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21章 阴阳术士19

第121章 阴阳术士1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徐徐起身, 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面前的狐狸精。www.xiashucom.com

阴阳眼一开,视线之中,可不是一只毛茸茸, 皮毛条顺的小紫狐。

只怕是,刚刚成年的吧。

洛素想到晚上坐在一楼客栈大厅里的时候, 这小紫狐狸一直在自己的身侧,拄着下巴倾听老孙吹牛。

那掌柜还有红狐,碧狐都没有半分阻拦。

只怕是,他们都知道的吧?

洛素不信那千年的老狐狸能够看不出来她是个女子, 却还是放任这小紫狐狸跑到自己的房间来爬床。

自己这只怕是,被这老狐狸顺手当了个枪使, 要给这小狐狸狠狠的上一课。

那小紫狐狸仍然在搔首弄姿, 洛素只觉得辣眼睛。

这他娘的是看了什么话本学的手段。

阿紫见这面前的少年直盯盯地看着自己,还以为他是被自己的美貌所迷住, 心下一喜,正要进行下一部动作。

却见自己那原本捏住少年的手, 被他牵了来, 直接放到了胸口处。

这少年, 当真是如此迫不及待呢。

这是让自己, 感受他的心吗?

阿紫美滋滋地想着,没想到自己这惑人第一遭, 当真是如此好运,遇到了一个香喷喷的美少年。

不对,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感受到手上的触感,软乎乎的。

阿紫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他他他......他娘的是个母的?

呸!

这吴小哥, 居然是个女人?

阿紫瞬间呆立当场,这......这可如何是好?

她只是在人类的话本上,与姐姐们的口中听闻这些男女之事。

磨镜之好也是稍作耳闻,可这如今真到了这个时候,小紫实在是不知如何操作。

毕竟,她只是个初出茅庐,啥都不会的小狐狸。

呜呜呜呜,做狐狸好难,做个貌美的狐妖好难。

洛素无奈地看了一眼小狐狸,她将她的手放下。

“伯裘先生,还有阿红,阿碧两位姑娘,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洛素开口道,今夜这阿紫暗搓搓地爬床,她不信这三位没有在外边看着。

甚至她脚底下熟睡不醒的老吴,还有周遭毫无任何动静的行商们,怕都与他们脱不了干系。

听闻眼前这女人说的话,阿紫更是一愣。

这女人......说什么呢?

阿爹,还有姐姐们,居然都在?

他们都在看着她?

天哪,丢死个狐了,完蛋了,这要是传出去。

她独孤紫第一次踏入人间,就勾引到了个女人身上,这个大跟头,只怕是会被其他狐族笑死的。

呜呜呜,她阿紫的命,怎么这般苦,这般苦啊。

别人家踏入人间,都是去什么大城嬉戏游玩,打扮成富家千金小姐,可她们家,偏生管的故此之严,老爹说要体会人间世情,带着她们在这破荒郊野岭,鸟不拉屎的地方开客栈。

别说那些话本里,清清淡淡好闻好吃的书生,一个都没有见到。

全都是风尘仆仆,一脸疲惫,简直无法入眼的人类老男人。

今日她这好不容易逮到一个长得不错,虽然穿着普通了一些,但看着便十分干净,味道又及其好闻的少年,本想着终于给她阿紫大施拳脚,一展狐妖风范的好机会。

然而,然而居然勾引到了个女人身上。

呜呜呜呜,你个该死的女人,为何如此的吸引人。

一想到自己的老爹还有两位姐姐,只怕是一直都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的动作,阿紫如今,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挖个洞,把自己迈的死死的。

狐生多艰!还请不要拆穿!

“教女不严,冒犯姑娘了,还请姑娘海涵。”洛素的话一出,只听得幽幽一叹。

房门开出了一条小缝,刹那之间,烛火亮起,灯火通明,洛素也看见了来人。

可不是那白日里,坐在柜台后边的老掌柜伯裘,与两位风姿各异的狐娘子!

看着自家阿爹与两位姐姐真的出现了,阿紫以手掩面,仿佛这样就不会被看到了。

见她这幅模样,那阿红与阿碧,更是一个忍俊不禁,直接地笑出来了。

“阿紫,你当这般,我等便认不出你了吗?”阿红笑道。

阿紫闻言,更加严实的捂紧了,无颜见狐,丢死狐了!

“小孩子玩闹,不经世情,还请姑娘不要见怪。阿紫,还不过来!”那阿碧也开口道,她嗔了阿紫一眼,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妹,也很是无奈。

“捂着脸作甚,这般便认不出你了?这是你嫡嫡亲的姐姐与父亲,还能将此事说出去不成?”阿碧又说了一句,阿紫才怏怏地放下捂脸的双手。

洛素看了看还在地上熟睡的老吴,“出去谈罢。”

依旧是这龙泉客栈的一楼大厅,些微的灯火点起,只是照出一点的明亮。

淅淅沥沥地,外边似乎下起了雨,洛素眉头微皱,行商们的马车尚在外边,还有乾元商队也是单独安营扎寨的,这若是下了雨,岂不是耽误了明日的行程?

烛光悠悠,洛素的眼中,是一大三小的狐影,影影绰绰。

这四四方方的小方桌,洛素与那千岁狐伯裘坐在对面。阿碧与阿红一左一右分列在旁,阿紫则是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一边。

这架势,颇有些鬼狐夜谈的感觉了。

洛素还没有先开口询问,那千岁狐伯裘,已经是率先开口。

“虽不知姑娘是否因由而来,但老朽带着几个孩子,在此地开设客栈,绝无恶意,如今不过三载,也未曾害过任何一个过路人,还请姑娘明察。”

洛素抿了口茶,没有说话,以阴阳眼来看,这几只狐狸的身上妖气虽重,但并没有多少黑气,杀人,也许没犯过。

但谁知道,其他的事情,有没有少干呢?

“我见姑娘并非凡人,想必老朽也瞒不过姑娘,侥幸于这世间存活千年,看遍沧海桑田,只是修行不易,我这三个女儿,两个侄子,如今也不过是勉强成年,大限将至,不得不多做筹谋啊。”

那千岁狐伯裘细细道来,大女儿阿碧,如今三百岁,二女儿阿红,两百岁,三女儿阿紫,如今一百岁,刚刚化形成年没有多久。

如今天道式微,老狐在这世间苟活了千年,修行也早已遇到了桎梏,始终无法破开。

再加上,狐族之中,各有所好。

伯裘其狐,不喜纷争,他年岁长,在族中又是老人,很多麻烦事都找上来。

为了躲避这些是非,便带着自家的孩子跑到人间。

老狐当年也曾化生成人,游历人间无数,只是孩子太小,比起让她们孤身一人的闯荡,被人骗了去,总是不放得下心。

谁不知道族中有多少狐女,进了人间,不再回头。

有的痴迷于人间的情爱纠葛,有的痴迷于人间烟火。

老狐知道,他陪伴不了自家的子女多久,那便趁着自己还能够动弹的时候,亲自带着小辈,看看这真实人间。

龙泉客栈开了三年,过路的行人不多,也不少。

有来来往往,四处各方行商之人。

有居于山中,四处狩猎换钱的猎人。

有策马奔腾,八百里加急的朝中驿卒。

有带着镣铐,被发配边疆脸颊刺字的罪犯。

有举家出动,异地赴任的官员家眷。

这三年中,他们见到的人不多,也不少。同样,也听到了不少的故事。

阿碧和阿红,年岁都要比阿紫更大,她们两个早已游历过人间。

岁月悠长,无惧这平静之寞。

只是阿紫好不容易从狐身化为成人,早已经想要去繁华人世间走一遭。

看看那花街柳巷,江南烟雨,富家公子,清贵书生,想要想着狐族传说中的那些女郎们,邂逅一段美好的故事。

在龙泉客栈的这三年,非但没有磨灭阿紫的好奇心,反倒是让她对于外界,更加的好奇了。

狐族记载的那些故事与手段,自己更是早就恨不得亲自试上一试。

这便有了今日这一遭。

听完那千岁狐伯裘的言语,洛素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洛素看着旁边一脸委屈状的阿紫,“何不让她亲自去看看人间繁华,这荒野之地,看的不过是是寥寥一景罢了。不让她经历,又岂会看透呢?”

“天性不可抑,你越是束缚她,岂不知哪一日,她便会偷偷溜走,倒不如你们亲自带着她,化作人间富家翁,进入个大城生活一段时间。”

阿紫瞪大了双眼,这这这个女人,居然会替她说话,让她亲自去人间看一看。

而且,她居然说中了自己的心思!

阿紫垂下脑袋,心中有点小心虚,这次看到这么多商队的马车前来了龙泉驿,她确实是有打算跟随着混入其中,一起跑到人间来玩一玩的。

这个女人,是谛听吗?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小心思?

那千岁狐伯裘也是诧异地看向洛素,眼前这位人族姑娘的出身跟脚虽然还看不出来,但明显是个有本事的人物。

本来以为,今日撞上她,若是遇见个多管闲事的,况且又被自家阿紫戏弄了一遭,换做是旁人,只怕是早已忍不住发火干预一番。

寻常的老秃驴,牛鼻子,装神弄鬼的什么天师,遇见自己这些个妖物,只怕是各个恨不得为民除害,替□□道呢。

这位倒是不同于常人,非但没有要求自己等人关闭这客栈,亦或是兴师问罪,反倒是默默听闻,主动提出了让自己带着小辈们,进入到人类城池中去生活?

外边的雨势渐渐大,一楼大厅内却是愈发的安静。

伯裘看着洛素的神情,她说的平常,就像是在随口提出一个建议,没有觉得半分不对。

千年狐伯裘仔细想了想,他游历在人世间的时候,听闻过人间有一句老话,叫做“穷养儿,富养女”。

现在想来,确实是有一些道理,让阿紫去人间见识的够了,看过的东西多了,阅尽这世间繁华,再遇到什么,也能够不动声色,平静以待。

“姑娘不驱赶我等走?”伯裘还是问出了心中的话,这世间对于妖魔能够善待者,终究是少数。

洛素轻笑一句:“尔等又未杀人犯法,妖气虽弄,却无坏事沾染在身,于这地开客栈,为过往路人提供休憩与饮食之所,何尝不是大功一件?为何要驱逐尔等?”

什么地方没去过,更大的场面都见过了,区区野狐客栈,小意思罢了。

人家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生意,甚至还带起了两个小摊子,以后,没准拉动不少地摊经济,龙泉驿会越来越繁华呢,自己不过是个过路人,何必插手?岂不是讨人嫌?

“咚咚咚。”

一楼的大厅,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一人四狐狸均是一愣,这下雨之夜,夜半怎么会突然来客?

阿碧犹豫了一下起身,她前去开门,刚开出一到门缝,未见人影。

洛素却是看的清除,一只用大叶子遮住头部的黄皮子钻了进来。、

阿紫更是直接惊呼出声,“黄家的,你半夜跑到我家来作甚?”

却见那黄皮子径直走到洛素身前,先是行了一礼,又磕磕绊绊地开口说话。

“驿站,狐,杀,人,快走。”

这几个字组合在一起,接受到它话中的讯息,一人四狐尽皆愣住了。

这话语的意思是......驿站有狐狸杀人,让她们快走?

洛素的眉头紧蹙,什么情况?

“是之前山上的狐狸?”她问道。

那黄皮子勉强用一张大叶子遮雨,山上还滴滴答答的,都是雨水,双脚还沾染泥泞。

它点了点头,艰涩地继续说人话:“山里,狐狸死,杀她的,在驿站。”

“商队,都在,驿站,正在,打。”

所以还是之前山上的那只死狐狸的事,而当初杀死那条红狐的人,就在驿站,其他人都遭受了无妄之灾?

可既然眼前这黄皮子让自己快走,就是说明,那些狐狸,莫非把帐算在了所有人的身上?

洛素想着外边在下雨,只怕原本自己驻扎的乾元商队,也都搬进了驿站?有着商队的护卫,现在,是双方对峙打起来了?

这可不太妙。

龙泉客栈和驿站不过是对门,洛素直接飞身上了房间,取出自己的背篓,一跃而下。

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的四只狐狸与黄皮子都呆住了。

“我们也去看看,同族伤人作祟,唉......”千岁狐伯裘也跟了过去。

那黄家的说是狐狸作祟,只盼着还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不然恐怕是保不住啊。

伯裘只怕这位姑娘,将两边算在一起,若是那些个狐狸做了什么,自己也跟着吃了挂落。

洛素背着背篓就直接冲向了对面,驿站大门虽然关着,但是一推就开。

“嘎吱”的一声门响,洛素乍一进门,就吸引了在场的目光。

似乎打破了如今僵持的局面。

洛素白日里来驿站这一边看过,驿站的驿丞与小二等人此刻已经待在了一边,面对当下的局面,不知所措。

而洛素面前,这驿站的门口,与一楼的大大小小桌椅之上,几十只大大小小的狐狸正站立在此,它们张牙舞爪。

而在对面,紧靠着楼梯之前,由乾元商队组成的护卫拉出了一道防卫线,这灯火荧荧之中,刀面闪烁着光辉。

他们一同看向这个打破局面的意外来客,“你是......吴小哥?”

有乾元商队的护卫认出来了洛素,上路不过两三日,但搭伴的客商们,他们都是了解了七七八八,这吴小哥是跟起舅舅一起的,他们不是住在了对面的龙泉客栈,怎么会来此?

接着又是几道身影闯入进来,再次打破此处的宁静。

“伯裘掌柜,还有几位小娘子,你们怎的会过来?”这对面龙泉客栈的掌柜一家都跑了过来,驿丞十分不解,甚至想要赶紧把他们撵回去。

洛素向前走了几步,那些张牙舞爪的狐狸们,依旧做出一副龇牙咧嘴恐吓的模样。

洛素老神在在的看着它们,“你们这是做什么?是来为山上那死去的红狐报仇?可我们都是过路人,尔等便是寻仇,也没有寻到这些人的身上。”

这群颜色各异的狐狸当中,那领头的灰狐狸率先开了口,它说话的口气要比黄皮子流畅很多。

洛素的阴阳眼之下,这只灰狐狸的年岁应该不小了,应当是可以化形的,可却没有化作人形。

“我等本无意伤无辜之人,只是想寻那猎人李虎,山中见他,便张弓意欲射杀吾等,只能来此。”

这灰狐狸甫一开口,就惊住了众人。

狐......狐狐狸,说话了?

那驿站的小二下意识地拽住了自家上司的一角,那驿丞也是一脸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的耳朵没出问题吧?

乾元商队的陈先生,表情似悲似喜,不是来找它们的,就还好。

“我等生于山中,长于山中,身为野兽,为人猎杀,也无可厚非,强者为尊的道理,即便是身为野兽,也是懂得。”

“那你们来此,究竟为何?是要找那猎人李虎,为那死去的红狐报仇吗?”

洛素开口问道。

那领头的灰狐狸沉默了半晌,“我于山中修行几十年,那李虎,虽是凡人,却也算是看着长大的,他只当红狐是野兽,射杀卖得钱财,红狐已死,如今再过纠结也毫无意义。”

“我等只是想来问他,那红狐生下的几只小狐狸在何处?”

听闻了这灰狐狸的来意,乾元商队聚集的地方,那本来紧紧张弓,只待射杀的猎人李虎,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弓。

他张了张口,慢慢道:“那日,我在草丛看见了一团火红,扒开一看,是几只小狐狸,有一只受了伤,我虽然在山林狩猎为生,但也知道不伤小兽的道理。”

“当时身上有些药粉,正想为那小狐狸包扎一番,止住血,可突然窜出来野狼来,我也不知山中怎么会突然窜出野狼,本想射一箭将那野狼逼退,却不想那红狐竟然窜出来,被那一箭射了个正着......”

猎人李虎说,他那一箭似乎有些惊到了那只野狼,但是野狼似乎并不甘心就此退却,一人一狼僵持了许久,那野狼原本似乎想将那红狐叼走,但李虎又张弓,它不得不退却。

逼退了野狼,李虎松了口气,草丛中的几只小狐狸嗷嗷待哺,那只受伤的奄奄一息,李虎紧赶慢赶地先撒了点药匆匆包扎一下,但此时误中箭的红狐已经没了生息,他草草挖了个坑将其埋下,然后带着几只小狐狸回家治伤。

“那客栈售卖的狐皮......?”

猎人李虎摇摇头,“我把小狐狸带回家中之后,治好伤势之后,是它们带我去了一处洞穴,里边存放的毛皮被我取出拿到客栈售卖换取银两给小狐狸治病,并非是我猎杀的。”

猎人李虎说的不像假话,事情如此,只能感叹错有错着,阴差阳错了。

李虎在山中打猎,看见了受伤的小狐狸想要救治,但有野狼冒出,他一箭射出,却射到了救崽心切的红狐,吓退野狼之后,将红狐埋葬,带着小狐狸回到家中治疗。而狐狸窝因为红狐的死亡和小狐狸们的消失炸开了锅,四处搜寻。

“今日我下山来卖些山货,小狐狸们尚在家中,等雨停,便可回山见到它们了。”

那灰狐狸跳下了桌子,来到李虎的面前,死死地盯着他,“此话当真?”

李虎斩钉截铁:“绝无半点虚言。”

那灰狐狸招了招手,一大帮子花花绿绿的狐狸们从桌子上跳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驿站的一角。

灰狐狸开口道:“雨夜贸然到访,惊住各位,是我等不是,只是寻幼兽之心强烈,还望诸位莫要见怪。”

它躬身行礼表示歉意,其他的狐狸也有学有样,乾元商队的陈先生一挥手,商队护卫的刀,也都尽皆回了刀鞘中去。

这时,观看了这场闹剧的千岁狐伯裘突然开口:“为何不化人?我观你起码有五百年道行,带着这些小辈们化作人身,岂不是比兽身更易生存?”

那灰狐狸回头,看着伯裘与他身边的三个女儿,年轻貌美,如花似玉,十分像人。

“这位族兄,我观你道行,还要高于我许多,只是大限已经将至。”

“这世间欲念无穷,有人想成仙,有妖想成人,有精想通神,情爱纠葛,爱恨别离,永无止境。”

“我们本为狐,本为野兽,何必做人?”

“兽之本性,积习难改,即便是化作人形,依旧是兽,我为狐,也只为狐。”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妖都愿化为人。”

说罢,那灰狐狸看向客栈门外。

雨停了,该回山了。

灰狐狸大步向前,甚至哼起了小曲,它走出了驿站的大门,狐狸们亦步亦趋地跟着灰狐的身后。

李虎急忙带着斗笠追上去。

“百年梦蝶,往事堪嗟,不过是今朝春来,明日花谢——”

“花无百日红,人有寿尽时,我为山中狐,何必强做人——”

大大小小的身影渐行渐远,耳边老狐的唱念声始终萦绕,久久不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