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60章 狗血侦探25

第260章 狗血侦探2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素将凶器交给了警方的鉴证组, 希望上面仍然存在着指纹。www.xinghuozuowen.com

这件凶器上还残留着不少的血迹,以至于包裹着的塑料袋内部也沾染了一些,入手有些沉重。

“这是什么?匕首?”其中一位警官看着这凶器问着。

“有点像是游戏里的那种道具。”另一位警官说着。

显然, 这并非是一个常规的如同水果刀,或者军刀状的凶器。

“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有警官过来看了一眼热闹,陷入思索。

他把凶器拿在手中看了看, 随后打开自己的手机, 某宝识图出现了!

【cosplay道具柳刃西丽维娅游戏道具加工逼真仿真武器】

“我想起来了,之前陪我女朋友去过一次漫展,有个叫什么西丽维娅的游戏人物, 游戏里是用这个刀作为武器的, 漫展上就有coser打扮成了西丽维娅, 还带着这个刀。”

警官把手机上的照片给她们看, 照片里的女孩子非常漂亮,但并不是李甜, 她的身上同样有着这样这样的一把“柳刃”。

“咱们的凶手还是一位coser不成?”一位警官说着,拿着这种武器来行凶, 实在是不太正常。

“不, 这凶器应该是受害者自己的,受害者就是一名COSER”洛素说着, 让鉴证组加紧时间检验。

把东西交给她们,洛素就打车前往第三人民医院, 刚刚闫然发了消息, 说是李甜醒了,没有再装睡,正常地醒了。

此刻, 医生正在给苏醒过来的李甜做检查,如果伤势没有什么大碍,她可以先回到家暂时修养。

等到洛素赶到的时候,检查已经结束。

病房的门有着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李静正握着李甜的手,背对着她们说着什么。

“姐妹叙话,我们还是先不进去讨人嫌了。”闫然说着。

“你那边有什么新发现?”

“小时候我爸爸训练过我们快速入睡,假死,装睡等等技能,李甜的技巧很娴熟,但瞒不过我,她包扎结束后送进病房其实就已经苏醒了,但一直在装睡,应该是在偷听你和李静的谈话。”

初雪对着闫然说着。

“你们爸爸在你们姐妹俩小时候教授你们假死?”

闫然抽了抽嘴角,她实在是难以想象什么人要教两个小孩子假死装睡这些技能。

“当然,你可以问问楚楚姐,我父亲曾经是三城警方顾问,教授我们假死已经是课程里难度比较低的一项了,毕竟你应该没学过如何辨别一千二百种烟灰和各种各样的毒药。”

初雪说着,比起其他学习的内容,辨别假死和装睡状态实在是容易很多。

闫然扬了扬眉头,她和两姐妹也是通过楚楚认识的,虽然简单地做过背景调查,但也不知道两人经受过的如此训练。

“你们的父亲,很厉害。”闫然说了一嘴,也不再对初雪说的看法表示什么怀疑。

“凶器是在两姐妹的家里找到的,藏在卫生间的灯罩里,鉴证组正在检验。”

洛素拿出手机里的照片给两人看。

她特地上网搜了一下这个西丽维娅的游戏人物,这个人物的cos服,她在李甜的衣柜里看到过,凶器就是李甜自己的东西。

“你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袭击者?”闫然脑子转的很快,瞬间心领神会。

“那么,凶手是姐姐,还是妹妹?如果凶器没有指纹,现在的证据可太少了。”闫然继续问道。

根据李静两姐妹小区的调查,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士。

而门锁处的划痕,洛素对比过,应该就是这把cos道具划出来的,想要让警方以为凶手是从外边撬锁闯进来的。

但显然,无论是李静还是李甜,都没有能够强力撬锁的力气,只能进行一些破坏,伪造出来这个样子。

李静出门三个小时,谁能这么精准地预判她出门的时间?

李甜身上的伤势不重,没有伤到要害,甚至是李静回来还来得及叫救护车,如果真的是想要让两个人死亡,彻底失去遗产资格的人,下手可不会这么轻。

毕竟冯嘉,还有宋媛媛,可都是死的透透的。

“所以说,凶手只是想让我们知道,李静两姐妹被偷袭了,但又没有伤到要害。”初雪说着。

“这么做的意义是因为我们昨天去了李静家,告诉她们,我们已经发现了前两个死者冯嘉和宋媛媛死亡的真相,现在要彻查,她们两个同样是嫌疑人之一。”闫然徐徐推理

“凶手慌了,她确认自己做的天衣无缝,但还是没想到会引来调查,甚至这么快地来到了她们家,所以她急着把视线引到别人的身上,两姐妹有一个人受伤,一方面,是更加证实了幕后之人还在杀戮,想要独吞遗产,另一方面,是想要排除这两姐妹的嫌疑。”洛素缓缓说着。

初雪来到医院,发现睡美人李甜实际上是在装睡以后,她就更加笃定了这个嫌疑。

那么问题还是在这,幕后真凶究竟是姐姐李静,还是睡美人李甜,亦或是两姐妹的合谋?

今天李甜身上的这一刀,是她自己捅的,还是姐姐李静捅的?

“如果是李甜自己做的话,自己往自己身上捅刀子,未免太狠了一点,而且她怎么知道捅到哪里没有事?万一真的出事了呢?”

闫然提出了疑问,这个问题对于姐姐李静同样适用,如果是李静捅的,她怎么敢保证,自己这一下子不会伤害到李甜的性命?

这可不亚于是一场赌博。

如果说李静或者李甜对于冯嘉和宋媛媛下手,这对于她们不过是陌生人。

但是她们能够坦然地对着自己相依为命二十几年,共同长大的亲生姐妹下手吗?

三人不断地梳理着目前的线索,开始进行假设推理。

假设这是姐姐李静对着李甜动手,根据她们核实过的可供,找到了那位出版社的编辑,她确定了是和李静一起在咖啡馆里讨论工作,之后直接在咖啡馆吃了意面,两个人大概待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之后从咖啡馆回到李静家大概是十五分钟的时间,根据李静的行踪,这都对得上号。

而李静如果对李甜动手,那么就是在她回家之后,快速地先设置好现场,昨晚这一切之后给闫然打电话,叫救护车。

如果是李静的话,她直接对自己的妹妹下手,又玩这一套,未免太过心狠,演技也高超。

另一个假设是李甜对自己动手,她之前一直是在装睡,李静出门之后,她慢慢起身,计算好时间,在姐姐李静回家之前,破坏掉门锁,寻找好一处可以藏凶器的地方,并且在自己插了自己一刀之后,把凶器藏好,然后回到床上做出一副在睡眠中被人昏迷的样子。

“李甜身患睡美人症是我们确认过的,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能够在自己插刀之后还干这么多吗?”闫然有些疑问。

“好问题,我在李甜的衣柜里发现了一个藏着的铁盒,铁盒里放着的是坚果棒,巧克力,还有外包装。”

洛素平静地说出发现,让两人继续思考。

“昨天我们在李静家已经看到过,她们家有一个固定的柜子是来存放这些高能量食物供给李甜醒来吃的,那为什么李甜会私藏一个盒子在衣柜里?”

“因为李甜不想让李静知道她醒过来了?”闫然的语气里有些犹豫。

不然的话没有办法解释,明明客厅里一柜子的巧克力能量棒,李甜为什么还单独藏。她怕自己动用了客厅柜子里的会被姐姐李静检查出来!

“这样说来,李甜身上的嫌疑就更大了。”

初雪说着,再结合之前冯嘉与宋媛媛的案子,凶手教唆自杀,显然应该是对心理学有着一定的了解。李甜大学就是学习心理学的,尽管根据校内的成绩记录,她的成绩相当一般,但根据洛素在李静她们家的调查,那客厅的书架上,中英文的心理学书籍可不为少数,还有很多都是国内难以寻找的专业期刊发表的。

“这些可不能说明什么,就算是她学习心理学,可只是个大学生,而且还时不时地进入这种睡眠状态,你要说一个心理学教授教唆自杀我还能信点。”

闫然半信半疑。

“闫姐,可不要迷恋经验主义。”初雪摇了摇头,确实,李甜很年轻,一点都不像是能够心机深沉,做出这种事的人。

但多少连环杀手,被警方抓住的幕后真凶,都是这样表面上看不出一旦问题的人。

更何况,李甜身上的疑点已经很明显了。

“我实在是不知道,如果凶手是她们两姐妹的谁,怎么能有这么狠的心。”

闫然叹了口气,她实际上已经被说服了,只是一想到死去的两个姑娘,只觉得不值当。

就算是一共五个私生子女,加上苏家的两个工资,一共七个人,九位数的基金,每个人也能够分到八位数的财产,在冰城足够小康生活一辈子了。

“人命在我们眼中自然是无价的,但在某些人眼里,是明码标价的。”

对于真正的凶手来说,每死掉一个竞争者,就证明她将多分到一份的钱。

闫然的手机铃声响起,一通电话接通了好长时间。

良久,她挂断电话,看着病房内的两姐妹还在说话。

闫然长叹一口气,“冯嘉,还有宋媛媛手机里的聊天记录恢复了。”

洛素与初雪瞬间来了精神,这可是关键。

“这个社交通讯号是个小号,实名注册人叫罗宇翔,这个通讯号码是他卖出去的,顺藤摸瓜,买的人把这个号码送给了李甜,这个号的上一任主人是李甜的爱慕者之一。”

闫然简短地解释了一下,李甜是一个圈子内小有名气的种草机,从初中时期就开始了,汉服,lo群,JK制服,COSPLAY,反正就是各个圈子都有涉猎,经常出各种展会之类的,也算是个小网红。

俗话说狡兔三窟,李甜也运营着她多个不同的账号,拉了一群的粉丝,爱慕者,会发一些动态,照片之类的。

有一些小号就是这些粉丝奉献出去的,这个跟冯嘉,还有宋媛媛聊天的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查聊天记录和这个小号的原主人,可是耗费了不小的力气。

“聊天记录也出来了,刚发到手机上,你们看一看吧吗。”

洛素和初雪闻言打开了手机。

看着看着,两个人就皱起了眉头。

聊天记录里,一方是死者的账号她们知道,另一边,李甜说话的口吻和内容,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但其实十分具有诱导性。

乍一看之下,似乎是在安慰着对方,但实际上一步接一步,不断地挑动着对方的情绪,陷入深深的黑暗与沉沦之中。

“预言确实很有煽动性和艺术性,有没有李甜其他账号的聊天记录?”洛素看着闫然问道。

没过多久,新的压缩包发过来,几个人在手机上看着文件。

三人分别看着不同的小号,越看越令人吃惊。

李甜每个小号上边的好友都不算多,几百个人,但多多少少的,都有过聊天。

有的人要给她买零食,买衣服,有的人主动打钱,有的人每月按时上交工资,从某方面来说,他们也许是李甜大海里的许多鱼。

在一些人的面前,李甜是软萌的软妹,在另一波里,她是冷艳的女神,不爱说话,吊人胃口,在某些人聊天中,她又成了单亲家庭的受伤的可怜小妹妹......

从最开始加上好友的记录上来看,李甜对待不同人的语气就是不同的,话术,说话的方式,甚至是表情包都有些不同。刚开始还算是正常的聊天,但只要看着一个人的聊天记录顺下来,可以发现李甜聊天技巧的进步几乎是神速的,在后期已经开始主导甚至是引导着和每个好友的谈话。

总之李甜的形象多样,聊天记录,口吻都不尽相同,如果不是确认这是李甜的账号,确认了IP地址,实在是难以想象她从初中时期就开始经营这一切。

“我突然庆幸五年前刑法修订案通过,教唆自杀也能够进行量刑。”闫然感慨地说着。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给她定罪了。”

李静在聊天记录中有着明显的诱导性,引导性话语,这些都会成为证据。而对这个小号进行过贩卖和倒手的两人也会来警局录口供。

但这样的证据,还不足以钉死李甜。

即便是现有的法律,对于教唆自杀的界定也有些模糊,如果李甜用自身上的睡美人症做幌子,毕竟她醒过来之后会有一段不清醒的阶段,如果把自身的病拿出来说事,做精神鉴定,量刑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第二天,李静李甜来到警局录口供,两个人分隔开来。看着明显性格怯懦,只重复着不知道的李甜,还有另一处审讯室里,仿佛依旧惊魂未定,完美无缺诉说事情经过的李静。

三人相视,也许,她们不该这么早对李甜下定论才对。

谁是凶手,真的没有准。

...

电视里播放着本地的最新消息,赵振宇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放下了手机。

“妈,收拾好没。”他喊了一嗓子。

赵巍打扮整齐,她今天特地好好的收拾了一通,赵振宇是她的儿子,从始至终都是,她不想让他和苏家沾上半点的关系,好在儿子也没有让他失望,即便是听到警官提及了那天价的家业,也不为所动。

现在,他们准备出门去苏家,她赵巍当年没有办法跟了苏畔一阵子,不代表一辈子都要和苏家产生纠葛。

联系她们的几位警官说,苏家人想要见他们母子俩一面,不是为了别的,也不是补偿,只是苏老夫人想要道歉。

赵巍想着,她确实应该道歉,对自己道歉,也对现在的苏家夫人谢冰馨道歉,当妈的私自养着儿子的私生子女和情人这么大,是个妻子都会被气死的。

怀孕的时候,赵巍那个时候还年轻,是个来到冰城的打工妹,她当然是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个时候给苏畔当情人不过是权宜之计,你情我愿,她只想搞钱,也没想过上位这种事。

后来苏老夫人找上来,当时赵巍家里出了事,又确实缺钱,她咬咬牙,没大掉孩子,养了下来,但远远地离开了冰城。

但生下孩子后,她不后悔了,一个生命的出现是如此的神奇。有着苏老夫人定期打进来的钱财,她好好地把孩子养大成人了,甚至这么多年又攒够了一套房子的钱。赵巍想着,这是她的儿子,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苏家要见面,赵巍想了想,最终没有拒绝,她已经很多年不仔细打理自己了,今天特意收拾了收拾,赵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短发瘦削,嘴上还抹了点口红提提脸色,利落许多。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要先下楼去自助餐厅吃个早饭,之后等警官来接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

“妈,你今天收拾的可好了!”

儿子对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赵巍想着,之前自己不在乎形象样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给儿子丢面子。

酒店的早餐早上六点就开始供应,自助餐,品类很齐全,赵巍带着手机跟儿子下楼,赵振宇在手机里飞快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关掉了手机。

过了一会儿,走廊里有人推着清洁车走了过来,来人戴着口罩,手上有着塑胶手套,刷着门卡,快速地进入了到房间内部,巡视着什么。

很快,来人找到了目标,那是双肩包侧边的保温杯,那人从身上似乎取出了一个注射器,向杯中的水注射着什么。

注射结束,将保温杯放回原位,其余的摆设没有动过分毫,她快速地走出房间。

刚关上门转过身,只见几只枪口对着她的脸。

“你被捕了,李静。”

闫然冷漠地说着。

李静摘掉口罩,露出一张亮丽的俏脸,脸上没有多少喜怒,“我输了。”

...

从第一桩冯嘉,第二件案子宋媛媛,到李甜的遇袭受伤,今日潜入赵振宇赵巍母子俩居住的酒店房间下毒,事实上都是出自李静的手笔。

而今日这一遭是她们特地设好引她的局。

事情还是要从之前说起,自从发现一切的证据都指向李甜之后,三人只觉得有点不对劲。

对于侦探和警察来说,直觉和灵感是很重要的。

证据恰到好处,一切似乎都是慢慢浮出水面,李甜的聊天记录更是证据确凿。

而当她们第一次与苏醒的睡美人李甜会面的时候,更是感受到的明显的不对,李甜很怯懦地看着他们,李甜对于李静有着明显的依赖,不,是非常强的依赖性。

李甜的目光闪躲,是不是看着穿着警服的闫然和自家姐姐,而这种担忧与害怕,不是对自己的,而是对姐姐李静的。

之后把姐妹二人带到警局去录口供,因为心中的怀疑,特地分成了两个审讯室来记录,李甜支支吾吾,就是固定编好的话翻来覆去,而在转移到关于cos等自身的相关话题的时候,还有自己的社交号码,她露出了一丝茫然,尽管很快地遮掩,说自己刚苏醒,有些失忆记不清楚,但这更加惹人怀疑了。

她们对这两姐妹进行了更加深入,几乎是地毯式的挖掘调查,邻居街坊,从小到大的同学朋友,看过的医生护士,接触过的周边商铺。

妹妹李甜,尽管只比姐姐晚一分钟出生,但确实姐姐李静手把手带大的,两个人宛如连体婴,一直在一起,周围邻居还都说这姐妹感情好,妹妹一直粘着姐姐。

李甜的同学说,李甜和李静曾经分到不同班级,她姐姐告诉她可以和谁玩,不能和谁玩,到最后,没有人和李甜玩,她只能跟在自己的姐姐身边,姐姐说什么,做什么。明明都一样大,却像是小了几岁的跟屁虫。

李甜的大学同学说,李甜似乎并不喜欢心理学,这专业似乎是姐姐让她选的,但上课还是很认真地记笔记,说是要拿回家给姐姐检查,差点把同学笑死。就算是在学校跟朋友吃个饭,都要发消息给姐姐确认一下。

周围的一系列人证实,李甜几乎张口闭口都是我姐,我姐怎么怎么样,我姐让我怎么怎么样。

这让洛素她们产生了一个新的猜测,在这些人口中只做姐姐跟屁虫的李甜,显然没有能力去做下这些事。而控制着李甜,甚至是PUA她的亲生姐姐李静,才更像这个心理学高手。

而在确认了冯嘉和宋媛媛两件案子没有其他人在现场之后,那就很好理解了,通过网络教唆自杀,不在场证明可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毕竟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进行联系。

冯嘉和宋媛媛都被下手,那赵振宇呢?他不可能也被轻松放过,向赵振宇讨要了他的社交账号,果然找到了一个非常具有风格的小号,赵振宇的游戏网友,跟他非常的熟稔,但只是网络交流,对方不开麦说话,只打字,一起游戏,却十分对赵振宇的胃口,甚至把对方当做好兄弟,无刻不谈。

查过对方的IP之后,几乎可以确认,李甜还在床上养病,还没有办法时时刻刻拿出手机,而作为一个接私活,需要和编辑进行联系的画手,业务繁忙是李静的常态。

李静,才是这些小号背后真正的主人,这一切都是李静以李甜的名义做的。只是大家惯性地认为玩cos的是李甜,这些号的主人也应该是她。

只是没有李静的确凿证据,他们联手设下了一个局,请君入瓮,愿者上钩。

首先由洛素她们作为苏家的代表传达了新消息,她们表示苏家老爷子知道了私生子女的事,会将她们纳入到分割财产的子孙中,而正房继承家业的大公子苏明逸表示放弃,只不过私生子赵振宇身为“男孙”,苏老爷子表示要多分一些,财产分割将会在三日之后进行。

三日的时间,这是给李静的准备时间,也是给她们的观察时间。

李静已经对冯嘉,宋媛媛下手,毫无疑问是为了钱,而财产分割即将进行,因为赵振宇,自己又要平白无故地少一份钱,她忍不住的。

更何况,她早就用小号加了赵振宇的好友,也许早有谋划。

赵振宇随意地透露了一些自己的生活习惯,比如老妈一定让他喝热水,到哪都带着保温杯像个老干部一样。洛素相信这会启发李静,因为宋媛媛就是这么自杀的,即便她还想用别的方式,但她没有那么多时间。

李静的两个数个小号好友里,有一个是养蛇的专家,一个是酒店的人,还有一些洛素她们埋下去,不同职业的人,以便让她挑选。也许是她过于着急,李静就这么上钩了。

前一天赵振宇对她说酒店的自助餐很好吃,明早吃完饭等到九点出门,怕是都不能游戏了。当天跟着一直聊天,说自己去吃早饭,而确认他们离开房间之后,李静的机会就来了。

酒店房间里安装了监控器,她注射蛇毒的样子,被录得一清二楚。

这是真真正正的谋杀未遂罪名。

李静被带回了警局,李甜则是在心理医生地陪伴下,一点一点地回忆自己的曾经。

李甜说,姐姐是她的全部,妈妈不在了,她只有姐姐。

她愿意听姐姐的。

肚子上被插了一刀的时候,她其实是清醒的,她知道是姐姐干的。也许是姐姐厌倦了照顾我吧,李甜想着,这样能够死掉,让姐姐解气的话,也挺好的。所以在医院里,她假睡着,怕自己醒的太快,被姐姐怀疑。

衣柜里的铁盒子确实是李甜的私藏,原因也是为了躲过李静,因为在李甜醒过来之后,李静往往会让她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拍一些私密大尺度的写真,她愿意听姐姐的话,不代表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宁愿病过去躺着被姐姐照顾着。

审讯室里,李静已经摊牌,承认了自己的教唆自杀和试图谋杀赵振宇。她说,她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希望多得一些钱,她找到了一个世界上在攻克睡美人症这种疑难杂症的研究所,对方表示至少需要五百万美金才能推动研究。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妹妹的病而已。

闫然抱着双臂看着李静被带走,初雪站在她的身边。

“你觉得她说的研究所是真的假的?”闫然问着。

初雪摇了摇头,“她之前嘴里也没有一句真话,罪犯的真心可不比人命重。”

“李甜被她姐姐控制了太久,心理医生说,恐怕需要长期的心理治疗,才能慢慢走出来,她母亲李岩是不指望了,希望苏家能够派人辅助吧。”

案子结束后,李甜被苏家接到专门的疗养院进行调养,赵振宇及其母亲赵巍和苏家人见面之后,放弃一切权利。

而因为这一笔基金所引起的风波,也被苏老爷子所知,苏家的两位少爷也都自愿放弃继承,最终这笔钱将会被转化为慈善基金,投入到华国各项疑难杂症的治疗资助中去。

结束了这乱七八糟闹心的案子,初雪还在警局处理后续,洛素则是来到了一家咖啡馆。

咖啡馆里人丁萧瑟,生意不太好的样子。

坐在窗边的人似乎等待已久。

“谢女士,又见面了。”

坐在对面的女人优雅地拿起咖啡杯。

“洛小姐,您妹妹没有一起来?”

“我有一份委托想交给你,毕竟见识过你们的本事,实在是令人信服。”她含笑说着,手边拿出一个文件夹放在桌面上。

洛素没有去动那文件夹,侍者端上了一杯咖啡,她抿了一口,语气不疾不徐,直视着谢冰馨的眼睛。

“这桩委托,您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进行的?是苏家夫人谢冰馨,还是赫赫有名的黑市亚洲珠宝商,明珠女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