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191章 原始大巫12

第191章 原始大巫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石锅散发着热气, 鱼肉渐渐变白,看着灶膛内的火越烧越旺,洛素走进了石屋, 摸了摸最上层的石板,贴近灶台这一边的炕头, 已经有些的热了,而另一边的炕稍,只有些微的温热,现在还没有烧太久,热气还不是很足。www.zuowenbolan.com

不过,初步来看, 自己的火炕,好像真的烧成功了。

最起码, 现在整个炕都有着热乎气。

洛素一边添着柴火, 一边等着鱼汤煮熟发呆,她现在不能走, 暖炕必须把整个炕都好好地热一遍。

这个石屋是废弃的,地处偏僻, 轻易没有人过来,最近过来的族人都是来看看她在这里干嘛的。

她就在这慢慢守着,就算部落里人忘了她, 今天好歹熬了个鱼汤,也够自己吃了。

这次烧火炕成功了,之后就是在全部落都盘好炕, 这样也会带来一些问题。

比如说,部落里每一家都得储存好足够的柴火,单独进行烧炕, 对于燃料的消耗可不是少数。

因为有了灶台,就可以各自做饭,而原本部落统一进行配给的食物,又要怎么分配,这同样是一个问题。

但洛素相信,这些只是微小的问题,在能够暖和度过冰寒的前提下,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她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呢?

刚来的时候,定下来的小目标是满足部落过冬的食物需求,保暖需求,以及找盐。

现在,盐找到了,每天没日没夜地煮盐。

食物有大量的鱼,族人对于冰寒心有余悸,再加上现在自家部落产盐进行腌制咸鱼,每天的渔网是不要钱的撒,周围的黑藤都被采光了。

现在,酋长山每天最大的乐事,就是去储存食物的地窖和石洞走一圈,看着鱼干肉干越来越多,心里的满足感十足,起码冰寒的时候,族人们不需要再忍饥挨饿了。

而过冬的装备,虽然最开始设想的鱼皮羽绒服虽然失败,但现在把火炕搞了出来,只要储备足够的食物与柴火,冰寒的时候部落人不需要出门,靠着囤的这些东西,就可以安然度过了。

等到度过这里的寒冬,就是春天,会迎来祭祀,和前外山林之外,与其他部落的集会。

洛素脑子里不断地设想着,过冬的基本盘已经完成,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山林中的异动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不是部落里揣测的荒兽,又该如何去解决?

石锅里的鱼汤咕嘟咕嘟冒着泡,奶白色的汤汁散发着清香,洛素撒了点盐。

天光正好,把石锅取下,以青石板盖住炉灶,灶膛中的火继续燃烧,又塞了两根柴火。

一边喝着鱼汤,一边守着热灶。

细腻的鱼肉在嘴里化开,原始社会,没有半点的污染,也不知道是物种的原因还是如何,这些鱼的腥味儿格外的重,但用气味浓重的山姜野葱腌制过后,就化成了清甜。

也不知道是不是洛素的错觉,在吃着鱼肉的时候,总觉得有丝丝的热流进入到自己的身体中去。

慢慢地吃完了半条鱼,鱼汤继续放在灶上热着,洛素再次进到石屋中去,摸一摸炕头炕稍,烧了这么久了,炕头炕稍都热了。

另一边的烟口,也在不断的出烟,看来这次自己一顿操作盘成的火炕,是真的成功了。

她有心想要把酋长山,还有巫都找过来,看看火炕,然后研究一下让谁来学习,在部落里是怎么做。

结果这一下午,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前两日还有过来到她身边来看热闹的,今天只有她自己,连个传话的小孩都没有。

看了看灶膛内的火,又看了一眼天色,第一次暖炕,半路熄火就不好了,她不敢离开。

现在,只能祈祷部落在吃晚饭的时候,想起来她这个大活人不在,派个人来找她。

顺手拿了个烧的半焦黑的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之前跟巫学习,巫用的笔是用不知名的禽鸟羽毛做成的,然后蘸着矿石做成的颜料在兽皮卷写来画去。

当然,这是巫自己用的。

在教授洛素识字的时候,做了个简单的沙盘,用树枝和小石子写的字。

她自己现在连根笔都没有,有时候想要记点什么,都是用石头在石屋的墙上刻下印记来提醒自己。

想着第一次在巫那里见到穿越者前辈的日记,前辈似乎说,他在穿越过来的第三天就烧出来了炭笔,炭,必然是木炭。

在华国古代的宫廷之中,比如紫禁城,全都是木制的架构,为了避免引起火灾,是没有烟囱的,就算是看的宫斗剧,里边的嫔妃宫中取暖用的都是炭火,炭盆。

什么高位等级的妃子,受宠的用最好的,烟少,烟雾不呛人的银丝炭,低等的宫女,不受宠的只能用最低等木炭,十分的呛人。

而在现代生活之中,炭火早已不断的改良,生活中最常见的,也是用炭来烧烤了。

没有现代的加工工艺,和炭窑,她现在就算是想要烧木炭,也只能用土法子。

而且用土法烧出来的木炭,也许都没有耗费的木柴多,实在是得不偿失,不太值得。

要是只为了做一点炭笔还行,如果想要烧出供给冬天烧的木炭,那还是算了吧。

等教完了部落的族人盘炕,她可以去试着烧点木炭,做成炭笔,不然实在是不方便,自己也想记录点什么。

自己背回来的木柴都快烧完了,洛素爬上她砌好的炕,这石板导热的刚刚好,把整个火炕都摸索了一遍,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是热的,确认这次暖炕基本成功,洛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抬头看一眼天空,红霞出现,已经有人来找她了,还不是别人,正是酋长山。

“素,你在做什么,该吃晚饭了。”

山顶上的火堆已经升起来,山为什么来找素,因为素最近都不知道在忙什么,不做饭了!

虽然族人已经跟素学着会做了石板烤鱼,鱼汤,野韭菜炒肉,但山和巫等人一致认为,还是素做的更好吃。

吃过了更好吃的,再吃没那么好吃,总觉得食不下咽。

因此今天山特地来找素,希望素能够亲手做一做。

看到来人,洛素眼前一亮,总算是来人了,再不来,她的灶膛和炕可支撑不了多久了,守在这一天,就在火边,一边烤火,一边吹风,感觉整个人像是一条被烘干的咸鱼,干死了。

“山,你来的正好。”洛素招呼他过来。

山看到这不知道素什么时候又垒好的台子,上边还有着一口石锅,心下一跳,里边还有半条鱼,素这不会是不想做饭,才特意跑到这里猫着,自己煮鱼吧?

洛素带着他走进石屋,一进石屋,以山身为三级战士的感知,一瞬间就感觉到这石屋内的热气,明显比外边要热,这是怎么回事?

他定了定神,看着眼前石屋里不知名的东西,像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石板铺在上面。

“山,你来摸一摸。”山不明所以,但按照洛素的要求上前,手轻轻覆在最上层的石板上,温热甚至有一点灼烫,这当然对他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但是......这,这......

山直接踩了上去,脚也是热的,试着躺下,滚动了一下身子,鱼皮衣贴肤传导着热量,放在石板上的胳膊是热的,手是热的,脚,腿都是热的。

山的眼睛越来越亮,这是什么,有了这个,他们又怎么会惧怕冰寒?

还没等他问,洛素已经率先开口,“这是火炕,是要烧起来的,现在烧的木头要没有了,,不怎么热了,你去把巫他们叫过来,再拿一些木头过来,我等下给你们讲。”

现在的热度在山的体会之下都是如此的温暖,素居然说这都不热了?

山一下子蹦下来,不像是那个稳重酋长的模样。

“我去找巫,多拿一些木头过来。”

山撒起脚丫子狂奔,几乎是以他三级战士最快的速度跑走,先祖啊,感谢您,感谢素,感谢素看得懂先祖传承,有了这个东西,他们洛部落,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冰寒了。

山顶,巫看着石锅里不断煮出来大堆盐,又装满了一个盐罐,想到上次山带回来的那些盐晶体,按照这么煮盐的速度,再加上部落在腌制鱼和肉,这些盐恐怕也用不了多久。

巫刚准备问一下山,部落的盐晶还有多少,却发现往常就在他身边安坐的山不见了踪影。

“山去找素了。”旁边的绿芝说道。

巫点了点头,素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前两天还有族人说她在玩泥巴,巫自己虽然猜不到,但素在他的眼里,就算是玩泥巴,也一定有着什么特殊的用途。

“山怎么在跑?还跑得这么快?”绿芝非常诧异,身为部落的火种战士,基本上不会再部落之内动用火种之力,也不会跑得太快,毕竟部落里很和平,也没有凶兽,来回走就够用了。

山居然在这么快的跑,这是怎么了?

“等等,山刚才去找素,不会是素出了什么事吧?”绿芝的话一开口,连巫都忍不住拄拐杖站起来了。

结合刚才绿芝说的山去找素,再加上他现在这么匆忙地跑,很可能是真的啊。

一眨眼,山一下子就跑了过来,气都不带喘一下。

“山,怎么跑的这么快,素呢?”

“素在石屋,素让我来叫大家,都过去石屋那边。”

山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让人没听明白,都去素的石屋那边?

“素做出了......做出了什么来着,是热的,热的石板,躺在上面,浑身都是热的,素说只要有木头,冰寒都可以烧,就不怕冷了,我现在要去拿木头,素让我叫大家看看。”

山匆忙地说着,然后把本来用来煮盐烧火的木头直接提了一捆。

山说不清是什么东西,但能明白是素又做出来了什么东西,可以在冰寒让人浑身都暖和。

巫挑了挑眉,就是素这几天一直在小石屋里捣鼓的东西吗?

大部分部落人都聚集在山顶吃饭,再加上难得看到山这么着急地在部落中狂奔,大家都听见了山说的话。

这下子除了各自有着差事煮盐巡逻守卫走不开的,吃饱了没什么事的全都跟在巫和山的后面,去看看素又做出来了什么好东西。

一行人等浩浩汤汤地到达了废弃的小石屋门口,看着素坐在地上,面前还有一个奇怪的灶。

山急忙把他带过来的木头递给洛素,洛素拿了点干草缠住,继续塞进了灶膛。

只不过,看着山身后这一堆的部落群众......

大家还真是喜欢看热闹啊。

没有素的指示,族人们都在好奇地看着,没有乱动。

由于石屋太小,洛素先带着巫和部落的几位长老进去,不需要多说什么,让他们把手放在火炕最上面铺的青石板上,一个个小心翼翼地问,“素,我们可以上去吗?”

得到允许之后,万般小心地躺在了石板上,如同火焰的炙烤,无比温暖,却又没有半点的伤害,感觉非常亲切。

“这叫做火炕,这边挨着烧火的地方,会热一点,叫做炕头,另一边叫做炕稍,叫炕脚也行。”

洛素指着炕的两边,听见她的话,巫也是从一边挪动到另一边,感受到些微热度的差别。

“素,这......这每个屋子都能有吗?”长老的老脸此刻异常激动,说话带着颤音,每一个进到这石屋中,摸到素说的“火炕”的族人,都会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做火炕只需要泥和石板,烧起来用木头,每个石屋都可以有。”

洛素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素,这要一直烧吗,不热怎么办?”另一个长老提问,这火炕如果能够保持一个冰寒都是热的该有多好,不知道能够持续多久。

带进屋里的几个老头老太太都摸完了火炕,甚至还躺下了,洛素带着他们来到外边,开始科普小讲座。

“这是灶口,上边可以放锅,下边烧火,一边做食物,就可以把炕弄热。”

“这是灶膛,只要点火,把木柴,干草放进去,火的热就可以传到火炕上,但需要一直加木头。”

她尽量用简单的语句来解释,让部落人能够听得懂。

说着,又拿出一块木头,塞进了灶膛,然后让出位置给他们看。

灶膛内是不灭的烈火与木头交融,灶口上有锅在预热,而石屋内的火炕在不断的加热。

眼前的这一幕简直颠覆了部落人的认知,居然可以这样,还能这样!

“素,要一直放锅在上面吗?”有人提问。

洛素摇了摇头,将锅取下来,换上一块青石板扣压。

“用锅做食物的时候放上去,不做食物的时候可以放石板。如果在日落时烧够足够的木头,火炕的热可以到日出,也可能半夜熄火。”

长老们看着这个小小的炉灶,和石屋里面的小火炕,眼神简直带着痴迷。

尤其是族人的年纪越来越大,每到了冰寒的时候,浑身上下都觉得是彻骨的寒冷,感觉整个身子都是硬邦邦的,冰冰凉凉,没有一点热乎气。

而这个火炕,刚才长老都上去躺了,石板贴着背部,火舌仿佛在浑身窜动,让人舍不得离开。

这样的温暖,他们从没有感受过。

“素,这个灶是不是要在外面烧?”

冰寒的时候,天寒地冻,出来待一会儿浑身上下都要冻掉了,如果有雪,木柴都被雪弄得湿湿的,可不就烧不起来了?

“这个石屋太小了,可以在大石屋,用石墙隔开,一边盘上火炕睡觉,另一边弄上炉灶做饭,烧火,把木柴也放在石屋里,这样冰寒的时候也不需要出去。”

洛素比划了一下,现在部落里族人们居住的全都是一室的大开间,没有什么功能区分。

不想出门烧火,只需要在石屋里做个功能分区就好了,隔开烧火的厨房和睡觉的卧室。

洛素一个个地解决完族人们提出的问题,山在旁边不断地往炉灶里加着木头,看着塞进炉膛的木头燃起火花,进到石屋里,就感觉越来越热了。

一波波的族人进去参观,摸到那火热的炕沿,全都舍不得走。

“素,这叫火炕吗?”

“山,我们的屋子也可做火炕吗?”

巫敲了敲拐杖,素真是又给部落带来了新的惊喜,有了火炕,今年的冰寒,还有那些储存满满的食物,如果没有山林中的异动困扰着部落,这简直是有史以来,部落最好的一个冰寒。

“都回去,我和长老们会商量,如果做火炕,冰寒的时候,木头和食物都要分给你们自己的石屋里,自己做食物,自己烧。”

尽管洛素说了没有事,但山还是派了两个战士驻守在这个往日没有人来的石屋,保证没有人回来破坏。

巫带着一众长老还有部落的核心集团开会商议,晚饭也不吃了,洛素抻了抻身子起身跟上,今天快坐在灶台边了一天,这个累啊。

夜幕逐渐降临,红霞消失在天际。

石屋的烟道口冒出缕缕烟气,灶膛内依旧红红火火,热烈如初。

只愿日后部落出生的孩子,能够不知冰寒,无人掉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