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40章 阴阳术士38

第140章 阴阳术士3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要联系的不是别人, 正是送给她这枚鲛皇泪的龙女。www.kanshushen.com

这里是东海,她记得,那位龙女应该就是出身东海, 这属于她的地盘,只要联系到, 对方应该分秒之间就能赶到。

龙是统治这一方大海的至尊,鲛人是海族的一员,也是这东海龙宫下辖的子民。

洛素以心神之力探入这鲛人泪之中,不一会儿, 果真有了变化。

这鲛人泪直接化出了一面水镜,当初云梦湖上的那黄衣龙女, 直接出现在这水镜之中。

“人族女子, 许久不见,唤我何事?”她的头顶有着明显的犄角, 看到洛素,有些意外。

“许久未见, 冒昧联系您, 我如今身在东海, 发现了一些被拘禁的鲛人, 需要您的帮助。”

那龙女面色一变,“在哪?”

“东海, 星月岛,我在月岛边缘等您。”

水镜“唰”的一下消失,龙女似乎已经行动。

宁蓁留守在客栈,洛素留了一堆护身的手段和符纸给她。

这个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盯着两人,洛素直接翻窗户而出, 身形一动,消失在黑夜之中。

浪花翻滚,洛素站在月岛的海边,背篓在身,等待龙女的到来。

直到现在,洛素也不知道这位龙女的姓名,只知道她姓敖,名字不详。

狂风卷起巨浪,一道身影出现在洛素的眼前,正是那龙女。

龙女面色冷肃,见到洛素面色和缓了一些,但眼中满是冷意。

洛素也没有多说话,两人直接在这星月岛上穿行,洛素按照记忆,带着龙女来到那处地方。

“便是此处,拘禁鲛人的地方,就在此处地下。”

洛素本来没想好,两人要怎么进入那副岛主的地下密室,不过眼下看龙女几乎压抑不住怒火的样子,对方很可能没有这个耐心。

龙女神识直接穿透地表,手中一起,这处宅院似乎都与周围隔离开来,将此地直接镇封。

只见龙女一挥手,大风狂卷,这些建筑瞬间被掀翻而起,地面颤动,直接裂开。

隐藏于地底之中的一切黑暗都显露在明面上来。

此刻在地底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地面颤动还以为是发生了地动海啸,一个个都从下面跑了上来。

鲛人们面露悲泣之色,如今发生地动,他们岂不是直接要死在这里?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啊,死了只能不用再被这帮卑鄙的人类拿去做牟利的工具。

“可是发生了海啸,不然这星月岛怎么会地震?”有人大吼道。

“不知,岛主,如今外面狂风肆虐,好似真的是狂风暴雨来临,不是真的要海啸了?”

“报应啊,都是报应。”有人感受着不断震动的地面与不断席卷的狂风,面露绝望,这一定是他们的报应。

“狗屁的报应老子才不信,不过是刮起狂风,每一年这东海之上的狂风暴雨还少了吗?现在所有人马上回到地面,盯住那些鲛人一个都不许跑。”

地面上的宅院直接塌陷,龙女已经看到了那些鲛人的模样,这些大海之中的精灵,如今在这些人类的凌虐之下已经折磨的不像样子。

她们原本漂漂亮亮的,膨胀的大鱼尾已经变得扁平,身上的鳞片几乎消磨殆尽,血迹干涸,甚至露出鱼骨。

鲛人们精致的小脸上已经没有血色,只有无尽的泪痕。

她们被束缚着,被绑着,身体瘦削,身上满满都是斑斑的血痕。

她们的歌喉不再动听,声音嘶哑不堪,发出“嗬,嗬”的声音。

狂风更加猛烈,将这一切卷起,仿佛要扫荡这世间的一切不公,这世间的一切黑暗。

洛素站在一旁没有阻止龙女的动作,她知道龙女已经手下留情了,龙女封闭了这里的宅院,而周遭的其他一切百姓都恍若无闻,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

这些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人们,这星月的岛主,待在此的“大人物们”终于发现了异样,这一切似乎都由于此刻位于空中的两位女子,她们正在对着下方的宅院出手。

正因为如此,这宅院才会塌陷,才会有着狂风。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快停下,快停下?你是想害死所有人的命吗?”

龙女面色冷漠:“人?我不是人,我就是要害死你们这些所有人的命”

大量的海水直接涌入那地下。

蛟龙天生就有呼风唤雨之能,更别说如龙女这般纯正血脉,正统出身。

海水倒灌,那些小鲛人们奄奄一息,感受到这温和的海水,她们向空中看去。

“三殿下……是三殿下来了。”

“殿下来救我们了。”

这些被捆缚,被束缚着的鲛人们翻腾着,扭动着身躯。

终于,终于有同族来救他们了,终于找到他们了。

鲛人们身上的绳索,她们被所束缚的一切都应声而断。

她们躺在海水之中,似乎随着这海水的流动,鲛人们的身上的伤口也在不断的恢复。

海水是鲛人们生存的地方,所谓如鱼得水,一入了海,便是他们的地盘。

洛素看着鲛人们的伤口似乎在回复,想来是龙女在其中添加了什么灵药。

“不是人,不是人,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那星月岛的岛主十分惊恐,看着两人。

“你们是鲛人?不,不......”

龙女无心搭理他,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小鲛人们的伤势。

海水漫卷整个宅院,有人抱在大树上,有人抱着房梁,死死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鲛人们的伤是在不断的恢复,他们的大鱼尾伤势变好,逐渐闪耀出晶莹的光泽。

身上的种种伤痕也在不断的退却,洛素虽然不知道龙女究竟添加了什么东西,但一定是灵气十足的圣物。

“殿下,吾等谢过殿下。”

鲛人们虔诚的向着龙女行礼。

这宅院里的人类在不断的往外逃,可是每当触及门外之时,就好像碰到了什么屏障又被反弹回来,那门明明是开着的,可是宛如死死的撞上了一道墙,怎么出都出不去。

“你们......你们究竟对这里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们逃不掉?”

“逃?你们想往哪里逃?”

奄奄一息的小鲛人们,一个个慢慢的都精神起来,他她们的双手长出长尖利的指甲。

灵气涌动,伤势大好。

她们正看着自己复原如初的身体,然后转头看向了那些伤害她们的人类。

这个宅院表面上是这星月岛岛主所居之地,但实际上完全是为了遮掩他们引诱鲛人,猎捕鲛人所设立的。

“殿下,我们我们……”

海水已经淹没了整个宅院,但是那些人类似乎没有受到半点损害。

龙女看了洛素一眼,似乎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洛素转过身去,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一饮一啄,皆为天定。

做了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是谁。

倘若她今日出于人族的观念,护着自己这些所谓的‘同族’,那这样帮凶有何区别?

她从来不是一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人。

没有亲自动手,已经是洛素对这群恶人最大的仁慈。

“去吧,孩子们,去做你们想做的,我在这里看着你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龙女说着。

鲛人们们听了龙女的话,仿佛得了什么天大的指令,她们的指甲开始不断地生长,她们的嘴中长出尖利的牙齿,寒光四射。

她们一个个寻找着自己的仇人,那些逼迫着自己流眼泪的人,那些把她们浑身鞭打不成样子的人,那些杀掉她们同族兄弟姐妹的人,那是将她们的兄弟姐妹尸体熬成鲛人油贩卖出去的人,那是下陷阱引诱她们,来此抓捕她们的人......

海水倒灌,似乎要将这一切的罪恶掩埋。

风在怒吼,在咆哮,仿佛在诉说着鲛人们的压制许久的怨恨。

洛素只觉得怨气滔天,无边无际。

也不知过了多久,再无声息。

此地除了鲛人,龙女与洛素无一活口。

那地上的人类死相惨淡,他们有的被尖利的爪子刺穿,有的仿佛被撕咬过,有的被拿着武器直直地插入心脏,有的被鞭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些贪婪的人族是怎么对待鲛人如今又被一一奉还回去。

“谢过殿下救命之恩。”

“此生为殿下命是从。”

鲛人们扑棱着大鱼尾跪在地上,他们面向龙女,虔诚的低头。

龙女摇了摇头开口的:“你们该感谢的不是我,我也是得了人的消息才过来的,比起我,你们更该感谢这位人族姑娘,是她拯救了你们。”

鲛人们讶异的看着不远处的洛素。

居然是个人救了他们,是眼前的这个人类女子喊的殿下过来。

她们被贪婪的人族捕猎折磨,拘禁至今,不得超生。

可如今,救了他们的依旧是个人族。

鲛人们心中的滋味难言,一时之间该不知如何是好。

是这个人族救了他们没错,而这个人族也没有阻止他们去杀害那些人类,所以这个人族是个好人。

鲛人们的小脑袋瓜就是这么的简单,转过了这个弯儿。

“吾等谢过姑娘救命之恩,日后姑娘便是我族的恩人。”鲛人们感激地看着洛素。

“送他们回海中吧。”洛素心中复杂,她对龙女说着。

龙女点点头,破开天空的封镇,海水裹挟而出,她卷着这些小鲛人们,直接把她们送回东海中去。

洛素看着鲛人们扑楞着自己的大尾巴,在海水之中跃动,她们终于回到了自由,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园,终于能够自由自在,肆意遨游。

洛素突然一拍脑袋想到了什么?宅院中的人虽然都解决了,但是还有那珍珠铺子呢,那个铺子里可都是鲛人们的泪珠化作的珍珠。

那珍珠铺子的店家明显也是一伙的。

两人身形一动,直接来到了那珍珠铺子。

龙女伸手,所有珍珠直接聚拢到她的手中。

“怨恨之泪啊,这可不好办。”

龙女喃喃了一句,紧接着双手一捏,所有的珍珠硬生碾成粉末,包括这铺子里原有的那些也不例外。

这星月岛的主谋已死,剩下的这些小喽啰也翻不得什么太大的风浪。

等明日,这岛上的众人发现这星月岛岛主的宅院里已经是满门灭口,想必着星月岛又会再度掀起一阵权力更迭的风浪。

月色如水,龙女与洛素走在这月岛的大街之上。

“这一次还要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告之于我,还不知这些鲛人们会遭遇怎样的境地。”

“我名敖英,东海龙王第三女。”龙女缓缓开口。

听见龙女终于对自己说出了真名,洛素心知,这是对方认可了她,将她作为可以信任之人。

否则龙族的真名,不可外传。

这龙女果真与东海龙王有着关联,那些鲛人,还有之前云梦湖之上的蛟龙白滨唤她“殿下”,原来是东海龙王的三女儿,如此身份,正是在洛素的猜测之中,来头甚大!

“您可有兴趣去海龙宫一游?”

洛素挑了挑眉,还有这等好事?

能看看这世界龙宫的模样,她当然是不介意的了。

不过她想了想开口道:“我可否再带去一个人?”

龙女点点头,多带一个人而已,那倒是无所谓,消息已经传给了老爹和鲛人皇。

宁蓁自己守在客栈之中,她睡不着也睡不下。

素素一个人去对付那些星月岛之人,虽然她说找了帮手过来,但宁蓁的心中总是放心不下。

再者说来,那珍珠铺子上的人似乎还在盯着他们,也不知素素此去究竟会遭遇什么,是否会有一场恶战,可是会受伤?

抱着一堆符咒在手上,在心中默默回想着那些咒语。今天已经与洛速离开了银州,半个月的时间。时至今日也没有传说出他这个多宝斋的真正掌柜失踪的消息,不知是被人遮掩过了还是什么情况?

窗外突然传来猎猎风声,宁蓁有些害怕,抓紧自己手上的种种符纸,不知是不是敌人来了。

窗户突然打开,两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前。

看见素素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不知根底的女人,宁蓁上下打量一番,没有受伤,呼,心中松了一口气。

“事情解决了?”她问道。

洛素点点头。:“已经处理完了,这位是东海龙宫三公主,邀请我们前往龙宫一叙,一起走吧。”

龙......龙龙女?龙宫三公主?还有东海龙宫?

宁蓁有些惊讶,她强忍着没有叫出来,自己今天可是见到真龙了!

真没想到,自己能够有见到真龙的一天。

宁蓁一下从床上蹦了下来,去龙宫?这等好事,千载难逢,当然不能错过了,马上走起!

龙女敖英直接带着两人消失在房间中。

房间中一片寂静,无人发现原本住在这房间中的两位姑娘已经消失不见。

洛素自有避水控水之术宁蓁身上穿的那一件鲛绡制成的斗篷遇水不侵,也能够在这海中自由行走。

龙女敖英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倒是没想到两人有这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到手的。

洛素注意到敖英的眼神,她开口解释道:“在到达星月岛之前,我们坐在海船上,在这东海之上航行,恰好遇到了一队鲛人歌唱,一曲终了,这一件鲛绡也送到了我的手上。”

所谓有因必有果,因果之间都有着无边联系。

这冥冥之中的牵连,有鲛人为洛素送上了这一件鲛绡,同样她也将这因果还清,救了鲛人一族。

何为因,何为果,倒是说不准。

龙女敖英带着两人在这海底穿行,身边不时有龙宫之人向她行礼打招呼,看着龙女身边的两名人类也有一丝好奇。

殿下今日居然带客人回来了,而且还是她一向讨厌的人族!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宁蓁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原来传说之中的龙宫的表述都是真的,亭台楼阁,流光溢彩,无边的华丽,极尽想象,十分豪奢。

大丛大丛的珊瑚林直接铺就了一片道路,两边都是无比巨高的珊瑚,艳红似火,无比美丽。

有虾兵蟹兵,守卫在旁,有老龟慢腾腾的走过,还有种种她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海族,有人身鱼尾,有虾脑人身。

在这里洛素与宁蓁可以说是见识到了物种的多样性与丰富度。

远远看着,前方出现一座极其宏大的水晶宫,这里应当就是东海龙宫了。

洛素遥遥望去,只见一位银发老者站在那水晶宫前,看着几人的到来,面带笑容,似乎正在欢迎着来客。

对方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他们的来临,而那老者的身边似乎还站着一位蓝衣女子,即使远远的看着,也可以想象得到她那绝世的容貌与无边风华。

三人已经走到了那水晶宫前,这时宁蓁已经看到了那水晶宫上的牌匾——

“东海龙宫”

“两位小友光临寒舍,实在是不胜荣幸。”

那银发老者张口说道。

银发老者一张口,洛素就已经了然了他的身份。

寒舍,能称呼龙宫为寒舍的人还有谁?

这眼前的银发老者便是整个东海龙宫的主人,

也就是龙女敖英的父亲——东海龙王,敖广。

“冒昧前来,实在是我等叨扰了才对。”洛素带着宁蓁行了个晚辈礼。

那银发老者身边的蓝衣女子直接上前握住了洛素的手,满眼诚挚地看着她,心怀无限感激。

“这一次多亏有您救我族人,若非敖英传消息于我,我还不知有一处小支脉的族人,居然被贪婪的人类抓捕而去,除非有您及时发现,恐怕族人们已经......”

蓝衣女子刚一开口,洛素也了然了她的身份。

这拉蓝衣女子不是别人,只怕就是自己手中那枚龙女敖英送给自己的鲛人泪的主人——鲛人皇。

宁蓁老老实实的呆在洛素的身边,她不敢说话,这都是大人物,她一个凡人还是老老实实的抱紧素素的大腿,能够旅游旅到了东海龙宫,她也不算是白玩儿。

被东海龙王带着游览了一圈东海龙宫,那东海龙王敖广还有些可惜,“可惜小友,你若是来得早些,也许还能赶上我的千岁寿宴,汇集着四海龙王在此,今日他们倒是无缘见你了,谁让一个个走的太早,哈哈,还是我更有缘一些。”

四海龙王?

听到东海龙王敖广这么一说,洛素不禁挑了挑眉,怎么说?除了东海之外还有南海,西海,北海不成?这个世界当真是广袤。

带着洛素与宁蓁观摩了龙宫之后,她们被请到了宴会厅。

简单的宴请,歌舞交错,珍馐美馔,宁蓁不光是看花了眼,还吃花了嘴。

席间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只是龙宫之中待了半日,洛素估摸着时间,只怕天已经亮了。

星月岛如今还不知是个什么状况,如果那星月岛岛主出事的消息传扬出去,她们的海船很可能会提前离开,亦或是被扣押在星月岛,都是很有可能的。

见识到了千年珊瑚,龙宫中的种种珍宝与美食,此行不亏。

只是龙宫虽好,两人终究只是客人。

知道洛素要走,鲛人皇再度送给她一枚完全不同的珍珠,上面沾染了鲛人皇的一丝气息。

此为证明,这是鲛人一族永恒的客人。

临走之前,洛素向东海龙王打听,都是在这东海的地界,如果有仙人,东海龙宫必然是会打交道的,这仙踪究竟在何处?

“听闻着东海之上有仙山,前辈可知在何处?”

敖广倒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小友不必着急,一切都是缘分,只怕过不了多久,您就会在这东海之上总是会遇到他们的,就算是您不去找他们,他们很快也会找您。”

对此,洛素似有所悟。

两人再次回到星月岛的客栈之中,如果不是她们的手中还拿着龙宫的赠礼,宁蓁都觉得这是一场大梦,她还没有醒来。

天色大亮,街上传来大声的呼喊。

“啊啊啊啊死了死了,全都死了。”

“出事了,出大事了,岛主,岛主的宅子毁了,里面的人都死了!”

“李二麻子,瞎说什么呢?岛主死了?倒不如说是你死了更可信!”

“真的,真的,你们都去看看啊,岛主,副岛主全都死了!”

大街上一片喧哗,宁蓁推开窗子,看见周边都打开了窗户。

星月岛的变故显然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月岛岛主已死,几个小星岛的岛主都在争夺上位。

并没有人真正过问关心那些死人的死因。

而这一切,都与只是路过此地的旅人们无关了。

三日后,乾元海船依旧启程。

船只渐行渐远,继续行驶在苍茫的大海上。

洛素与宁蓁站在船头,不远不近地,悠扬的歌声萦绕耳边,仿佛在为何人送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