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19章 阴阳术士17

第119章 阴阳术士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刻的大乾国都——中州城。www.jiuzuowen.com

有着“世间之宝尽在此”的多宝斋中, 一位面色冷冽,容色姝丽的女子正居于主位。

“这些日子,尽是拿些虚假消息来骗钱的, 便是有那一两个真实之地,也不过尔尔。”

她的手中正把玩着茶杯, 似乎对这些日子的进展,很不满意。

“东家,并非我等推脱,实在是这妖神鬼怪之说, 大乾遍地皆是,可您要找的, 又说的不通透, 我等,我等实在是无法辨别啊。”

坐在下方的手下一脸无奈, 并非他们推辞,亦或是办事不利, 实在是这半年一来, 随便说个传闻之流就上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可偏偏就没几个是有用的。

照这样下去, 实在是无穷无尽啊,东家要找的东西, 也说不清楚,实在是有些为难人。

这样下去,无非是大海捞针。

“罢了,交代下去,日后再有来人者,让人以纸笔记录下来, 留下那人的讯息,一旦核实之后,便会再联络这提供消息的人。”

那位于高座上的女子心中微叹,这半年来,人力物力财力大量消耗,可没有半分消息。

而且已经有人告诉她,这半年来,她在中州城的动静闹得有些太大了,十分的引人注目,接下来,怕是要蛰伏一段时间了。

寻求消息,也不能如此大张旗鼓的做了。

照这样继续下去,她真的要在这本该死的小说里,度完这一生吗?

不,绝不!

宁蓁捏碎了手中的茶杯,该死的剧情意志,又在试图控制她,接下来,应该是她与三皇子出门,碰见杀手,她以身救人的剧情了。

妈的,她可不是恋爱脑,替身救人,没那么圣母。

把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糟践了,这里可没有现代的那些医疗设备给她恢复。

她不过是听了表妹说了,一本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姓名和她相同,表妹调侃说,自古同名同姓最容易穿书,让自己赶紧看看多做准备。

自己拗不过表妹,看了看那本小说,她娘的,一路看,一路内心吐槽,刚看到大结局,整个人天旋地转,就跑到这里来了。

这叫什么?穿书者定律?

当事人表示十分后悔,如果当初不看这本小说,没准就不会穿进来了。

比起那些幻想着穿越重生一路大杀四方的小女生,宁蓁只希望早点回家。

这没有互联网,没有热水器,没有火锅烧烤小龙虾的时代,不能和朋友们出门玩耍,逛街,还要接受等级压迫,甚至一个由头就能杀头的地方,只想赶紧找到方法回家。

可惜似乎是自己穿到这个小说世界的缘故,处处受到限制,某些重要的剧情点,必须按照小说的剧情来走,否则就要遭受电击,以至于她捏着鼻子,走着剧情。

宁蓁觉得,等自己回到现代以后,就算是被送去找杨永信,都丝毫不怕了呢。

电着电着,自己已经习惯了,感觉已经产生了抗电性。

“东家,外边有人,想要见您?”忽然有人前来报。

宁蓁皱了皱眉,这年头,自从多宝斋是自己开设的传闻传出去之后,以及按照书中的剧情来走,做下的诸多事情传扬出去,不少人都想要来见一见自己。

对此,宁蓁当然是一概不见。

正要回绝,却见那前来报道的手下又急忙开口:

“东家,那人说,他有您想要知道的消息。”

宁蓁一愣,这个时候来,不是要来消遣她的吧?

“把消息记录下来,留下此人的住址,待消息核实之后,再联系他。”宁蓁挥一挥手。

“东家,小的已经是这么说了,但那人说,他要说的消息,绝对不可以落于纸上,曾经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全都......”

宁蓁微微蹙起眉头,这人,究竟是真有什么消息,还是来消遣她,为了见她一面,特地出了此招数?

罢了,便亲自走上一遭,如果又是什么村中闹鬼,亦或是瞎编出来的,她饶不了这人。

“请那人来此,单独一见。”

当手下将此人引进来,宁蓁突然有种预感,这个人,也许真的知道一点什么。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位衣着破旧的老人,衣服上还沾染了些许的灰尘,他头发半白,走路有些费力,腿脚似乎是受过伤,进了这屋中,眼神看向这四处的摆设,依然平静。

宁蓁一个打眼,便做出了判断,这位老人,真的知道点什么,他的这幅打扮,与这通身的气度,实在是不太相符。

“老人家请坐。”她请了老人家坐下,又屏退了众人。

这多宝斋,明面上是宁蓁开的,实际上,她一个没有支撑的小女子,难道就凭借着小说中天道大神的眷顾,一个人就能有钱有人直接开起来了?

切,怎么可能呢?

这一个个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宁蓁的身边,产生了交集,光是这一个多宝斋,就掺了数人的股份,不然,凭什么在这竞争激烈的国都,中州大城直接开店?

就连她拿出来的如手工皂,烧玻璃的配方,也不过是在这里堪堪占了三成的股份罢了。

这还算是众人给她的面子,一个个表面上看着爱慕与她,实际上哪个不是心怀算计?游走与宁蓁的身边,看这个女人还有着什么本事?

宁蓁不是小姑娘,身边的善意与恶意,怎么会分辨不出来呢?

这些人一个个对她,对她手上的东西虎视眈眈,暗地里更是恨不得扒皮抽血,将她变做自身的禁脔。

而宁蓁在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身边游走,一方面是在剧情大神的逼迫之下,一方面,同样是想要利用这帮人的权势地位,找到自己回家的路。

多宝斋的人,连她也不知道,谁都是谁的眼线。

宁蓁与那老人家待在一个单独的小屋之中,这里,是宁蓁的“办公室”,也是这多宝斋中,她唯一能够确认安全,不会被偷听的地方。

“您请喝茶,慢慢说,不着急。”她倒了一杯茶。

那老人家大喘气了几口,接过那杯茶,一饮而尽。

“这位姑娘,我不知道你要打听这事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消息,待你们核实无误之后,我会留下地址,还请将银两送到此处。”

那老人率先开口,就让宁蓁一惊。

“这是自然,只要您说的消息真实无误,银两保证会送到。”

宁蓁微笑地说着,她的内心有些颤抖,这老人的言外之意,她已经听出来了。

只怕是今日这位老人家走出多宝斋,便没有以后。

他要说的,究竟是什么消息?

那老人沉默了一下,宁蓁又为他续上了一杯茶,老人家盯着那茶杯,徐徐开口道:“事情要从十五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我还不是如今的这副模样。”

他眼神放空,回忆起了往昔。

“那时候,还不是当今在朝,而是先帝。”

“我不知你是否知道先帝的往事,但比起如今的这位,那位的晚年,可以说是昏庸无道。”

宁蓁认真地倾听着,这位老人家的身份,只怕是不简单,敢直言大乾上一任皇帝昏庸无道,平民百姓,岂有这番底气?

“先帝年老体衰,眼看着太子,也就是如今的当今,愈发得势,后宫的低位嫔妃,各个颜色鲜亮,这人老了,就不爱服老,即便是病痛缠身,依旧不认命。”说到这,老人家嘲讽地一笑。

宁蓁挑了挑眉,等老人接着说下去。

“先帝,不知从何处听说,海上有仙山,可求不死药。他造船出海,大兴土木,派出去的求仙使者愈来愈多,可却不见有人回。”

“当时朝纲一片霍乱,若非是当今苦苦支撑,这大乾,早就不负如今的繁华盛景了。”

“后来,先帝又听信了一位天师之言,称借着这大乾河山伟力,可得万寿无疆,需在大乾之无五处方位,设下阵法,引动山川地脉之力,借此以大乾神朝之伟力,只要大乾不倒,先帝便可长生永恒。”

“小姑娘,可有笔墨?炭笔也可。”那老人家突然开口。

宁蓁依言照做,这房间里恰好有炭笔,因为她穿越过来,还使用不习惯毛笔。

老人家拿着笔,在纸上描绘出一幅地图。

中州,陈州,鄞州,云州,大荒......

大乾三十六州,尽皆包含在内!

宁蓁心中一惊,这老人家,居然能画出这大乾王朝的全面地图,这位究竟是什么人?

只见这位老人家在随手挥就的地图上,重重地圈了五个印记。

“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想要什么消息,但大抵,你想找的人也好,仙也好,亦或是所求也好,去这里看看吧。”

“这五个方位,正是大乾的五方,东南西北中,而先帝设下阵法的地方,正是在各个方位的极处。”

“东方燕州,南方陈州,西方景州,中部中州,以及北方云州。”

“除了北地云州,其余四地,在那场妄想长生的仪式之后,都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只有云州的那一处,因为中州乃是大乾国都所在,先帝还是有点心思,万一失败,中州乃聚龙之地,切不可伤害到中州,此乃大乾皇室的起家腾龙之地。因此,原本定于的中州的阵眼,被牵引到了紧邻着大荒的云州,那所谓的天师说,借着云州与大荒地脉相连之力,可与中州相抵,只不过,到底是龙气不足,需要借助一些别的力量。”

“那位天师说,他一个人能力不足,需要多找一些奇人异事前来协助,于是先帝昭告天下,这大乾各地的诸多奇人响应诏令,都赶到了云州的核心阵眼之地——五方镇。”

“五方镇,如今是一座鬼镇,你若是能亲自探一探,想来会有收获,当初的那些人,如今都化成了鬼,只是能见到他们的人,却不多。”

“小姑娘,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找到那里的人,一定不会有错。”

“言尽于此,若是你想去的话,有一本书,叫做《大乾通览》可以看看,如今早已成了禁书,但你想要拿到的话,应该不会太难。”

那原本放在桌子上用炭笔画好的地图,被这老头拿起,就这烛火点燃。

宁蓁没有阻拦,托这幅身体或者说是剧情大神的福,她拥有过目不忘的脑子,老人家画下的这幅地图,在画出来的那一刻,就被她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一个能够画出大乾完整地图,还知道如此隐秘的人,眼前的这位老人家,你究竟是什么人?

真的只是单纯为那提供消息的一千两银子来的吗?

不过《大乾通览》?如果没记错,宁蓁这句身体亲娘的陪嫁里,似乎就有这本书?

......

洛素依靠着车背,半闭着眼睛假寐,老吴正在车内呼呼地打鼾。

神识外拓,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乾元商队那边,有着专门的商队护卫,守卫着安全,洛素看着,纪律性很强,排班制,规矩严明,看样子,更像是军伍出身。

而自己这一边稀稀拉拉的行商们,马车多是挨在一起不远,三三两两的,轮番守夜,即便是白日里吵得再欢实,此刻也都团结在一起。

黑夜,隐藏了太多的未知。

虫鸣鸟叫,还泛着野草的清香,若是在现代,这样的地方足可以开发世外桃源旅游度假了吧?

洛素的思维有些发散。

野外夜间点火,容易招来东西,他们这一头,除了之前聚在一起烤火做饭的火堆还生着,已经是一片沉寂。

心中还是有着许多的谜团,说起来,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人死后化为鬼不奇怪,鬼还能一直存活,有草木修炼成精化人,甚至创办神教,有人一手执笔,只手写出一个小世界。

便是神笔马良出现,她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神游过地府,亲自见了黑白无常甚至是秦广王,跨过黄泉与忘川,与孟婆打了个照面,这个世界,有冥府,有神明。

有妖,有精,有鬼。

那是否,也有仙呢?

五方镇,又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师父三碗,又在哪呢?

洛素想着她还在羽山镇的时候,跟羽山神的那场对话。

她问羽山神,“您可知道五方镇?”

羽山神说:“五方,何为五方?”

羽山神当时说的这句话,洛素思考了很久,直到现在,她依旧是没有彻底想通。

单纯从“五方镇”来看,五方两个字,顾名思义,指的是“东西南北中”,这四个方位。

而与“五方”二字所关联的东西,则就更多了。

从怀中取出《神异录》,第五页,上面则是记载了一个类似“神笔马良”挥手画世界的小故事,再翻一页,则是死活的都翻不开了。

《神异录》的诸多妙用,洛素至今,除了在上边偶尔修习一个小法术,就是记下上边所提及的东西。

这边书,究竟是什么来头,而又为何会在每次经历一次之后,就会产生奇妙的变化?

这一路行来,从五方镇离开,到羽山镇,云水城,田家村,桃花源,已经见识过了这世间的不少奇异。

心中的谜团不减反增,疑惑重重。

这次去鄞州的路上,即使找了乾元商队,但洛素觉得,这一路,恐怕还是不会太平。

之前每次老吴都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是我的锅,这次一定没有事。”

这一次出发,老吴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说出这句话。

还是不要立FLAG了吧。

今日是刚刚启程的第一天,一路向好,无风无浪,也算是开了个好头。

等到天亮,行商们该轮换的轮换,查点货物,就这干粮吃朝食,乾元商队的人前来通知启程时间。

根据乾元商队规划的路线,他们起码还要再赶上两天的路,才能路过一个比较大的驿站,进行补给。如今天气还好,还要抓紧赶路才是。

队伍走的是官路大道,人多势众,这么多马车集合在一起,又有着一看就不好惹的众多护卫,行人们纷纷避让,行进的速度还算快,就算偶尔穿个小路山路,也没有阻拦。

老吴还在跟洛素很是唏嘘:“这就是跟着大商队的好处啊,你看看,换做我们自己,若是敢走这等小路,别说是带着一马车的东西,就算是一个人背着一个小背篓,怕都会遇上盗匪,遇上心好的,被盘剥了钱财,还能留下一条小命,遇上心狠的,怕你说出去,或者是第一次出来强盗的,那下手才叫一个狠呢,生怕你不死。”

老吴行商这么多年,遇见的人也不少,甚至也曾听闻过,相熟的客商,因为被打劫,却不舍得那点家资,惨遭杀手的事情。

对此,老吴一直是能怂则怂,能苟则苟的态度,银子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可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刚开始行商那一会儿,每次走这种山路,那是真的心惊胆战啊。

前方的车马忽然一个接一个地停了下来,老吴也拉住了马绳,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停住了?

是前方,遇到什么了?

还好老吴拉的及时,不然很有可能引发一场连环马车事故。

行商们纷纷探出头去,看向前方,这荒山野岭的,也不像是到了有驿站的地方啊?

洛素坐在马车中,神识外放而出,探到乾元商队打头的位置。

这是......

最靠前领头的马车前五米,这山路之上,乃是一具死尸。

不是死人,而是一具动物尸体。

狐狸。

火红的狐狸与它身上的斑斑血迹交相辉映,洛素探到那乾元商队的主事之人,正皱着眉头。

这处是山道了,不是官道大路,这狐狸尸怎么会正正好好地出现在道路中央?

对于要行路的商队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尤其是今晚,几乎是必定露宿在这荒山野岭,山精鬼怪之流,很难说会不会遇到。

“陈先生,要不要......”那身旁的护卫话还没说完,这位乾元商队的主事人陈先生就摆了摆手。

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只希望不会成真。

眼前这狐狸,虽然不知究竟是因何而死,但看那身上的伤痕,既有可能是被猎人射杀的。

他们如是贸然动作,亦或是这狐狸身上沾染了他们的气息,惹得横祸上身,便不好了。

只是路线行进至此,不能后退,也不可能走回头路了。

陈先生抬了抬手,发下命令。

“通知全体车队,走两侧的草地,绕开此处。”

商队的护卫下去通知,前方的车队已经分开,左右两侧通行,绕过路上的狐狸尸。

车队再次动作,后方也跟着。

轮到洛素和老吴的马车之时,已经自动分流走向了左侧。

洛素注意到了那狐狸的尸身,毛皮鲜红,血统纯正,身形不大,只怕还是个小幼崽。

今天,他们的车队,能离开这座山吗?

她拉下了马车的车帘子,恰好一句言语进了耳。

“这狐狸毛皮火红,怎的没人取了,若是做成一条围脖,定然好看!”

洛素明显感觉得到马车一个停顿,显然老吴也听见了。

是谁在那里大放厥词?

不怕今晚这狐狸找上门?

马车能行进了百米,洛素突然拉开了帘布向后看去。

她的视线之中,那倒地的狐狸尸身之旁,大大小小,或站或坐或趴的狐狸,白的,灰的,红的,足足有几十只!

正看着车队离去的方向,宛如凝视。

即便是明显感觉得到车队在加快了行进速度,但这山路,就像是怎么走都没有尽头一般。

这天晚上,依旧是没有赶下山,不得已在这山中过夜。

乾元商队特地把这些行商也聚集在了一起,洛素看着那商队的领头人陈先生,显然,他走过的路不短,白日这一遭,只怕是心有挂碍。

是夜,静寂无声。

老吴从来不知道,原来山中,也可以这般静。

夜幕深沉,万籁俱寂,唯有一轮圆月高挂在空中。

一贯喜欢闲聊的行商们,今日不知为何,仿佛失去了兴致一般。

或是在火堆边抱团,或是待在马车上睡觉。

这次有乾元商队的护卫替所有人守夜,他们难得地可以放心睡觉,按照行程,明日便能够到一处大驿站了,到时候好生补给一下。

老吴披了个毯子坐在马车外,白日那一遭,他心有惴惴,坚持要守夜。

马车内,洛素突然睁开了眼睛。

马车外,正做着美梦的老吴感觉突然被人挠了两下。

是蚊子吧?他随手用手想要直接拍下去,可却摸到了毛绒绒的东西。

老吴迷茫地睁开眼睛,只见一只带着头巾,腰间绑了一块破布的黄鼠狼正跳到了他的身前,用热乎乎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他的脸。

它的声音有些嘶哑粗涩,如同刚刚学会说话的小孩。

“你看我,长得像不像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