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20章 阴阳术士18

第120章 阴阳术士1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吴的内心哆哆嗦嗦, 还有些没反应过来。www.zhongqiuzuowen.com

他见那戴着头巾,绑着腰布的黄鼠狼,依旧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暗自咽了口吐沫, 他偷偷瞥向车内,小道长, 这个要怎么说啊!

若是说不像,只怕是自己一家都会被这黄皮子记恨。

可这精怪真的化人,凭借自己说的这句话,若是出去害人可怎办?

洛素没有打算回应老吴的打算。

这是老吴的机缘, 也是眼前这黄鼠狼的机缘,外人是不可插手的。

而黄皮子选好的“讨封人”, 也并非是随随便便就选了的。

见马车之内半天没有声响, 老吴知道,只能自己解决面前的局面了。

他咬咬牙, 看着那黄鼠狼开口道:“可不就是个人!行善积德,自可位列仙班。”

这一句话说出来, 恍如松了一口气。

那黄皮子的表情十分灵动, 先是做了个揖礼, 紧接着又朝老吴深深地鞠了一躬, 看着老吴的脸,似乎要把他永远地记在心里。

它越下马车, 消失在这山野的黑夜之中。

老吴往后跌坐一下,刚刚那黄皮子,差点就要怼在他的面前了,那脸,那绒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老吴发誓,他人生第一次能记得一只黄鼠狼长得什么样。

摸一摸后颈, 已经是冷汗淋漓。

洛素这时候才慢悠悠地从马车中探出头来,一脸戏谑地看着老吴。

“第一次被人讨封,什么感受?”

老吴白了她一眼,小道长明摆着是知道当时的情况,偏偏不出现,让他一个人应付。

得亏这是自己经历的多了,不然换做了以前,只怕是一个跟头撅过去。

“本来以为今晚能遇到狐狸,倒是没想到遇见了黄鼠狼,我现在浑身冷飕飕,只怕是以后进山,这一遭再也忘不了。”

“不过,我刚才说的那段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老吴问着。

洛素摇摇头:“你说的正好,百年道行不易修行,正所谓多结善缘,你张口这一句话,就关系到它这百年的修行。最后一句也说得对,正好让它行善积德。”

洛素这一肯定,老吴这才放下心来,这就好,这就好。

他老吴这辈子都与人为善,想来也说那黄皮子看他和气,不会拒绝,才找上门来的吧。

经历了这么一遭,老吴已经是无比的精神,再睡也睡不着了。

两人便闲聊到了天亮,等到商队第二日再度启程。

洛素没有说的是,今日这一遭之后,老吴便与那黄皮子,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

今日这一遭,那黄皮子努力修行,必然会行善积德,甚至也许会有一丝,落在老吴的身上。

这一夜,仿佛就这么平静无波的过去了。

天亮之后,车队就急忙下了山,朝着大道的方向走,直到离开山路,那乾元商队的领头人陈先生,仿佛才松了一口气。

老吴早上起来肠胃有些不好,启程的时候稍微跟的晚了一点,正好落在了车队的末尾。

一大溜车队遥遥下山,驶向官道,洛素仍觉得被人紧盯着。

今日由她来驾车,回头看了一眼,没有狐狸,视线之中只有几只黄鼠狼半站着,看着马车远去,在送行。

她转过头,心中泛起波澜。

事情,真的结束了吗?

眼下天色虽然亮了,但还是比较早,路上出了车队,便没有其他的人了。

洛素估算着,根据乾元商队的路线,今日,应当是会在一处驿站停下休息,好生补给一下了。

因此今日午间休息的时候,都比往日了草率了一些,大家伙们草草地啃了干粮对付几口,喝点水。

等今日傍晚便可以到了驿站,可以休憩一夜,补给东西,吃点好的,喝点好的,放心地睡个好觉。

路上能够遇见驿站,算是这野外赶路的途中,难得能够安心地好地方。

天气难能的不错,洛素赶着马车,今日在官道之上,道路算是平坦,比之前的路好赶很多,但旅途枯燥,就古代这种行进速度,实在是令人十分地怀念前世的各种速度。

虽然对马车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但各方面的限制,只能说是达成了有限的舒适性,而赶车的位置,自然是不如马车内坐起来舒服的。

前方的马车逐渐停顿下来,隐隐看着前方出现的建筑物,这是......驿站到了?

老吴也掀开马车的帘布,探出脑袋来,到了驿站,可算是能换换口味了。

可他一看,却有些疑惑:“这里应当是龙泉驿,只是什么时候,这般繁华了?”

商队的马车正在缓慢地前行,过于庞大的队伍,乾元商队的领头人陈先生,正在与龙泉驿的驿丞进行交涉,乾元商队连带着这些捎带的行商,一共三十余嫁马车,聚拢在一起,可是需要不小的一片地方。

驿站便是再大,也放不下,更何况即便是放得下,客商们也放不下心,毕竟到了驿站,说到底人多混杂,这个时候货物丢了,马车受了损失,可就不好了。

稍微过了一会儿,便有乾元商队的护卫前来通知客商,乾元并不会入驻驿站,他们将在驿站附近的空地安营扎寨,客商们可以随意,只要不耽误启程的时间就行。

乾元这边不去驿站,剩下的零散马车,不过是十余驾罢了,驿站附近,还有一家客栈,要是分散开来住,绰绰有余。

洛素与老吴一商量,老吴说,驿站就是那么回事,他们和大部队在一起,倒是安全一些。

倒是可以去客栈和驿站进行一下补给。

不过说起来,老吴也不是第一次来到龙泉驿这里,他上一次来此,也不过是几年之前,那个时候,似乎只有一家光秃秃的龙泉驿站,并没有如今的茶棚,小摊子与客栈呢。

老吴还念叨着,难道是这些年走这条线路的客商人多了,便有周边人来赚个辛苦钱?

只是这客栈建起来却花不少的钱,也不知道多少年能回过本。

其他的客商们也在商讨,是跟乾元那边待在一起,还是去客栈驿馆好生休息休息。毕竟说到底,都是搭着乾元商队的便车,又不是人家的嫡系,野外报团取暖也就罢了。如今这到了有人烟的地方,还凑上去,是不是有点太舔着面皮了。

再者说,如果住了客栈和驿站,把货物收纳到房间里,马车交给店小二照顾,晚上也能好好的睡上一觉。唯一就是一点,这外出路途之上,客栈驿馆的费用,可不会如同小城之中低廉,赚的就是你这些过路人的银子。

有些节省的客商去驿站与那客栈打听了一番价格,老吴与洛素正准备赶着马车,跟上乾元的大部队。

就见不少客商,赶着马车,带着笑意地分散到驿馆和客栈。

什么情况?

老吴与洛素有些摸不着头脑,行商这群人,有多赚钱就有多小气。

尤其是那个在队伍之中,特别喜欢讲述自己过往经历的行商老孙,虽然如今在路上不过是两日的时间,但每天晚上燃起火堆,众人共同讲述过往的时候,甚至洋洋自得地分享自己曾经的大赚经历,如何以最少的银子,博得最大的利润,老孙可是其中的佼佼者。

洛素可是记得,这位老孙,当初可是连见了山匪都不投降,能够带着家当直接逃跑,躲在山中数日的人才。

甚至为了区区一个铜板,能够折返数里地,回去找那个少给了钱的人。

这位老孙的行事准则,一向都是能省则省,能不花就不花,甚至连路上吃的干粮,其他的客商都会准备一些肉食,这位老孙可倒好,最廉价,硬邦邦的大饼子,就这清水干吃。

人家还振振有词,又不是什么金贵人,出来行商是为了赚钱的,可不是为了花钱的,吃什么不是吃?能吃饱不就行了?

就算其他的客商都去住了客栈与驿馆,老孙肯定是白嫖跟着乾元商队到底的。

可如今,老孙居然跟同伴商量好,一起住客栈,甚至还是兴高采烈,喜气洋洋的表情。

这可着实是把洛素与老吴给惊呆了。

难不成,那客栈还能免费不成?

老孙居然会舍得花钱去住客栈?

两个人还没开口,便听到那些先去打探客栈与驿馆环境和价钱的人回来。

“那客栈不错,而且价格便宜的很,说是我们这么多人去的话,可以便宜一些。”

“驿馆与客栈的价钱不差多少,只是驿馆修建已久,稍显的破旧了一些,客栈倒是看着新的很,那掌柜家的小娘子,倒是好生水灵。”

“是极是极,我等二人挤一挤,住个中房下房,也不过是二三百文,睡得踏实,且那客栈之中,尚且有好些个吃的,这两日在路上,干粮连着吃几顿,也腻了,正好换换口,那乾元商队可是说了,下一次再有驿站,恐怕便是等到五日后了,难得今日好生快活快活。”

“那卖汤饼的摊子,五文钱便是一大碗,好生实诚,这一晚上下来,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洛素与老吴对视一眼,若是那客栈只要两三百文,这里虽说是官道,但也跟荒郊野外的差不了多少了,这个价钱,着实是有些便宜了。

要不,咱们也去看看去?

知道洛素与老吴两人进了那客栈,瞬间明白,这些客商怎么一股脑的都跑过来了。

客栈的掌柜是为老人,他平生无子,却生了几个如花似玉貌美无比的女儿。

大女儿叫做阿碧,二女儿叫做阿紫,三女儿名叫阿红。

驿馆那边的人,称呼这三位姑娘为“碧娘子,紫娘子,红娘子。”

碧娘子颜色清丽,宛若出水芙蓉,不施粉黛。

紫娘子小家碧玉,性格古灵精怪,精明可爱。

红娘子姿容艳丽,宛如盛开牡丹,国色天香。

看见这三位姿色各异的小娘子,老吴本能地皱起了眉头。

荒郊野岭,大路之旁,不知什么时候开的客栈里,三个貌美少女。

这一听就是话本小说里的神异志怪故事好吗!

老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这帮子客商也是如此啊,怎么没长一点心眼吗?

而且,见了这三位小娘子的面貌,连老吴都不得不承认,这份容貌,便是比起一些名门出身的大家小姐,也不为过。

可那些行商们仿佛好无所觉一般,高高兴兴地带着货物,从那老掌柜的手中拿到了钥匙,甚至有几位,还特地开了上房。

洛素简直不用开阴阳眼,这三个,那个碧娘子,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个碧眼狐狸,小紫,是个紫狐狸,小红,是赤狐狸。

那掌柜老头,自称伯裘,有客商询问他们的姓氏,那碧娘子瘪了瘪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复姓独孤。”

独孤,为狐。

伯裘,何为伯裘?

《搜神后记》中有记载,千岁的狐狸,自称为伯裘。

“伯裘”二字,狐皮为裘,暗中指它为狐族,而伯之意,在兄弟的排行之中,是老大的意思,而千岁狐,为最长久。

因此,伯裘几乎是千岁狐的代称。

洛素开眼之下,看着这“三位小娘子”抖动的大尾巴,不知是哭是笑。

如果没有昨日在山中遇见那野狐失身这一遭,也许她和老吴还能稳得住,甚至按部就班的住店,吃饭,等到第二日再离开,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不过是个野狐客栈罢了,这年头狐狸出来谋生求碗饭吃,没有杀人作孽,也不犯法。

可昨日亲眼看见过那山中挡路的野狐尸身,甚至在渐行渐远之际,洛素看到了那狐狸的尸体之旁,还有数只大大小小,毛色各异的狐狸在凝视这己方。

今日在这驿馆之处,有着狐狸精开设的客栈,你若说这是巧合,洛素和老吴可真的不信。

可问题来了,就是这群狐狸,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

说到底,他们这些车队,不过都是过路的行商罢了。

那死去的狐狸,也和他们这群人没有半点关系。

都说狐狸记仇,可是再记仇,也不能记到他们这些无关人士的身上吧?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昨日那死去的赤狐狸,若是被他人所害,如果把这一笔账,算到他们这群人的身上,可未免太没有道理了些。

可这些狐狸,难道真的只是在这荒郊野外,开个小客栈,体会这人间的世情不成?

无论是老吴,还是洛素,都不信。

如今敌在明,他们在暗,敌在暗,他们在明。

说到底,两人只要不住在这边客栈,去驿馆也好,或者回去和乾元商队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

可眼看着这么多的客商已经来到了客栈,能作势不管吗?

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群人踏入了狐狸窝,不知道会遭遇什么,作势不理吗?

都说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可有时候,当事情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你的眼前,是做不到的。

行商们一个个赶着马车入了客栈的大院,别说大家不过是同路的行人,一共在一起还没有几日。

就算是亲戚友人,真要到了执拗的时候,你劝,也是劝不回来的。

洛素与老吴无奈地对视一眼,这客栈,看来今晚,是必须住上一住了。

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来。

若是闹出了人命来,亦或是其他的,无论是影响商队的上路,还是其他,都怪不好的。

刚上路两天若是便出事,只怕日后的路,也不好走。

两人的马车里倒是没什么东西,贵重的都放在背篓里面,一人一个,背着。

看了看客栈的价钱,倒是真不贵,下房一百文,中房二百文,上房也不过是三百文。

想着大部分居住在客栈的客商基本都住在中房,两个人也随着大流,选了一间中房。

老吴把马车内的毯子拿下来,虽说今晚不一定能睡,但地铺,还是要打的。

洛素轻叩食指,她思考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做这个动作。

这群狐狸,究竟是特意在这里等着他们,还是说,是恰巧?

或者说,是这群客商里,有人与昨日那只死去的狐狸,有着些许的干系?

这客栈里,除了这客栈的老掌柜,三位小娘子之外,还有两位干着粗活的小二,据说都是一家的。

一个叫阿青,一个叫阿白,洛素看都不用看,可真是世界狐狸大会啊,青狐,白狐,可都是聚集全了。

这是捅了狐狸窝,还是说这附近,乃是有些这些狐狸居住的洞天?

这地界除了这客栈之外,还有一个两个铺子,说是铺子,其实叫摊子反倒是更合适一些。

茶一文钱一碗,十文钱一壶。

隔壁的汤饼铺子,十文钱,便能混了个水饱,二十文前,连汤带面,吃的饱饱的。

洛素与老吴特地走了一圈,跑到驿站和这摊子打探了一下消息。

除了那客栈,那龙泉驿站与这两处小摊子,倒都是人类开的,令两人些微的松了一口气。

否则,真是怀疑闯进了妖怪窝里。

跟驿站的人套了套话,打听一下这边的客栈。

那驿站的小二也很是八卦,还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老吴和洛素几眼。

“我说老兄,这少年是令子?若是想要打听对面那三位姑娘,劝你们还是趁早歇了这主意……”

据这位驿站的小二所说,那客栈开了也有三四年了,起初,这边龙泉驿站也没有当回事,比较荒郊野岭的,虽然说是一家独大,但开了个客栈,起码人多一点,两家挨着,也算是抱团取暖,算好事了。

况且,龙泉驿站,这是官家的地方,供给食宿,传递消息,甚至售卖货物,每年都有朝廷的钱供给着,公家的钱,那是公家的钱,便是盈亏,也与他们这些人没有什么干系的。

再者说来,那客栈建设开始,这边可就瞧见了,对面那掌柜裘伯,还亲自前来拜访过了龙泉驿的驿丞大人,两人相谈甚欢,人走之后,驿丞大人依旧赞不绝口,称对方世故老道,博古通今,绝非等闲人士。

之后又见了那如花似玉的三位年轻小娘子,简直就是这荒郊野外的靓丽风景线了好吗!

甚至这条少有人走的官道之上,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想亲自一睹这龙泉三姐妹的风采。

老吴听得一愣一愣,洛素抽了抽嘴角,这算啥,以一己美色之力,带动当地经济产业协调发展,拉动龙泉旅游产业?

不过照这么说来,真的......只是巧合吗?

这龙泉驿,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吃的,但因为离着山道不远,会有居住在山中的猎户,拿着猎物前来易物或者是换银两。

驿站这一边,甚至还有狐皮在售卖,看的洛素二人直皱着眉头。

在驿站这边购买了些干粮,两人顺便就在那汤饼铺子对付了一顿饭,别说为什么不在客栈吃,一想到是狐狸精做的饭,两人谁都吃不下去了。

毕竟,谁知道那食材是什么东西不是?

汤饼,也叫索饼。

简单来说,就是将面下到汤里做的主食。

这里的汤饼,更像是面片汤,稀薄的汤配着面片,吃个肚子鼓起,但并不怎么顶饱就是了。

黑夜降临,龙泉客栈一楼的大厅尚有不少客商,他们互相吹着牛逼,喝着小酒,几位小娘子似乎是一脸崇拜与好奇地看着他们。

让这群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更加舍得花钱了。

老吴与洛素回到客栈的时候,还被老孙邀请到一桌,陪着听老孙吹牛。

两人什么都不点,偏生地在这坐着,那名叫“阿紫”的小娘子,似乎对洛素很是好奇。

“吴小哥年纪轻轻,便外出跑商,可真真是年少有为。”

紫娘子的美眸盯着洛素,这小哥,虽然打扮的普通了一些,但眉目清正,身体似乎有一股格外清灵的气息,比起这些浑身散发着味道的人,更加的吸引人。

一想无比抠门的老孙,居然点了一桌的酒菜,令老吴不得不感叹,美色误人啊。

烛火点点,洛素与老吴只是浅浅地喝了点茶,直到把这群客商们,一一送入了房间。

洛素与老吴也回了房,老吴往地上一瘫,心口装了符纸的小布囊抱的紧紧的。

灯火渐灭,老吴似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洛素倒在床上,也不由觉得一阵睡意袭来。

不知是过了多久,夜半三更,原本紧闭着的房门,似乎有些微动,好似有一道狭长的身影钻入其中。

“哼——哼——”

老吴还打着呼噜,洛素似乎已经睡得很熟了。

那身影似乎摸到了床边,洛素的手,被什么轻轻软软的东西抓住。

她睁开眼睛,只见那紫娘子正搔首弄姿地站在她的床前,还握住了她的手。

肤如凝脂,臂若白玉,貌美的面孔此刻也多了一份分外的妖冶,眼若秋水,饱含浓情。

“吴小哥,你看奴家可美?”

我美你大爷!

你爱美就美,摸我手干嘛?

洛素看着地下正睡得正香的老吴,面无表情。

老吴,这艳遇给你可好?

谁能想到这辈子,她居然会被女人,呸,狐狸精爬床!

是怪这狐狸精技术不精分不清男女,还是怪她太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