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38章 狗血侦探3

第238章 狗血侦探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寒风瑟瑟, 山城已然初雪。www.baoxiaojianduan.com

沙土的操场上积了一层浅浅的雪,简易的篮板附近依旧有不少学生不顾寒冷地玩闹。

白底的学校墙壁上,深沉的绿漆十分浓郁, 这墙是新刷不久的, 想来是为了迎接当初助学基金会的来访。

今天是周日,是这处镇中学的学生们返校的日子, 不需要上课,孩子们大部分待在宿舍里, 洛素与初雪有充足时间来探访。

托周瑶的安排, 两个人现在的身份是基金会工作人员, 可以接触到这些与钱千同班的孩子们。

前一阵子, 助学基金为镇中心募集了一批羽绒服, 充作是校服, 给每个孩子都印上了名字。

为了和这群孩子们拉进距离, 初雪和洛素也穿上了这批羽绒服,两个人穿行在女生宿舍, 路过的孩子们好奇地看着她们, 不好意思的笑笑。

镇中学难得来了新面孔,但孩子们并不害怕,这群新来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们对她们很好,甚至对女孩们更好。

教学楼内原本的木制窗户统一换成了铝合金窗,窗明几净, 甚至还在窗台上摆上了几盆挖来的野花。

教室内的破旧桌椅也换成了崭新的书桌,他们穿着暖暖的,女生们甚至获得了专属的小包裹,每个月都有。

孙玲提着暖壶上了楼,看到两个穿行在走廊里的身影。

“请问......你们找谁?”

女孩语气中带着怯意, 穿着长款的羽绒服,看着两名来客。

孙玲知道这是基金会的人,前几天,她听班主任说,基金会打算春天的时候给学校铺设塑胶操场,上面有假草坪。

孙玲还想像了一下,那样的塑胶操场坐着一定很舒服,不会像现在的,风一刮,全都是沙子,让人呸呸呸,一身的尘土。

听隔壁宿舍的人说,助学基金会还打算做一对一的单独资助,人选没有定好。因为怕老师徇私,所以都是基金会的人员自己选。

那个女生告诉孙玲,要在学校好好表现,如果被选上了,以后上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的都不用愁了,可以逃离这里,不用在高中毕业后早早嫁人,或者是送进哪个小厂子打工。

孙玲想着,人家就算选,也得选学习好的吧,像她这种不上不下的,肯定进不去名单,不过现在,她还是表现出应有的和顺。

“我们随便看看,可以让我们进去看看吗?”初雪的声音柔和,对待女孩,她总是如同春风一样温暖。

初雪心里没说的是,找的就是你。

孙玲,是资料里钱千的好朋友,两个人家境有些相似,与钱千不同的是,钱千有弟弟,孙玲有哥哥,钱千的父亲是个赌鬼,孙玲的父亲是个酒鬼。

孙玲成绩平庸,但和钱千同住一个宿舍,钱千似乎还经常帮助她补习。两个人从初中就是好朋友,现在待在一起几年,也许会知道点什么也说不定。

孙玲用小钥匙打开了上锁的宿舍门,让洛素与初雪进门。

她把暖壶放在地上,指了指她的床,示意两人可以坐在这里。她捏了捏手指,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两人会问什么问题。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四张上下铺架子床,四四方方的,没有阳台,靠里边的挨着暖气片,暖气片上还放着塑料袋和馒头,用以加热。

八个床铺上的铺盖各有不同,有花色的,有靛蓝的,军绿的,也有像是成套买着的动画图案。

有的只是一层薄薄的垫子,叠起来的棉被看着也不怎么厚实,这屋子里穿着羽绒服也感受不到半分的热意。

初雪装作看到架子床上的姓名,开口道:“你叫孙玲是吗?”

孙玲点了点头,初雪接着放缓声音,“我可以叫你玲玲吗?”

洛素在旁边微笑地看着她,初雪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能够天生的让人放下戒备心,引入到自己想要的谈话中去。

刚认识十分钟,孙玲已经慢慢地打开了话匣子,宿舍有八个人,有同班的,也有不同班的。

她们都周末回家了,还没有回来,估计要到晚饭后才会回来。

初雪询问她有没有关于未来的想法,孙玲的眼神有些迷茫,

“我想考大学,但我们高中每年能考上的就几十个人,而且没有什么好大学,录取的大学学费很贵,很多人就算考上了,也没有钱去念,拿到高中毕业证就去打工了。”

“我......我学习一般,也不聪明,千千一直给我补课,我也听不太懂,感觉,感觉我考不上大学,考上了家里也没钱给我去。”

孙玲的声音越来越小,这并非是她在卖惨,事实如此,对于这所高中的女孩子来讲,大部分逃脱不了既定的命运。

“玲玲,你们这里可能不太知道,考上大学,只要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可以去,就算是没有学费,到学校可以申请助学贷款,这都是官方提供的,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慢慢偿还,生活费也可以勤工俭学自己赚。”

初雪握着孙玲的手,“我们基金会的创始人当初就像你一样大,成绩一般,在山沟沟里的中学,和你一样,但她不断努力,走出了大山,现在有能力了,希望能够来帮助你们这些和她当年一样的孩子。”

“她现在是公司的老总,事业有成,生活美满。你想想,二十年前,那生活条件比现在更恶劣,但她都能够做到。二十年后,你也一样可以。”初雪牌心灵鸡汤上线,孙玲愣愣地听着。

“我们基金会有一个新项目,助力高考女生圆梦大学,资助你们上大学,所以,玲玲,只要努力,你也一样可以的。”

安抚了孙玲一阵,洛素无意地提起宿舍里的其他人,孙玲的对床就是钱千,同样靠着门。

“钱千是我们宿舍,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她可聪明了。”提及自己的好友钱千,孙玲很是崇敬,钱千学什么东西一学就会。

洛素的眼神掠过对面的床铺,完全不成套的枕头,褥子和棉被,这花色应该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件基金会赞助的羽绒服就放在床上,这么冷的天,钱千没有穿羽绒服走。

初雪告诉孙玲,钱千作为三好学生进入了第一批助学名单,正好她认识,就想了解一下钱千家中的情况。

“啊,千千能被资助就太好了,等钱千回学校了,到时候她听到肯定会高兴。”孙玲显然十分为自己的好友感到喜悦。

“千千上上周五放学回家了,羽绒服是新发的,带回去怕被她妈直接抢走,千千就穿了旧棉袄走的。”孙玲如此解释道,看起来对钱千的家庭状况十分了解。

洛素与初雪对视一眼,孙玲以为钱千是回家,还说等她回来,所以并不知道她失踪了?

初雪继续问,孙玲一股脑的吐槽,“千千一周没来上学了,肯定又是被她妈关在家不让出来。千千她妈特别重男轻女,不想让千千上学,所以千千都是一个月回一次家,只找她爸要生活费,要是她爸不在家,她妈就让她在家干活,不准出家门,不让回学校,等千千爸回来才行。”

洛素的手微微一顿,徐翠喜欢把钱千关在家?但是根据录音和周瑶这边的消息,钱千确实不在村子里。

“你们学校不管吗?”初雪没忍住问道,钱千在学校还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不去上课,老师不打个电话问问吗?

“管也没法啊,说不清楚的,钱千她妈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大家都习惯了,从初中看这样,反正顶多一个多礼拜,快的话三四天,等千千她爸回家,千千就能又回来上课了,到时候老师再给她补习,我连笔记都给她准备好了。她们家在山沟子里,太偏了,平时都没人去,现在这天更不好走。”

孙玲摇了摇头,言下之意,我们这就这样,都习惯了。

难怪钱千一个礼拜没回来,她们也没当回事,也没有谁想着钱千是出事失踪了。

洛素给初雪示意了个眼神,初雪心领神会,让孙玲带着她上厕所。

钱千失踪的事显然要保密,这孩子要是知道了,心里估计也七上八下的,洛素趁着她出去,抽空翻翻钱千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高低床底下的箱子,脸盆,洛素一一看过去,私人物品乏善可陈,木箱子应该是钱千的,塑料箱子是别的孩子的。

一个磨得褪色的铁皮饼干盒子,内有些许的划痕,基金会爱心包的空包,内里的东西都不在,写完的试卷,还有一个格格不入的劣质游戏人物手办,私人物品乏善可陈。

洛素小心地摸索了钱千的床铺,从枕头的夹层中发现了一张彩纸,看着上面的内容,她挑了挑眉。

等到初雪和孙玲回来,两人告辞,还请孙玲对今天说的话保密,因为她们是“微服私访”,孙玲很认真地点头,保证不会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等千千回来,我可以把资助她上大学的事告诉她吗?”

“可以。”初雪揉了揉孙玲的脑袋。

两人走出了宿舍楼,初雪才开口,“亲爱的姐姐,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没有发现,我可是在寒风刺骨的厕所里拖了十分钟。”

“有了点头绪,我们去那家网吧看看。”洛素指了指镇中学转弯的网吧,这里是小镇青年的聚集地。

网吧的门开口放着支起来的宣传木架,日期都是半个月之前的,上面是某某游戏友谊赛,还有奖品什么的。

一进门,烟雾缭绕,瞬间呛的人后退几步,洛素甚至看到有学生直接穿着基金会发的羽绒服,看着她们进去,低下了头,甚至是用帽子盖住脸,转身就走。

虽然洛素与初雪的脸很年轻,但身上的气质还是与这群稚气未脱的学生们不同。

“两位老师,现在是放假,可不兴抓学生。”柜台后边黄毛网管笑嘻嘻地说着,将洛素与初雪两人错认为来抓学生的年轻老师。

“钱千今天没来?”洛素单刀直入。

“那丫头一个礼拜没来了,估计又被她妈圈家里了,那台机子是她的,都快落灰了。”黄毛撅了撅下巴,说出的话语孙玲如出一辙,显然他也对钱千家里的情况十分了解。

“一个钟。”洛素扫码付了钱,顺势坐到那台机子上开机,这家网吧是这镇子上为数不多接收扫码付款的地方。

快速地浏览历史记录,一条一条的点进去,洛素的心中已经有了底。

之前见到的东西逐渐串联起来,走出网吧,呼出一口寒气。

洛素打电话给周瑶,让她在宁城火车站附近调取监控,寻找钱千是否出现在了附近。

“姐姐,你的意思是,钱千真的去了宁城?”

初雪问道。

洛素点点头,将在钱千宿舍中找到的一张纸递到初雪的手中。

“周家人骨子里的冒险精神一样流淌在她的血脉之中。”

“如不意外,这是钱千精心策划许久的一次离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