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30章 阴阳术士28

第130章 阴阳术士2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种尴尬的时刻, 她必然是不可能出去的。www.xiashucom.com

仰头望天,还是算一算那枚丢出去的铜钱位置吧。

伺机而动,洛素想要见一见这位“老乡”, 看看对方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是想要如她做的那般,于这异界之中建功立业, 创下自己的偌大一番事业,走向人生巅峰,还是另有想法?

“我出门在外,怎的会有这些个心思, 这些年如何,瞧你这想哪去了, 这姑娘不是一般人, 你就当我们多了个干闺女吧。这要是我的亲闺女,还下崽儿, 我哪有这般本事啊!”

“总之,我这次外出历经万难, 若非依靠着这姑娘, 能不能活着回来见你们都没准儿呢。”

老吴哭笑不得, 哪里会晓得之前往家里寄的一封信, 居然会引发家里人都如此揣测。

可洛素的真实身份,他自然也不可能全盘告知, 就像两人一路之上,多经历的这些事件一样,踏踏实实的藏在心底就好。

听见老吴的如此说辞与脸上的正色,多年夫妻,刘氏也察觉到了他的意思,这姑娘, 怕不是一般人。

“嗤,你要是真带个私生子私生女回来,那倒才真长了本事。”

刘氏笑骂一句,施施然走出,今日老吴回来,已经去通知了闺女姑爷,还有在铺子上的儿子儿媳,回来吃个团圆饭。

洛素手持铜钱,先前掷出的那一枚,牵引了一丝灵机,如今心神体会牵连之下,便可感受到大体的位置。

老吴的家大概位于这鄞州城的城东,而那铜钱大致的位置,却在西边,她还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前去合适一些。

又过了半晌儿,好似才沐浴完毕,洛素才推开门,老吴就在外边的廊道之上,正和一个像是管家的人说着什么。

见洛素出来,换了一身襦裙,老吴不由啧啧赞叹:“要我说,小姑娘还是穿的鲜艳一些,你在鄞州都待些时日,好生玩耍玩耍。”

走了一路两个月,洛素平日一身小子装扮,身上赶路灰扑扑的,又为了可以掩盖女性特征,装作个假小子。

今日这沐浴之后,水灵灵的小姑娘一出来,老吴都有些不习惯了。

出门行商半年的老爷回家,吴宅喜气洋洋,后厨预备着晚膳,家仆们倒是很有规矩,只是洛素路过之时,实在难掩好奇,这老爷出门带回来的这位表小姐,究竟是何人?

老吴与夫人刘氏商议过后,给洛素安上了一个身份,是老吴早年在外行商的老兄弟留下的独女,老吴前去探望之时,发现兄弟已逝,只留了一介小女艰难求生,小姑娘如今孤身一人,便由老吴接到家中,做一位暂时客居的表小姐。

坐在小花园内,吴宅内有没有什么大事,甚至不少家仆都凑了过来,老吴此刻正口若悬河地讲述路上的趣事。

就连夫人刘氏也在认真听着,这世道对于女子仍是不易,刘氏本身已经算得上是见过些世面的女子,可也不过走过三州之地,还是年轻之时,近些年也就是去几次鄞州底下的小城巡视自家布庄。

不少女子成婚之后便盯着家长里短,琐碎事务,陷于后宅之中,但若是有能力,怎不想走遍这天下大好河山?

“少爷,少夫人,大小姐,姑爷,萱姑娘都回来了。”

有仆人来报,老吴的儿子闺女,还有孙子一家都回来了。

虽然不算大家族,但这算一算,连带着老吴和夫人,再加上洛素,一共便是十个人了。

虽然有着分桌而食的规矩,但老吴家似乎并不介意,毕竟一定就这么点子人,一大家子其乐融融聚在一起,岂不比分分散散开来要好上许多?

老吴为洛素一一介绍着,老吴的儿女都三十余岁,陡然间自家老爹带回来一位干妹妹,年龄跟他们的儿子女儿都差不多大,委实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招呼她该吃吃,该喝喝,让自家儿女见过这位“小姑姑”。

吃过了晚膳,洛素熟悉了一下老吴家中的方位格局,手中抛着铜钱,老吴和家人待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她还是不去打扰了。

先前老吴已经给家里的人都打好了招呼,表小姐做什么都无需管,让她自去就是。

因此洛素光明正大地出了门,这天色不算太晚,街上仍有不少人来,她混迹于人流中,朝着铜钱牵引的方向走去。

城西,这一片明显人渐少,看着都是高门大院,洛素不禁皱了皱眉头,这高门大户,家家户户有着仆人看守,现在街上乱晃的,也许都会被人家当成可疑人士。

好在洛素出门倒是一身襦裙,随意插了一只簪子,身上的襦裙也是上好的绫罗,面目白皙,看上去倒是哪家跑出来玩的小娘子。

宁蓁待在一处宅院之中。

这是多宝斋提前出发来到鄞州的管事购置的宅院,她瞧着这雕梁画栋,心中讥笑,这帮人,真的当她是傻子不成?

这鄞州州城西边的大宅,可个个都是有主的,此处定然是不知被哪位豪商敬献给了三皇子,又辗转特意给到她手上。

鄞州城外,三皇子跟她分出两队,说是避免查案牵连到她。

可若是不出她的意外,这宅子周边两家,恐怕都是三皇子的人在紧盯着她,还有其他几位吧?

那书中的剧情走的看似人人臣服在女主宁蓁的罗裙之下,可宁蓁自己心里清楚,何尝不是烈火烹油?

这花团锦簇之下,暗中的刀光剑影从来不少。

那枚铜钱被她藏在衣袖之中,说是高门贵女,一介女豪商,可身边她连个能够绝对信任之人都没有,可不可笑。

说到底,是它她这来自异世界的灵魂,对着这个世界有着本能的不信任。

下一次剧情,便是在那花船会,她为三皇子遮掩身份,宁蓁想了想,其他时间一向是随她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必须主动出击。

否则待在这宅院中,那人就算是想找自己,也不容易。

宁蓁收拾了一个包袱,直接招呼了她带来鄞州的多宝斋管事,“这几日我们出去住,好好看着这鄞州城,什么地方的铺子比较好。”

她带着人,提了个随身的包袱出门,似乎随意选了个方向,看了家客栈的牌子,便直接进去要了两间上房。

进入房间,宁蓁打开窗户,看见楼下身穿襦裙的年轻女子抬头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入了一家布庄。

尽管那人与那惊鸿一瞥时的面貌似乎并不相同,但宁蓁确认,就是她。

对方在布庄,这是让自己下去见面的意思吗?

宁蓁正有些忧愁,她这一出了宅院,只怕在外盯着她的人仍旧有一些,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

她打开包裹,却发现里面不知何时夹了一张小纸条。

“今夜十二点,房中见。”

落款处是一枚铜钱。

宁蓁一喜,这是那人给她的?也不知是何时放进来的。

看着说话留言的口气,明显是现代人,看来真的是遇见老乡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今晚要怎么过来?

宁蓁正准备要将那纸条就着烛火点燃,却见纸条上的字迹逐渐消失,纸条也变成了一片树叶,平平无奇。

她有些惊愕,若非是亲眼所见,绝对令人难以置信,这便是那人的手段吗?

宁蓁心下又惊又喜,对方有这等本事,显然比自己在这个世界深入得多,那么,有没有可能找到回家之路呢?

一想到今晚的见面,她甚至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只是强烈压制住心下的兴奋,不能被人看了出来。

洛素确认了宁蓁的位置之后,就走进了布庄,在城西的高宅之外,她眼睁睁地看着宁蓁出现,却没有主动靠近,而是不经意地跟随。

在她的视角之下,起码有两三伙人在盯着宁蓁,啧啧,看来自己的这位老乡,在这大乾王朝混的可真“不错”呢!

她顺手摘了片叶子施法传信,自从出了小有清虚天,她自觉功力大进,如今已经完全可以神魂离体出窍了,当初在五方镇灵山三阳观之上,学习的那些法术,如今也是会了大半,施展起来信手拈来。

白日人多眼杂,她并不方便与宁蓁近身。

夜半三更,月色如水,凉风悠悠。

宁蓁看着房中唯一的一盏烛火,她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伴随着更夫悠长的梆子与打更声,宁蓁看着那烛火突然窜起,房中的矮凳之上,多出了一道虚虚实实的人影。

她猛地坐起来,看向逐渐凝实的人影。

“老乡,你好。”

今日十五,宜会亲友,秉烛夜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