义,这位女星,粉转黑了!》

《百善孝为先,为了钱,连父亲的命都不要,洛素滚出娱乐圈》

“不是吧不是吧,看不出来她是这种人啊。”

“网络上的人设什么的,只能说别想太多。经不起扒,累了,好不容易粉个艺人,居然有这种黑料,说实话什么出轨的我都能忍,这种为了钱连亲人都不要的,真不能忍。”

“娱乐圈现在什么风气啊,这种人都能火?呕吐,最近看到她看的都想吐了,长得也不够漂亮,不知道哪来这么多吹捧的,如今原形毕露了吧。”

黑料还没定死,就有各种各样的人出来现身说法,言之凿凿,说的自己都信了。

“是真的,我听说了,当年我爸跟洛素她爸同一个公司的,本来公司还有钱坚持治疗的,但他们坚持要放弃治疗的,当时同事们还慨叹了好久,可惜好人没有好报,好人不长命啊。”

“洛素真的超级爱钱啊,我在平城影视城做群演的朋友,之前和洛素一个剧组过,说她在影视城是出了名的拼命三娘,要钱不要命的那种,就别的替身武术指导不敢上的动作,特别危险的那种,只要给钱,她就去,然后接戏都不带停的,就为了赚钱。”

“嗯,我来补充一句,当年洛素不是签约过一个小公司吗,结果拍戏受伤之后愣生生不拍要解约,要是真严重也就算了,但当时医生都说她没有事,没有大毛病,可以继续回到剧组拍戏,结果人家就是不愿意回去拍戏,然后当时剧组停工了好几天吧,场地费人工费设备费为了她一个人损失不知道了多少,最牛逼的你们猜怎么着,听说洛素愣是和那公司解约了,没掏一分钱违约金,你才猜为什么?嗯,武力胁迫的,牛逼牛逼?”

“卧槽真的假的啊,真的看不出来啊,不过我也确实听说过,好像以前有那种武术指导上的戏,片酬特别高的,都是她去上,都不叫别人抢。”

其中当然不乏反对的声音,“你们说的可真有意思,都是听说来的,这么往人家身上泼脏水,收了多少钱啊,你们说的她那么爱钱,这么爱钱,那为什么一个代言也不接,一个广告也不拍?这不是来钱最快的方式吗?太搞笑了吧。”

这些人反驳道:“她这是待价而沽好吗,进入圈子之后赚钱的机会多了,当然爱惜起了羽毛,这样好有机会赚大钱,也是学精明了,看看她以前演过的龙套和呆过的剧组,那时候是完全没机会好吗?”

“就是就是,而且当初听说她进圈,就是因为当时莫离火了,有经纪人发现她这张脸,跟她说能够赚大钱,她才进圈子的,不然你以为呢?”

黑料一个又一个的往身上加,甚至还被好事者整出了个集合。

甚至有些摇摆不定的粉丝都跑到洛素的博客下去问,是不是真的?姐姐你真的为了钱连爸爸的性命都不要了吗?

华娱传媒的官博底下更是一片乱象,有几位同公司艺人的粉丝前来凑热闹,要求解约劣迹艺人。

“华娱爸爸,解约劣迹艺人好吗,我们粉丝不想看到这种人当我家哥哥的师妹,站在一起简直是玷污了空气。”

“华娱出来给个说法吧,别洗白,这么大的事,你们别装死啊,前两天签约不是出来承认的挺欢的吗?怎么不蹦跶了?”

叶檀冷静地观察着事态,直到接连几个提了洛素大名的八卦号转发量过五百。

【华娱传媒】:律师函已发,附图。

“近日有部分网络用户,自媒体,八卦号等通过各大网络平台发表针对我司艺人洛素的不实信息,虚假言论,引发大量用户对我司艺人进行诽谤,侮辱,产生大量负面评价。侵犯我司艺人的名誉权,肖像权,基于以上,我司将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追究参与者的法律责任。对于任何恶意诽谤中伤我司艺人的行为,公司绝不姑息,绝对维护艺人的个人权益。拒绝网络暴力,人人有责。”

在图片中,官博直接列举艾特了所有涉嫌此时的八卦号营销号,乃至个人号,请静待律师函上门!

官博一处,几位艺人纷纷帮忙转发,附上一个小话筒的表情,“恶意诽谤,绝不姑息,拒绝网络暴力,从你我做起。”

这个博客一发,舆论顿时出现了小小的反转,但某些人还是死鸭子嘴硬不放手。

“官博直接律师函警告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散了散了吧。”

“你有本事发律师函你有本事澄清啊,诽谤名誉确实没错,但你怎么不说说里边的内容呢?”

“楼上???有猫饼吧?别人往身上泼的脏水,让人自己澄清?没有事都被你们这些心怀恶意的人搞出事来了。”

“搞笑诶,什么年代了,还搞律师函警告这一套,不就是出来说说话吗,没见几个真的告的。”

虽然舆论还是如此,但叶檀看着网上的事态,已经有不少指名道姓的博主博客上装死,实际上已经飞速地把相关的帖子删除掉了。

这边由叶檀坐镇公司,掌控网络舆论。

那头由洛素带着团队的其他人,直接飞回了老家。

当晚九点,不少关注洛素博客的人都收到了一条新推送。

“您关注的@洛素邀请您进入直播间,直播即将开始。”

不少人一愣,这是正主真的出来解释回应了?

粉丝们想看自家正主,黑子们则是好整以暇地想看看你到底要如何解释,还有一些风向不明的路人和吃瓜群众跟进来吃瓜。

林玲一边用电脑蹲守着直播间,一边关注着群里的最新消息。

下午的时候,事件突然爆发,加上本就是周末,群众们待在家中无所事事,热度飞起,粉丝群里也是乱做一团。

林玲所在的官方一群还好,管理禁言,直接开启群公告稳住粉丝的情绪,等待官方的公告,爱她,我们就要相信她。

但林玲看了一下午的群聊,2000人的第一粉丝群,无人进入,只有人不断地默默退出,她心痛又着急,光看一面之词就下定性了吗?是不是太过于年轻了?

甚至有几个林玲十分眼熟,经常在群聊中冒泡的粉丝都默默退群,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去私聊。而在直播开启之前,所有粉丝群的公告都已经挂上了直播通知,这才让不断退群的趋势下降下来。

直播似乎调试完毕,出现了人影,而背景,是一间巨大的堂屋。

“喂喂,小宋,好使了吗?”洛素的脸突然怼在了镜头前。

“姐你远点,脸太近了,后一点。”

听见直播里的声音,林玲第一次见到除了洛姐经纪人叶檀以外的团队工作人员。

“那咱们就开始了。”看着洛素直接出现在了镜头中,头发丝一缕一缕的,有点凌乱,她还用手往耳朵上别了别,白色的衬衫上似乎也沾了不少灰尘,看起来风尘仆仆的模样。

“嗯...大家好,开这个直播为了什么想必大家也知道,当时我正在训练,团队告诉我这件事,又自己上网看了一下,就...怎么说呢,挺无奈的。”她对着镜头笑了笑,像是唠家常一般打开了话题。

“我不是很在意网络上的这些言语吧,毕竟你们看,从我进入娱乐圈到现在,风言风语没少过,黑子那么多,我怎么样了?之前奇异果的事,我祖宗是八代都被骂遍了,说真的,当一个公众人物,对心理素质还是蛮大的,之前那些吧也懒得解释,毕竟总解释也解释不过来,有些人的思维也是改不了的。”

“今天是因为牵扯到了已逝的家父,咱们有句老话叫祸不及家人,为了黑我,找出这么多莫须有的东西,然后强行牵扯在一起,我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林玲看着自家姐姐,感觉她现在是又生气又无奈,想骂人还要顾及着镜头。”

“这个是我高中时候的照片,可那个帖子里的照片还蛮像的,确实是我。”林玲看着她拿出一张高中的合照,指了指自己。

“我之前是在江城影视城这边做武术指导,现在的公司在沪城,但我的家是在平城,我高三的时候,三年前,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崔天王来平城开了一场演唱会,当时有个通缉多年的连环杀人犯混进了演唱会,我爸爸,是被请过来的安保人员,带领小队负责现场的安全保卫工作。”

说到这,她顿了顿,直播间的弹幕上已经有不少人想起了当年的事件,记得曾经似乎有新文报道过,潜逃了十几年的连环杀人犯在演唱会现场被抓住,重大刑事案件告破。

“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那个连环杀人犯被抓住的时候,是重伤状态,而与他搏斗的安保队长却重伤垂危,住进了ICU。”

“那名安保队长,就是我爸爸。”她的声音很低,似乎在掩饰着什么,林玲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手机突然被移动,镜头晃动,停留在一处锦旗上,“见义勇为,正义使者,赠安保卫士洛乾先生,落款是平城公安局。”

借着是安保公司的大合照,还有小队的合影,还有一章歌星崔天王的签名专辑,“这个是我爸爸他们做安保陪着去彩排,崔天王送的,因为我那个时候很喜欢崔天王的歌,可是上学又去不了演唱会。”林玲看着她的手,在那签名专辑上摩挲了几下。

“我爸爸住进了ICU,靠着药维持生命,当时我爷爷还在,哦,忘了说,我们家只有我爸爸,我,我爷爷三个人,现在只有我自己了。”镜头移到了桌子上的两张黑白照片,还有一张三个人的全家福。林玲的手有点捏紧,指甲扎进掌心。

“这个是当时保险的钱,爸爸公司给安保人员上的保险,赔偿了几十万,这个是爸爸见义勇为政府给的钱,有两万块,这是我爷爷签的收据,还有这个,抓住那个通缉犯警方奖励的二十万,这个钱我爷爷拿去给了演唱会那天安保人员平分,因为不是只有我爸爸一个人守护了大家的安危。”

她一张一张的展示着,保险费赔偿的收据,警方奖励的收据,转给公司的记录,政府奖励的收据。

“嗯,我们家就没什么钱,然后ICU一天的花销大概是两万块左右,因为很多进口药是没有办法用保险报销的,当时一直是爸爸的公司在承担治疗费用,公司的叔叔说,只要公司账上有钱,就优先给爸爸治疗,我和爷爷都很感激,但却不能这样消耗人的善意,公司也不是一个人的公司。”

“崔天王也有捐了钱,当时我上学,爷爷每天去探视爸爸,有一天爸爸的状态特别好,平时吱声都费事,那天居然能说出话来,爷爷说爸爸要求停止治疗,他不想拖垮公司,也不想拖垮我们,这样毫无意义地延续生命,只不过实在浪费时间和钱财而已,去和那个杀人犯搏斗,是他自己选的,也并不后悔,学武者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做了事就要承担得起这个后果。”

“即便是死亡,我也承受得住。”她的声音有一丝丝的微颤,弹幕上一片静默。

“爷爷和我商量之后,决定尊重爸爸的意愿,如果能治好,肯定是说什么都要治的,但如今这花着钱延续生命,爸爸每天也很痛苦,然后我们就,我们就...”

“放弃了。”她的声音压抑得死死的。

“爷爷签了字,保险,保险和捐献奖励的钱够爸爸的医药费,爷爷决定还给公司,这不是公司的问题,这是爸爸的个人选择,但公司也不要,最后只收了一半的医药费,我们一人一半,转账的记录和收据都在这里了,还有公司写给家里的信。”

“后来...后来办完爸爸的丧事,爷爷的精神也不太好了,那时候我刚过十八岁,爷爷就把家里的东西转到我的名下了。”

“我高考之前,爷爷也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她突然转过头去,背对着镜头,深呼吸,声音带着鼻音。

“我们家...我们家的武馆,比较偏僻,就是卖,当时也找不到人卖出价钱来。所以,大概就这样了。”

“我在江城影视城那时候,第一次知道会武术居然能赚这么多钱,就...我要是像现在这样能赚钱,也许......”她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又忽然哽住,但观看直播的人,都明白她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

直播间突然黑屏,低低的啜泣声响起。

屏幕外的林玲,已经泪如雨下。

而同一时间的华娱公司,叶檀和蓝萱沟通完毕。

这个发帖人的语气和行为习惯,还是很明显,叶檀进行了好一顿网络考古,终于找到了自己熟悉感的来源。

两年前蓝萱被黑金主保养怀孕小三上位,一年前女艺人陈晴被爆出三陪坐台经历,虽然IP和账号不同,但从行文来看,就是一个人!

细数三个人在过往被黑时间段的竞争对手,当叶檀对蓝萱说出嫌疑人的时候,蓝萱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是她?她不像是这种人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