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29章 阴阳术士27

第129章 阴阳术士2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坐在马车里, 老吴守在马车外。www.zuowenbolan.com

他们已经从小有清虚天回到了现世。

离开小有清虚天之前,白泽问了她一句话。

“您觉得,您是什么人?”

这句话问的让洛素摸不着头脑。

我是什么人?

你说的是原身, 还是说,她自己本身?

如果问的是原身, 那连她也不知道。

若是问洛素自己,她不过是个穿梭于无尽世界之中,完成委托人心愿的执行者罢了。

尽管洛素不过是一个刚刚入行,这才进行了第三次委托的新人, 但那些在无尽世界,平行空间中闪耀着名声的先辈, 她也是曾听说过的。

“我说的是您, 而不是您更替过得这些躯壳。”

白泽面带笑意地说着。

洛素心中陡然一惊,她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白泽。

他究竟知道些什么?

这个世界, 并不是普通的世界,对吗?

白泽能够直接看出她并非这具身体的本人, 那么这个问题直指的, 就是洛素自己本身。

心中呼唤着系统, 始终没有消息。

自从进入到这个世界, 一切便已经失灵,系统根本联络不上, 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洛素心中组织着语言,可白泽通晓万物,会不知她心中的想法吗?

最终如实回答出她内心最本真的想法。

“我不过是个过路人,茫茫人生之中,替他们走过一段时光的过路人。”

白泽笑了笑, 不知道是赞同还是不赞同。

送他们离去之前,白泽说了一句话,洛素却并没有听清楚。

即便是此刻冥思苦想,仍然想不出来。

白泽知道她的身份,知道她并非这个世界之人,请她前去“做客”,是想见一见她这位异世界的天外来客,还是其他什么意思?

洛素不知道自己对于此界而言,应该是一颗误入世界的“虫子bug”,还是这个世界的“杀毒软件”,但至今,她似乎都没有遭遇过多少恶意。

乃至如白泽这般的存在,一口一个“您”,洛素自认为自己从小生长在红旗下,根苗正红的好青年一枚,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出身什么一切不知,难不成还和自己在原世界的身份有关吗?

还是说作为“快穿者,执行者”而被这些世界所在的大能而关注到?

洛素只觉得如今事情愈发不简单,但直觉告诉她,她离真相已经不远了。

她心中隐隐有了预感,也许在这个世界结束的那一刻,她便可以知道很多遮掩之下的真实。

天色亮了,洛素看着老吴的脸色红润许多,整体精神气都上了一个台阶,原本斑白的头发,都有些渐黑的架势。

这是……在小有清虚天中,喝的饕餮熬的那锅汤的效果?

给老吴的那一小杯,只怕药力已经稀释过了无数,但依然会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的躯体。

好在如今看着也算不得太明显,估计更多的药性积蓄在体内,不断改善老吴的身体。

老吴这么多年行商下来,走南闯北的,身体看着没大事,但实际上小伤暗伤不少。

如今这一遭,也算是因祸得福,这一小碗汤下去,估计好了个完完全全。

在幽州之后的路途之上,一路平静,半个多月,再无半点怪事。

即使这应该是常态,老吴与洛素还有些不习惯。

赶在鄞州的花船会之前,他们跟随着乾元商队,终于抵达。

与此同时,来自中州多宝斋的进货商队,也刚刚抵达鄞州。

远远地看见了鄞州城的城墙,老吴这一路上悬着的心,胸口的大石终于落了地。

到家了啊。

他这一次外出行商半年有余,历经艰难,小命差点丢了几次。

如今看见鄞州的城墙,还没到家门口,心中已经是无比的亲切激动。

“小道长,先前在驿站已经传了信回鄞州,如今回来的时间跟传给家里的相差不多,相比家里应该做好了准备。”

在鄞州城外,还没有进城的时候,大家便纷纷拉开了帘子,互相招呼一声,等进了城,就各自分散找地方,两个月同行之后,下一次再见面,便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时何地了。

跟着乾元商队一并交了钱进城,各自道一声珍重,马车四散,老吴放缓了速度,“回家喽。”

洛素掀开了马车的帘布,手中颠着几枚铜钱,好似随时都要起卦。

鄞州城的街道人流如织,叫卖声,吆喝声不绝于耳,守城的将士们脊背挺直,严肃地扫视每一个来客。

大道平坦宽直,两架马车并驾齐驱,旁边还走着人,也并不觉得拥挤。

洛素看着,只觉得鄞州州城,比起之前待过的云州,鲜活气,年轻气更足一些。

“我家在昌化坊,不过这个时候,估计夫人还在铺子上,这马车是个累赘,还是先赶回家,给家里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老吴笑说着,离家越近,越是归心似箭。

也不知道孙媳妇生了没,他这一次路途之上,可就指望着回家抱重孙子重孙女呢。

家中双亲已经离世,这一次行商结束,他五十多岁,也是个四世同堂的老头了,还出去走什么,老实在家含饴弄孙喽。

一块走了两个月,别说是老吴的家人,就连老吴的八辈祖宗,洛素都快记得一清二楚了。

七大姑八大姨大舅子小侄子,这个世交,那个对家的,即使她没去过鄞州,现在对于鄞州城的各家布庄都了如指掌了。

有老吴这个话痨在旁,路上两个月,翻来覆去的说,是个人也都记得清清楚楚了。

老吴家中人口不多,他们鄞州倒不是女子为尊,只是丝织之业,多得依靠女子,连带着女子的地位不断提升,再加上如今鄞州太守是一位雷厉风行的女太守,鄞州女子的地位现在隐隐压过了男子一头。

老吴有一子一女,连起来就是一个好字。

女儿已经嫁为人妇,如今孙女都快要及笄了。

老吴的儿子比女儿大上几岁,如今老吴的孙子都娶了妻,他等着抱重孙呢。

老吴的儿子脾气和他相似,很是和气,也没脾气,娶了个厉害媳妇管家,女主外,男主内,没什么大能耐,老老实实,看着家里的这些铺子做账,算账是一流。

至于经营交际,全都交给了老吴的夫人,和儿媳,乃至妹妹。

老吴的女儿嫁的是门当户对的另一户商家,相比于老吴家的布庄走量大多销,另一家主营的是裁缝铺子,量体裁衣,离得不远,甚至隔三差五就带着姑爷闺女回娘家,无非是添双碗筷的事。

这在鄞州,委实再正常不过了。

之前途径驿站之时,老吴便寄了信回家。

老吴已经在信中告知家中,他此次路途之上,遇见了一位无父无母的小女孩,无地可去,便来家中暂住一段时间。

老吴觉得,比起救了命的小道士,还是半路捡到的小女孩,更令家人放心一些。

洛素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每一段旅途都有终点,但她的旅途终点,显然不是在鄞州。

马车交错而过,对面的马车中人似乎也正掀开了车帘,露出脑袋,看向外边。

两双美眸相对,宛若电光火石,心有灵犀。

她是我要找的人!

这是很难形容的一种感觉。

像是两个飘摇已久的,游离在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的相遇。

宛若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有着分外的亲切之感。

洛素记下了那张面庞与马车的装饰,那对面的女子正张着嘴,正想要说什么,但是马车已经渐行渐远。

洛素看着马车,上有标志。

一个“寶”字格外显眼,来自京城多宝斋,里面那人的身份已经不由分说。

正是穿越女,宁蓁!

洛素手中把玩的铜钱飞掷而出,宁蓁一手接住。

虽然不解其意,但是也许有这枚铜钱,对方就能找到自己。

虽然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但宁蓁觉得,自己也许遇见了同类。

这次跟随三皇子来到鄞州,乃是剧情设定中,多宝斋要前来鄞州收取最新一年的时兴布料,并凭借现代的服装设计,带起大乾王朝新一年的流行趋势。

而三皇子要在暗中调查某项贪赃枉法的案件,不便与人知,借着多宝斋的车队来此,并在种种事件之中,与“宁蓁”这个女主定情。

宁蓁身为大“女主”,还要在鄞州开拓新地图,多宝斋开设分店。

此刻她的心下有些雀跃,对方是那小说中从未出现的人物,她是否终于迎来了转机?

老吴的马车转道,他们马上就要到家了。

“小道长,转过弯马上就要到家了,收拾一下准备下车喽。”

老吴的说话的语调都有些上扬。

要到家了,他要看看闺女最近如何,傻儿子活干的怎么样,夫人可是清减了,孙子孙媳妇可还好,外孙女的婚事可是定下了?家里的生意如何?

马车忽然停住,洛素心知,想来是已经到了地方。

那守着门的家仆已经注意到了一架马车停在院门之前,想着前些日子老爷传信回来说,快要到家了,这几日夫人少爷还念叨着,莫非是老爷?

他试探地叫了一声:“可是老爷回来了?”

老吴哈哈大笑:“来福,你家老爷我可算是到家了。”

洛素从马车上下来,打量着面前的吴宅。

嚯,这个老吴,藏的够深。

老吴这身家,放在鄞州州城,也说得上号吧?

这院子看着不是很大,但是洛素的目光之下,宝光蕴华,乃是大富藏金之格局,虽财不外露,但底蕴积蓄必定十分深厚。

那名叫来福的仆人看马车上来下来一个年轻的少年,心下一愣,又撵着底下的仆人下去喊人。

马车被仆人赶走,老吴和洛素一人背了个背篓,走进了吴宅的大门。

“回来了?”宅内走出一位妇人,她头戴额抹,穿着长衣长裤,脸上的皱纹并不显得老态,甚至增添了几分风韵,身材有些圆润,看着便是个和气的性子。

看了看老吴,洛素了然,想必这就是老吴的夫人刘氏了。

“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连你外孙女嫁人都见不着了?”

那妇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老吴,看也没怎么瘦,反倒样子似乎年轻了些,心中微微放下。

老吴讪笑,他这次阴差阳错,走的确实时间长了一点。

那妇人这才注意到老吴身边的洛素,赶路有些灰扑扑的小脸,身材瘦小,皮肤微黑,明明是个女娃,却看起来更个小子一般。

“带着人回来呢,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进屋,热水备好了,快去沐浴洗刷一番,臭死了,离孙儿远着些。”

洛素也被安排进了卧房,浴桶已经备好,水是温的,甚至旁边已经准备好了不同尺寸的新衣服。

那婢女询问过洛素不需要服侍之后便出门等待。

这一路赶路,能够在客栈驿站用热水擦擦身体,沐浴要等到十天半个月一回,好在洛素此世界修行在身,身上的污浊也减少,不然可够她受得了。

沐浴完换了一身新衣服,这一路穿着男装,此刻忽然穿上襦裙,洛素都有些不习惯了。

洛素还没推开门,便听到外面的声响。

老吴的夫人刘氏开口:“你莫要唬我,连自家儿子闺女你都不曾这般上过心,全权过问。”

“你在外行走二十年,这突然带回来一个十五六的女孩,当真不是你在外边下的崽?”

洛素耳力惊人,此刻听见门外的对话,不禁抽了抽嘴角。

她这是……被当成老吴的私生女了?

天降一爹?

不是,她怎么还成了崽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