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51章 狗血侦探16

第251章 狗血侦探1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个姑娘七嘴八舌地, 补充全了这个张英辉的信息。www.maixi9.com

根据姑娘们的描述,这个张英辉是之前死者柳雯雯的相亲对象,上个月聚会的时候, 柳雯雯刚和这个男的相亲完, 就给自己的闺蜜们吐槽了好一通。

昨天吃饭的时候还说,这男的跟有病一样, 柳雯雯已经直接在聊天软件里说俩人不合适, 祝福对方找到更合适的人,结果这男的直接跑到柳雯雯家楼下, 问他哪不合适了。

这明摆着的拒绝,就算是相亲,也得双方都愿意才行,这男的还贴上来了。

之后柳雯雯有两次下班回家,在小区门口遇到了这个张英辉,柳雯雯没搭理,他就一直跟着柳雯雯到楼下,甚至进了单元门。

给柳雯雯吓得, 直接找了当初介绍这个男人的邻居,这怎么回事?介绍了个神经病跟踪狂, 再来她就报警了,这男人才作罢。

因为这件事, 柳雯雯出门都随身带着防狼喷雾和一键式报警器。

旁边的警官拿笔记录着,这么说来, 柳雯雯个人的警惕心还是非常强的, 如果她随身带了防狼喷雾和报警器,那遭遇凶手的那一天,是没来得及用上吗?

这个张英辉, 根据柳雯雯闺蜜们提供的信息,是在一家宁城的连锁健身房担任教练,在网上搜索了一阵,找到这家健身房的网页,选择定位和门店,直接找到了这个张英辉的照片。

身材壮硕,肌肉丰满,一个高大的肌肉男样子。

成年男性,力量强,还和死者本身有些仇怨在,她们现在就去会一会这个张英辉。

今天是周日,对于大部分健身房来说,周末才是大批量会员出现的日子,上大课的,上私教课的,来运动运动发汗洗个澡的。

加尔健身房,楚楚出示了证件之后,前台就将她们请到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还有一位健身房的经理陪同着。

没过多久,带着工牌的张英辉就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张英辉脸上的表情有点蒙,同事叫他来办公室,说是有警察来找他,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警察来找他?

想了想最近自己干了什么,他也就是卖了五十节私教课给个死胖子,正常的买课卖课,这也没坑钱啊。

将这张脸与健身房网站上的照片对上号,张英辉穿着黑色的健身房教练统一款半袖,手臂鼓起,看得到壮硕的肌肉。

“几位......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是哪位警官介绍的吗?”他还开了个玩笑,仔细想着自己的会员里有没有哪个是警察。

“张英辉,你认识柳雯雯吧?”楚楚冷着脸直接开口。

张英辉愣了一下,“认识倒是认识,怎么了警察同志?”因为三人的冷脸,他不自觉地加上了敬称。

“柳雯雯昨晚被杀害,我们想知道,你昨天下午到今天来上班之前都在哪里。”

张英辉瞪着眼睛,张着嘴,“警察同志,你们,你们说啥?”

“柳雯雯死了?”他满眼的不可置信。

“警察同志,这可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啊,不知道你们从哪听来找上我,但我是大大的良民啊。”他急忙撇清自己的关系,还用上了电视剧里的台词。

“别说废话,昨天下午三点半,到今天你来上班之前,把你的行程报一下,我们回去排查的,不是你最好。”楚楚说着。

“哦哦,昨天,昨天周六,周末的会员比较多,我昨天带一节大课到晚上九点,九点下课就冲了个澡,然后就回家了,今天十点才来上班的。”张英辉转了转眼珠子,他说着。

初雪的目光看向陪同的经理,这位经理点了点头,他拿出了一份昨天的课表,张英辉的课,确实是排到了晚上九点,健身房内的录像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大课结束之后,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他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这家连锁健身房的位置距离张英辉所在的小区不愿,冬天走路,也就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楼下还有许多共享电动车共享单车一类的,张英辉可以在半小时内回到小区到家。

尽管他说,下班之后,他就回家,刷刷视频打打游戏,然后睡觉到天亮,再起来准备上班。

但这并不足以消除张英辉自身的疑点,十点钟到家之后,到早上出现在健身房之前,这之间的空挡,有谁能给张英辉作证?

张英辉看了看三人,欲言又止。

洛素看了看旁边的那位经理,“这位先生,因为涉及到警方机密,能不能麻烦您暂时离开?刚才听到的一切也请您保密。”

这位经理踏着小碎步出了门,张英辉才一脸生无可恋地继续说话。

“你们不是要不在场证明吗?我给你们,刚才说我昨晚回家了是假的。”

哦?

“我昨晚走了之后,约了一个女会员在明月酒吧喝酒,之后去了酒店,早上直接过来上班的。”

“你刚才怎么不说?”初雪问着,一夜情也好,约会对象也好,都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

张英辉撇了撇嘴,“那女会员是我的大客户,三十多,有家有孩子,普通的女会员倒是没啥,但是我们经理最能打小报告,我们工作虽然没有说不让和会员谈恋爱,但要尽量避免,更何况我这个了。”

初雪的眼光闪了闪,怪不得说不出口,原来是婚外情,张英辉和这个女会员也是是各取所需,只是一方成家了,这种事传出去就不好了,张英辉不就成了男小三了。

“女会员的姓名,联系方式告诉我们,我们会核实,还有酒吧,宾馆。”楚楚在手机上记录着。

虽然初步断定张英辉说的不是假的,正常人也没谁会编出来容易被戳穿的假话,毕竟到底在不在酒吧和宾馆,这两个地方肯定是有监控的,查一查就知道了,也没必要编造出来自己和有妇之夫出轨。

张英辉一一报出来之后,洛素接着问:“那你之前跟踪柳雯雯是怎么回事?”

张英辉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转,“我那也不是跟踪,这不快过年了,我家里一直催催催带女朋友回去,赶上居委会的阿姨帮忙介绍了柳雯雯,就见了两次面,我对她感觉还是不错,文员,长得也行,自己挣钱,听说她一直在攒首付,我合计那赶巧了,我也攒着呢,俩人要是凑一块,直接能买房了,我还挺喜欢她的。”

初雪嗤笑一声,“你那是喜欢她的钱吧。”

张英辉不同意:“话不能这么说,她都二十七了,过年二十八了,这么大岁数都要掉渣了,男人嘛,人到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都豆腐渣了,她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她呢,不找我,她家里还农村的,在宁城啥也没有,就是小补课老师,要不就只能嫁给二婚头子,给人当后妈去了。”

初雪不再说话,为何男人总是如此的普通,又如此的自信?

是谁给了他说出这番话的勇气?

根据她们现在的资料看来,柳雯雯是宁城师大毕业,一本生,但没有考上教师编,目前在一个教辅机构当补课老师,课时费可不少,她专业出身,又教了几年,已经是那个教辅机构出了名的老师,甚至有不少学生家长直接点名让柳雯雯补课。

宁城是比不上一线,但也是二线的千万大城市,柳雯雯的闺蜜说,她现在已经攒够了首付,最近还在看房,准备自己在宁城买房了呢。

一个有着自己稳定收入的独立女性,即将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屋,年轻漂亮,看不上你就对了!

“那个,介绍人也跟我说,说柳雯雯家里也在催,我是真看上她了,她说我们不合适,我就挺不乐意的,哪不合适啊?这不挺合适的吗?”

“我想着之前介绍人说,她那还有几个男的,特地把柳雯雯介绍给我,我就合计她是不是找别的男人了,那两天家里老打电话,我就有点说吐露嘴了,家里知道相亲对象是个年轻老师,让我赶紧带回家看看,结果柳雯雯不搭理我了......”

“我就想跟着她看看是不是找别人了,也没真想对她干嘛。”张英辉摊着手,楚楚冷眼看着他。

“也不是我说,好歹我们俩一块相过亲吃过饭,也算是熟人了,我知道人死了说这个不好,但没准她要是有个对象,有个男人不就不至于出事了?”

张英辉振振有词,初雪看到他只觉得无比地令人恶心。

你没想对她干嘛,你说没想就没想了?谁知道你脑子里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跟踪别人却从没想过这样会对柳雯雯造成怎样的伤害,她的内心会有多害怕。

多少犯罪都是在冲动之下产生的?

女孩努力的保护自己,但有多少男孩没有学过不要伤害别人?

还有个对象,有个男人就不至于出事了?柳雯雯一个人,她就活该出事,活该被伤害,被杀死吗?

询问过了张英辉,接下来三人分别去跑了酒吧,宾馆,联系了那位女会员,拷贝了监控录像。

张英辉九点半离开健身房,十点在明月酒吧与那位女会员汇合,两人在酒吧待到了十二点,之后晃晃悠悠地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十二点十分进入,早上九点多才退房离开。

而宾馆这半夜的录像中,确认张英辉没有半路离开。

依旧是说,排除了张英辉是嫌疑人的可能性。

“都说排除了所有的错误选项,正确选项就会出现,我们的正确答案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初雪瘫在车上,她负责看宾馆的录像,整整一个晚上,看的眼睛都要瞎了。

“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我们从张英辉的嘴里知道,柳雯雯的相亲对象还有其他几个人,也不知道柳雯雯跟这些人有没有接触,还有相亲的介绍人,我们也得去问问。”

“柳雯雯的家里也得去看看,她身上没有家门钥匙,不知道是被凶手扔了还是藏起来,我们去她家里看看,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洛素说着,这个案子如果只是单纯的一桩谋杀案,也许还没有这么复杂,但涉及到了十年前,范围瞬间扩大了许多,感觉方方面面都需要去考虑到。

“我们先回一趟警局,柳雯雯的父母来了。”

楚楚挂掉电话,叹了一口气。

法医的验尸房,两位灰发老人颤颤巍巍地点头。

“雯雯,我的雯雯啊。”

柳雯雯的母亲直接扑了上去,她没有一点点常人对于死者的惧怕。

“雯雯,妈的雯雯啊。”她不断抚摸着柳雯雯的脸,想要碰触到灼热的体温,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这是真的,柳雯雯的尸体僵直,身上没有一点点温度。

她就静静地,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复半点声息。

陪着两位老人前来的还有一个男人,他自我介绍是柳雯雯的堂哥。

柳雯雯的父母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身边总得有一个得力的人。

法医出具的报告需要柳雯雯的父母签字确认,看到柳雯雯的死因和身上遭遇的一切,柳雯雯的母亲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畜生,畜生!”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抓到凶手啊!”

“我们家雯雯,我们家雯雯啊。”

柳雯雯的老母亲醒过来后泣不成声,两位老人直接在重案组跪下来。

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两位老人的态度很激动,给他们让了一个屋子出来,倒了水喝下去,两位老人稍微缓和了一点。

“叔叔阿姨,雯雯最近有没有和你们提过什么人?”

柳雯雯的父亲摇头,“雯雯她不怎么和我说话,都是和她妈说的,每次也说不上几句,总是问我和她妈好不好,不提自己怎么样。”

柳雯雯的母亲在旁边又落下泪来,“我们家在农村,帮不上雯雯什么,我和她爸都没能耐,一辈子都是老农民,在地里刨食,雯雯自己争气,从小到大都不用我们管,自己知道学习,自己考上了师范大学,现在毕业了当老师。”

“我和她爸不怎么来城里,这边什么都贵,雯雯大学毕业,给她打钱,她说不要,自己挣钱了,毕业工作第一个月,就给家里打钱了,说是以后给家里的生活费,问她在宁城好不好?就说好,学生好,家长好,老板也好,房东也好,同事都好,一点委屈都不跟我和她爸说。”

“其实我们知道,哪能不知道,隔壁家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回村里了,说是在城里让人欺负,听得我和她爸心焦啊,但雯雯什么都不说,自己扛着,哪能都是好啊。我们知道她是不想让我们着急上火,我们也想知道她在城里到底过的咋样啊。”

“雯雯,雯雯从小就有主意,自己主意正,倔的像头牛,认准了一个主意,八竿子也拉不回来,但她孝顺,每礼拜都给我们打电话,每个月打钱,给我们买衣服,买药,过年领我们去体检。”

柳雯雯的母亲往脸上糊着纸巾,这泪,咋么哭都哭不干。

“这要过年了,上礼拜雯雯还跟我们说,今年过年,要带我和她爸出去旅游,平时也是只说好的不说怀的,有时候说说雯雯的学生,哪个学生努力,哪个学生贪玩,哪个学生偷摸谈恋爱。”

“那天,她说学生谈恋爱,我就提了一嘴,雯雯什么时候能领个女婿家来,让我和她爸也能抱上外孙。”

洛素她们静静地听着,两位老人的头上有着明显的白发,独生女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的离世,这两位以后的日子里也不知道要怎么走出来。

“一提到谈恋爱,雯雯就挂电话,我那天也是急了,我说你都多大小了,快三十了,还不结婚,我和你爸出门都让人笑话,啊,在村里走路都抬不起头,雯雯说我这么想结婚让我自个结去吧,然后直接挂电话了,我再打也不接了。”

“她这是跟我怄气,我也跟她怄气,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咱们村里一个个二十就结婚了,雯雯以前村里一块念书的同学,孩子都上小学能打酱油了,我就是有点急。这眼瞅着过年就二十八了,快三十了,三十还没嫁出去,那不就有问题了吗,电视上都说这叫什么大龄剩女。礼拜六本来应该给她打的,她没给我打,我也不高兴,就不给她打。”

柳雯雯的母亲继续哭哭啼啼起来,“我跟她怄什么气啊我,我要是打电话,也许雯雯就不会出事了。”

柳雯雯对父母一向是报喜不报忧,父母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仇家,或者是得罪过的人。

陪了柳雯雯的父母一下午,由柳雯雯的堂哥带着他们去周围的宾馆住下了。

“真不敢想,要是我们二十多岁出事,我爸妈估计也要疯。”旁边一位警官说着。

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一遭出了事,自己养在心肝上的姑娘,让他们始终挺直腰杆子,深感骄傲的女儿,如今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谁能承受的住啊。

“柳雯雯的出租房地址在这,我们去看看,之后确认完毕,她父母也得把东西都收拾走。”

楚楚叹了一口气,重案组里,最年轻的来两个人就是洛素和楚楚,也都二十三四岁。

看到柳雯雯父母的模样,谁都会联想到自己的家人,人在中年,哪里敢有一点点放松,自己走了,家里可怎么办?心有戚戚然。

柳雯雯目前住的房子是租住的,联系到了房东,房东说柳雯雯自己换过锁,她那边也没有钥匙。

开锁的师傅换了新的门锁,但钥匙暂时由警方进行保管,等到事情结束,柳雯雯的父母撤完了东西,再交还给房东。

房东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听说柳雯雯出了事,脸上吓得惨白,“不是在我们家房子里出的事吧?这房子以后还咋租?”

询问她对柳雯雯了解多少,女人张了口,“小姑娘人挺好的,当老师的,一看就文静样,她租我这房子两年了,今年是第三年。”

“她是老实人,实实在在自己过日子的,我也知道小姑娘一个人在这讨生活不容易,年交租金都是给她便宜的。”

女人简单说了说,虽然柳雯雯租她的房子已经三年了,但两人之间的交流也不多,除了每年签合同打钱,女人过来交物业费暖气费,两人之间都是在手机上沟通的。

她说柳雯雯是个好租客,特别省心,水电燃气从不拖欠,也没有别的邻居投诉找上来,住了三年,除了刚开始水管不好使,几乎没有找过房东,房东也没有找她什么事。

这样一个好租客就这么没了,真是可惜。

房东呆了一会,洛素确认柳雯雯的家里不是案发现场,女人松了一口气,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租客在被人杀了,也是够渗人让人害怕的。

女房东走了之后,楚楚联系到了这个小区的居委会,找到了张英辉所说的喜爱撮合年轻人的媒人,居委会大妈。只不过这老人说,撮合了张英辉和柳雯雯之后,因为张英辉居然跟踪,让柳雯雯过来质问,她觉得丢了好大的脸,也没面子,再也没给柳雯雯介绍过了。

询问是否知道柳雯雯有什么人,或者是来找过她的,也是一问三不知,虽然是喜欢八卦的居委会大妈,但也不是时时刻刻盯着人家。

洛素与初雪正套着鞋套,戴着手套看着柳雯雯的家。

这是一间不大的屋子,老式的居民楼,四十五平米,足够柳雯雯自己一个人居住。

平方不大,但仍然分出了客厅卧室,卫生间的格局。

墙上是稍显破旧的墙纸,还挂了一块小白板,旁边放着马克笔,柳雯雯有在上边记东西的习惯。

12月18日

一、大扫除,扫地拖地,整理衣柜,囤货。

二、十一点半前到刘家小炒,和姐妹们聚会

三、在学校食堂买馒头当早饭,楼下摊子买处理水果

四、备课,学生小测卷子准备,期末重点

洛素拍了下来,她记得柳雯雯的闺蜜们说过,往常聚会之后,她们都会回到宁城师范大学的校园里走一走,柳雯雯写的去食堂买馒头,应该是趁着学校食堂的馒头便宜又好,直接囤一周的回来,她在宁大念书的时候,食堂也有过来买馒头的老头老太太,后来被学校限制了,只能刷饭卡。

这么说,柳雯雯按照计划,应该还去了宁师大的食堂,还有楼下的水果摊子。

又多了两个需要造访的地点,初雪还在看着客厅的东西。

“笃笃笃”,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