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23章 阴阳术士21

第123章 阴阳术士2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连走了快一个月, 一路上都算得上是风平浪静。www.mengyuanshucheng.com

没有遇见什么事情,带了驿站就进行补给歇脚,第二日继续启程。

云州与鄞州之间相隔两州之地, 一为灵州,一为幽州, 如今车队已经踏入了灵州的地界半个月了。

这单纯的赶路,倒是说不上是旅途,一路上要么在赶车,要么坐在马车中, 偶尔掀开帘布看看外头,走的是官路, 遇见的, 也多是旅人。

乾元商队已经将沿路的路线,都告知过行商们。

老吴算了算, 如今的路线正是他走过的,再往前走怕是三五天, 估计就能到灵州的边缘之地, 缺水的朴勾城了。

虽然不一定在朴勾城驻留, 但是对于他们这群始终在路上的人来说, 清水一定是得准备充足的。

因此在上一个驻留点,所有人都在那驿站中准备了足够的水囊, 路上用的也很是节省,尽量找到有河流,有溪水的地方。

而此刻,他们正驾着马车,通行一处大湖。

老吴为洛素解释着:“此乃云梦湖,这一湖, 滋养灵州与幽州的万千百姓,一湖辖两州,造益无穷。”

“既如此,那为何朴勾城如此缺水?”洛素提问道,朴勾城离这云梦湖也算不得太远,既然是有名的缺水,官府为何没有措施?

老吴也摇摇头:“官府也曾修建水渠,试图引水到朴勾城,奈何总是会碰见各种怪异事件,好不容易修好了,刚引了水过来,等不到一刻钟,这些湖水就好似直接消失了一般,如今已有百年,俱是如此。”

“可惜我等坐着马车,不然往日里,我到了此地,便是搭乘官船,从灵州走水路到幽州,比陆路快上许多。”

老吴指了指湖边,洛素看到这里既有渔船,也有像是大型的官船载人,灵州与幽州因为这便捷的水路,交通十分便利,他们做马车走陆路还得走个三五天,才能到两州交界之地。

说起来,她还没在这个世界做过船呢,就算是在前世,现代的世界,上过游艇游轮,或者是拍戏的小船,这种原滋原味的湖中划桨,还没有体会过。

老吴似乎是察觉到了洛素的想法,“等到了鄞州,鄞州鱼米丝绸之乡,河道众多,届时我们还可以上花船去耍耍呢。”

“花船?”洛素用诡异地眼神看着老吴,

“你这丫头,想什么呢,每年鄞州的绫罗丝缎出货,各家都会请来各大青楼的花魁小姐,穿着最新裁制的新衣新布料,湖上游花船,各家的公子小姐自行包船,我们这等商人平民,也可上私船或是官船,穿梭其中观赏。”

老吴瞪了洛素一眼,小小丫头没他孙子大,心眼倒挺多。

听了老吴的解释,洛素有些意外,这大概相当于现代的模特走秀?

你们古代人已经玩的这么高级了吗?

“还会票选当年的第一布庄与花魁,这可是鄞州每年最快活的事情了,今年不用想,又是一番龙争虎斗。我家这种小布庄,也能去凑个热闹,每年有不少人,都为了鄞州的花船会特地前来瞻仰。”

老吴一脸回忆,语气中都多了几分雀跃,甚至有着隐隐骄傲。

他们鄞州人,有钱有银子,供养整个大乾的布匹市场,就是牛逼!

不过洛素又仔细问了问,一向能说的老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你去了就知道了。”

老吴已经好多年没有看过花船会了,年年跑商在外,几年也赶不回去一次,如今给洛素描述的花船会,也都是好几年之前的了。

洛素翻开了《神异录》的第六页,上边是关于水行的术法,避水术,控水术。

野外赶路,清水是稀缺资源,洛素忍痛拿了一个牛皮的水囊,专门用来练习,为了防着人,赶路时路途颠簸,她还在马车里小心翼翼地控水,操纵着水滴,水流,水丝,从水囊中摄出来,在她的控制下,变换出多种模样。

赶上露宿在山中有溪水的地方,洛素就可以借着去河里,小溪里摸鱼的由头,去玩一会儿水。

很有一点儿时玩水捏泥巴的感觉,心随意动,水流随着她的心念而动,甚至是控制之下,变成喷泉,弄出几条鱼来加餐。

这自从在龙泉客栈翻开了《神异录》的第六页,如今不到一个月,这控水术也算是被她玩的炉火纯青,正经地方没用上,呲水一呲一个准,在河里摸鱼逮虾抓螃蟹螺狮,那叫一个好用。

只能说技能是给人学的,用成什么样......还得看人。

这云梦湖好似无穷无尽,一路之上,洛素掀开车帘,右边仍然是广袤的湖面,一望无垠,河鸟栖息,渔船翻桨。

“这几日,大抵都要吃鱼了,这云梦湖我等路过的,还未走到中心之位,此地渔获众多,十几文钱,便能买上好大一条草鱼了,可算是能改改口味。”

这途中在驿站补给了几次干粮,馍馍片,野菜干,大饼子,为了能够保存长久,这些干粮往往都无比之坚硬,十分的考验老吴的牙口。

就算是这野外,野鸡野兔,也不是时时都能抓到的,这车队这么多人,给野物下套的专业人士更是多的是,僧多肉少,洛素和老吴,大多靠着自备的食物,偶尔捡个鸟蛋,配着腌制的巨咸无比的腊肉凑合。

赶上巧碰见雨后,能捡一些肥嘟嘟的蘑菇,洛素还逮到了一只野鸡,顺手在山野间拔下鲜嫩嫩的野葱野韭,顺手施为的一锅大杂烩,香的整个车队都紧盯着那只小锅,这个过来要口汤,那个过来夹块肉。

给那乾元商队的主事人陈先生送了一碗过去,对方还亲自过来攀谈了几句,野蘑菇肥硕,个个洗的干干净净,随手撕成大块,野鸡风味独特,翠绿的野葱野韭滋味浓郁,去腥而添辛,鸡汤鲜浓,浸透了汤汁的野蘑菇一口咬下,肉汁与蘑菇独特的响起交融,这是山野的气息在绽放,野鸡在山中四处奔波,没有一丝丝的赘肉,炖足了火候,入口鲜嫩弹牙,带着蘑菇的芳香。

那陈先生带着空碗过来,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陶锅,意犹未尽的模样,老吴至今还记得。

天色渐晚,这还是位于云梦湖的地界,不过看着湖上依旧有人泛舟,老吴估计着,今晚应该是不用露宿于荒郊野岭了,只是这车队若是借宿于某个村庄,如此庞大的队伍,还有着带着兵器的护卫,怕是也不令人放心。

果不其然,车队的速度放缓,前边已经有人过来通知,今晚车队投宿于云梦湖边的一个渔村,只是房舍有限,怕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住。

要是老吴一个人,他倒是可以跟其他客商挤一挤,睡个大通铺,只是身边还有个比自己孙子都小的小姑娘,可就不成了。

车队缓慢地进村,乾元商队已经和村中交涉,给他们划了一大片地方,洛素看着有不少人家外边,都晒的渔网,还有鱼叉。

村中的鱼腥味,也甚是浓重,想来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靠着云梦湖吃饭,捕鱼为生。

只是这供给的一旦多了,也就不值钱了,云梦湖资源丰富,渔人众多,人人打渔,也卖不了多少钱。

因为靠着湖,雨水丰沛的很,甚至家家户户都搭了类似篷布一样的遮挡,免得下雨来不及收拾东西,村中给商队的地方,便是如此,大片大片的油布遮挡,即便是下雨,也足够遮住雨水,其后还有几间小房,只是内里似乎许久无人居住,多是灰尘。

客商们仿佛心有灵犀,大家收拾好了几间小房,多是把货物搬进去收纳,万一下雨,这篷布很容易说倒就倒,老吴去周遭打些野草,这出门,自己吃的倒是能将就,就是这上路的马儿还得好生伺候着。

好在自家马儿不算挑食,肠胃也不错,给什么都吃,之前萎靡了一阵,又活蹦乱跳的好了。

洛素留下来看车,她的眼神不断地扫射四周,嗯,都是人,很好,今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原本缀在车队身后的伯裘一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

也许是途径某地之时,觉得风景不错,就暂时游玩几天了吧。

伯裘送给洛素的小玉雕被她穿上了一条红绳,挂在脖子上,放在哪都容易丢,还是放在身上更加保险一些。

老吴割了不少马草回来,这个渔村已经有渔人拎着木桶过来,鲜活的大鱼小鱼在其中游动,洛素正打算挑几条,却见车队不少人都用满含希冀的眼神看着她。

老吴的大外甥小吴,那可是个天生的厨子!

“小吴……能不能……一起吃?”

“我们出钱出力,你只管做饭就好!”

“是极是极!”老孙疯狂点头,想到上次小吴在山上做的那一锅野蘑菇鸡汤,那味儿啊,真是绝了!

洛素想了想,行程过半,如今差不多相处了一个月的时间,商队里也没有坏人,大家如今也算得上熟人了,甚至对于她这个小辈,多有照拂,做顿饭而已,也没什么。

况且大部分时间都是荒山野岭,食材不足凑合一口,今天有厨房有食材,做一次大锅饭,一起改善改善伙食也行。

她刚点了头,之间接连几大桶鲜鱼放在了她的身边,“吴小哥,陈先生说今日的食材乾元已经买下了,我等为吴小哥打下手,说一绝对不二。”

“赶路至今一整月,大家今日好生歇息歇息。”

得,人家材料准备好了,出钱出礼,自己等人也是不花一分钱跟着车队,享受着人家的护卫,如今用厨艺来回馈一下,也不过分。

那几间房屋已经打扫的差不多,已经像村里借了大釜,洛素也毫不客气的指使人了。

商队的人不论是乾元的人也好,还是这些行商们也好,走南闯北别的不说,野外的东西,认识的倒是全乎。

这个去生活,那个去劈柴,你去找野菜,再来几个人去收拾鱼,劈一些小木棍出来。

人多势众,主要是吃饱,也没地方做饭,大伙儿都有干粮,干脆小鱼熬个一个鱼汤,大鱼剖开烤了吧。

说干就干,商队的人都任她差遣,大釜熬起,外边的火堆架上,草鱼剖成两半腌制完毕,三十多驾马车,加起来五六十号人,跟从前一个人开店的供应量也差不多。

如今天色渐晚,天气难得的晴朗,没有阴天,看来是不会下雨了。

饭菜香浓,天边已经出现了一抹红霞,湖边的夕阳分外的美丽,宛如山间枫叶,层层浸染,红橙交织,霞光无边绚丽。

商队众人都放松下来,连续赶了一个月的路,如今路程过半,看着湖边美不胜收的云霞,闻着饭菜的香气,是这旅途之中难能的悠闲时光。

这渔村算是靠湖吃湖,渔人们每天打上一篓鱼,便是一日的饭菜了,小渔村里突然来了如此庞大的商队,也算是来客了,何况乾元那边,也给村中交了些许银两,算是暂住借住费。

“还有四五日便到了朴勾城,出朴勾便是到了幽州,幽州人杰地灵,倒是比云州更繁华一些。”

“距离鄞州花船会也不过是月余的日子,不知今年,是哪家布庄拔得头筹,又是有什么新布料。”

“哈哈哈,去年的花魁榜首,好像是百花楼的菡萏姑娘,那一身的流光缎裁制的新衣,流光溢彩,实非寻常。”

“倒是希望能提前些日子到鄞州,不然晚去了几天,那些个客栈,只怕是要涨价上天,去的早些,我们尽可租个院子,这么多人算下来,倒是比住客栈划算多了。”

鱼汤在熬,洛素指挥着一群人开始烤鱼,刮鳞剖肚,简单用山姜与野葱去腥腌制,架上火,一人手里拿两串开烤。

旅途之上,一切从简,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调味料,有盐就不错了。

大家吃饭的装备也十分简单,木碗,竹筒,纷纷用来盛鱼汤。

奶白色的鱼汤,鱼肉软烂,刺都要炖的没了,野葱碎撒在其上,平添一份味美。

一人盛了一碗,或是半卧在马车,或是席地而坐,三三两两瘫在地上,身边大片的叶子上,放着烤好的烤鱼。

老吴抿了一口鱼汤,汤色奶白,淡淡的热乎气,鲜甜而浓,没有半分腥气,即便是只用盐调味,依旧是遮掩不住鲜鱼的美味。

小鱼的鱼肉嫩嫩的,几乎是入口即化,无比鲜滑,傍晚的风有些凉丝丝的,暖暖的鱼汤,再配上烤过热乎乎软软的干粮,吃下去踏实而舒坦。

烤鱼看着有些微焦,都是大家伙人手两串,自己烤的,都是行路人,烤肉的手艺还是有的,唯有不多的几只是洛素烤的,早已被一抢而空。

烤鱼用简单削成的树枝串成,鱼皮酥脆,露出的鱼肉已经是一片金黄。

老吴手中的这只便是如此,甚至金黄的烤鱼之上,撒了不知从何处弄来的野蒜和葱碎。

金黄与鲜绿交织,一看便是好生有食欲。

烤鱼的外皮酥脆,不经意的盐巴洒落,微微的咸味刚好。

焦黄的外皮口感酥脆,内里的鱼肉有些微烫,鱼骨大片,已经脆脆的,并不会耽误咬下鱼肉,鱼肉多汁,咸鲜嫩嫩,带着些微的蒜香辛气,实在是难得的美味!

看着天边的云霞变换,喝着鱼汤就干粮,吃着烤鱼唠闲嗑。

老吴第一次觉得,原来行商路上,也能过的如此美好。

“嗝儿~”

“老吴啊,你跟你说,就小吴这手艺,你不给他开个酒楼,纯属白瞎啊,行什么商,回鄞州,就老老实实开个小馆,日后我们这些人去了,绝对光顾啊!”

“是啊!小吴啊,行商啊四处奔波,若是有本事,老老实实的安个家立个业,比这强呐!”

“哎呀,想家了,也不知道婆娘孩子家里怎么样了。”

“家里老娘岁数大了,走完这一趟,安心在家陪陪老娘,不然每次出门啊,她天天在家烧香拜佛的,这把年纪了,就想着看着儿孙圆满。”

行商们慨叹着,乾元商队的人也是如此,大家或歪或坐,勾肩搭背挨着一起,

身为厨师,拥有吃完饭不干任何活的全力,洛素和老吴坐在一起,看着天边云霞变幻,感觉是这世界也难得的安逸。

纯天然的食材,无需多少调味,吃起来已经是原汁原味,鲜美至极。

眼看着天边的云霞逐渐消退,弯月已经出现在了天际,火堆燃烧,吹着凉凉的湖风烤火,倒是颇有些别样的意趣。

“轰隆隆——”

仿佛是刹那之间,天地变色。

原本还未消散的云霞,瞬间化作大团大团的乌云。

灰灰的,深沉的乌云遍布天际,大风陡然吹起,火堆中的火苗都被瞬间拉拔而起。

闪电划破天空,震耳欲聋。

一瞬之间,原本平静的湖面,电闪雷鸣,乌云遮蔽其上。

这是……什么情况?

霎时之间的风云突变,实在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要下雨了吧?这云梦湖的天象,当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快快,马车都拴好在篷布下边,咱们都去屋中挤一挤,看着架势,这雨不小啊。”

原本瘫在地上的大家一瞬之间都行动起来,收拾东西进屋,这天象看着,只怕是有大雨。

有人拿了火种,有人搬着木柴野草进屋。

老吴正要收拾着两人的东西进屋,却见洛素拿出了背篓,她正紧皱着眉头,看着天象变化。

什么情况?

小道长这动作……是有什么异样?

洛素紧紧盯着天上的变化,这天象突变,绝对不是自然变化,而是发生了什么。

她已经从中嗅出了非同寻常的气息。

“轰隆隆——”

黑云翻滚,雷声响破天际,只觉得耳膜都受到震颤。

这雷,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

好似毁天灭地,带着摧毁的气息。

“吼——”

“哞——”

宛如巨兽在咆哮,仿佛远在天际,又好似近在耳边。

“这是……什么都声音?”

“好像是老牛在叫?”

这声音是人们不曾听过的任何一种动物,乾元商队的领队陈先生也眉头紧锁,牛叫声,牛叫声。

陈先生曾听乾元的老人说过,有一种神兽的叫声,状似牛叫。

眼前这风云变幻,怕就是因为——

龙。

眼见着湖面翻腾,宛如掀起龙卷风,漩涡冲天而起,而那深深的漩涡之中,似乎隐藏着什么。

“老吴,这云梦湖,可还连接着什么水域?”

洛素突然发问,老吴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乾元商队的陈先生已经开口。

“云梦湖连接灵州幽州两地,跨过幽州的水域,连同幽澜江,便到了陈州的东海入海口。”

洛素看着那云梦湖漩涡中的龙形身影,再看着天际之上只增不减的无边雷云。

她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只怕是这云梦湖中修行的蛟,意欲化龙。

而今日,便是化龙之雷劫!

这时它从蛟化龙的第一道大关!

云梦湖的水灵之气已经四溢,渔村这边,已经下起了蒙蒙细雨。

水汽氤氲,让人看不真实。

“轰隆——”

深紫色的雷霆划破天际,稳准狠地劈到那湖中的漩涡中。

“吼吼吼——哞——”

那蛟好似有些吃痛,发出一声威势巨大的叫声。

雷霆窜动,闪电接连不断。

一道接一道,那湖中已经泛起了无边水汽,让人愈发看不清晰。

由蛟化龙,相当于物种蜕变,生命层次直接提升到另一个级别。

但这一关,不好过。

所谓走江为蛟,入海化龙。

这蛟经历雷劫之后,还要由这云梦湖一路入海,才可最终化龙。

但现在的问题是,天公不作美,雷劫威力无边,威压惊人。

它真的能够化龙成功吗?

雷霆不断闪烁落下,云梦湖上,激起无边水花。

洛素的耳中,雷霆之声越大,那蛟龙的气息已经渐渐减弱,甚至吼声都有些有气无力。

眼看着天空之上的滚滚雷云,依旧蓄势待发,无穷无尽,云梦湖上的水汽不断外泄,雨势加大。

那蛟在不断地利用云梦湖的水灵之气对抗雷霆,但此时,似乎已经是遍体鳞伤。

又是一道惶惶雷霆直冲而下,带着无边伟力,没有一丝感情劈向湖中漩涡。

只见那蛟龙冲天而起,它蓄势已久,希望以此雷铸就龙身。

“吼吼——”

陈先生和老吴站在洛素的身侧,他们的眼中,那无边的磅礴水汽之中,一道龙形虚影冲天而起,耳边龙吟声阵阵,给人不真实之感。

成功了吗?

洛素的手紧捏着。

“轰隆隆——”

又是无比粗壮的雷霆毫不客气地劈向龙身,甚至雷云之中,还有更重的正在酝酿!

那蛟被这接连更重的雷霆打在身上,发出痛苦的哀声,它真的,支撑不住了。

“吼——”

天道无情,如此不公!

修行八百载,这已是它第二次化龙失败。

为何,为何这般难?

旧伤复新伤,今次之后,它只怕再无机会化龙。

蛟龙身躯已经支撑不住雷霆的轰击,重重地摔在湖上,溅起无边水花。

雨势瞬间加大,倾盆大雨,轰然而下。

无边雨幕之中,只有仿佛牛叫的嘶吼隐隐传来,悲泣不成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