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38章 阴阳术士36

第138章 阴阳术士3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萱姐儿听着洛素的话, 若有所思。www.zhongqiuzuowen.com

回到家后,她向母亲与外祖母阐明自己目前并不想成婚。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母亲与外祖母似乎平和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什么也没有说。

“既然如此,那明天就跟着到布庄上来。不嫁人, 总要学些东西。”

老吴很疑惑,洛素究竟对萱姐儿说了什么?

洛素摊了摊手,我只是告诉她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的路而已。

倒是你, 萱姐儿和那书生的事情很可能没有瞒住夫人和女儿,她们好像都知道了。

老吴“哎呀”一声, “我可没有说, 夫人怎么会知道呢?”

洛素挑了挑眉,就你这两天这是心魂不舍的样子, 再加上萱姐儿自身的表现,足够你的夫人刘氏去调查一些什么了。

在萱姐儿及笄之前, 刘氏还有老吴的女儿带着两人一起去采购一些首饰。

不知为何, 走着走着就到了东城的地界。

“好你个严书生!狗屁不是的东西, 你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家女儿等了你三年, 三年了,多少人来提亲, 我都没有答应,就是为了等你,你倒好带了个小贱蹄子回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你置于何地?”

“好个不老实的穷书生,有着未婚妻还来勾引别人家的媳妇!再来我勾引我家婆娘, 你小子就等死吧!”

周边有不少人在围观,还有人绘声绘色的讲述:“这严书生是东城地界的一个穷书生,看着人模狗样的,勾搭了几个小娘子不说,连隔壁王二狗家的媳妇儿都勾搭上了,长得一般小白脸油嘴滑舌的,他还有着未婚妻呢,都为了他科考,未婚妻家里不知变卖了多少东西,为他凑作了盘缠,好个不知廉耻,见色忘义的男人!”

几人看了一会儿热闹,萱姐儿的母亲与外祖母刘氏还点评了一阵。“这男子好生没有作为,不过是仗着自己的一双好脸,还能会说话,骗了些天真年轻的小娘子罢了,满口谎言,只会说些好听的,没有一句真话,好在被人发现的早,这种人便是日后成婚,也是如此,本性难改。”

还有几位娘子的哥哥弟弟,几个男人正在暴揍,那严书生被打的抱头鼠窜,跪地求饶。哪里有半点青衣书生的模样了?

萱姐儿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听着母亲与外祖母分析这种男子的特征。

“听闻多宝斋,要在鄞州城开设分店,也不知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好玩的故事,好像见识见识。”

旁边走过一队小姐妹说着,忽然刹住了话题,刘氏与萱姐儿的母亲又开始转移了话题,顺便说到了多宝斋的身上。

在外边逛了一圈,又买了一些东西回了家,第二日便是萱姐儿的及笄之礼了。

而此时洛素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行装,宁蓁已经来到了吴宅。

老吴已经为她们俩准备好了一驾马车。

相比于老吴与洛素两个月以来行程所坐的那驾随便买的普通马车,眼前的这架马车无疑是高大上特制版。

老吴甚至高价买了千里马,日行千里,疾如闪电。

老吴从来没有问过洛素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个女子是什么人?有些事他不需要全部都知道。

参加完了萱姐儿的及笄之礼,第二日,洛素便启程告别。

老吴满怀不舍,人生总有离别,下一次见到小道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这一次洛素与宁蓁的出发可比之前与老吴在一起时,准备的东西多多了,当然,基本上都是老吴准备的。

他简直是恨不得能把所有能用上的东西都给准备了,衣食住行一应俱全。

马车内里的空间十分宽阔,洛素除了一个背篓之外,剩下的东西都是老吴给塞满的。宁蓁并不会赶车,因此这一路之上,大部分的时间都需要洛素前来赶车。

宁蓁身上的一体双魂已经渐渐分离,那个冷漠的女子形象已经不断的浅淡,而她本人的面貌不断清晰,甚至明显感觉得到,宁蓁自己正在掌握着这句身体,而这句身体的面容,正在向着她自己前世本身的面貌不断发展。

两个人虽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洛素隐隐有所猜测,这一切似乎都与她有关。

正是她的插手让宁蓁不再受所谓的剧情意志的控制。

自从宁蓁待在他的身边之后,那所谓的剧情一直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知道是惧怕还是如何。

宁蓁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反正只是要和自己的老乡姐妹待在一起。在这个世界里,她举目无亲什么都不知道,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这位老乡姐妹,同是天涯穿越人,不靠你我靠谁呀?

而洛素已经早早定下了此行的目的地,陈州,东海。

老吴已经把他去过陈州的经历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讲了无数次。

这个世界的海,也不知道和现代的大海,有什么不同?

起码,海边的垃圾,会少很多吧?

洛素记得《神异录》书上的记载:“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以她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与经历这些事件以来的经验,这个记载就是真的,只是,她们真的能够遇见仙吗?

带着整整一马车的补给,洛素与宁蓁上路了,这一次是两个女子的旅程,老吴依依不舍的摆手,萱姐儿也是如此,等与小姑姑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应该已经找到自己的路了吧?

看着洛素赶着马车渐行渐远,老吴心中怅然若失。

他知道小道长不是普通人,这片天地也束缚不住小道长。

想着两个月以来,一路行走的经历,老吴不禁想象,此去陈州小道长又会遇见什么?

他们又会遇见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老吴老了,走不动了,希望能在他离开之前,见到小道长的回归,为他讲一讲,这么多年,她都又经历了什么?

宁蓁早已在洛素的帮助之下,改容换貌,变了另一番模样,两个人带着官牒,并没有遭到阻拦,两个人虽然是一身男子的打扮,那守城的侍卫眼睛倒是尖利的很,让人不禁多打量了几眼,不过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鄞州都女镖头,行商可都是不少。

陈州与鄞州相隔不远,一路向东而行,便到了陈州地界。

宁蓁离开了京城,暂时又摆脱了剧情意志的束缚,对于周遭的一切都很是好奇,现在很是有点儿两姐妹一起房车穷游异世界的感觉。

因为宁蓁不不会赶马车,所以这几天一直都是由洛素来负责赶车,宁蓁很不好意思让这洛素教给她,学了几日逐渐上手,只是洛素实在是不信任她的技术。每日给他一段时间让她来驾驭,逐渐的练习。

不知道是不是老吴不在的原因,两人这一路之上都可以说是一帆风顺。

洛素居然有点不适应了,居然什么都没有遇到?

陈州临海,但并不是陈州所有的城池都挨着海,陈州州城就位于东海之滨。

两个人先是到了陈州的州城打听了一番消息。这个季节要出海,基本只能靠着一些大海商的海船了。

而其中最可靠的一家就是洛素的老朋友——乾元商队了。

洛素倒是没想到,乾元商队在陆路上行商,居然海商线路也开拓许久。

两个人来到了乾元商队在陈州州城的驻点,正准备打听一下可是有最近出海的海船。

这才踏进门,宁蓁便和人撞了个正着,可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前往鄞州路途之上搭伴,那一只乾元商队的领头人陈先生。

你说这可不是巧了。

在这异地他乡又见到了个熟人,可不得叙叙旧?

陈先生有些意外,这吴小哥哦不应该叫吴小娘子,怎的是一个人来到了陈州?身边还带着另一个小娘子,那为老吴可哪去了?

听闻两人要出海,陈先生挑了挑眉,乾元确实最近有出海的商船。,看来这位吴小娘子,与他和乾元还挺有缘分。

陈先生知道,这位吴小娘子并非常人,他有心想要不收两人的船费,毕竟万一在海上真的遇见了什么的时候,也许还要靠着这位吴小娘子出手。

洛素没有接受,一码归一码,若是真遇到什么要紧的,她会尽量出手,但也不能白搭了人家的海船。

自己交了钱上船再出手,那是属于情分,可若是没交钱,这等于是当了人家的打手,就是义务了。

陈先生说陈州本就是他老家,在前往鄞州进了货之后他便带着商队回到了陈州。

乾元商队这一边就有固定的客舍,陈先生邀请两人暂住在此。洛素没有拒绝,人生地不熟,陈先生这人一路相处也是正派,住在这里,两个女子总算是能放心些,马车放在此地也出不了什么差错。

陈州城临海,因此这风吹过脸颊的时候,都觉着有一股湿润的海腥气,宁蓁大呼这里的气候湿度极高,她感觉自己的皮肤湿润许多,这里的居民身上大多带了点海腥气,到也说不上难闻,只是外地人来此难免不习惯。

乾元商队的海船出发的日期是在七日之后,这段时间两人都住在乾元商队的客舍中,因为有着陈先生的照料,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左右无事,就在陈州城走一走,这边的特色饰品很多,小贝壳,小海螺串成的,各色珍珠,让宁蓁都挑花了眼。

除了洛素与宁蓁两人之外,乾元商队的海船还搭乘了不少人。

大都是在海上行商之人,简称海商,他们穿行于各个东海上的岛屿之间,亦或是将陆地上的货物带到各个小岛上,再将小岛上的特产带回,倒买倒卖,发家致富。

当然了,这其实就跟老吴差不多,就是大海上的行商吗,只不过,比起老吴在各个州之间穿梭,海商们受到的生命威胁更多。

大海变幻莫测,也许上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电闪雷鸣,碰见了暴风雨,亦或是海兽,有多少人葬身鱼腹。

眼看着就要到了跟随乾元的海船出海的时候,两人拾辍着东西,倒是没有什么大件,最大件的东西,就是这一辆老吴特别定制的马车了。

马车内的空间极大,洛素与宁蓁两个人躺下也是绰绰有余,老吴又弄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装置,防震减震,行路如履平地,车内还有各种收纳空间,装了一堆东西,堪称古代豪华版房车。这两人出海去了,马车自然是不可能带到商船上的,想了又想,只能留在客舍,花了钱财,请客舍的人帮忙看顾马车,照料马儿,等两人从海上回归,还得继续用这架马车上路呢。

登船了,相比于其他海商的大包小包,洛素与宁蓁更像是前来旅游的人一样,洛素背着一个背篓,宁蓁也差不多,自从发现洛素走到哪里都是一个背篓在身之后,她发现背篓真是个好东西,什么东西都能往里塞,带了几身衣服,银子。

海上枯燥,吃的有大部分都是当天打上来的鱼类,宁蓁本想着是不是也要弄些果干儿蜜饯之类的好补充维生素,毕竟前世历史书上,可是看过败血病相关的案例的。

后来陈先生告诉她们,东海之上有着不少的小岛,他们已经有着完整的海图,可以到地方进行补给,因此海船之上基本上带的都是一个月左右的物资,一个月之内怎么地也能到达两处或者三处的岛屿补给点。

这下两人才放下心来,不过两个人去仍然是准备了一些果干蜜饯之类的零食。为了防止枯燥又买了些话本子和书籍,总得找些事做吧,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只能看看闲书打发时间了。

乾元商队的海船极大,不过船舱也各有不同,拖着陈先生的关系,两个人自然是拿了最好的舱位甲等仓,而除了甲等之外还有乙等丙等,这都是相对差一些的舱位了。

陈先生这一次也随着海船走,所以告诉洛素宁蓁两个人尽可放心,有什么事只管找他,洛素心想,这一次多多少少欠下了陈先生一些人情。

大海苍茫,一望无际。

洛素与宁蓁住在一处甲等舱里。说是甲等舱,可不过是普普通通罢了。

一张床榻,桌子椅子以及一个小柜子,连甲等舱客房都是如此的逼仄,不知道那乙等丙等究竟是何等模样呢?

陈先生说这由于本身海船就是货船的原因,大部分的空间都用来运送货物,包括其他的海商,一般都是舍不得住在甲等舱房的,大多数住在乙等舱内,免得在丙等舱和一群不知来由的人在一起,很容易被人偷盗。

这是在海上航行的第七日,洛素与宁蓁渐渐的与这些船员也慢慢熟悉过来,还有认识了一些同样住在甲等舱的其他海商。

因为陈先生打过招呼,说这二位是自家亲戚,船上的船员们对他们两个都极为客气。

两个人站在甲板上,咸湿的海风吹起两人的衣角。

除却刚上船那几日的新鲜,时间一长,这日子就有些枯燥了。

有人坐在船头吊起了一只大鱼,是一位垂髯老者。

看着这大鱼上钩,他捋了捋胡须,“贾四,且拿去烤了。”

这位老人算是乾元商队之人,他行走于海上多年,见过无数大风大浪。一生行走于海上,几乎是什么样的危难情况都见过,即便是如今年老体衰仍然留在这船上。

陈先生说这位老人姓袁,整艘船上最值钱的便是袁老的这颗脑子,于海上半生,他自言是半生蹉跎,困于这海上,可对于乾元商队来说,这位老人便是一位海上大百科全书。

如今袁老看着就像是一位闲散老人,坐在甲板上悠闲地钓鱼,他注意到洛素与宁蓁的目光,招呼了一声,洛素也对这位老人很感兴趣,两个人走到袁老的身侧,和他一起坐在甲板上。

袁老的钓鱼竿又垂了下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鱼儿上钩。

一轮弯月高挂于夜幕之上。

月色粼粼,大海与黑夜交映,一片沉寂。

袁老打量着两人:“你们两个看着可不像是海商,这跑海可是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上船容易下船难,两个小丫头,跑上船来是要做什么?”

洛素轻笑一声:“我们姐妹二人从未见过海,想亲自来看看。”

那袁老半信半疑,仔细打量两人一番:“你们是鄞州人?”

“正是。”宁蓁回答道。

“鄞州的女子呀,难怪难怪,我可不曾见过多少如你们这般的小姑娘。”袁老的身边放着酒壶,他倒了一杯,轻声叹道。

“我们听陈先生,您行走海上多年,可是有什么奇闻异事可与我姐妹二人讲讲?”

洛素提问道。

袁老眯着眼睛,“奇闻异事?这海上的奇闻,可多了去了,只怕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海上奇闻,倒是这些海上的人更值得说说。”

袁老叹了一句,“小姑娘,你也不用打哑谜,我看你,怕是要寻仙的吧?”

洛素微微一愣,这真是人老成精不成?

他怎么会知道两人是来海上寻仙的?

袁老似乎看出了两人的疑惑,他解释道:“这船上的人,十之八九,多是跑海的,除却我们商船之人,那些个海商,都是来讨生活,言语之间,也多是交流此行,唯有你们两人,好似在这海上游玩一般。”

“您怎知我二人不是来这海上游玩?”宁蓁反问了一句。

袁老轻哼一声:“除了你们这些寻仙者,哪有人会来这海上游玩?也只有你们,才喜欢满哪打听这些个事由。跑海的人都是玩命的,哪有些闲情逸致来和我这糟老头子打听消息。”

“也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传闻都说着东海之上有仙山,我老袁这么多年也去了东海的不少岛屿,可至今没有见过一位仙人。”

“这些年仙人不曾见过,倒是见了不少求仙问道者。有人抛妻弃子,一心求仙,在这大海之上徜徉许久,有人孤寡一人,在这大海上遍寻一生,有人抱着雄心壮志,定要寻到仙岛......可终其一生,也未曾见过仙迹。”

“小姑娘,你说这世上的人究竟为何要寻仙呢?”

“仙又有什么好呢?”

袁老摇曳着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仙可长生不老,可永驻青春。”宁蓁抢答着。

袁老看了宁蓁一眼,“长生不老永驻青春,这不过是世人的想象罢了。你怎不知仙人也会死?仙人不过是会些许法术的平常人罢了。”

“这海上曾有一位人尽皆知的求仙者,他与他的妻子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可夫人重病而亡,这名求仙者不知从何处听闻,仙人有起死回生之能,便带着自己妻子的骸骨登船,变卖家产,终其一生,于这海上寻仙。”

“他寻到了吗?”宁蓁问道。

袁老沉默半晌儿,“没寻到,但是依旧在这大海之上飘摇求仙。”

“于我看来,求仙不过求的是一份幻想,求的是一份希冀,求的是自己不用沉沦于世俗红尘之中的一份心安理得罢了。”

老袁轻笑一声,给出了这样的一份答案。

说着说着,袁老突然打起了鼾声,有船员拿着毯子披在老人家的身上,似乎对于这种状况已经习以为常。

洛素与宁蓁对视一眼,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嘛。

粼粼月光照射在大海之上,荡起波光,茫茫黑夜,沉寂无声。

“我还是挺相信仙人的。”宁蓁突然开口道。

儿时看的仙侠剧里面,仙人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变化多端。

曾几何时,自己铺着床单,伪装作一个仙女的模样,满怀希冀地,学着仙人的动作法术,妄想自己也能够御剑飞行,七十二变。

对于“仙”,有好奇,有敬畏,更多的是,对于那份自己想象中的无所不能的美好期待与向往。

海风吹起发丝,两人的耳边似乎传来了悠悠歌声。

那歌声似远似近,不知从何处传来,曼妙无比,带着别样的魅力。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美好,仿佛春风化雨,涤荡心神,令人不自觉地沉浸其中。

天籁之音,不外如是。

洛素面色一变,这大海之上,怎会有歌声?

宁蓁同样如此,两人回望,船员们已经是一派沉浸其中,被惑了心神的模样!

“这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吗?”宁蓁联想到了前世的传说。

洛素看着不远处人身鱼尾的美人们,冷静地回答:“更准确地说,是鲛人。”

这突如其来的鲛人们,是敌是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