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64章 狗血侦探29

第264章 狗血侦探2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铭宝拍卖行, 是国内外知名的一家拍卖行。www.zuowenbolan.com

每年的春拍秋拍,更是无比出名,古董珍玩云集, 堪称豪门撒钱现场。

每年都会刷新拍卖天价出来。

而这个推送一出,毫无疑问地是表示,这枚蓝宝石戒指已经被送入了拍卖行,而且经过了专业的估价师, 鉴定师确认, 准备上拍!

“冰城有铭宝的分部,不过以这枚戒指的规格,如果上拍, 应该是在京城的拍卖会吧?”

初雪问着, 洛素点了点头。

之前她还在冰城, 但现在可就不一定了。

蓝宝石戒指属于临时加入拍卖会的, 但以它举世稀罕的程度,铭宝应该是加班加点做这枚戒指的宣传。

冰城虽大, 但本地的铭宝鉴定师恐怕没有足够的经验来鉴定这枚戒指,如果洛素没有猜错的话。

恐怕这两日, 陈玉英都在铭宝拍卖, 而现在是戒指经过了外来冰城的专家确认无误,开始宣传造势, 加入拍卖会清单。

只不过,宣传已经开始, 这个时候, 陈玉英只怕是跟着铭宝拍卖的人在前往京城的路上了。

也许是专机,也许是陆路,她们无从得知。

手机铃声响起, 谢冰馨来了电话,显然,她也是刚刚发现陈玉英把戒指送到铭宝拍卖的事实。

可惜的是,陈玉英找的铭宝拍卖,偏偏与谢冰馨经常上拍的贞元拍卖是死对头,难怪她也是现在才从铭宝的官方宣传里得知的。

挂断了电话,洛素摊了摊手,谢冰馨说暂时不需要她们两个找人了,委托结束。

洛素与初雪能够想到的问题,谢冰馨自然能够想得到。

而且,她更加熟悉拍卖公司的一系列操作。

像是这种提供珍宝,并且希望保护自己,没有人找得到的拍卖委托人,拍卖行可都是会提供全套服务的。

车接车送,五星级酒店安保服务,为金主爸爸提供最完美,最舒适的服务。

这枚蓝宝石戒指的价值已经被确认,洛素毫不怀疑,身为它目前的主人,陈玉英已经被铭宝的人保护起来,密不透风,谁也别想找到她。

现在,恐怕谢冰馨正在想办法联系人脉,在京城堵到陈玉英吧。如果她再不报警,依旧动用私底下的手段,想在京城找到陈玉英,可没有这么容易。

冰城是冰城,京城是京城,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谢冰馨固然有着自身的影响力,但在冰城,是出于她苏家夫人的身份,而以她自己在地下的身份,麾下可没有什么人可以用。

至于地下暗网,在京城行事?

醒一醒,这里是华国。

如果谢冰馨一旦报警,这种级别的失窃案,前因后果,陈玉英之后再把真相说出来,拔出萝卜带出泥,谢冰馨背后的人一个接一个的都会被揪出来,如果在京城追捕陈玉英,中枢直审,可就没有在冰城这么简单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去找陈玉英吗?”

初雪歪着头,她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做了一天,雇主就不干了。

而且她们两人接受这个委托的最主要原因,是谢冰馨她说有父亲的消息。

眼下,谢冰馨匆忙解除委托挂断电话,她可不像是会好心把消息免费告诉两人的人,只怕是日后还有什么忙找上两人,才会把这项报酬兑现。

“去京城,周家应该是要去参加拍卖的,可以带我们一起。”

洛素说着,人口拐卖案之后,她们和周家相处的一直不错,周千经常来侦探社待着,周瑶和周夫人时不时会带些点心什么的一起过去。

和客户成为朋友不是什么好事,但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人脉拓宽了许多。

拍卖会在半个月之后,眼下在冰城也带了不少的时日,没有活干,启程回家。

跟周瑶协调好时间,周千,也就是曾经的钱千这次也跟着一起去。

听说她最近迷上了一个爱豆,而铭宝还要举办了一场明星慈善拍卖会,周千主要是为了这个去的。

“雪姐,看我们敏敏,年轻漂亮又水嫩,要不要一起支持一下?这次慈善拍卖对接的是国际救助女子会,主要项目是资助失学女童,关爱女性健康,我爸妈和姑姑说可以随便买,想买多少买多少。”

周千正兴致勃勃地给两人展示她最新的爱豆,敏敏小姐姐,一个唱跳全能小姐姐,长得也是又美又飒,选秀出道,黑红黑红的。

洛素笑了笑,“好啊,不贵的话可以买一买,反正都是资助慈善事业了。”

这种明星慈善拍卖的话,起拍价基本都是0元1元,有的价格也不会很高,主要看你做慈善的心如何。

“素素姐,初雪姐,你们这次不是为了参加拍卖会去的吧?”周千现在想性子已经活泼许多,跟着两人也算是混熟了,没有什么忌讳。

她眨着眼睛看着后座的两人,两位侦探会有闲情逸致参加拍卖会,才怪!

“小千千啊,我们这是跟你姑姑去长见识的,你雪雪姐现在还没有参加过拍卖会呢。”

这话是真的,虽然拍卖会的门槛不低,只有交足了保证金就可以参加,但侦探社这几年可都是在关门的境地,就算是以前原身父亲在的时候,除了忙案子就是忙案子,参加拍卖会也是陪着雇主或者为了委托罢了。

无论是初雪还是洛素,都是没有亲身到过拍卖会现场的。

不过现在随着技术的发达,参加拍卖会的地点已经不再受限于现场参加,电话竞价,网络直播拍卖竞价,都是参与拍卖的方式。

不想出门去拍卖会?没事,在家里看直播,拍下什么东西在一个月之内付款,拍卖行会五星级安保,直接将东西送上门来,保证完完整整的,一点缺失都没有。

而身为周家的女儿,尽管她的前十几年不在这个圈子里,周千需要慢慢适应现在所处的社会,人情往来,生活习惯。这次周瑶特地带她来拍卖现场,也是感受一下。

在这里,钱真的只是一个数字,而对于她们来说,这是一种日常。

这次来到京城,除了参加拍卖会,周瑶还带着周千前来扫货,“要过年了。”周瑶勉强给出了一个理由。

尽管周千不是很情愿,毕竟她姑姑和她亲妈,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买买买。

周瑶和她的丈夫算是患难夫妻,一路一起走来的,当然,周瑶的出身也不算怎么患难,但两人至今感情甚笃,唯一头疼的问题就是不服管教青春期的儿子。

人到中年,总喜欢搞点收藏。周瑶的丈夫前两年迷上了瓷器,最近两年又开始玩字画,在铭宝这里每年花费的金额高达八位数。

周瑶自己也是花的不少,全家上阵买,珠宝,买,古董首饰,买!总之就是买!因此刚到了铭宝的场地,直接有专人服务。

坐在座位上,每个人手里都有着专门的平板电脑,上面是本场拍卖会的拍品。

“你们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周瑶同样不知道两人这次前来的目的。

她的手指刚好触摸到下一页,镶钻蓝宝石戒指在屏幕上更加闪耀。

洛素顺势在平板上点了一下,旁边有铭宝的工作人员在,还是不要说的太多。

“千千要参加的慈善拍卖会,是今晚的另一场?”初雪问着。

她们来参加的是下午的珍宝拍卖,这个时段,也是有其他拍卖正在进行的。

毕竟铭宝每年举办的大大小小拍卖会不计其数,种类繁多。

“这一场结束,就正好去慈善那一场。”周瑶点了点头,慈善是每年都要做的,明星慈善,也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知名度和在明星粉丝中的地位。

拍卖会开始,绿宝石的腰带扣,红宝石与黄金交织的梳妆盒,钻石与珍珠镶嵌而成的望远镜......一件件珍品,层出不穷,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些看上去似乎华而不实的东西,收到了场上的热捧。

“为什么望远镜要镶嵌钻石和珍珠?”

周千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实用主义,望远镜能用不就行,至于这么花了呼哨吗?

“在几个世纪前的欧洲,歌剧是皇室贵族欣赏的,阶级之间的壁垒宛如鸿沟,这种望远镜一般是给贵族夫人用来近距离欣赏歌剧的。”初雪解释着。

“千千,这个怎么样?”

周瑶问着,眼下是最新的拍品,一条多彩的钻石手链。

“挺好看的。”周千说着,对于小姑娘来说,这更像是出现在电视里的东西。

“我也觉得不错,颜色也鲜亮,适合年轻的小姑娘戴。”周瑶直接向上加价一百万,拿下了这件拍品。

一件又一件的拍品将现场不断地炒热起来,在平板上的介绍里,这些珠宝首饰,或多或少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有的出自于某国皇室,有的乃是珠宝创始人出品,被场内的宾客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竞价下来。

一枚十克拉的祖母绿戒指此刻已经竞价到一千万,周瑶再次举牌,其他人又加到了一千一百万,周瑶摇摇头,不再竞价。

拍卖会现场的,有的是小姐妹联袂前来,有的是相熟的贵妇坐在一起,当然,男女搭配还是最多的。

这枚祖母绿宝石戒指,没过一会儿就被一位男士竞拍下来,博得了身边美人的笑颜。

“快到压轴了。”洛素说着。

拍卖场地并不喧闹,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而且来到现场参加的,各个打扮得都如同参加晚宴,华贵的很。

这枚戒指是第一个千万拍品,同时也预示着,在其之后的拍品只会越来越珍贵。

一件黄金嵌红宝石的皇冠出场,再度将现场带入高潮的气氛,

“两千一百万。”一声熟悉的加价,令洛素与初雪对视一眼。

这是......谢冰馨也来铭宝拍卖的现场了?

当然,以她的身价收到拍卖邀请不足为奇,虽然她的委托拍卖都是在贞元拍卖进行的,但并不妨碍她来铭宝参加拍卖会。

现在她们比较好奇的是,已知丢失的蓝宝石戒指在本场拍卖会上,谢冰馨也在拍卖现场。

她是会拍下来呢?还是不拍呢?

这件前欧洲皇室冠冕,被谢冰馨以两千八百万的价格拍下来,初雪与洛素窃窃私语。

“陈玉英应该在酒店看着现场直播,这里的直播都会给拍卖人镜头,谢冰馨亲自前来,是在显示自己来了?”

“且看着吧,不知道她准备了什么后手。”洛素说着,等那枚蓝宝石戒指上拍,她们看着就知道了。

这件皇冠的正常价在两千二百万到五百万之间,谢冰馨硬生生给加到了两千八百万,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都十分强势。

“会场里可没有便衣,不知道谢冰馨究竟想做什么。”初雪摇了摇头。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轮到了这枚蓝宝石戒指。

拍卖师正在介绍着这枚宝石戒指的历史,一月女王夏洛特,在历史书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她的美貌,她的婚姻,她的传奇经历,更为这件蓝宝石戒指增添了无数的光辉。

更别说这本身就是四十克拉的极品蓝宝石,实在是令人迷醉。

起拍价,三千万华币。

洛素心里关于这枚蓝宝石戒指的分析,主要有两种可能。

假设,这枚蓝宝石戒指没有被陈玉英偷走,还在谢冰馨的手中。

如果被送上拍卖会,她推算中有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这枚蓝宝石戒指,确实是如同谢冰馨那天所说,是像从前的其他珠宝首饰一样,被海外买家拍走,谢冰馨帮助洗钱。

第二种情况,就是关于梁振东了。

这几天抽空的时候,两人又顺势分析了一下梁家现在的情况。也就是他打算在拍卖会上拍下这一枚戒指,转手送到某些高层手中,以解除现在冰城梁家可能遇到的危机。

为什么这么说?

好巧不巧的,洛素与初雪两人前往冰城火车站的时候,遇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包书记,他带着墨镜,手持行李箱,像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位旅客。

包书记每到一地,都会干出一番大事,他既然已经来到了冰城,磨刀霍霍,找人下手也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梁家首当其冲。

无论是留给谢冰馨的时间,还是留给梁家的时间都不多了。

矢车菊蓝宝石以钻石环绕,钻石散发出的耀眼光芒半点也无法遮挡蓝宝本身的深邃迷人,反而相得益彰。

对于这枚蓝宝石戒指来说,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师出无名,主宝石堪称传奇,钻石品质同样上佳,但为其加工的珠宝匠是为谁?是何品牌所作?

这样的未知,原本应该让它的价格稍微打了一些折扣。

当然,在拍卖行的美化之中,此乃某品牌珠宝匠人的私活,碍于品牌原因,不能透露其姓名,遮遮掩掩的,反而引发了不少的猜测。

“这是梵家的手艺吧?”

“我看这风格像是卡家的?”

“我倒觉得和鹰国皇家珠宝有点相似,不知道是哪位大师出手,但买就对了。”

听着身边的讨论,初雪在偷笑。

此刻真是想看一看谢冰馨的脸色是什么模样。

这个戒指的设计是她做的,加工手艺是她工作室的珠宝匠人完成的,不知道有没有想过被猜测为世界顶奢珠宝匠人的一天?

周瑶的脸上跃跃欲试,这样的一枚戒指,不只可以自己带,更可以作为家族的传承。欧洲那些皇室的珠宝,亲戚之间借来借去都是常事。

场内火热的竞价开始,周瑶连着叫了两次价,忽然一个晃神过来,她想起来在拍卖之前,洛素在这枚蓝宝石戒指的界面上点了点。

“姐,不知道是哪位大师的工艺,这价,有点高了。”初雪直接开口劝了一句。

真要让周瑶拍下来可不行,这枚戒指本身的来路都有问题。

虽然这拍卖会上,不少私人卖家拿来的藏品或多或少都来路不正,但最好还是少沾染。

周瑶放下了竞价牌,说的确实对,这一件也不是非要不可的心头好,听两位小侦探的意思,这戒指,应该是有点问题。

洛素注意到,谢冰馨没有举牌,倒是一位不知名的陌生男人一直在抬价。

“那个不会是托吧?”周千小声地询问着。

现在奶茶店开业都要请一堆人伪造火爆现场,拍卖会的托实在是不稀奇。这陌生男人把价格抬得越来越高,眼下竞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不见得,铭宝不至于为了这个小东西抬价。”洛素摇了摇头,比起数十亿的拍卖品,这件珠宝虽然珍贵,价格预计在五六千万,但犯不上抬价得罪这一帮贵宾客户。

周围的其他宾客也在讨论,那男人看着好生眼生,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还是代客竞拍。

场内加价的宾客少了,海外还有加价的。

这不奇怪,毕竟这蓝宝石戒指本身就是欧洲的传奇之物,当初这位夏洛特女王的娘家如今还是皇室,再加上想要收藏的豪门与私人藏家,逐渐变成了场内的这个陌生男人与海外买主的对决。

洛素她们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周瑶不禁摇摇头,“这价格,偏高了。”

初雪点点头,如今这枚蓝宝石戒指的价格已经被抬到了六千八百万,远远超过本身所值。

拍卖师落槌,最终成交价,七千二百万。

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这创造了蓝宝石首饰的最新拍卖记录。

洛素看着谢冰馨的方向,她一次价都没叫,心里肯定不会平静。

这件蓝宝石戒指是铭宝本场珠宝拍卖的压轴,就算是减掉拍卖行的委托费用,剩余的钱足够任何一个人舒舒服服,富裕地过上一辈子。

谢冰馨接下来会怎么做?洛素与初雪十分的好奇。

许是上一次在陈玉英家里用她的电脑进入到微博里她有所察觉,从当时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发微博。

以至于她的过往微博下边已经有粉丝在问石头姐人去哪里了?

珠宝拍卖结束,晚上的明星慈善拍卖是七点开始,周千给两人发来了相关的信息,有不少明星大腕前来参加,可以说是众星云集。

“我家敏敏准备的拍品是她C位出道那天的演出服!啊啊啊!”还没到时间,周千已经开始激动起来。

这一场珠宝拍卖周瑶拍下的不多,给自己拍了宝石胸针,给弟妹拍了个项链,再就是给周千拍的钻石手链了,加在一起,也是一千万出头。

拍品直接由铭宝送回到宁城周家,免得周瑶两人带在身上还担心安保问题。

初雪咂舌,有钱人的世界,真是不一样。

这场拍卖会散场,谢冰馨不知道从哪个出口离去了,她们跟着周瑶去付款检验拍品之后,铭宝的高级餐厅已经虚位以待。

在餐厅解决了晚餐,周千已经迫不及待,几人也由着她,周瑶补个妆就到了会场。

如果此刻把她画成动画人物,那完全是星星眼,一脸期待地等待拍卖开始。

这种明星拍卖相对于普通的拍卖就随意很多,甚至有的明星不会亲自来到现场,而是录一个vcr,但大部分在有时间的情况下还是会出现刷脸的。

这边的设备就没有珠宝拍卖的高级了,人手一本小册子在座位上,是这场明星拍卖的物品。

签名水杯,衣服,对于一些艺人有纪念意义的东西,限量球鞋,全套化妆盒,相比之下,种类也是千奇百怪,还有的拿出了自己的奖杯。

这种明星慈善拍卖,少不了红毯与闪光灯,而如同洛素她们这样普通来参加的宾客,则是走的另一个通道。

周千这个年纪正是好奇的时候,不断看着外边一个个走入会场的艺人们。

“刚才的仙女好眼熟,想不起来叫什么。”

“哇,安影后。”

“颜王来了!”

周千拿着手机远远地拍了几张,可惜不是很清晰,有些意犹未尽。

“等下拍卖之后,会有晚宴,到时候找他们合照签名都是可以的。”初雪对她说。

这场明星慈善拍卖是和与铭宝合作的,可不是谁都能收到邀请,门槛极高,周千今日的一身打扮,再出现在晚宴上,向这些艺人们合个影,讨要签名都不算事,圈里圈外,和千金小姐结个善缘,大家都不会拒绝的。

看了半天,周千没有看到自家敏敏小姐姐的入场,有些失落。

“谢敏是演出嘉宾吧?也许先进来了。”洛素说着,她们进场的时间有些晚,已经坐了不少人,后续进来的明星咖位明显越来越大,如周千追着的这个小爱豆,也许早就进来了,后面的都是大牌压轴。

灯光一变,拍卖会开场,这里可不是熟悉的拍卖师,而是圈内知名的主持人担当在活络气氛,旁边还站着一位拍卖师。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来到铭宝慈善拍卖夜,今晚的所有拍卖所得,铭宝将全程公开透明,不收取任何费用,全部捐赠给国际救助女子会华国分部。”

“在拍卖正式开始之前,我要向在场的各位通报一个喜讯,尽管我们的慈善拍卖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本场慈善活动已经迎来了开门红,刚刚我们收到了由一位匿名女士的捐赠,六千六百六十六万华国币!”

国际救助女子会的会长在现场对匿名女士表示了衷心的感谢,洛素与初雪充耳不闻,据她们所知,今天铭宝进行的拍卖,一共就只有下午的珠宝场,还有晚上的明星慈善夜。

六千六百六十六万华国币,

这个数字......这个时间......

陈玉英,是她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