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37章 狗血侦探2

第237章 狗血侦探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套上羽绒服出门, 这个时节是初冬,虽然没有下雪,但作为北地城市, 宁城的最低气温已经逼近零下。www.gsgjipo.com

眼前的这位周女士开着一辆并不出挑的商务车, 就像她身上的大衣与包包一样,即便是熟悉奢侈大众品牌的人, 也不能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他们的品牌。

洛素坐在后排,副驾驶上堆叠着几本书, 车玻璃厚厚一层, 十分干净。

周女士随手打开了音效, 古典轻音乐, 看上去很符合这位女士的品味。

两人没有说话, 开车分神是大忌。

侦探社所在的宁水街道虽然老旧, 但位置极好, 四通八达,到哪里都很是方便。

十分钟, 周女士的商务车停在了一处有些老旧小区的道边。

“育才小区”, 洛素挑了挑眉,看来周女士的儿子学习成绩还不错。

这是整个宁城最为有名的学区房,坐落于宁城最有名的高中,“宁城育才中学”的附近。

宁城育才中学,一本上线率百分百, 重本率高达百分之五十,而通常没有进入重本线的这一批学生,往往会选择出国留学。

至于这里的学区房房价,早已比肩市中心的高级公寓,有价无市。学生可走读可住宿, 但显然有很多家长不放心孩子,在这里陪读。

洛素之所以了解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她和初雪都曾就读于这里,而托父亲的福,曾经得到父亲莫大帮助的一位委托人,将房子以近乎免费的价格租给他们四年。

看了眼手表,现在应该是学生们下午结课吃晚饭的时间,不远处的校门口已经挤满了送饭的家长。

这里当然有食堂,但食堂里饭菜哪能有家里做的营养干净好吃?一位正带着保温盒下楼的阿姨如是说。

“我儿子和家里不太亲近,读高三,在育才上学,平时在学校住宿,周末也不回家,就待在这边房子里。”

“原本想让他住在房子里,请了保姆收拾房间做饭,照顾他,他偏不要,不喜欢外人,孩子大了,我们也没办法。”

周女士的情绪始终平稳,并没有寻常母亲不被儿子待见的苦涩。

她拿钥匙开了门,“前些天给我打电话,说是养了只蜥蜴,他平时上学,来不及照顾,让我每天过来看看。”

“昨天喂完没注意,今早上来没找到,明天中午我儿子放学。”

洛素点点头,难怪她说明天中午之前必须找到。

育才小区的供暖很好,这里是集中供暖,虽然昨天才是正式供暖第一天,但洛素穿着羽绒服进屋,刚进来不久已经感受到了热意。

一室一厅,洛素目测五十三平左右。客厅里巨大的玻璃缸,看样子就是这只蜥蜴的居所。

只是眼下,扫视一圈,卧室的门似乎关着。

周女士注意到洛素的视线,补充道,“我儿子的房间不准我们进,我平时来也都是关着的,蜥蜴都在客厅养着。”

洛素看着门与地板的缝隙,确实不足以让一只蜥蜴爬进去。

沙发,电视,鞋柜,厨房,餐厅,洛素扫视一圈,最终眼神定格。

她走到裸露的暖气片附近,手电筒轻轻照亮,从暖气片的后面扒拉出一只蜥蜴。

“周女士,应该就是这一只吧?”

将蜥蜴放到周女士的手上,洛素看了眼手表,距离进屋到现在,三分钟。

周女士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么快?

“洛小姐,你的能力比我想象中更强。”

她将那只蜥蜴重新放回了蜥蜴的窝里,从包中取出信封递给洛素。

“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蜥蜴在暖气后面的吗?你进这房子没有超过五分钟。”她的语气中带着探究。

“客厅空调的出风口落了一层薄灰,这里的私人物品很少,您儿子应该不太喜欢呆在这里,虽然前半个月很冷,但您儿子未供暖之前也没有在客厅开过空调。”

“蜥蜴是冷血动物,但它喜热怕冷,宁城已经入冬,昨天刚刚供暖,室内温度升高。之前室内的气温很低,生物本能驱使它自动寻找温度高的地方。”

“而在这间房子里,暖气片是我能想到它最喜欢的地方。”

洛素随意地解释,将手中的信封退了回去。

“恭喜您,作为我的第一位委托人,您这一单免费。”

“事实上,周教授,不如我们来谈谈第二件案子的报酬。”

洛素冲着她眨了眨眼,轻笑着说道。

周女士一愣,紧接着满意的笑了出来。

“不愧是侦探,不过,在探讨案子之前,介不介意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周教授请她坐下,洛素徐徐开口。

“您身上的大衣和托特包是两家高奢的限量供应品,并非寻常富人可以订购,您的商务车看着普通,但安保高端,防弹玻璃也不错。即便是寻常有钱人,也并不需要这么保护自己。”

“您独特的气质告诉我并非是寻常贵妇人,至少,从您包里露出的宁大论文封面,还有副驾驶的专著告诉我,您学识渊博,还在大学里有着不错的职称。”

“考虑到我妹妹和我提过的毕业论文导师知性优雅,豪门出身,同样姓周,我想,您也许从我那话痨的妹妹嘴边听过我们的小侦探社。”

“您有事情想要调查,但又不想找那些宁城知名的私家侦探,也许他们的职业道德并没有那么高,考虑到我妹妹提过我,您儿子的蜥蜴又找不到了,刚好是一个验证我能力的好机会。”

听完洛素的讲述,周瑶轻轻点头。

“推理的不错,这桩案子交给你我越来越有信心了。”

说着,周瑶从大包的底层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夹。

照片,文件,洛素速读过去。

“我想查一下我弟弟的女儿,周斐然。”

洛素听着这个称呼,很有意思,周瑶的弟弟周逍,是宁城知名的大地产商,周瑶如今的丈夫也处于等级的豪商。

弟弟的女儿,应该称为侄女。

至少从原身看过的网络八卦和小道消息来看,周瑶和弟弟一家的感情一直不错,对于孩子同样爱屋及乌。

但现在,她很冷漠的称呼侄女的名字,周斐然。

洛素翻到最后一页的文件,血缘关系鉴定报告,简单来说,就是亲子鉴定。

报告显示,周斐然与其名义上的父亲周逍,母亲王果果,不含有任何血缘关系。

“我弟媳生产的时候在妇婴医院,十几年前,还没有现代这么高端,月子中心什么的,周家也只是个小开发商,不像现在这么有钱。”

周瑶徐徐说着。

洛素专心聆听,确实如此,地产业的飞速发展无非是这十几年间,宛如滚雪球,借着行业与政策的扶持,周家可以说是一路大运兴隆达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十五年前,我弟媳住的是妇婴的普通单独病房,但孩子一生下就被抱到了保温箱,之后抱回来的,就是周斐然。”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发现?”

周瑶点了点头,周斐然长相漂亮,落落大方,任谁见了,都称赞一句不愧是周家的女儿 ,从小就优秀的女儿,即便长相也许和父母并不相似,但如出一辙的优秀,往往并不会惹人怀疑。

“我和我丈夫一直想要一个女儿。这么多年来没能如愿。但对于斐然一直是当做亲生女儿。”

“上个月是斐然的生日宴,斐然打扮的很漂亮,像小公主一样,我丈夫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话,他说,斐然和你弟弟弟媳一点都不像,要说像姑姑也应该说的过去。但斐然的长相也并不像我。我当时并没有在意这句话,直到后来,到了要切蛋糕的时候,斐然说去上厕所,但一直没有下楼,我便上去找她,无意中听见了她与别人在打电话。”

“她在电话里说,千万不能让她回到宁城,不能让周家发现,我给你的钱。都是干什么去了?如果让她回来,你以后别想得到一分钱!”

“我本想接着听下去,可她只说了这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这句话的内容实在太过可疑。我的听力和记忆力都很好,不能让人回到周家”,这句话太可疑了,她会不让谁回到周家。甚至还给了那人钱?”

“我找人查了斐然的通话记录,根据那个时间点,与她通话的最后一个记录在山城,一个山沟沟里面,信号很弱,号码主人叫做徐翠。”

周瑶打开手机,给洛素看了几张照片。

“徐翠,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她有一儿一女,儿子叫钱震,女儿叫钱千,钱千和斐然一样大,出生的日期是同一天,我找人弄到了钱千的照片,你看看。”

周瑶的语气中泛着冷意。

钱千的照片是在学校毕业照,她留着长长的刘海,虽然身子偏瘦,但看着是个大骨架,这张照片是初中毕业照,她比旁边的同班女生要高出一头。

“我们家人发育都比较早,我和弟弟十三岁的时候就一米七一米八了,我弟媳果果和我一样高,而斐然,如今十六岁了,还是一米五出头。”

周瑶又在手机上翻了一页,这是钱千的二寸照,旁边还有着她弟媳年少的照片,抛开那碍眼的刘海,五官如出一辙。

“我派人资助了钱千的学校,给她们换了教学用具,孩子们的学习用品,生活用品,拿到了钱千的头发,DNA结果显示,她是我弟弟的亲生女儿,周家真正的周斐然。”

“您想让我做什么?”洛素问着周瑶,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以周家的实力,大可把亲生女儿接回来,当年到底是有意还是无心的换子,都可以调查得清清楚楚,水落石出。

“我侄女,钱千,失踪了。我监听了斐然的电话,不是她们做的,钱千的养母也不知道她在哪。我要你找到我的亲生侄女,把她带回来。”

周瑶的语气十分坚定。

“您怎么信任我?”洛素带着些微的疑问,这样的豪门密辛,交到自己没认识多久学生的姐姐来办,一个三流不知名的侦探社?

“我信任你们姐妹,就如同信任你们的父亲。”

周瑶取出第二个信封,放到洛素的面前。

“这是定金。”

洛素的眸光闪了闪,看来还是一位老顾客了。

“我接了,相关的材料,录音,请您一并转给我。”

周瑶点头,“没问题,都在我车里。”

洛素带着一箱子材料回到侦探社,就着台灯昏黄的灯光翻阅着材料。

手机上,初雪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论文定稿,明天解放。”

洛素的手指触动,她飞快地回了一条,“有案子了。”

周瑶说信任她们姐妹,就代表初雪也可以介入到这个案子之中。

都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她和初雪,两个侦探教养大的女儿,能抵得上几个诸葛亮呢?

...

“所以,这是一桩真假千金失踪案?”

“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桩案子就这么劲爆。”

初雪一边看着材料,一边有些兴奋地说着。

“是第二桩,第一桩是蜥蜴失踪案,已经解决了。”洛素翻阅着手里的资料回复道。

“不,我亲爱的姐姐,是第一桩,请注意,我说的是‘我们’,蜥蜴失踪案是你的第一桩案子,不是我们。”

初雪认真地矫正着。

洛素点点头,不置可否。

“我们从哪里开始?山城没有失踪人员报警记录,她一个小姑娘,能去哪?同学家?朋友家?或者打工?十六岁,刚刚抵达合法童工的门槛,看资料钱千在的山沟子有不少女孩十几岁就去工厂打工供养弟弟。”

“所以说什么时候能够普及十二年义务教育,最好规定女孩不上学就犯法。”

初雪边看资料边吐槽着,山城多山,全国知名贫困城,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前些日子网上还爆料,山城贫困户坐等官方扶贫的钱拿去吃喝,连生十几个孩子的低保户。

“周瑶让助学基金的人做了一些调查,询问了钱家周围的邻居,还有村里其他的人,钱家不富裕,绝大部分钱都花在钱震这个儿子身上,钱家男人是个没钱的赌鬼,经常有人上门讨债,钱千的日子没她弟弟好,要做家务,农活,身上穿着养母改小的衣服。”

“周瑶不是说,假千金给钱家打了不少钱,银行对账单上显示有几十万了吧?这在那山沟里可不是个小数目。”

初雪捏着下巴,资料上来看,钱家一直过着贫困的日子,这么一笔钱,都被藏起来了?

“我猜徐翠私藏起来了,也许是想给他儿子在城里买房,或者娶媳妇。”洛素回着。

“可徐翠她儿子钱震才十岁?!”初雪更倾向于这笔钱被拿去还了赌债。

“对于大部分家庭而言,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就要开始攒老婆本了。”

“钱家男人确实好赌,但山沟子里小打小闹,他不会大赌,欠债几万块,咬咬牙,出去打工三五年就能还上,根据邻居的讲述,他对钱千这个女儿还不错,学习好,长得好,能干活,在乡下给她赚面子,出门在外经常夸女儿,如果他知道钱千不是自己的女儿,就不会这么干了,不要高估男人对于血缘的容忍性。”

“如果他知道钱千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早就给她定下一门亲事收笔嫁妆还赌债了。他出钱给钱千上高中,一来,钱千学习好,上高中只需要拿个伙食费就行,以后考上大学,大学生挣得可比当工厂女工做的多,就算是嫁人,高中生大学生,要得彩礼也更多。二来,钱家男人自己没能力,欠下一屁股债,钱家也就钱千能够给他在外边长脸撑面子。”洛素接着说道。

初雪点点头,山城是重男轻女的重灾区,根据周瑶给出的资料,钱千所在的村里,很多女孩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或者是回家帮忙做农活,等到十六七岁,家里面谈好一门亲事,十八岁直接嫁出去。

如钱千这般十六岁能够到镇上念高中的,还是少数。主要也是得益于钱千自己的努力,成绩优秀,初中升高中的全镇第一名,镇高中直接免除了学杂费,只需要伙食费就行。

别看钱千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免学费,还要捡徐翠的衣服穿,她的小弟弟钱震,现在十岁就被徐翠送到了镇上的英语补习班,还去学了吉他!

咝咝啦啦的,初雪正在播放监听周斐然与徐翠的通话。

“还没找到?还没找到?钱千要是来到宁城怎么办?以后你别想管我要一分钱。”

“然然你消消气,你爸不知道这件事,他还以为钱千在学校没回来,家里还有你弟弟,我还得做活,没办法去找她。”

“钱千身上没有钱,上的中学都是镇中学,没见识,连山城都没有去过,更不可能去宁城了,然然,山城已经下雪了,钱千走的时候穿的还是单一,也许已经死在外面了。”

“她死在外面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让人发现,还要我说多少次,你不是我妈,我妈叫王果果,我爸叫周逍,我也没有弟弟,这辈子只有他们是我爸妈!”

“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把钱千随便嫁个人,有夫家看着,她也跑不掉,现在可倒好,她最好是死了,一定要死了。”明明是甜美的女声,说出来的话却无比恶毒。

初雪一脸的匪夷所思,“假千金才十六吧?因为家境不想认亲爹亲妈可以理解,至于把另一个女孩这么......”

周家不会养不起两个女孩,即便是接回了亲生女儿钱千,和周斐然这么多年有着感情基础,当成亲女儿养的,也不会直接放弃她,而是两个一起养,继续为她提供优渥的生活。

听听周斐然说的话,把钱千嫁了,一辈子都逃不出那山沟沟,在明知道这个女孩本应有着璀璨人生的时候,依旧恨不得将她踩在脚底,跌落尘埃,送入十八层地狱。

“豪门水深,周瑶已经去查她什么时候和生母联系上的,周斐然不需要我们管,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钱千。”

洛素把钱千的照片发给初雪,真假千金的纠葛,怎么迎回周家的亲生女儿,又怎么处置这个假千金,都不重要。

找不回钱千,一切都白谈。

洛素翻完所有的资料,锁在了书架后边的保险柜里。

她滑动着手机,购票成功。

“我们现在出发去山城,最好明天就能到钱千的镇中学。”

“这么早?”初雪下意识地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一大早看完资料就走,她们还得收拾行李呢。

“越早越好,山城已经下雪了,钱千如果一个人这外边,可不容易,只带随身物品,行李什么的周瑶会派人给我们准备,路上还有些资料陆续发过来,再过几天,镇中学放寒假了,再找到钱千的朋友们可不容易。”

洛素飞速收拾了个双肩包,把认为能用到的东西通通装了进去,见她如此,初雪也开始行动起来。

昨天洛素订的高低床已经派送到侦探社安装完毕,才铺了床垫和新床单,可惜她们的主人还没来得及睡上一晚,就忙碌起来。

一串忙碌之后,两人拖着行李箱背着包下楼,大门上一层锁套上一层锁。

预约的出租车已经在街边等待,寒风凛冽,丝丝入骨。

初雪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看着侦探社二楼外边摇摇欲坠的牌匾。

“我们回来牌匾不会掉了吧?”她迅速地钻进车后座。

洛素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哪里的塑料袋被风挂到了牌匾上边,但六个大字依旧清晰可见,不蒙灰尘。

“凡尔赛侦探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