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22章 阴阳术士20

第122章 阴阳术士2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灰狐带着小狐狸们离开。www.kanshushen.com

这一场无端的闹剧与误会, 似乎就这般结束。

洛素回头看着千岁狐伯裘,他正呆立地站在门口。

那灰狐所说的话,似乎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那驿站的驿丞与驿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伯裘掌柜......你,你们也是......”

他们满脸的不可思议, 根据伯裘掌柜和那灰狐狸的对话,他们也是狐妖?

那阿红,阿紫,阿碧三位小娘子, 岂不都是......?

既然事情已了,驿站的大家没有出什么事, 眼看着就要天亮了, 雨已停,又要启程。

洛素得回去把老吴叫醒了。

黄皮子跟着他们一同回到了客栈, 它这误传了消息,不会被打死吧?

洛素看了站在角落的黄皮子“你叫什么?”

“黄...黄三。”它磕磕绊绊地说着, 黄皮子也注意到了, 那龙泉客栈的几只狐妖, 都对这个人类女子尤其的客气, 似乎并非凡人,不知道她要对它说些什么。

“黄三, 谢谢你此次特来告知,若非我们赶过去,也许便是另惹一番是端。只不过未经了解,不知全貌,无端的揣测同样会带来许多的麻烦。”

“你刚刚化生成人,日后还需谨思慎行。”

洛素知道, 这黄三只怕是担心老吴出什么问题,看那群狐狸气势汹汹地下山,就急忙赶过来。

老吴这个口封,倒是没有白给。

这黄皮子,也算是知恩图报。

晨光初起,天色既白。

黄皮子作揖告别,而千岁狐伯裘,却坐在客栈的一楼大厅中,陷入了罕见的沉默。

那灰狐狸,是伯裘千岁以来,第一个不愿意化生成人的妖。

伯裘自有着记忆修行之始,目标,便是化生为人。

只要成了人,就不用如同这些野兽一般生存在野外,有屋遮身,有衣蔽体,不用担心天敌,不用担心猎人的驱捕。

像人一样生活,或者说,活得像个人。

是许多妖精修行之目标。

伯裘如此,他的三个女儿,同样如此。

她们渴望去人世间走一遭,努力修行百年,只为了变化人形。

可如今,有个同族在他们的面前说,我们本来就是狐狸,为什么要执迷于成人呢?

即便是变化成了人的模样,兽类本性依旧在,难道自己就不是一只狐狸了吗?

伯裘想着那灰狐,起码有五百年道行,如今看着依旧神采奕奕,没有半分萎靡,亦或是大限将至的模样。

而自己即便是修行千载,如今陷入了桎梏,寿命大限已至。

也许,当初选择做一直纯粹的狐狸,会不会更好?

洛素拿起桌上的茶壶,顺手倒了一杯,还是温的,又给千岁狐伯裘倒了一杯。

“伯裘老丈在人间游历了多久?”

“零零总总,算起来也有数百年了。刚化形的那一会儿,化作书生,还进了书院,可惜一窍不通啊,回回旬考都是书院的最后一名。”

伯裘老伯苦笑着。

“学着人家的样子去读书,误打误撞,也算是明来事理,更加开了心智。”

“那时候对人间什么都很好奇,还去拜师,学了不少东西,当个行商走卒,摆摊小贩,在村庄里种过地,也在都城内一掷千金,也算是什么样的生活都体会过了。”

“甚至有一阵子,我突发奇想,跑到了寺庙清修,那主持佛法高深,也都没有撵我走,甚至时常点我出来讲经,只是带了一个月,不食五辛肉食,就有些受不住了,临走时,向主持辞行,送了我一本《楞严经》,至今还留在身边。”

千岁狐伯裘细想着自己在人间的经历,林林总总,被人打骂过,被人谄媚过,更多的是,作为普通人,干着普通事,平凡生活。

“人间有美景,美人,美食,美物,美不胜收!”

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经历,千岁狐伯裘十分的感慨。

洛素微微一笑,道:“那您可曾后悔过,化身为人,进入人间?”

千岁狐伯裘仔细地想了想,“百年苦修,山中不知岁月,修行日复一日,回想这么多年来,居于人间,反倒是妙哉美哉,乐趣无穷啊。”

洛素呷了口茶,将茶杯放到桌子上。

“既然如此,各有活法,何必强求。”

说罢,起身背着小背篓上楼,得去叫老吴和客商们起来了。

新的一日,当启程了。

刚把老吴叫醒,老吴迷迷瞪瞪,看洛素将背篓放下,一个激灵。

这咋地了?又发生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老吴后知后觉,疑惑的眼神看着洛素,“先下楼吃饭吧,只怕是一会儿商队要通知启程。”

老吴更迷糊了,昨天不是还因为这客栈里都是狐狸精,不敢吃饭吗?今天就直接在这里吃了?

出门又碰到了其他的客商陆续开门,一个个迷迷瞪瞪,睡眼朦胧的模样。

“吴兄,小吴早啊,诶呀,这许是在野外颠簸了几日,零星一睡了床榻,过于舒适,真是不想起了。”

“是啊,这客栈的床榻倒也舒服,倒是有些在家中的感觉了,一倒就睡,还不够呢。”

住在周围的客商们打着哈欠,纷纷收拾了东西。

下了楼,洛素与老吴先说占了边角的一张桌子,人多口杂,路上再说。

阿紫扭扭捏捏地送上来馍馍,清粥还有小菜,洛素拿起一个馍馍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这帮子狐狸手艺可以啊。

客商们也接连下来吃起了朝食,这时,突然有乾元商队的护卫前来通知,车队恐怕要在此盘桓一日了,昨夜下了雨,道路泥泞,颇为不好走,乾元那边又淋湿了一些,马车些微受损,今日暂时停留一日,修复完毕明日启程。

客商们炸开了锅,这多留一日,岂不是要多花钱?

不过有人特意出门看看,确实是道路泥泞,只怕赶路的话,消耗时间不说,也走不了多远。

“昨夜不知何时下了雨,我睡得颇熟,居然半点没有听见。”有客商感慨道。

“停留一日也好,昨日突然下雨,好在这货物都没有留在马车中去,再启程之后,下次能遇到个像样的客栈歇息,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洛素倒有些意外,没想到昨晚之事一出,乾元那边,会直接停留一日。

毕竟老吴可是说过,他们这种大商队,有时候耽搁一日的时间,都是不小的损失,赶路的时间一般都有着严格的规划。

想来是昨晚,那些商队的护卫也没有休息好吧,怕是经历了这一遭之后,各个心思百转,说起来虽然是会些个武艺的护卫,但到底是普通百姓,能接受妖精鬼怪的人,又有多少呢?

那乾元商队的领头人陈先生,看样子宠辱不惊,倒像是个经历多的,好在昨晚是在驿站那边,乾元商队管束严格,应当可以封口,倘若是发生在龙泉客栈这一头,日后此地可别想好了。

既然多呆一日,那正好,洛素心中尚有些疑问。

那千岁狐伯裘见多识广,也不知清不清楚,五方镇的事情?

原本洛素和老吴都背着背篓下的楼,如今又把东西放回了房间中。

老吴听完洛素的讲述,一脸沧桑,一方面有些庆幸,这一次总算不是自己赶上的了。

另一方面又有点可惜,没有亲眼看见那灰狐。跟小道长一起风里来雨里去经历这么多事件,这次他老吴居然没有在现场,有一点点委屈屈。

那黄皮子是为他而来,他居然也没有见到。

洛素斜了他一眼,平时叫唤着再也不要遇到这些事儿的是你,现在又没有亲眼见到觉得困可惜的也是你。

这是洛素在老吴的身边,有人给他撑腰救命,她要是不在,看老吴还有没有这个蠢蠢欲动的心。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路上很是泥泞,老吴去客栈的后院看了看自家的马车,虽然有着篷布遮挡,但可别漏雨返潮了,还得去看看马儿的状态。

客商们有的不顾泥泞,出门走走,有的跑到对面找到乾元商队的人,插科打诨,亦或是待在客栈的一楼大厅,看看老掌柜家的貌美小娘子,也是一副美景嘛!

洛素正和老吴待在屋里,忽然传来敲门声。

老吴前去开门,看到来人正是小道长所说过爬床的狐狸精阿紫,强忍着嘴角抽搐的冲动。

“紫娘子前来,所谓何事?”

“还请姑娘下楼,我父有事想要与姑娘商议。”阿紫说完,施施然便走了。

老吴看向洛素,洛素摊开手,她也不知道要找她做什么,不过指明找洛素,老吴就不能跟着过去了。

洛素下了楼,被引到了客栈一楼的后身,这是伯裘还有几只狐狸自己居住的地方。

小屋很是简单,和楼上的中房装修差不多。

“伯裘老丈,您找我来,所为何事?”洛素注意到,这房间内的东西,似乎被收起来了不少。

“这两日既有同族叨扰,还有小女冒犯姑娘,老夫对于姑娘,实在是心有难言。又因那灰狐的话,一时陷入了魔障,还要多谢姑娘点醒我。”千岁狐伯裘对着洛素拱了拱手,行了一礼。

“老丈说笑了,您经验深厚,即便是我不说,也很快便可想通,无非是我提前点破罢了,当不起如此大礼。”

“今日请姑娘前来,乃是心中有所思,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听姑娘一眼,老夫想着,带着女儿和小辈们再入人间,阿紫大了,我老了,也陪伴不了孩子们多久了,倒不如亲自带着他们,去见见这世间繁华,有人手把手扶着,总比我走后,他们自己摸爬滚打强一些。”

千岁狐伯裘幽幽道,它在这世上活得已经够久了,即便是再舍不得这人世间,但天命不可违,大限将至,不可强求,倒不如过好这最后的一段时光。

洛素点了点头,道:“老丈准备关了这龙泉客栈?我关您如今命火繁盛,未有寥落之象,到人间走走,也是无碍。”

“昨晚这一遭,这身份既然保不住了,倒不如彻底遁去,这龙泉客栈,就留在此地吧,黄家的和灰狐就在山上,留给他们过活也好,待明日姑娘等人走之后,我们也要启程了。”

洛素了然,这一遭灰狐同样点破了伯裘等人的身份,继续和驿站做邻居,即便是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对面的驿丞驿卒,也许没准会将此事上报朝廷呢?

“老夫独孤伯裘,至今修性千载,虽然在这狐族之中,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还是有一些微末的声名,姑娘点醒之恩,莫不敢忘,此乃老夫的印鉴,日后若是有狐族对待姑娘不妥,只管亮出,这千年的威压一出,也能吓退不少宵小之辈了,姑娘可假借着我这狐威,旁人多多少少,还是会给我伯裘一些面子的。”

千岁狐伯裘取出了一枚小小的印鉴,不过手指大小,是个老狐手持书卷的小玉雕,洛素握在手中,冰冰凉凉,一输入灵气,威压自现。

“前辈之礼,有些重了。”洛素把玩了一下,又将那狐狸玉雕放到了桌子上。

伯裘说的简单,可之前在田家村那作威作福的槐树精,也不过是几百年的道行罢了。

千岁修为,岂是这般容易的?

他说自己狐中微末,洛素却是不信的,都是千年的狐狸了,在狐族中的地位,就算是论资排辈都是老一辈。

而且给她的这种饱含威压的玉雕,一般情况下,也是非嫡传子弟不给的。

给她个好,一方面是想给紫娘子一个台阶下,另一方面,未必没有结交的意思。

日后伯裘大限已至离开人世,就凭借着这个玉雕的情分,阿碧阿紫阿红若是遇上了什么难处,前来找她求助,洛素还能不管不成?

洛素也不知这千岁狐伯裘,是在她身上看到了什么,她如今不过是普通打扮,也没有展现出什么高级的手段与特异之处,他这也算是赌一赌了吧?

“不过长者赐,不可辞,这玉雕,晚辈便厚颜收了。只是洛素心中有些问题,还请前辈解惑。”

听到对面的小姑娘换了个称呼,自称晚辈,又说出了真名,千岁狐伯裘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小姑娘听出来了他暗中的意思,这下,双方也算是交心了。

“老了老了,除了这一身经历,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讲给小辈了,有什么问题但说无妨。”

“前辈修行千载,想必见多识广,不知您可曾听闻过,五方镇?”

洛素的语气认真,直直地盯着对面的伯裘,不放过他的一丝表情。

千年的狐狸万年的精,洛素明显地看出,伯裘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她问出的这个问题。

这就说明,伯裘是知道的!

老狐伯裘放下手中的茶杯,沉默半晌儿,开口道:“这名字,倒是有许多年没有听过了。”

“禁忌之地,何必再言?”

它意味深长地看着洛素,这小姑娘,究竟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问这个地方?

果然知道!称呼五方镇为禁忌之地,而且伯裘明显知道更多的信息!

“何谈禁忌之地?”洛素继续追问,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知道些信息的,她绝对不会放过。

“何为禁忌?邪法为禁忌,长生不死为禁忌,凡不欲人知者为禁忌。”

老狐伯裘意味深长地说着。

洛素微愣,这话里的意思?

她正要追问,却听老狐伯裘再度开口说道:“你可记得那灰狐说了一句话?人欲成仙,欲念无穷,如我这般修行千年,大限将至,尚不甘心,何况是体会过人间权力巅峰之人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年少还在族中之时,便听过一个故事,说是狐族之中,曾经的某一支脉族长,大限将至,却放不下手中的权力,它在书中找到了一门续命的邪法,布下大阵,耗尽周遭的山川灵气,意欲扭转乾坤,七星续命,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人也好,妖也好,命就是命,天道让你死,你就得死,老天无情,做再多的挣扎也无用。”

老狐伯裘嗤笑了一句,似乎在嘲讽自己。

但洛素已经听懂了他话语中的含义,所以,五方镇所有人,都是因为某个已经死去的人而死。

五方,五方,她如今,终于懂了五方的真正含义。

洛素对着老狐伯裘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

老狐伯裘不躲不避,直接受了这份礼。

也许该让这段隐秘,永久地隐藏在心底,十五年来,这个世界上关于五方镇的一切,早已被抹去,但存在于心中那些记忆,却是无法抹去的。

抹去这世间对于那地方所有的记载,就能让知晓的人忘却这一切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即便伯裘不说,日后她还找不到别的人去问了不成?

倒不如成全了小姑娘,让她好生照拂照拂自己的后代。

伯裘看不出小姑娘的来头,但她身上隐隐的威压,和盖压不住的功德金光,是骗不了人的。

和老狐伯裘谈完之后,洛素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客房。

别的也就罢了,唯独五方镇的事,她没有办法都告诉老吴,只是说了这客栈在他们走了之后估计要搬迁。

洛素坐在床上,她又翻起了《神异录》,老吴凑过脑袋过来。

“没字啊?”

洛素一愣,“你看不到字?”

老吴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估计只有小道长你这般人才能看见吧?”

洛素摩挲着手上的书页,之前老吴从来没看过,以至于她一直忽略了一件事。

《神异录》上的文字,只有她自己能够看到。

那么,在《神异录》上写下字的孙先生,也不是普通人?不对,普通鬼。

《神异录》甚至随着自己的经历而进行衍化,仿佛自身拥有灵性一般。

而五方镇的大家,甚至能够始终使用着实物,在自己没有开阴阳眼之前,都是和常人无异的模样。

能种菜,能打米,能写字,能做饭,即使五方镇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或者说镇民们在其中经历的是时间轮回也好。

普通人,可以做到吗?

可以做到鱼娘子假死之后,以一个更年轻的面貌回归?

可以像徐家阿孃的老伴一般,甚至以婴儿的面貌再度出现?

“咚咚咚”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阿碧端了两盘饺子过来。

“姑娘,明日我们也要离开龙泉驿了,阿爹说人族有句话,叫做滚蛋饺子回家面,明日大家都要启程离去,也挪不出时间做饺子了,今日便做了一些,算是提前践行了。”

洛素从床榻上下来,谢过了阿碧。

和老吴一人坐在一边,老吴先夹了一个饺子,“我尝尝,也不知道是什么馅的?没想到这群狐狸还会包饺子。”

他嘴中咀嚼,“嗯?又是野菜馅的?跟我们在五方镇上吃的一样啊?”

洛素的心思如同电光火石般闪过,又想到刚才阿碧说的那句话。

“滚蛋饺子回家面”。

那日离开五方镇时,两人早上吃的便是饺子,胖掌柜亲手包的饺子。

所以,他们早就知道,那日她必须要离开了是吗?

洛素夹了一口饺子,野菜清甜,饺子的面皮有些死,还没有胖掌柜做的好呢。

心中的谜团解了又解,多了又多。

她看着手边的神异录,第六页,已经徐徐向她招手。

解开所有谜团,重返五方镇的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平静的一夜度过,第二日,车队整装待发,再度启程,继续向鄞州前进。

出发之前,有乾元商队的护卫朝着老吴与洛素的马车走来,送来了一个包裹。

里边是几张不同的野兽毛皮,还有些野果野菜干。

洛素看着那护卫,等着他的解释。

那护卫僵硬着脸:“昨天傍晚,驿站门口忽然多了几个大包裹,有许多野兽毛皮,还有散碎的银子铜板,野果子什么的,陈先生分了一些,让我给两位送过来。”

洛素点点头接过,来送东西的是谁,大家心里都清楚。

冒犯过后送礼致歉,这群狐狸也不知从哪里学的。

谢过那护卫,将那包裹收在马车内,车轮向前滚动。

他们的马车,又落在了最后。

她掀开帘布,回头看着客栈,依旧是龙泉客栈与龙泉驿站相对而立。

有大大小小的狐狸和黄鼠狼,站在客栈的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驾——”洛素好似听到了打马扬鞭的女声?

只见商队的车队后,不知何时缀着两辆马车,赶车的是阿红,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小狐狸阿紫从车窗中露出了脑袋,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兴奋,冲着洛素调皮的眨了眨眼。

这群狐狸精,不会是要跟着他们走到鄞州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