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15章 原始大巫36

第215章 原始大巫3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此刻的想法, 其他人都不知道。www.zhongqiuzuowen.com

面对眼前突然出现的新物种,明知道这是蚕宝宝变成的,依旧是不敢动弹, 生怕轻易惊扰了这些美丽的造物。

洛素自己对于蝴蝶的了解也并不多,并不能区分出眼前这是些什么蝴蝶。

再者说来, 这些飞出来的蝴蝶, 几乎个个都有拳头大小, 就算是长相相似, 但实际上跟现代的蝴蝶们应该也不是同一个物种了。

这些蚕宝宝化成的蝴蝶们,仿佛能够天然认出来跟谁亲近,周围的丝部落族人,身上,胳膊,手上, 都有新出来的蝴蝶在他们的身边转圈飞行。

丝部落的族人们高兴坏了, 已经跳起舞来,随着他们舞蹈的动作, 这些刚刚破茧而出的小蝴蝶们, 也随着翩翩起舞。

此刻, 要说这里是蝶部落, 也行。

其中围绕在几个战士周围的蝴蝶最多, 旁边的族人们说, 那几个战士, 是部落里专门负责给蚕宝宝们喂叶子的, 每天把叶子切好撕好成小块,去给蚕宝宝们吃。

眼下看这个样子,这些变成了蝴蝶模样的蚕宝宝, 一觉醒来,依然是记得自己的饲养员,是谁给自己好吃的,都围在身边。

而洛素这些外部落的人,压根就没有蝴蝶过来围着转。

蚕房中一波接一波地飞出来蝴蝶,整个丝部落,此刻都几乎成为蝴蝶的乐园。

欢声笑语,一片欢腾。

被大丛大丛地蝴蝶围着,丝部落族人的脸上挂上了许久未见的笑容。

洛素她们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眼下,还是留给丝部落的人自己去庆祝,他们也不上去扫兴了。

至于这些蝴蝶之后会怎么样,还是稍后再谈吧。

洛素现在已经开始回忆她见的蚕宝宝,难道真的是毛毛虫品种的?

还是说是蚕宝宝与毛毛虫结合的变种?

不然这基因突变的,实在是让她有点猝不及防,接受不来。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一只蝴蝶起码是一只蚕宝宝,现在已经飞出来的,起码有几百只了。

真的是由蚕大这个“蚕宝宝的老祖宗”所引发的吗?

如果说天上掉下来的陨石里蕴含着什么神奇的物质,而导致了这样的变化,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即便是现代也好,九曜大世界也好,科技侧,亦或是灵异侧的世界,未知之处,永远无穷尽。

“素,那......那东西叫什么?像蜂。”

洛山感慨着,真漂亮啊小东西,可惜,一般来说,就像是山林中越漂亮的花,越有毒一样,这样漂亮的小东西,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之前那圆鼓鼓的蚕宝宝变成的。

小黄一直呆在门边,看着那些在低空飞舞着的蝴蝶们,先前在附近的时候,它就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前扑蝶,被洛素给抱了回来。

此刻也一直在盯着,这是小黄也没有见过的物种,很想抓一只研究研究,不过看着样子,就知道一定不好吃,看着太小了,也没有肉。

吱吱也在一旁点头,“想不到丑丑的蚕宝宝能够变成这样,这样好看的小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叫什么,但是漂亮是真的漂亮。当初吱吱看到蚕房里白花花的一堆蚕,直接被吓退了出来,刚才看见了这些蝴蝶,却没有这个反应,对于这样的美,大家都能欣赏。

“不过,这个小东西能够吐丝吗?”

丝部落都在欢快地庆贺,但这群外部落的人却更加关心这个问题。

正如之前洛素了解过的那样,各个部落作为根基的生存技能都不一样,像丝部落这种的,按理说还比洛部落,风部落这一类以捕猎采集为生的高级一点,因为他们有些“不可替代性”与“独特性”,掌握着专利技术。

但现在,如果一旦这些蚕宝宝都变成了蝴蝶,以后不能够吐丝,那丝部落的人,又该何去何从?

且不说因为丝衣,丝织品之后的断供,会导致现在留存下来的丝衣直接飙升高价,变成彻底的稀有品,奢侈品。

丝部落的人如何生存,届时的处境,可就并非如今这样了。

舟部落,药部落算是相邻的邻居部落,关系还可以。

如洛部落的,这样做过交易,彼此离得远,也没有纠纷。

但一旦一个部落的实力下降,所带来的的影响是整体的。

没有了丝衣,丝部落的人吃什么,用什么?拿什么去和其他部落的人来进行交易?

且不说这么多年,丝部落一代一代地传下来,时代养蚕缫丝为生,他们吃的东西,除了去丛林中采集的,很多都是跟周围部落换回来的。

一直安逸地养蚕,丝衣可以卖出高价,换取各种各样的东西,现在丝部落战士们基础的狩猎,可能甚至连一些小部落都比不了。

这样的部落,一旦失去支撑部落的根本技能,会怎么样?

洛素有听舟水他们讲过,包括在原身的记忆里,也有一些不好的讯息。

在这个世界,每一个部落的立身之本,能够在苍茫大地上,建立起聚居的驻点,建造物资,吓退猛兽,采集捕猎,这一切的根源都离不开火种。

只要一个部落的火种在,巫在,这个部落就会永远不灭。

所以,在部落与部落之间进行战斗的时候,往往起决胜作用的,就是巫与巫的战斗。

想要覆灭这个部落,就必须要覆灭火种。

而那些在部落战斗中处于失败,成为输家的部落,失去了火种,就失去了立锥之地,他们成了“无火之人”,好一点的,可能被其他部落接纳,凭借着自身的手艺混点饭吃,不好的,甚至没本事的,可能会直接沦落成为奴隶。

是的,这个世界是有奴隶存在的,舟水说,像兽部落,他们养兽,这些给兽喂食,擦洗身体的活,可能都是奴隶来干的。

这些奴隶本就不是这些部落自己的族人,用起来丝毫不爱惜,不心疼,之前有听说过,兽部落养殖的兽,直接将给它喂食的奴隶吃掉了,主人也没有说过什么。

这是一旦部落失去火种,没有栖息地,处境比较严重的情况。

但丝部落的情况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现在部落还好好的,驻点在,火种在,巫在。

但只要这丝部落的消息传出去,日后没有办法继续做丝衣了,很快就会有其他的小部落过来打探消息,甚至是蠢蠢欲动地想要下手。

到那个时候,丝部落现在的这块资源丰富的驻地,也许就会易了主,成为别人家部落的领地。

而之后丝部落的命运,不外乎以上说的几种。

即便是最好的一种,若是能够得到舟部落,或者是药部落的庇护,勉强存活上一段时间,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亦或是成为附庸着大部落的小部落,可那个时候,丝部落没有了丝衣这动人的东西,又有哪个大部落,愿意接受这样一个没有自己特长部落的附庸呢?

他们眼下并不想扫丝部落人的兴致,但这些东西,由不得大家不想。

无论是身为邻居多年的舟部落和药部落也好,亦或是刚刚和丝部落相熟不久的洛部落等人,都不愿意看到丝部落走向这样的命运。

外面突然传来惊叫声,是丝部落族人们的声音,这是怎么了?

洛素她们纷纷跑了出去,眼见着越来越多的蝴蝶都在丝部落族人的周围环绕着。

紧接着,领头的那一只!

洛素身边的人都睁大了眼睛,那是一只何等斑斓璀璨的蝴蝶啊,之前的那些被叫做小东西,眼前的这一只却完全不同,它真的很大,很美。

因为这些蚕宝宝都变成了蝴蝶,每个长相都相似而不同,即便是丝部落的族人,此刻也根本认不出来它们究竟是哪一只蚕宝宝,无法对上号了。

但现在,那一只足足有人的脑袋一般大小的蝴蝶横空出世,一经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彩虹不及她的绚丽,翅膀翩翩而动,每每扇动一下,都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先前出现的那些小蝴蝶们,已经令所有人惊呆,而现在出现的这一只,已经是令所有人惊叹!

万般语言形容不出它的半分眉毛,洛素甚至想象,如果眼下的这只大蝴蝶能够化成人形一般,也定是倾国倾城一般的貌美,令人震撼。

而那些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蓝的小蝴蝶们,则围绕在它的身边,仿佛是列队一般地献礼,敬礼,臣服。

洛素清楚地听见了小黄急促地呼吸声,它正紧紧地盯着那只大蝴蝶,仿佛是它的敌人一般。

洛素心中一动,小黄的这个态度......

那只巨大的蝴蝶,此刻正落在丝部落巫的面前,蹭了一蹭。

“蚕大,你是蚕大?”

丝部落的巫曾经与蚕大通过火种沟通过,现在,即便眼前的这个小东西已经大变模样,他依旧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这一只巨大的小东西,是蚕大变成的?

大蝴蝶显然是知道自己的名字,似乎很高兴被叫到名字一般,绕着丝部落的巫又转了几圈。

丝部落的头领也哈哈大笑起来,这没想到,蚕大那个小东西,能变成现在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当初地那一块大石头。

已经变成了大蝴蝶的蚕大,此刻并没有歇息,它有些警惕,触角伶俐地感受着小黄这一边的方向。

在这里,在属于它的地盘上,有一个非常强盛气息的同类。

见那大蝴蝶转过来,小黄几乎是瞬间毛都立了起来,但并没有喊叫,双方仿佛是在对峙一般。

洛素挑了挑眉,这蚕大变成的大蝴蝶,是直接基因进化了吗?

从一只蚕宝宝,蜕变到了现在的模样,可以直接跟小黄对峙?

小黄用蹄子刨着地面,虽然这里不是它的地盘,但它并不想认识,眼前出现的这个新东西,它的直觉告诉它很危险,非常危险。

尽管它看起来没有小黄自己完全体的一半大,但小黄依旧在蓄势对立,不愿服输。

另一边的大蝴蝶翅膀哗啦啦地扇动着,阳光照射在大蝴蝶的翅膀上,色彩更加浓郁,折射出万分光彩。

一时之间,简直是令人看得呆了。

那美丽的大翅膀,实在是令人忍俊不禁地想要欣赏,目眩神迷。

洛山,还有舟水他们还以为大蝴蝶是在看着他们,心中很高兴,甚至跟大蝴蝶招着手。

但洛素清楚地知道,蚕大,不,大蝴蝶此刻关注的重点,几乎是只在小黄的身上。

一只“虫”,一只“兽”几乎是在做“势”的比拼,谁先输,谁就是败者。

小黄并没有被她那绚丽的外表所闪瞎眼,一心盯着,明明这个东西看起来没有自己的体格大,甚至很灵活,没有一点点的力量,但就是很危险,小黄很迷惑,但本能是真实的,永远都不会骗人的。

大蝴蝶的翅膀缓慢地扇动了两下,随着它的扇动,翅膀上的颜色和图案也发生了变化。

这......赶上变色龙了,还能自动换皮肤的?

但事情,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小黄好像呆愣住了,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甚至流下了口水。

此刻,小黄的眼前,是小矮子在火的附近,旁边全都是好吃的肉肉,肉肉,有烤好的肉肉,有煮熟的肉汤,旁边几乎堆成了肉山,这些好吃的肉肉怎么吃都吃不完。

洛素此刻的眼前依旧一切正常,但她已经发现了异样,因为身边的人,都神情呆滞,一脸沉沦着,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

洛素现在不敢随便触碰,鼓了一会儿,山就恢复了正常,他拍了拍脑子,“大白天的,怎么还做梦了?”还以为自己是睡着了。

比山稍微晚一会儿,舟水,药舟,这一片的战士们也慢慢地醒过来。

“我刚才,我刚才好像做梦了?我梦见我伴侣跟素学了做饭,跟素做的一样好吃,每天都能吃到了。”野想着刚才看见的内容,忍不住在嘴里回味了一下那美味。

“我也是,我梦见了我亲手打了一只蛮象,还当上了副队长。”吱吱笑呵呵地说着。

“我梦见了我有个兽皮袋,只要我想有什么药,伸进兽皮袋里就有”药舟迷迷糊糊地说着,洛素悄然在心中点了个赞,很有想象力,连机器猫的百宝囊都能想象出来。

舟水没有说他的梦是什么,“我们,我们怎么忽然做梦了?”

舟水才是第一个反应到不对的,大白天的,他们不是在当观众么,怎么会忽然像做梦一样。

听见舟水的话,大家也反应过来,对啊,就算是一个人忽然睡着做梦了,可不可能这么多人,都在刚才那一下睡着了,还都做了梦,关键做的不一样,还都是不太着边际的美梦。

洛素看了看脚下哈赤哈赤流口水,仿佛正在大朵快颐的小黄。

应该是......对面的大蝴蝶造成的吧?

不过,看样子那边的丝部落族人,似乎并没有收到这样的影响。

洛素自己没有看到,甚至没有受到半点影响,是她心中无欲望,还是体质特殊?

那大蝴蝶继续飞舞起来,小黄也慢悠悠地醒过来,铜铃般的大眼睛一瞪,肉呢,我的肉呢?刚才还有那么多好吃的肉肉呢?

大蝴蝶看着对面的这个对手,似乎很是不屑,飘乎乎地飞到了蚕房的上方,其他的蝴蝶也跟了过去。

“丝田,这个,这个蚕大,好像不一般。”

舟水直接叫了丝部落的头领,刚才的异样,也不知道丝部落的人有没有感受到。

丝部落的族人们还有些懵逼,等到洛山他们七嘴八舌地解释了一下,那蚕大化成的小东西,扇了扇翅膀,他们就像迷迷糊糊睡过觉了一样,还做梦,梦里见到了想要的东西。

洛素还特别描述,他们在做梦的时候,双眼飘忽,整个人都沉入其中,没有半分防备。

虽然大家的描述是做梦,但洛素心中已经下了一个定义,幻境,这大蝴蝶,应该是有着施展幻梦的能力。

丝部落的人几乎傻眼了,怎么,怎么可能呢?

他们的蚕宝宝变成了这样不说,还能让人像睡觉了一样做梦?

丝部落的巫确实沉吟了半晌点了点头,在先前那一瞬间,他确实是感受到了蚕大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波动,但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经过在场众人这么一说,才明白。

“蚕大扇了扇翅膀,我们都像睡着了,这要是坏人在这,睡着的功夫都可以直接要命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丝部落的人一下就反应过来,蚕大这样让人睡觉做梦的能力,简直就是对于丝部落的一层保护。

“可是蚕大刚才为什么会让你们睡觉?”丝部落的族人不解,蚕大可不像是有攻击性的样子。

“因为小洛素养的那只狗兽吧?”丝部落的巫已经率先给出了答案,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蚕大化成了类似禽鸟的兽类,已经不再是只能够待在蚕房里的蚕宝宝了,能够出现在外界,在她看来,这里可都是她出生长大的地方,要好好的守护这里。

大蝴蝶带着一堆小蝴蝶直接跑到了蚕房的房顶,令人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蚕大怎么上去了?”

“是啊,小东西们怎么上去了,快下来,快下来,摔倒就不好了。”丝部落族人们还是很担心,即使这些蚕宝宝如今已经变了一番模样,会飞了,但还是摔死的问题。

“蚕房里还有很多蚕宝宝在结茧,蚕大他们应该是想回去,但是又不能去打扰他们。”已经有人分析了出来。

“那我们去把老蚕房收拾出来,让蚕大带着小东西们住。”

“老蚕房里大石头掉下去过,不好,还是给蚕大建一个新房子,大房子。”这一提议瞬间得到了丝部落族人的全体同意。

丝部落头领和巫一点头,他们瞬间分工明确,直接开始砍树伐木,抓紧时间干活,争取让蚕大他们当天就能住到新房子。

丝部落的巫伸出手,想要呼唤大蝴蝶,大蝴蝶很通人性,直接落了过来,似乎是在问,饲养员,找我干什么?

“蚕大,你现在还能够吐丝吗?”丝部落的巫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蚕大他们现在变得很美,甚至有了新能力,那还能不能吐丝了呢?

大蝴蝶转了几圈,闪了两下翅膀,丝部落巫的眼睛似乎进入了朦胧的状态,但他的状态结束的很快,眼神瞬间清明起来。

只是苏醒之后,愣了几秒,“蚕大,你愿意一直留在部落里吗?”

大蝴蝶继续在扇动着翅膀,似乎做出回应,又飞到了房顶上。

丝部落的巫笑了出来,蚕大给他展示的未来,也许不一定是坏事。

白天闹闹哄哄了这一顿,直到了晚上才结束。

走回了屋子里,大家还在说着,蚕大变成的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要看着它,就被带到睡觉做梦,一不小心,小命就没有了。

此刻,比起蚕大的威力,已经不怎么有人提起丝的问题了。

但是,比起丝部落现在蚕大变成的大蝴蝶,洛素更担心的是那块陨石。

现在几乎是可以确定,丝部落的蚕宝宝如今变成了蝴蝶们,甚至是蚕大直接变成了超级大蝴蝶,都跟天降陨石脱离不了关系。

虽然她不是很懂这方面,但不管是篡改了基因链,亦或是陨石的神秘力量导致了基因突变,这份力量,都太不同寻常了。

而且这块陨石是被扔到了河底,河里,并非没有生物生存。

有河兽,有鱼群。

当初蚕大不过是趴在这块陨石上,都能够造成如此大的改变。

那其他的生物呢?

这块陨石在河底,会不会催发出许许多多的强大河兽出来?

到时候,对于这河岸两边的部落来说,不亚于灭顶之灾。

一个大蝴蝶如今都有这样的神奇能力,对于丝部落来说是好事,但也许从别的方面来看,意义则完全不同。

曾经这片土地上的霸主,是各个级别的荒兽,他们虽然强大,但依靠的仍然是强健的体魄与力量。

现在大蝴蝶的身体能力,对于如今的部落人来说,不亚于刷新了世界观。

大蝴蝶有着织造幻想的能力,这应该是根据它本身的特性所衍生而出的,那如果这块陨石影响的其他的生物呢,又会产生怎样独特的能力?

而这所带来的后果,洛素一时之间,甚至有点不敢去想。

当务之急,这块陨石,必须得找出来,必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