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14章 阴阳术士12

第114章 阴阳术士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槐树精在火光中凄厉地喊叫, 那田家村领头的老人冲过来,洛素两道雷符下去,他再也承受不住, 直接被劈晕。www.jiuzuowen.com

跪拜在地的田家村人,更是哆哆嗦嗦的, 一动也不敢动。

洛素看了看上空,黑雾有着些微的浅淡,但依然凝聚在此没有散去。

她眉头紧锁,老吴和徐晗也到了, 徐晗冲到苏小娘的身边,解开苏小娘身上束缚的绳子。

“醒醒, 醒醒。”

“苏小娘, 你醒醒,我是徐晗。”

可无论徐晗怎么呼喊, 苏小娘都宛如失了精神气一般,没有半点生息。

火克木, 这是天道五行。

即便是槐树精道行高深, 修炼数百年, 但基于本身骨子里的天性, 对于火,还是惧怕的。

更何况洛素所催发的火焰, 经由法术加持,早已不是普通的火焰,对于妖邪而言,更多了一分灼烫。

倘若有幸能够修成三昧真火,只怕这一个火苗下去,槐树精便早就被烧的一干二净了。

又引了道雷下来, 直直地劈刀槐树精的身上。

再添一把火,没准还能烧出个雷击木呢。

槐树精本就没有复生完全,之前完全是虚张声势,在这火焰与接连的雷击之下,连嘶叫声都渐渐消失,身上原本催生出来的枝叶花朵,连带着本身的身躯,都逐渐燃烧殆尽,最终化为一片漆黑。

随着槐树精的死亡,跪倒在地的田家村人也一个个地昏倒过去。

老吴看着她们,洛素走到哪祠堂之前。

四十八盏红白灯笼在风中摇荡,洛素摸了摸苏小娘,面色苍白无血色,魂丢了。

祠堂的中央,那棺材之上,是重重叠叠,宝塔状堆叠的排位。

“槐叶信女叶二娘”

“槐叶信女陈氏”

“槐叶信女周五娘”

......

四十八,四十八张牌位。

祠堂中唯一的长明灯透亮,本应是带来灼灼温暖的光辉,可在洛素的眼中,却是无数声女子凄厉的哀嚎,没有光明,只有无尽的黑暗。

长明灯,本应该是以灯续缘,然灯无尽,故号长明,点燃长明灯,是对逝者的无尽哀思与虔诚的祝愿。

而田家村的长明灯,所用的灯油,却是过去那几十年中,四十八位女人的身体炼制而成的。

比起灯油,倒不如叫做“尸油”

身体被戳烂捣毁,她们的灵魂无处皈依,她们日夜不休,经受着无边灼烧,日日夜夜都在无边痛苦哀嚎。

即便已经死亡,灵魂,依旧感受得到那无穷无尽的痛苦灼烧。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田家村人,不,槐叶教众,为了复活槐树精。

洛素熄灭了长明灯,目光移向那些牌位,她一个招手,这些阴沉木的灵牌逐个飞到手中。

“咔嚓”,在她的手中,一个个碎裂掉。

“谢谢。”

“谢谢你。”

细小的,怨恨的,疲惫的,轻轻的女声在洛素的耳边回荡。

百年阴沉木制成的牌位,困得这些鬼魂,拘于这小小灵牌之中。

她们不得生,不得死。

每日看着自己身体化成的灯油在灼烧,鬼魂困于灵牌位之中,处在无边的痛苦之中。

越来越多的灵牌在洛素的手中一一碎裂,而她的身边,已经围了一圈的女鬼。

她们想要靠近,却又不敢靠近。

当四十八个牌位被洛素一一捏碎,姑娘,少女,妇人,她们从小小的一隅中终于解脱出来。

“谢谢您。”

就连老吴和徐晗的耳中,都听见了那些女声。

“吴姑娘,苏小娘......”

徐晗有些急,苏小娘依然是那副样子,看着宛如一个死人。

“那个小姑娘,她的魂魄刚刚被封入牌位,就在棺材里,但似乎魂魄有失,没有被封进去,肉身又被束缚住,魂魄似乎跑丢了,还得请您招魂回来。”

洛素的耳边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洛素看了她一眼,身姿高挑,十七八岁的模样,她的脖子上有着勒痕。

洛素低头走到那个槐树精钻出来的棺材,这原本应当是最后一个灵牌,第四十九人。

如果徐晗昨日没有逃跑,如果他们来的稍微晚一些,或者没有来。

这用七七四十九位女子的生命来献祭的槐树精,也许就真的完美复活,再临世间。

棺材中的这个牌位,上面的名字是徐晗,恐怕是苏小娘假借了徐晗的名字,但因名字与人合不上,苏小娘的魂魄并没有被封入牌位之中,因此在槐树精的复活仪式中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也成了槐树精复活失败的一环。

徐晗还在抱着苏小娘,而她的身边,有一位极为利落的女子,正看着徐晗。想要摸一摸徐晗的脸,但似乎又想到自己的鬼身,犹豫了一下,最终放下了手。

洛素取出招魂符,先把苏小娘的魂魄找回来,否则若是跑远了,魂魄离体太久,想回来都回不来了。

苏小娘正在狂奔,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这里是一座山,她跑呀跑,

“苏小娘——”

“苏小娘,魂兮归来——”

苏小娘的耳边胡来传来从远处的呼唤,她停下来脚步,有人,有人在叫我?

好像,是该回去了?

苏小娘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被牵引,回......回去。

洛素看着苏小娘被牵引回来,她的魂魄有些茫然地回到了田家村,看着遍地的人,看到自己的身体,更加茫然无措。

“去吧,回到你的身体离去。”洛素引导着苏小娘的魂魄回到身体中去。

“她的魂魄要和身体慢慢恢复适应,过一会儿就会恢复了。”洛素对徐晗说着。

看着始终站在徐晗的身侧,看着她的那位姑娘,洛素想了想,走到徐晗的身侧,“你义姐就站在你的身边,想见一见她吗?”

徐晗一脸呆愣地看着洛素,然后快速地点头,往左看,往右看。

“闭上眼睛”,洛素点了点徐晗的双眼,给她临时地开了阴阳眼,普通人只能维持不久,徐晗只觉得双眼一阵刺痛,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等到徐晗再次睁开了眼睛,世界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怀中抱着的苏小娘,灵魂似乎正在与肉身缓慢滴融合着。

徐晗看着前方,好多,好多女人,她们有人身穿红色的嫁衣,有人穿着襦裙,有年轻的姑娘,有上了年纪的妇人,她们的面貌都有些狰狞,可看着她的眼神,却很柔和。

徐晗看向自己的身侧,“义姐,义姐。”

义姐身材消瘦,脸上还划了一道狭长的疤痕,正温柔地看着她。

“徐晗,傻妹妹,以后可不要这么傻了,还记得我说过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你自己更加重要。”

徐晗用手轻轻触碰义姐的鬼体,可手中穿过的,却是一片虚无,摸不到,摸不到啊!

她想要哭,想要流泪,可又怕泪水涌上来,会破坏了阴阳眼,又看不到义姐了。

“义姐,你当初怎么会......”

她见义姐笑了笑:“破庙有个小女娃失踪了,乞丐们说,是被田家村的人带回来养着,我不放心,又闯不进来,就跟你一样,想办法嫁进来,没想到倒是把自己也搭了进来。”

“圆圆,过来,这是徐晗姐姐。”

徐晗见义姐招手,一个怯生生的小女孩从她身后出现,她看起来不过五六岁大,扎着小角角,可脖子上是一片青紫,这么,这么小的孩子,也被他们抓来了。

义姐,不是你说,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吗?

老吴看着徐晗对着一片看不见的空气说话,知道是洛素帮忙开了眼,他沉默地走到洛素的身边,“小道长,让我也看看吧。”

洛素诧异地看了老吴一眼,没有拒绝,手在他的眼皮上轻轻一拂。

老吴看着满院子的女子,心中滋味复杂难言,他老吴,也是有女儿,有妻子,有母亲的人啊。

女鬼们有些怯意,面对洛素,看着她亲手烧死了那槐树精,只觉得一片大爽,可这些田家村人,同样不能放过。

都说生命可贵,人命关天,这么多年,四十八名女子的命,不是轻易能够抛却的。

站在洛素身侧的高挑女子,似乎在这群女鬼中领头。

她一一介绍着每个姑娘,

“这是孙家大娘子,她刚嫁入田家村三年,原本生活也算和美,结果丈夫突然暴毙,又无子嗣,有人前来求娶,娘家人本来意欲接回她再嫁,结果被田家村人一杯毒酒逼死,不准她踏出村门,落了个‘恪守贞节’的牌坊。”

“这是徐家小六,她在二十年前,与田家村人自幼定下婚约,只是成婚之前,未婚夫离世,本欲就此退婚,田家村人逼上门来,让她嫁给一个牌位,守着望门寡,其后更是村人□□,逼得她吞金自杀。”

“这是陈氏,她有夫有子,却被邻里言语调戏,丈夫非但不问,只顾着怪陈氏不守贞节,亲手了断了陈氏的性命。”

“这是叶二娘,想来你已经认识了,因为新婚丈夫发病,被直接饿死自杀殉情。”

那女子指了指徐晗的义姐说道。

“小圆圆,是被拐进来的,当时田家村快到了给那个女人上灯油的日子,但当时已经没有女人愿意嫁进来了,他们就盯上了无父无母的小女孩。”

“这是陈婆婆,她生了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剩下女儿之后,就交给娘家哥哥养,不敢留在田家村。即使这样,在田家村没有年轻女人的时候,她被儿子亲手摔死,田家村对朝廷的上表说,陈婆婆在丈夫死后,独自艰难教养五名儿女成人,堪为节妇,妇人表率。”

她将一位位女子的经历介绍着,直到最后,她指了指自己,笑了笑。

“我,田小娘,田家村村长的女儿,只因作了一首园里看花的诗,被指怀春思邪,守贞自缢。”

说着,田小娘的目光移动到院子里东倒西歪,晕厥过去的田家村人身上。

“槐叶教有可以控制人心的法术,这也是曾经,为什么那么多人对槐叶教无比笃信,甚至吸收了几乎一州之地信众的原因。田家村的每个人,一出生,都会被村长带走,种下暗示,为了槐叶教,为了槐叶娘娘,叶娘娘,一切都在所不惜。”

“他们也许看似和常人无异,但都是槐叶教最为忠贞的信徒,而在不断长大过程中,每个月村长会召集田家村所有的村人,加重控制与暗示,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

“现在哪槐叶......已经彻底死亡,这些人,恐怕也命不久矣。”

洛素点头了然,从她开始对槐树精出手,这群田家村人就一个个四肢抽搐,晕倒在地,而如这位田小娘所说,单纯的暗示,想来控制不了这么多人,定是那每代的田家村长,还在这些村民身上种下了什么东西,控制心神。

“你们......不想报仇吗?”徐晗问出了洛素没有问出的话。

她们的身体,她们的灵魂,被如此屈辱的,恶毒的,践踏。

她们被逼死,却还被冠上种种美名,死不瞑目。

田小娘苦笑着,她是被那位一心复活槐叶娘娘的老村长亲手送上黄泉路的,而这个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被拘在那小小灵牌位之中,每日如千刀万剐,油锅凌迟,即便是一次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也早已恨不得啖其血肉,折磨一辈子。”

“世人大夫皆言以德报怨,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即便他们也许被控制,被操纵了心神,可做下了错事,杀了这么多人命,就能够轻飘飘地放过了吗?”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小姑娘,这桩闲事,你要管吗?”

那田小娘的话语依然温柔,可言语中的狠厉与未尽的意味,谁都听得出来。

洛素看着她身上的红衣,愈发鲜红,虚幻的手指与指甲,已经慢慢变长。

洛素低下身,苏小娘还没有醒,她把苏小娘一股气抱起来。

“走,找个房间,让她回过神。”

“徐晗,你带着圆圆,等姐姐一会儿,好不好?”徐晗的义姐在她的身边,揉了揉她的脑袋。

“我不过是个路过的客商,这人间的法律,尚有官府来管,与我一个过路人,有何干?”

洛素抱着苏小娘,背着背篓走出祠堂中心,老吴和徐晗也跟在她的身后。

那田小娘听着她的话,柔柔地笑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鬼也有鬼的规矩。

那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随便寻了一户人家进去,将苏小娘放置在床榻上,她应该很快就会醒了。

夜里一片静寂无声,只能听见风吹过的声音。

老吴仍然有些哆嗦,等他们走后,那些充满怨气的女鬼会做些什么,不言而喻。

这一次直接看到几十名女鬼,给老吴的冲击也很大。

但又想想他在五方镇的时候,天天和鬼唠嗑,吃着鬼做的饭,去鬼开的店铺买东西,想一想,好像又没有那么可怕了。

“吴姑娘,我......我义姐,她们会变成厉鬼呢?以后她们会怎么样?”

徐晗守在苏小娘的身边,可眼神却总是不自觉地想要看向外边。

洛素沉默一会儿,“这个,要看她们自己的选择。”

四十八位受害的姑娘,肉身已失,而按照正常死亡的规律,冥界鬼差,是需要依旧肉身来确定亡者的位置,因此那些失魂,或者失去肉身的亡者,往往会沦为孤魂野鬼,不记得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若是运气好,遇到僧人道士帮忙超度,送往冥府再度转世为人,运气不好,始终四处游荡,无人祭祀无人问,只有在阳间的人给孤魂野鬼布施之时,抢上一口饭吃。

如果说得玄异一点,在典籍的记载之中,甚至还有鬼修的存在。

小女鬼圆圆怯生生地站在旁边,她谁也不认识,不敢说话。

苏小娘的手动了动,她幽幽地睁开眼睛。

“这是哪?我不是......我不是死了吗?”

嘶,头痛。

苏小娘依稀记起自己最后的记忆,她被人绑住,嘴里也塞了布巾,垂死挣扎,却没有人来救她。

她想要挣脱束缚,可又似乎被牵引到了哪里去,好像突然解开了束缚,于是她发疯了似的狂奔,跑啊跑,跑啊跑,走过山林,路过溪流,不知自己跑到了何方。

之后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慢慢地,慢慢地就回来了。

“小晗?”苏小娘睁眼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影,有些不可思议。

“你不是,不,我不是?这是在哪?”她有些语无伦次,声音嘶哑。

老吴在外边找了茶壶,烧了点水。

徐晗将苏小娘扶起,给她一杯热水。

“这是田家村,不过没事了,你放心,你先喝水,喝完水再说。”

徐晗心中也有很多疑惑等着苏小娘解释,穷书生不是带着她一起跑了吗?怎么会又被抓到田家村?

苏小娘沉默了一会儿,将这一日之内,宛如天翻地覆的经历徐徐道来。

成亲当日,徐晗替苏小娘上了花轿,而苏小娘早就与穷书生约定好了在城外见面,一起去别的小城。

苏小娘怕被人发现,特意穿了一身破破的男装,自己背了个小包袱。

可与穷书生在云水城门口汇合之后,穷书生看着她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怎么可以穿男装。

一介女子,成何体统。

苏小娘好说歹说,穷书生才勉强看着她穿着这身衣服先上路。

结果这一路上,穷书生喋喋不休,对着她讲什么夫为妻纲,礼义廉耻。

苏小娘好似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因为是避开田家村的人,两个人出发就稍微晚了一些,无论是苏小娘,还是穷书生,都没有出过远门,两个人体力不行,走走停停,甚至穷书生数次打起了退堂鼓。

而傍晚的时候,两人到了田家村,苏小娘并不想要进去,可穷书生坚持,借住一宿,应该没事,住在村落里,总比住在山上好吧。

此时两个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人,赶了半天的路,早已经是又累又渴,两个人还没有争执出一个结果,田家村的人则分散开寻找“苏小娘”的踪迹。

苏小娘再怎么打扮,可身形与声音,一听便是女子。

田家村的人主动过来问,天色已晚,乌云遮蔽,不如到自家村落借住一宿,免得赶路进山,遇上野兽或暴雨就不好了。

穷书生愿意,苏小娘却不愿意,她一个人往山中的方向走去,可谁知,那田家村人看都不看穷书生一眼,直接上前把她绑走了。

而穷书生,直接呆愣地看着,连阻拦都没有上前阻拦一下。

苏小娘简直不可置信,这样的男人,这样的人,穷书生就这么眼睁睁第看着苏小娘被田家村的人带走,甚至还仓皇地后退,往回跑。

他满口的仁义道德,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不,不能侮辱狗狗。

徐晗的拳头攥紧,狗男人,这样也是读书人?伪君子!

徐晗的义姐突然飘了进来,

“这位姑娘,田小娘请您和诸位走一道。”她冲着洛素说。

这次来到的地点,不是镇中心的祠堂,而是田小娘曾经的家。

有的女鬼站在院子里,有的趴在院墙,看着天空。

洛素看了一眼天空,黑气不浅不薄,不浓不淡,处于一个平衡的水平。

桌子上摆了一堆的东西,田小娘正在写着什么。

见他们过来,田小娘手里的东西刚刚写完。

洛素扫了一眼,上面写了过往的四十八位女子,她们的名字,与死亡的真正原因。

她对着几人笑了笑,“此间事了,田家村将不复存在,我们寻了些大家能用得上的东西,尤其是两位小姑娘,日后你们二人还需要互相照拂。”

田小娘说的正是苏小娘和徐晗两个人。

“徐晗妹妹,日后万万不可如此莽撞了,那日路上,我们拼了老命,才使了大力下绊子,都没有拦住,若非这次遇到了这位天师姑娘,恐怕,你此刻就要变得与我们一样了。”

“这位苏小娘子,同样记住了,切不可轻信他人一心之言,尤其是男子,看人当观心,长得一张人脸,你怎知得他岂非狼心狗肺?”

“永远,永远不要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在别人的手中,如我们这般的人,这世界上能靠得住的,唯有自己。”

田小娘看着她们,徐晗的义姐也是如此。

徐晗已经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昨天那成亲路上,发生的磕磕绊绊,居然是这些姐姐们,阿娘们为她设下的坎坷,只为了阻拦她不要进入田家村。

“田家村一事一旦公布,你们二人,只怕无法于云水城生活,天师姑娘,还有这位,我等舍了脸面,还请两位路上带她们一程,换一个城池生活。”

“户籍,名牒,田家村的钱财不少,只要舍得花钱,总是能拿到手的。云州城有不少女户人家,你们或是进入女学求学,习了技艺,日后出来立了女户,行商都是可行的。”

年轻的姑娘,不要迈向老路,她们应该拥有,更加美好而广阔的人生。

“天师姑娘。”田小娘目光灼灼地看着洛素。

“我们最大的一个,已经在这田家村徘徊了几十年,不得生,不得死。做人尚不能自由,遑论做鬼,如今大仇得报,我等已经了却心愿,四十八人,全都在此,还请,还请天师姑娘超度了我们。”

她的语气柔和,可言语之间斩钉截铁。

“此生不得自由,只愿来生,我们能够重新活一次。”

洛素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因为田家村本身的特殊,你们四十八人,或许会成为地缚灵,因果交叠,束缚在这田家村,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我超度了你们四十八人,一一送往地府,阎罗殿中,生死簿上,判官笔下,你们或许会入十八层地狱,转畜生道,亦或是穷苦之人,依旧承受身上的罪孽。”

“轮回转世,也许并不意味重头开始。”

“我们愿意,无论是做人,做鬼,亦或是转生为畜生也好,既然做了,就承受这一切的后果,我等,心甘情愿。”

“还请天师姑娘,为我等超度轮回。”四十八人,声音整齐划一,连年仅五岁的小圆圆,也说得认真。

洛素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好,我答应你们。”

女鬼们照着田小娘写下的在誊抄“大字报”。

桌子上是女鬼们从四处搜刮过来的银两和银票,甚至现缝制起了包袱和荷包。

还找了一些布匹,直接按照几个人的身材开始裁制作,齐齐动手,穿针引线,团队协作,无比之迅速。

让老吴和洛素都看呆了。

田小娘分了四个包袱,银两,干粮,水囊,路上能用得上的东西,又找了两个竹子背篓,准备让苏小娘和徐晗背着。

仓促之下,给老吴只做了一套衣服,其他的三个女孩,每人做了一套男装,一套女装,都是普通的款式。

天色将亮,众人忙碌的时候,洛素从村民的家中搜刮出东西,摆坛准备超度。

那长明灯中的“尸油”,经过了女子们的决定,即使勉强做个墓冢,说不准哪日就被人挖了出来,用作邪异的用途,倒不如在洛素超度她们之后,直接毁掉,一了百了。

当一切准备就绪,苏小娘和徐晗都换了一身全新的男装,打扮得如同少年,背着差不多的背篓,装着一堆东西,和洛素站在一起。

法坛设好,女鬼排排站好,老吴带着两个小姑娘在旁边看着。

洛素嘴中念念有词,开五方冥路,连接地府与人间。

她手持水盂与宝剑,尊请神仙,嘴里念念有词。

诵《度亡经》《救苦诰》

四十八位女子她们认真地倾听,甚至在洛素这不断的诵经声之中,她们的鬼身也在不断的变化。

戾气渐渐消失,甚至渐渐恢复出在世时的模样。

当她们清心静气,化去一身沉郁戾气之时,五方冥路开,阴差已至。

田小娘带头向洛素深深地鞠躬“天师姑娘,我等可有幸,知道您的姓名?”

“三阳观,洛素。”

时辰已到,不能再耽搁了,田小娘等女鬼深深地再鞠一躬,看了徐晗与苏小娘一眼。

她们一个个笑着,恍如真人,手拉手,又朝这边挥了挥手。在阴差的注视之下,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了冥路。

当四十八人全部进入,再也看不见她们的鬼身,洛素心里有些闷闷的,但又感觉自己的身上多了点什么。

她正欲关闭五方冥路,却见那两位接引女鬼们的阴差,突然对她行礼鞠了一躬,之后消失。

地下只剩下设坛的茶水,酒等物。

洛素回过神来,转头,却见三人也是一脸的怅然。

“走吧。”

洛素抬头看看此刻的天空,天亮了。

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却有一缕金光,直直地洒在她的身上。

她的手中还拿着姐姐们的“尸油”。

手中火光出现,灼烧烈烈。

这“尸油”却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沁人心脾的芳香。

洛素的耳边仿佛出现她们齐齐诚念祝福的声音,

“愿君千岁,愿君康健,愿君此去,一往无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