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52章 狗血侦探17

第252章 狗血侦探1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陡然响起的敲门声瞬间引起了两人的注意。www.maixi9.com

因为把柳雯雯白板上的备忘录拍下来发给了楚楚, 楚楚现在正在找楼下的水果摊子去了。

那是谁来敲门?是柳雯雯的熟人?

老式的房门猫眼被用纸堵住了,看不到来人。

初雪开了门,门外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看见初雪, 她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走错了?”

只是透过开门看见里面的装饰, 女孩又有些犹豫,

“雯雯不在家吗?”

初雪眼神闪了闪,这姑娘是认识死者柳雯雯的。

“进来说话吧。”

女孩穿着一身的军绿色的羽绒服, 初雪觉得看着有点眼熟,似乎和柳雯雯的那一件是同款。

“你们是雯雯的闺蜜吗?”女孩弱弱地问着,只是看着这屋里从没见过的两人,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年轻了一些。

尤其是两个人还戴着手套穿着鞋套。

洛素与初雪把两人的警局证件给了这个女孩,她面色变了,“你们是警察?雯雯怎么了?她不可能犯法的!”

看样子这个女孩和柳雯雯似乎还很熟稔,告知她柳雯雯离世的消息,她的眼睛睁大, 不敢置信。

“你们是在骗我的吧?你们是剧组拍戏的吧?还是整蛊我的,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雯雯好好的, 怎么就能被,被谋杀了呢?”

女孩缓和了好一会儿的情绪, 才告诉两人她的来历。

她叫吴倩, 是柳雯雯的同事,在同一家补习机构当老师的。

按照柳雯雯的排课,她今天上午是有一堂课的, 但是没有出现。

大家无论是通过社交软件还是打电话,都联系不上,手机还是关机状态。

上午那个课的学生让空闲的老师顶了一节班,吴倩跟柳雯雯的关系不错,以前她从来没有缺过勤。

就算是临时有事,或者生病了,肯定会提前交代好的。

现在这突然手机关机,又联系不上,有的同事觉得可能就是睡过头了,手机没电了,但吴倩担心她是生病了家里没人照顾,怕别出了事就过来看看。

“你最近一次联系柳雯雯是什么时候?”

洛素问道。

“昨天下午吧,我问她明天什么时候的课,中午好一起吃饭。”

吴倩翻了翻手机,“昨天我还有课,晚上六点下了课给雯雯发的消息,她六点十二回我的。”

聊天记录放到两人的面前,

“雯雯,你明早几点的课啊,我十一点下课一点上课,看看咱俩上哪吃饭。”

柳雯雯的回复是“十二点下课一点上课,远的去不了,提前定黄焖□□。”

洛素与初雪对视一眼,晚上六点多柳雯雯还回复了吴倩的消息,还想着吃黄焖鸡,时间范围又缩小了。

“你知道柳雯雯有没有什么仇家,或者对她心怀敌意的人吗?”

“她最近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洛素和初雪问着。

柳雯雯的闺蜜团后来又问了几次,但都没有什么具体的信息,她们一个月聚一次,互相之间说的,也就是写八卦婆婆老公孩子。

而这个吴倩是柳雯雯的同事,虽然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同事就是一起吃饭一起工作的交情,但吴倩能特地找到柳雯雯家里来,知道柳雯雯家的地址,起码证明以前来过,两人私底下的关系应该不错。

“仇家?不可能啊?”

吴倩一边思索一边说着,“雯雯是我们那口碑最好的老师,我才待了一年多,雯雯已经待了好几年了,她教文综,本事硬,口碑好,就算是别的老师眼馋也没办法。”

“雯雯也不会去抢学生拉学生什么的,她的学生别的老师也抢不走,学生还互相介绍过去,同事之间的竞争,也不可能杀了她啊。”

吴倩实在是想不明白,柳雯雯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雯雯性格就挺软和的,根本就不会跟人起冲突的那种,哪能有什么仇家啊。”

吴倩说着,揉着太阳穴,她现在接受到的东西太多了,一时之间还有点接受不了。

“那有没有什么男性和柳雯雯起冲突,或者表白被拒的?有没有追求她的?”

初雪接着问。

吴倩一瞬之间抬起头,她被这一提醒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上个月有个学生家长跟雯雯起冲突了。”

“怎么回事?”初雪紧盲询问着。

“雯雯是文综老师,也只带文综,距离明年高考也就剩半年了,有不少学生只在学校挂着学籍,然后出来补课。”

初雪和洛素两个人默默听着,

“雯雯有个学生叫沈一楠的,男生,就是这种在我们那上全日制的,但不是大班,一对一老师教学的,这个沈一楠每天都在雯雯那上文综课。”

“你知道,高中青春期的小男生,有的可能脑子不太正常,这个沈一楠,在给雯雯交的作业里夹了情书和表白信。”

初雪张了张嘴,不是快要高考了,跟自己的补习老师表白?

“说实话,自己的学生对老师表白,说老师我喜欢你,老师你做我男朋友女朋友吧,这种事,在职业生涯里总是会遇到的,毕竟谁没有几个脑残学生呢。”

“但是这种事,说出去不好听,也得为学生的隐私着想,雯雯也得谨慎处理,一方面得给学生保密,还不能伤害到他的自尊心,万一心理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

吴倩叹着气,都看当辅导老师赚钱,谁知道能遇到哪路奇葩,没事装病的,心理有问题的,偷摸观察你的,纯粹是来霍霍家长钱的,什么样的学生都有。

“柳雯雯怎么处理的?”洛素问着。

“我们的小教室,为了防止出事,都是开监控的,所以雯雯对这个沈一楠,也是特地给他回了一封信,夹在书里,为了不伤害她,我们俩还商量了好久回信的内容,就是他现在年纪还小,以后会见到更多优秀的女性,遇到真正的灵魂伴侣。”

“当时那个沈一楠,之后再也没说啥,跟雯雯也是正常上课。”

“结果忽然有一天,沈一楠他妈来了,进到屋里就直接要找雯雯,说雯雯勾引她儿子,教人学坏,还让沈一楠指正雯雯。”

说到这,吴倩语气非常气愤。

“就沈一楠那个傻×玩意,连个小青瓜蛋子都算不上,雯雯长得这么漂亮自己赚钱,勾引你儿子,脸咋这么大的呢?”

“那个泼妇颠倒黑白,还上来抓雯雯,把我们教学区的东西往雯雯身上砸。”

吴倩血气上涌,仿佛回到了那日的情景。

“之后怎么处理的?”

初雪询问着,就算是辅导班的老师,跟学生传出来恋爱的消息也不好,更何况是教导高中学年的辅导班,会大大地影响家长们的观感。

吴倩摇了摇头,“雯雯是什么为人我们都清楚,更何况她还是我们那最好的文综老师,活招牌,别说她压根不想谈恋爱,就算是真想谈,那个傻叉学生那副模样雯雯也压根就不可能看上,给那个学生直接退费了,让他们换到别的地方去补。”

“你们那这么好说话?”初雪问。

“我们校长说,那个学生家长过来闹着一出就是这个目的,估计是看出她儿子的心思了,心里放心不下,担心儿子继续在这补,是为了喜欢的人,根本学不进去东西,一节课挺贵的,正常签了协议交了合同是不能退费的,她过来大闹一场,自己没什么损失,我们肯定得保住名声啊。因为这件事,雯雯之后都不带男生了,再来一次她可受不了。”

“之后呢?”洛素问着,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吴倩的表情一言难尽,“这个叫沈一楠的男生去别的补课机构了,然后过了大概一个月,就上个月的时候,那个泼妇带着她老公来了,我们前台一下就认出来了,她儿子已经不在我们那补课了,过来干什么,再说上次简直就跟大闹天宫一样。”

“他们来做什么?”初雪问道。

吴倩的眼神里尽是厌恶,“他们过来求雯雯去医院见见她们儿子,雯雯压根就没出来见他们,结果沈一楠的父亲说,都是因为雯雯,沈一楠才会变成这样,要是他儿子出了什么事,雯雯也别想好。”

在吴倩的解释下,两人才慢慢补全了这个事件。

这个叫沈一楠的男生被他母亲安排到别的补课机构之后,他母亲严格要求,老师必须是男的,不能是女的,而且管教非常严格,督促他的学习。

高三本来压力就比较大,沈一楠的母亲不止是管控到他补课,甚至平时在家里,没事就直接进他的房间,随便翻沈一楠的东西,沈一楠一旦发火,他母亲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说都是为了他好。

光是听着,就觉得这个男生家长的母亲就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不允许儿子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和掌控之中,一切都得听从自己的。

听说这个男生对自己的好兄弟吐槽说,他妈巴不得全天下女人都死绝了,只剩他妈自己,感觉别的女人都在勾引他和他爸一样。

原本这个沈一楠接到柳雯雯的回信之后,态度很好,虽然内心的小九九破灭了,但还是很珍惜和柳雯雯待在一起的日子,上课都是非常认真的,换了新的辅导班之后,就越发的学不进去了。

他妈越是让他怎么样,他偏不,就越要反着来。

离开原本的补课机构一个月,沈一楠自己偷偷画了柳雯雯的画像被他妈发现了,母子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甚至演变升级,沈一楠的母亲以死相逼。

往常这都会以沈一楠的妥协而告终,但现在沈一楠被逼得越来越紧,他直接四楼的阳台跳下去了,现在还在医院住院昏迷呢。

“那沈家人,都是一家子的神经病,说什么要不是雯雯,他儿子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了,都怪雯雯把沈一楠迷得五迷三道的。”

“有毛病?沈一楠那个样谁逼的?不都是家长自己逼得?不知道往自己身上找原因,就把锅往别人身上推。”初雪觉得这家人的脑回路实在是匪夷所思。

“那一家子神经病后来又跑到我们门口闹事,说雯雯勾引学生,让学生心理抑郁自杀,把他们做的事全都推到雯雯身上,有一次还带了刀,说雯雯要是不出来见他们,就死给我们看,我们门口有保安,也有老师练过几年防身术,直接把刀夺下来报警了。”

“反正后来我们门口还多了好多纸,拿着那种红笔写的,说雯雯不得好死,她儿子要出了事要拉着雯雯一起下地狱。”

吴倩想起还是一阵的寒颤,“警察同志,雯雯,雯雯不会是被这家神经病害死的吧。”

洛素与初雪对视一样,是不是真说不准,按照吴倩的描述,这姓沈的一家都是一群极品,控制欲极强的泼妇沈夫人,自我感动式深情偏执迷恋高中生沈一楠,还有一个老婆说什么是什么,不听外人言的沈父。

只不过,现在的这些都是吴倩自己说的,不能光听一家之言,柳雯雯工作的补课班,还有周围都得去打听打听。

楚楚回来了,说是水果摊主没有出摊,摊主过来的时间不定,也没有具体的联系方式,能遇见都是靠缘分,她们只能再等几天让周围的居民注意一些,一旦水果摊主出现了就通知她们。

让吴倩在沙发上安坐着,联系露出他们补课班的校长,等下三人得过去一趟。

现在,洛素三人接着搜寻柳雯雯的家。

洛素正看着厨房,木质的菜板和塑料板各有一张,刀架上是几把不同规格的刀具,还有厨房用具,水池里干干净净的。

燃气灶旁边的不远处是三个相连的插孔,电磁炉,电饭煲和暖水壶正好分列在这里,旁边还有一个烤面包机。

再往右侧就是灰色的冰箱,上面贴了驳杂的冰箱贴,各种形状的,兵马俑,青铜人,还有园林建筑状的,似乎是柳雯雯旅游过的地方,再右侧是一袋大米和面粉。

单开门的冰箱打开来,最上层是酸奶,切片面包,午餐肉,还有一大包的馒头,第二层是水果,有一大包的苹果,两根香蕉,摆放的都很清楚。

“看样子,柳雯雯是从宁师大买了馒头回来,冰箱里这一大包的苹果,可能就是在楼下水果摊买的。18号当天她是已经从宁师大回到了家。”

洛素一边观察一边说着。

“屋子里没有一点点挣扎打斗的痕迹,现在看来,都是柳雯雯独居,也就是说,她在买完水果之后又出门了?”

初雪问着,她正在检查门口。

“技术组已经联系了通讯公司和社交软件,希望能够得到柳雯雯最近的通讯记录。”楚楚说道。

如果柳雯雯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出门,希望能够在电话和社交软件的聊天记录里找到。

初雪正在看着门口的鞋柜。门口铺着地垫子,鞋柜是木制的,看起来很老了,但容量很大,打开来看,柳雯雯的每双鞋都打理的干干净净的,甚至还套上了袋子,鞋柜的架子上贴着分类的标签,长筒靴,骑士靴,白帆布鞋......简单清晰,一目了然。

无论是从厨房,还是冰箱里的食物摆放,鞋柜的分类,包括客厅做备忘录的小白板,可以明确地看出来,柳雯雯是一个非常有计划性的人。

询问了吴倩之后,她点头说确实如此,柳雯雯排下的课表轻易不会改动,她自己把时间安排的很丰足,在补习班个人的工位也是井井有条。

客厅的沙发上是靠垫和抱枕,没有大茶几,只有一个四方的极简小方桌,干净的电脑还放在上边,旁边放着笔记本和笔。

楚楚拿起笔记本,看了看内容,不禁挑眉。

这是柳雯雯的日记本!

大部分人在小时候都有过写日记的习惯,包括长大上学之后在班级里写周记,写月报。只是很少有人能够一直坚持下来查,甚至在如今的电子科技社会,还坚持用纸质的笔记本来记录私人日记。

楚楚快速地翻到最新一页,可惜是12月17日的。

2020.12.17,小雪

今天上了一天的课,还是喜欢教小姑娘,孩子不算聪明,但是努力,任学,让做完的卷子肯定回去做,让背的东西使劲背,感觉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下课的间隙,小姑娘跟我说,要是能考上,她想和我一样当老师。傻孩子,老师哪有看得这么好当,但我希望她可以,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

下班了,楼下的水果摊子老板没来,神出鬼没简直,不过我看了下账本,最近一个月内买水果的日期都是在周末,不是周六就是周日,按照这个规律,今天下雪老板今天没来,明天应该能出摊了。

算了算存款,这个月有一笔存单到期,百分之四十的首付,我攒够了,明天和姐妹们聚会,喘一口气,后天就去把房子定下吧,在宁城呆了五年,我终于也要有房子了,以后就有独属于自己的小窝了。

等把房子贷款和后续的事都跑完,房子到手再给家里打电话吧,下周少排了几节课,希望能把事情办妥。

越想越开心,等买完了房子,我要一个人去知味楼大吃一顿,犒赏一下自己。

日记只记录到这里,关于12月18日的,没有半点信息,只不过写日记的笔记本和电脑都放在小方桌上,看来柳雯雯平时都是在这里写的。

这间房子不大,卧室也很小,只有一张双人床和衣柜。

客厅白板的旁边,有着一个中型的书架和书桌,各种各样的教辅书籍,练习册,大活页夹,笔筒,这是柳雯雯平时在家里工作的地方。

书桌上还有着一盆多肉,白板的角落还画着可爱的小人笑脸。

柳雯雯节俭着钱财过日子,努力热爱着生活,一切都井井有条,又灿烂向上。

只是如今创造这一切的主人却不在了。

她的房子还没有买,她的学生还没有成功带到高考,她还没有一个人去知味楼大吃大喝,还没有来得及给年老的父母打电话,也不能参加下一次的闺蜜聚会了......

洛素他们找开锁的师傅过来的时候,师傅说,门是从外面锁上的。

看着室内也没有闯入和打斗的痕迹,那就是柳雯雯自己锁上的了?

明明备忘录上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六点多的宁城已经天黑,她怎么又出门了?

洛素看着地面,卧室,客厅都非常干净,根据白板上的备忘录,柳雯雯应该是白天的时候打扫过了,但进门口和冰箱附近还有一些泥土,应该是鞋上带的。

洛素看了看柳雯雯日记,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二本,在书架上找到她近三年的日记,装在证物袋里带走。

日记是一个人私密的一切,虽然柳雯雯不会和父母说自己的苦,但应该会在里边记录下来,如果有什么冲突仇怨,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接下来她们就要去柳雯雯的补习机构,确认吴倩所说的事实了。只不过考虑那里的学生,最好还是能够跟这些补课班的工作人员和辅导老师们单独沟通。

半路上,楚楚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负责在天桥公园的同事,在地上发现了一些痕迹,像是车轮压出来的。

楚楚挂下电话,对着洛素与初雪开口:“天桥公园步道和草地有车辙的痕迹,怀疑凶手是用三轮车将柳雯雯的尸体运到防空洞里,很巧合的是,天桥公园运送垃圾的,就是一辆三轮车,他们已经去排查了。”

洛素听着点了点头,柳雯雯的尸体不可能是凭白抱着进去的,如果是三轮车运输过去,也说得通,接下来就要看那边有没有发现了。

“对了。”洛素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今天是初雪在开车,她看向坐在身侧的吴倩。

“柳雯雯很喜欢穿红衣服吗?”

她看过了柳雯雯的衣柜,衣服都比较素,偏向极简风的,那件身上的红色连衣裙,可柳雯雯衣柜里的其他衣服,可不太相称。

吴倩摇头,“雯雯虽然长得漂亮,但她一直在攒钱,很朴素,平时基本上是黑白灰深蓝这种的,穿着也成熟一些,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穿红衣服。”

洛素眼中闪过灵光,她把柳雯雯身上的那件红色连衣裙照片拿给她看,吴倩直接否认,“这衣服根本不是雯雯的风格,虽然我们省钱,但是经常团购,也不会买自己不喜欢的,她根本不喜欢鲜艳的颜色,她自己说过,本命年都没买过红的呢。”

楚楚当时留下了柳雯雯闺蜜团的电话,一个电话过去,她们确认,聚会当日,柳雯雯穿的是长款毛衣打底裤,不是那件尸体身上的红色连衣裙。

两个电话又拨打出去,柳雯雯的闺蜜形容了一下聚会那天柳雯雯穿的毛衣,黑色长款毛衣裙,有点紧身的,这一形容,吴倩想起来了,拿出手机,这是拼夕夕上的,俩人拼过。

天桥公园的垃圾桶,柳雯雯小区的垃圾桶,都不能放过,身上的那件红色连衣裙,也开始追根溯源。

“这么说,这就不是当年的凶手了,是模仿作案!”

初雪摸着下巴说,十年前的案子,记录里写的是,所有的受害人都是穿着红衣服遇害,这衣服是受害人自己的。

但柳雯雯不是,她身上的红衣服,是被人换上去的,凶手想要制造和十年前案子勾连的假象,还特地将尸体扔到了公园里。

这么说来,凶手就更可能是柳雯雯熟悉认识的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