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82章 原始大巫3

第182章 原始大巫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阳光透过树林间的缝隙洒落, 映照出斑驳的树影。www.jiujiuzuowen.com

柳警惕地看着四周。

虽然这是走了许多遍的路,山林外围的猛兽几乎消失殆尽,也没有荒兽的存在。

但没有一个人敢于轻视和放松。

狰就是教训。

昨日狩猎队的回归, 原本应该是满载而归的欢腾,但狩猎队副队长狰的受伤, 为整个部落蒙上了一层阴云。

柳的心思沉沉的,听采集队队长绿芝说,狰他们一如既往在部落固定的线路上狩猎,还没有再深入更深的山林,却遇见了大嘴兽。

大嘴兽是荒兽,比寻常的猛兽, 凶兽,还要高上一个级别的存在, 身形巨大, 有着巨大的宛若禽鸟一般的尖嘴,狰被大嘴兽的尖嘴咬住, 没有死亡,就已经是万幸, 还是要得益于他三级战士的身体,恢复力极强。

狩猎队的烈和狰说,大嘴兽出现在了不应该出现的山林外围, 山林深处,也许发生了什么变化,如今他们仅仅休整一夜就再度入山, 更要小心。

柳扫视着周围的树干,郁郁葱葱的枝叶散发着草木的清香,可惜, 不能吃,偶尔听得见禽鸟的鸣叫,远远地,不近。

绿芝队长带队在前,副队长在后,她们四散开来寻找着。

这一部分的果子药草,前几天已经被她们扫荡一遍,几乎不可能有什么漏网之鱼,但每个人依然找的很认真。

这一次,她们不是为了果子,而是为了蕨根草。

柳看着位于最前方的绿芝队长,不是她的错觉,绿芝队长有些焦躁,很急迫。

她们都知道,蕨根草是为了救狰,部落里仅有的五位三级战士之一。

丛林愈发深入,这条路,是她们走过许多遍的,临近中午,采集队到了固定的休息点。

这一路上几乎没有采摘到什么东西,零碎的鸟蛋和果子,还有从部落里带出来不多的肉干,快速补充体力。

临行之前,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蕨根草,所以再采摘够基本的饮食需求后,就不多采集。

柳从同伴的手中接过葫芦,咕噜咕噜喝了两口兽血,然后打开随身的小竹筒,喝了一口水。

兽血是昨天狩猎队带回来的角羊血,味道不算好,但是在野外,能够快速的补充体力。

采集队的气氛有些静默,没有往日里检查自己收获的氛围,大家都很沉寂。

最外围的区域她们已经搜索了一遍,一无所获,接下来,就要向山林之中深入了。

踩死脚下不知名的虫子,从背篓里取出一个果子,化开嘴里的血腥气。

果子甜甜的,但柳的心里一点都不甜。

蕨根草,如果不是昨晚队长拿出来的兽皮卷上绘制着,小队里没有人见过,这么多年,似乎都没有人采摘到,她们能吗?

柳心中叹了一口气,她不敢想象,这一次如果狩猎队和采集队都没有找到蕨根草的后果。

“都吃好了?起来,继续进山。”

绿芝队长几乎是在狼吞虎咽地吃着东西,她必须坚持,她必须找到蕨根草,

柳知道绿芝的焦心,受伤的狰,是绿芝的兄长。

当初甚至因为狰去了狩猎队,而绿芝来了采集队,两个人不知道打了多少架。

当初狰猎到了那只狰的时候,巨大的狰牙做成了坠子,送给自己的妹妹绿芝,绿芝板着脸,一脸的不服气,但还是收下了。

部落里多少人羡慕过绿芝和狰这兄妹,柳也一样。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此时,山林中偶尔会冒出一只小兽,采集队不做理会,这样的小兽看到庞大的采集队,都会主动退避。

两方没有一方率先攻击的话,就都相安无事。

麻麻草,金银花,白茅草,银线草......

不少熟悉的药材被队员们找到挖掘,但蕨根草,始终不见踪影。

柳正在小心地挖掘着,这是一株难得的陈草,有着四叶,一片叶子调制的秘药,几乎能够让位于一级顶峰的战士突破到二阶,四片,就意味着四名二级战士,而身为它的发现者,这意味着柳自身将会获得一片。

往日里,这对于采集队将是重大的丰收,但此刻,绿芝队长也只是微笑了一下,赞扬了柳,就收敛了表情,继续投入到寻找大业中去。

陈草的挖掘需要耐心,同伴没有打扰柳,她一点点,一点点的挖掘着,完整的挖出来,裹挟着泥土,向绿芝队长讨要了石盒装好。

这种珍贵难以挖掘的药草,她们会放在石盒里保存,避免水分的流失与枯萎。

同伴拍了拍柳的肩膀,这是有了好收获的时候,彼此之间的庆祝与分享。

柳将石盒放在背篓的最底部,她继续向前。

右边的树根处长着朵朵肥硕的大伞,却没有人去采摘,部落最小的孩子都知道,随便吃大伞,是会死人的,山林中大伞多种多样,没有人能分辨出究竟哪一种可以吃,哪一种不可以吃,所以干脆就不采摘。

林间闯进了一只角鹿,队伍瞬间戒备起来,角鹿的双角斜飞,以脚抢地,看着这群来客,迟迟没有发动攻击。

柳从腰间取出石刀,集体进入备战状态,仅仅是一只角鹿,造不成什么威胁,但角鹿是群居动物,就怕在山林深处的战斗,会引来角鹿群。

采集队一般会避免进行大规模的狩猎,一来,采集队的势力不比狩猎队,虽然有着绿芝这个三级战士带队,但实际上,大部分的队员只是一级战士,二级战士只有寥寥几位,面对大规模的凶兽和荒兽,力有不逮。

另一方面来说,采集队进山频繁,避免不了与山中凶兽的见面碰撞,一不小心宰了对方的崽子,只怕这仇避免不了,日后进山时时刻刻都要小心凶兽们的报复与骚扰。

那角鹿对峙了一会儿,似乎是自知自己势单力薄,可能会沦为刀下亡魂,便瞬间跑开。

队伍继续进入搜寻之中,山林的深处,药草更加丰富,收获比往日的采集队都要多上许多。

但绿芝依旧愁眉不展,蕨根草依旧不见踪影。

天已经快黑了,来到了休憩的山洞,火光温暖,柳守在洞口处,听着风声烈烈。

和她一起守着的,是队长绿芝。

山林中的夜晚是最危险的,没有人能够预料是否能够安度,会不会有野兽侵袭。

柳喝了一口兽血暖身子,山洞中有火堆,但是守在洞口的时不时要吹着山间的凉风。

“队长,你喝一点吧。”柳将手中的葫芦递给绿芝,这一整天,绿芝一直是紧绷的状态,她试着让自己和往常一样,和队员们笑闹,但心中的焦灼是掩盖不住的,东西吃的明显少。

三级战士所需要的能量更多,再这么下去,绿芝的身体不知道还撑不撑得住。

绿芝接过去,饮了几大口,兽血能量充沛,瞬间让体内燥热起来。

今天采集队没有发现蕨根草,也不知道狩猎队那边怎么样?

此刻的狩猎队,

更深处的山林之中,火光上烤着金黄流油的牛肉,烤肉飘香,山洞内却没有多少欢快的气氛。

狩猎队有人受伤,或是死亡的退出,并不罕见。

甚至每一个洛部落人,都想过自己的退出。

但现在,队里少了一个重要的人,瞬间空落落的。

火堆旁少了一个吃着烤肉的人,夜半少了一个守夜的人,狩猎时少了一个一击必杀的人,整队时少了一个关注着所有队员的人。

当一个人在队里的时候,没有感觉他有多重要,多好。

但当他不在这里,一切都显得不太如意,少了点什么,干什么都不顺手。

烈垂着头坐在火堆前,今日在山林间搜寻了一圈,蕨根草没找到,反倒是惊扰了不少的凶兽。

战士们又厮杀一番,身上些微的挂了彩。

干惯了狩猎的活,如今第一次寻找药草,这群精壮的汉子们,各个如同眼瞎。

明明昨晚都集体看过了兽皮卷上的蕨根草图画,今天一个个拔个草就来问时不时蕨根草,差点没把烈气死。

一群没有脑子的家伙,好在巫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把兽皮卷给他带了过来,就怕这群狩猎队的家伙记不住。

平日里一个个猎杀角羊,山鹿,各个都是好手,可面对一丛丛各种各样的花草,简直是要了他们的老命。

在山林里折腾这一天,蕨根草没有找到不说,猎物也没有多少,简直不知道干了什么一天。

好在经过这一天的折腾,现在狩猎队所有人都记下了蕨根草的长相,希望明天能够有所斩获吧。

烈在心中叹了口气,没有狰在身边,总感觉这群小崽子们也不安份了。

...

洛素带着三只刚刚回到石屋,因为狩猎队和采集队的仓促出发,部落里有许多兽肉和果子没有处理。

她被喊去给巫处理药草,月,叶,蒲草依旧是帮忙捡果子。

早上把石屋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遍,她现在浑身的家底就那么些,除了食物,就是一块穿在身上的兽皮,和身上盖着的,洛素用自己的肉干换了块新的兽皮招人帮忙做成兽皮衣,两块旧兽皮洗了洗晒干,一块铺在身下睡觉,一块当被子盖。

石屋存在了多少年,她也不知道,总之,部落里每一代的孤儿都在这里,当然,仅限女孩。

月,叶,蒲草谁在石屋靠里,她守在相对靠外的位置。

洛素从记忆之中想了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石屋里的女孩,年纪最大的一个,总是睡在外面的。

她从里边淘出来了石锅石碗,都还能用,还有残破的兽皮,秉持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洛素皱着眉头拿去洗了当抹布,勉强把石洞里里外外擦了一遍。

如今是夏末,过冬难熬,不但是她自己,三个小姑娘也需要新的兽皮,丰足的食物来过冬。

眼下天气还算热,她勉强用太阳暴晒了热水,擦了擦身子,把头发洗了。

目前连个皂角也没找到,就清水洗头发,卫生条件目前只是这样,不能忍也得忍。

给三个小姑娘也挨个轮番洗了洗,洛素把自己的头发割了不少,弄成齐耳的短发,在原始社会这种时代,头发太长完全是累赘。

也许是目前只有她自己在分离药草的缘故,晚上送来石屋的食物,还稍微多了一些,给了一块肉干。

刚好收拾出了石锅,洛素看了看送来的煮好的“原始土豆”,没有调料,没有原材料,送过来的都是做好的食物,自己想吃点好的都不行。

早上起的早,根据原身的记忆,勉强摸了摸部落周围的环境。

本来想找点有没有什么能吃的,很遗憾,部落周围但凡能吃的草都被拔光了。

部落的周围有一条河,但部落的人几乎只靠近浅滩,河很宽,很大,但没有族人涉足。

据说河中有凶兽的存在,在上上上上任巫的时候,部落试图跨过河,但很不幸,不少族人都被河吞没卷走,至此,再也没有人敢靠近河。

部落的用水是山林中流下的溪流,十分的清澈,虽然洛素不知道这是几手水了,但是拘一捧溪水在手,十分的甘甜,前世什么纯净水天然水都比不上。

不过在原身的记忆之中,很久很久以后,就有外部落的人,顺着这条大河乘船而来,看呆了不少洛部落的人,那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外部落。

洛素竭力回想那记忆之中的船,那船,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小船呐,那个人似乎来自于舟部落,听说舟部落的战士,成年之后必须带船出游,随意游历一个部落,就可以回到自己的部落,得到先祖的承认。

那位战士叫桨,舟桨,当时收到了洛部落盛情的款待,讲述了许多途中的见闻故事,不过那个时候的素,听说的都是来自于柳等人的转述,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夸张,真实性有多少。

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也想要在这个世界的外部去看看。

原始社会,难得来一次。

简单的吃完了晚饭,洛素无味地吃完两个“原始土豆”,唯一的一块肉干被她切成四块分给了三个女孩,她们却怎么都不要。

想着昨天那一天经历的事,巫的屋子里,穿越者前辈留下的日记,当时洛素注意到,巫口中这些所谓的“先祖密卷”,应该都是这位前辈留下的日记,都在巫那里保存的好好的。

还有巫墙上悬挂的那一张巨大的,长长的兽皮,上面的画面,可明显是比现在的洛部落生活状态富足许多。

最起码,应该是有陶器,有畜牧,还有种植,这三样,在现在的洛部落,可是万万没有的。

既然曾经有过这样的辉煌,又是经历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

那位穿越者前辈又做了什么,最后的结果如何?这都是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的。

她自己不是什么荒野求生小能手,就算是历经三四个世界,不过是基于原有技能上的发挥,而上个世界虽然得到了巫的传承,但似乎与这个世界又不太一样。

原本位于右手的灰白火焰,她想要召唤而出,却仿佛被封印,憋着了一般,根本出不来。

想着洛部落的成年战士觉醒,洛素猜测着,莫非,要经历那个觉醒仪式才行吗?

思绪飘摇,想了许多,入睡之前,洛素最后的想法停留在,蕨根草,柳他们究竟有没有找到?

...

这是采集队进入山林的第五天,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蕨根草始终不见踪影。

绿芝的心里有些绝望,她们已经深入山林许多,爬上树梢,大地好远,好远。

但依旧没有找到蕨根草的痕迹。

她是队长,不能懈怠,也不能软弱,必须在队员面前永远饱含希望,不可以颓废,不可以绝望。

但巫说,目前狰的伤势,只能够坚持七八天,找到了蕨根草还需要花费时间来做黑药,最多,最多给她们五六天的时间,如果再找不到,就没有办法了。

这些日子,绿芝几乎是连一寸草都不放过,细细的看,细细的找,可就是找不到。

柳想着素在临行前的早上跑过来对她说的话,素说,她给巫送麻麻草的时候,看见了蕨根草的兽皮卷,听到了巫她们说的话。

那天晚上,素做了个梦,梦里都是蕨根草,有的在树干上,有的在石头的底下,潮湿的石头。好像是在很高很高的地方。

柳想了想,她决定试试,这几天,她多注意素做梦梦见的地方,万一真的能找到呢?

清晨,鸟鸣声阵阵,叫醒了歇息的采集队,柳睁开眼,已经有同伴掏了鸟蛋烤熟。

打开身上的竹筒,上次取完了水,已经不剩多少了,同伴们应该也是一样。

“绿芝,水没有多少了,我们需要去取水。”

站在洞口的绿芝看着疲惫的同伴们,“柳,你和芦她们去吧。”

昨天她们途径了一片溪地,有水可取,但当时遇见了一群牛群,攻击性极强的爆牛,只能暂时退避没有取水。

柳和芦换上队员空闲的背篓,里面装满了空葫芦。

临近溪地,柳和芦愈发小心,深山老林,凶兽众多,作为附近的水源地,只怕有不少兽类都会过来喝水。

这处取水地,往日里她们会避开,但现在是不得不过来了。

“柳,你看,那是......那是蛮象。”芦小心地在柳耳边说着。

巨大的蛮象,是这山林之中的王者,呆在此处望着,都已经感受到了那压制性的气息。

巨大的象脚印留在地上,两人一时之间踌躇不前。

“柳,要不我们回去吧?蛮象在这,别说是我们俩,就是狩猎队来了也得避着走。”

芦有些退避。

柳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蛮象在溪地的上游喝水,还没有离开的姿态。

“巫说过,狩猎队也说过,蛮象和其他的凶兽比起来,性格温和,只要我们不攻击,它不会理睬我们。你看,那边的吱吱鸟也在喝水,蛮象都没有攻击。”

芦很胆小,柳知道,但整个采集队都快没有水了,这样能不能坚持回到部落都不知道。

芦还是有些犹豫,柳很坚定,“芦,你放哨,把葫芦都给我,我去取水。”

柳心中也有些忐忑,虽然她才进采集队两年的时间,但她懂得学习与总结,狩猎队也曾经遇到过蛮象,没有发生冲突。而且有蛮象在这里镇压,那些凶性的凶兽都没有靠近,只有一些不具备威胁的吱吱鸟,鸦雀在此。

柳觉得,自己在蛮象的眼中,只怕与一只吱吱鸟也没有区别,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水源地,蛮象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柳一边快速地取水,一边扫视着周围。

吱吱鸟在和蛮象玩闹,似乎在蛮象的身上捉虫子,一个葫芦满了,两个,三个......

取水完毕,周围也没有凶兽,看着芦给自己打着手势,柳的心中松了口气。

不过,想到素对她说的话,她有看了看四周的草丛。

等等,那是......?

柳看着不远处的芽叶,这羽片,好像是蕨根草?!

那草叶被石头似乎压住,看的不清楚,但露出来的那一点,柳在脑中回顾了以下,就是兽皮卷上,蕨根草的芽叶!

可那个地方,离蛮象有些近了,就像是在蛮象的领地中。

柳不敢保证,自己过去蛮象会不会攻击自己,但是她想赌一把。

如果真的是蕨根草,那么狰就有救了!

芦看着柳装满了一个又一个葫芦的水,周围还没有其他凶兽过来,她正打着手势,两人可以走了。

却见柳非但没有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反而靠近了蛮象所在的区域,柳这是在干什么!真是急死人了!

柳小心翼翼,不断地靠近着,吱吱鸟“吱吱”叫个不停,往日里在山林她只觉得吵闹,现在,她只希望叫的再响一点,让蛮象无暇顾及她。

蛮象的长鼻子仿佛在呼吸,发出震天响,远处的芦打了个哆嗦,柳依旧在前进,近了,近了!

离那石头越来越近,柳已经看到了药草一多半的模样,羽片多而瘦立,正是蕨根草!

她压住心中的喜悦,余光扫着蛮象。

到了!柳扒开石头,石间的缝隙正是两株蕨根草,腰间的石铲取出,小心地挖掘。

又害怕不小心伤害了整株的药草,她用手刨着,只希望快一点,再快一点。

蛮象似乎对这个知道用手抓着什么的小蝼蚁产生了兴趣,它的身子稍微侧了过来,柳暗叫不好,两株蕨根草已经挖出来了,只是手上没有石盒了,蛮象的长鼻子伸过来了,跑!

柳觉得自己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全力地奔跑着。

她不敢回头看,生怕一回头就是蛮象的大鼻子朝自己伸过来。

手里举着包裹着蕨根草的土壤,她狂奔着,“芦,快跑!”

芦也跟着跑了起来,“蛮象没有追过来,柳,你手里这是?”

“蕨根草!”

“真的吗?给我看看!”

“先跑回去找绿芝她们,我怕蛮象跟过来。”

柳从来没觉得这段路这么漫长过,她只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跑的这么快了,快到林间的麋鹿和角羊都被她超越过去。

眼看着到了队伍的所在地,“呼,呼,呼。”柳气喘吁吁,说不话来。

“怎么了,有荒兽吗?”看着芦和柳在跑,队伍瞬间戒备起来。

“蕨...蕨根草......”柳把手中的蕨根草拿到面前,上气不接下气。

绿芝“蹭”地过来,大家围观着,“是蕨根草,没错。”

“对,我记得就是长这样。”

绿芝匆忙地从背篓中取出巫临时画出的兽皮卷,一点点从上到下的对比,根,枝,叶,就是蕨根草没错!

“快快,石盒呢,把蕨根草包起来,我们现在就回部落!”

绿芝的声音瞬间扬了起来,带着劲儿。

找到了,这就找到了!她们可以回部落了,狰有救了!

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在队员们的脑海之中闪过,喜悦溢于言表。

“柳,怎么不用石盒装起来。”

“柳在溪边遇见了蛮象,在蛮象脚底下采到的蕨根草。”芦解释着,内心满是敬佩。

要是她自己,可不敢在蛮象的脚底下活动。

队员们瞬间不说话,她们遇见了蛮象,不撒丫子跑就不错了。

绿芝满意地看着柳,好姑娘,好姑娘,好苗子。

采集队欢快地收拾东西,火速启程回部落,绿芝估摸着,如果狩猎队找到了蕨根草,同样会回部落,如果没找到,今天也该回去了。

时间不等人,小队归心似箭,采到了蕨根草,浑身都有劲儿,回程的速度非常快。

部落的山脚入口,“绿芝回来了,采集队回来了。”

“烈他们回来了吗?”绿芝问着,比起自己回来,她同样希望烈他们狩猎队,能够更早一点回到部落。

守卫的战士摇摇头,“狩猎队还没回来。”

巫拄着拐杖从山上下来,看着绿芝兴奋地掏出石盒递给他。

打开石盒,正是蕨根草没错。

巫的手带着颤抖,“好,好,辛苦你们了,快,现在送我回屋里,绿芝,好样的,你们也过来帮忙。”

药草需要处理,这些天,除了蕨根草之外的配药巫已经准备好,幸好,幸好她们找到了。

绿芝急忙摆摆手,“不是我,是柳,柳在蛮象的脚底下采到的。”

回程的路上,芦已经详详细细地描述了柳去打水和采摘蕨根草的全过程,言语之间与有荣焉。

队伍里其他的族人也是艳羡,恨不得当时看着柳的,给柳放哨的就是自己。

如果她们也去取水就好了,完全没有人想,为什么去取水的是柳,也没有人责怪芦没有取水。

不等人开口,采集队的伙伴已经开始讲出柳是多么的敏捷,多么的机智,眼力是多么的好,一眼看到了蕨根草。

而且一下子就采到了两株蕨根草,之后一路狂奔,逃离了蛮象的追踪,在蛮象这种凶兽的脚底下打水,采药,还成功跑了,简直能吹上个几十年好吗!

巫看着柳道,“柳,我记得你,你采摘的本领很好,好姑娘。”

柳瞬间红了脸,“蕨根草是我采的,但是,但是大家都一直在找,很累,而且,而且还是素告诉我的。”

素?

巫的眼中闪过讶异,在场的众人也是愕然,怎么又跟素有关?

素只是个还没有觉醒成年的小孩子啊!

巫浑浊的眼中闪过精光,“去我的药房,让素过来帮我挑药草。”

药房里,火堆上的石锅煮着不知道什么药,一股子的中药味。

洛素在巫的指导下,将四种药物混合好,交给了巫。

巫在熬药,没有人敢过来打扰,现在药已经熬上,巫摆弄着手中的石臼。

“素,你是怎么知道蕨根草会出现在那的?”巫缓缓地问着。

洛素心中已经想过,一旦是柳按照自己的指示找到了蕨根草,柳那个性子,不可能替她隐瞒。

她已经想好了回答,但仍旧装作是一副有点害怕的样子。

“我......我送麻麻草的时候,看到先祖的密卷,密卷上写的......”

洛素咬了咬牙,说了出来,看起来很害怕巫不信她说的话。

巫的眼中精光闪烁,“素,你看得懂先祖密卷?”

她仿佛鼓起了很大勇气对着巫点了点头,“我看得懂,我那天一看,就像有什么东西进我的头里,都懂了。”

对不起了穿越者前辈,左右你的日记已经被原始人当作传承的先祖密卷了,以后我就扯你日记的大旗来改造原始人,相信你不会怪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