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71章 大乾奇遇记4

第271章 大乾奇遇记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吴捡起了那钱袋子, 可那人不收,这可如何是好?

手里捏上一捏,以老吴的手法断定, 里边起码有五两银子呢!

对于许多农户家庭来说,可是乡村的富户一年的收成!

虽然对老吴来说,也许这五两银子在鄞州都买不上一匹上好的鄞丝,但在景源城, 可也不是一笔小钱了。www.jiujiuzuowen.com

这不是自己的钱, 万万是不能收的。

那人穿着长长的衣服,身形枯瘦,上楼就没了踪影。

老吴捏着钱袋下了楼, 跑到掌柜的那里去。

“掌柜的, 上楼梯不知道是哪位兄台掉下来的钱袋子, 放你这里可好?许是有人会过来寻。”

老吴就要把钱袋放到台面上, 殊不知那掌柜的脸色突变,一个闪躲。

“不要不要, 拿走拿走。”

那掌柜的转眼掀了门帘走开,避之不及。

甚至是原本站在老吴不远处的其他客人和店小二都一瞬间地走的远远的, 仿佛他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一般, 生怕沾染上了。

老吴面色一变,就算是他反应再慢, 现在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客栈里有个来吃酒的客人,看着老吴的脸色, 似乎是有些不忍。

他跑到账房处写了一张纸, 随后放到老吴的面前。

“兄台,找蛊师救命,否则小命不保!”

老吴捏住了这张纸, 死死地攥着。

他心里已经是明白大概怎么回事,真是万万没想到!

他光顾着防备着女人了,没想到连男人也能下蛊。

更何况,自己只是好心捡个钱袋,想给那人送过去。

真是无妄之灾!

倒了什么血霉!

老吴虽然不知道这蛊毒究竟是怎么下的,但那丢下这钱袋人的脸,他也是看到了的。

想着之前那一瞬间浑身的不适感觉,老吴面色又黑了黑。

还好现在是和小道长一起出门,不然的话,如果是自己当年跟着一群行商出来,遇到了这种情况,都不知道上哪里找人去。

看着这群当地人的模样,这客栈老板,店小二,不都是避之不及的模样?

老吴没有再上楼,直接出了客栈,驾着马车就开始前往杜家的小院。

他的心里有些急躁,也不知道这体内被下了什么蛊毒,连拉车的小马儿都有些不对劲。

到了杜家,老吴急匆匆地敲门,孙荷这几天身子在慢慢调养着,过来打开了大门。

看着老吴的这幅模样,“吴老哥,有什么急事?我爹出事了吗?”

老吴摇头:“孙老丈无事,东西都已经是送到了,我好似被人下了蛊。”

此言一出,孙荷也瞪大了眼睛,怎的会这样?

连拉着马车进了院内,看火熬汤的洛素已经走了出来。

耳清目明,神识外放,小院周围的动静都逃不过她的耳目。

老吴出去一遭,怎么就被下了蛊了?以老吴那个胆小的性子,还能招惹到什么人不成?

阴阳眼开,扫视着老吴的全身。

身体之内,平白无故地黑了两小块,一块在咽喉,另一块大概是在胃部的位置。

洛素微微皱起眉头,老吴就从景源城到孙家村,就半天的功夫就着了道?

老吴急忙解释,他一脸嫌弃地拿出了那个钱袋子。

他仔仔细细地把自己在客栈的经历解释了一遍,然后摊了摊手,你说他也是好心吧,可谁能想到摊上这种事情?

听着老吴的讲述,洛素没有说话,孙荷倒是先开了口。

“这是嫁蛊。”

她语气肯定地说着。

“嫁蛊?”

孙荷点头,“就是把一个人身上蛊,嫁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在嫁蛊的时候,还会放一些财物,金银财宝一类的,一旦有人捡起来了这东西,就会直接转移到这个人的身上。”

洛素听着,类似的邪法手段她也是听过的。

包括现代也有着相关的术法,如果谁身上招了鬼,或者惹上了邪物,亦或是自身的重病难医,往往蒙了心智,就会使用这种邪法,将自己身上的脏东西,转移到别人身上去。这样死的人不是自己,就是别人,这种方法,也叫作“找替身”。

因此平白无故在道路上捡了钱,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也有捡来的钱要快快花掉的说法。

用百元大钞装在红包里,或者随便把钱卷一卷,金子一类的东西扔在地上,谁要是捡起来,这依附在钱上的东西,就转移到了谁的身上。

这门邪法,真是从古至今都没有多大的演变。

“那能看出来我体内是什么蛊毒吗?这要怎么解?”老吴有些焦急。

虽然他自己对小道长是有信心的,但蛊这东西,毕竟不如同道法,并非是小道长的专长,没看着孙荷的蛊毒,小道长也需要慢慢来想办法解决。

原来自己好歹还能算得上是小道长的帮手,现在可好了,还没帮上什么忙不说,自己也跟着中蛊了,老吴只恨自己没有多加小心。

这景州!以后他老吴是再也不来了!

等他回到了鄞州,就要传下去家训,世世代代不跨入景州一步!

以前跟小道长在一起,虽然遇上不少东西吧,但好歹没多邪门,也没直接这么恶毒。

这平白无故,毫不相识的陌生人,直直地嫁蛊过来,什么仇什么怨呐!

“你这蛊和孙荷身上的不同,幻蛊有形,你身上的却是无形的。”

洛素暗暗观察着老吴身上的那团黑点。

老吴心下一苦,他当时确实是什么虫子都没看到,要不就直接发现不对劲了。

“对了,我在那客栈,有个好心的兄台让我去找蛊师!”

老吴一拍脑袋,急忙地把那人写下来的一张纸拿了出来给两人看。

洛素接过来一看,蛊师?

之前听孙荷提及过蛊师和蛊医,可孙荷说过,蛊医好歹会受人尊重,蛊师因为养蛊下蛊,几乎是人人敬畏,人人惧怕。

而且,由于大部分蛊师的名声都不太好。

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之中,蛊师们各个是杀人不眨眼,甚至是为了养蛊,可以屠掉村庄,毁灭一个山头的魔头。蛊师手中养出来的蛊,各个都是血雨腥风中厮杀而出的佼佼者,很是凶性。

甚至是传说之中,很多大势力,王公贵族会私下里请蛊师,来达成种种目的。这些年,出名的蛊师越来越少了,甚至是稍微有些名气的,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也会引起官府的注意,据说有不少蛊师都到别的州,接受了招揽过好日子,享受荣华富贵去了。

孙荷在景源城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有哪位知名的蛊师,但城里倒是有一位蛊医。

蛊医类似巫医,承担着治病救人的责任,相比于普通的郎中,他们更加精通于蛊毒与蛊病。

俗话说得好,医毒不分家,一位合格的蛊医,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一位优秀的蛊师,两者是相对的,如果对于蛊毒没有充足的了解,蛊医怎么能医治蛊病呢?

老吴急忙询问孙荷这位蛊医在何处,如果小道长暂时没有办法解决的话,就得去找这位蛊医了。

孙荷想了想开口:“城西的李家医馆,表面上是看普通病症的,实际上这家的老爷子,乃是一位蛊医,只不过他们家的李老爷子现在年事已高,不知道还接不接活。”

老吴刚要说话记下这家的地址,只觉得胃部一阵绞痛,眼前一黑,直直地向地上倒了下去。

洛素和一旁的孙荷面色大变,谁也不曾想到,老吴体内的这蛊,居然发作得如此之快。

算一算时间,恐怕现在都还没有到半个时辰呢。

这究竟是什么蛊?

洛素不做犹豫,直接把老吴抬上了马车,孙荷跟在一旁,急忙驾着车前往李家医馆。

洛素一指虚虚探入老吴的经脉,经脉还没有问题,那不知何物的蛊,似乎找准了位置,驻扎在了老吴的咽喉和胃部,仿佛是打定了主意住在这里,不挪动一步。

马蹄奔驰,老吴躺在马车之内,却陷入了沉眠。

胃部是难言的抽痛,老吴的潜意识,已经记不得上一次感受到如此的痛苦是什么时候了。

痛!痛!痛!

嗓子也像是好像针扎一般,不,是好似无数只银针扎着一般,饥渴难耐,又疼又麻又饿,胃里又翻江倒海,像是一直在叫一样,难受得不行。

老吴仿佛陷入了一段记忆的漩涡之中。

老吴的视线之内,有着一个小男孩,他正香喷喷地吃着一块馍馍,另一手还拿着一个煮好的鸡蛋。

这小男孩穿戴利落,脖子之上,胸口前的位置还挂着一块银子的长命锁,身上穿着的衣服,不说是富贵,但看着也是衣食无缺的人家,脸上的肉胖乎乎的,是个小胖墩儿。。

但在这个小男孩的不远处,还有另一个小女孩,相比于老吴先看到的这个小胖墩,这小女孩则是要瘦弱许多,说是骨瘦如柴都不为过。

小男孩身上干干净净的,挂着长命锁,身上甚至有着一个装着零食的小荷包。

而这个小女孩,头发枯黄,骨瘦如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不知叠加了几层的补丁,手上沾着泥,光着脚丫,就那么看着小男孩吃着东西,不断咽着口水。

老吴虽然动不了,但还有着意识,能够思考。

他看着眼前的这情形,想着难道一个是百姓家的孩子,一个是没人要的乞儿?

“富贵,你又打哪玩去了?夫子教的大字写完了没有?”

一道尖利的女声传来,那胖乎乎的小男孩急忙地冲进了院门。

一个女人出现在眼前,老吴晃了晃,显然女人没有发现他,老吴只是一道意识,别人根本看不到他。

“大丫,菜摘回来了吗?”那狼狈的小女孩背后有个篮子,她浑身没有多少力气,一拖一拖地向前。

“摘回来了。”小女孩说起话来都是有气无力的。

女人上下打量着篮子里的野菜,似乎并不满意。

“就这么点啊?你上山都干什么去了?又看你那个死鬼娘去了?”女人的语气十分的刻薄,对篮子里成果很不满意,一脚踢翻。

小女孩仿佛已经习以为常,慢慢地蹲下来,一点一点地把野菜都捡回了篮子里。

女人一脚再踹了过来,篮子分了出去,小女孩也是一个趔趄地直接跌到。

房门之后,那小男孩在嚼着鸡蛋偷窥,咯咯地笑了出声。

小女孩摔在地下,半天没有爬起来。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山上的树太高,果子她够不到,只能找些矮一些的枝丫,摘取一点点。

只是越吃越饿,肚子只觉得越来越酸,根本吃不饱。

她慢慢地,慢慢地爬起来,一点点把被踢飞的篮子找回来,野菜再捡回来。

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对这个叫做大丫的小女孩来说,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

老吴想要去护着那小女孩,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一抹意识,或者,这只是他进入到曾经的记忆梦魇之中,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显化出来,只能做一个默默的旁观者。

眼见着小女孩又一次把菜篮子捡好,老吴还以为那女人又要踢翻,只是在门后偷窥的小胖子突然间咳嗽起来,女人瞬间回去看儿子。

“富贵,怎么了?呛着了?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女人柔和地拍着小男孩的后背,搂着小男孩进了灶房,老吴看着叫大丫的小女孩默默跟在后边,一步一步地走着。

女人进了灶房,用筷子点了一点糖,放进了碗里,又舀了一瓢水,小胖子乐呵呵地接过来,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另一边的大丫。

“娘,你对我真好,你也喝。”小胖子一脸濡沫地看着女人,女人“哎”了一声,听见儿子的这声卖好,心里也十分乐呵。

还是看着院子边上的那个脏东西,她心下只觉得碍眼。

女人从一个小碗里拿出了半块发黄的馍馍,直接扔在地上,“晦气的玩意,上一边呆着去。”

小女孩把菜篮放在灶台的不远处,默默捡起来地上的馍馍,躲到院子内的角落里去。

那女人似乎是总算气顺儿了,带着小胖子去了另一个屋子。

小女孩蹲在地上,轻轻地吹拂着馍馍上的泥土,硬邦邦的,味道甚至是有些发搜了,她却如获至宝,一小块,一小块地掰下来,小口咀嚼着,仿佛是什么人间美味。

老吴看得只觉得心里发苦,那女人和小男孩走后,小女孩偷摸地进了灶房,舀着水喝,就着手里的馍馍一点点咽下去。

她全都吃光了,一点都没有留下。

老吴看着小女孩又找了个盆子在清洗野菜,他抬头看了看天色,想着之前那女人和小男孩身上穿的衣服,现在应该是春秋,只是小女孩的手依旧是通红的,胳膊上也有着一些血痕。

老吴有心想要看一看这一家是什么情况,但是他的意识似乎是动不了,只能呆在小女孩的附近,想要离开这灶屋,前往别的房间,都是不行的。

老吴本以为这小女孩在这里洗菜,在灶屋里,总能想办法弄到点吃的,殊不知那女人不一会儿又出现了,油盐酱醋都是锁着的,看着女人自顾自的做好了饭菜,切了几片腊肉,还打了一个鸡蛋。

小女孩则是蹲在脚下烧火,面对着呛人的烟气,女人做好饭之后,直接端走,锅里半点东西也没有剩下。

小女孩依旧蜷缩在灶台底下烤火,老吴待在旁边,他依旧什么都做不了。

女人端了吃完的碗筷回来,小女孩默默在冷水里刷着碗,那女人没有再给她任何吃的。

老吴看着小女孩枯黄的小脸,在火光的映照之下,更显得枯瘦了。

夜里,女孩倒在小屋的炕上,翻来覆去的,胃里翻江倒海,饿啊,饿啊,饿的根本睡不着,饿得胃无比抽痛。

眼前一闪,老吴似乎切换到了另一处场景。

小女孩已经长大,身材比之前看着高上了不少,那小胖子也更加壮硕了,原本小的时候,倒是显得几分可爱,现在年岁大了,身材更胖,看着只觉得是一身的横肉。

女孩依旧是一身的旧衣裙,双手纤细,骨节分明,可手上的茧子是如此的清晰可见。

富贵面目狰狞地撕扯着嘴里的鸡腿,嘴上满是油星子,稍显老态的女人一脸慈和地看着他。

“慢点吃,慢点吃,还有,还有。”

女孩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声音很响,老吴下意识地有些尴尬,可见眼前这三人,各个都是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对于女孩来说,饿肚子,肚子叫,是寻常事。

而对于女人和男孩来说,饿就饿着呗,从小到大都饿着,也没有把她饿死。

女孩的肚子接着又叫了起来,依旧没有人理会。

她自己也没有当回事,只是感觉这一次胃里的抽搐比往常更激烈了一些。

胃部越来越抽痛,饿啊,饿啊,只觉得胃里在泛酸,想要吐,想要呕,可什么都吐不出来。

如针扎一般的刺痛,就像是催命符一般。

女孩直接晕厥了过去,老吴又急又气,可桌子旁的两人丝毫不动,将晕倒过去的女孩视作无物。

男孩终于啃完了盘子里的烤鸡,一脸的餍足。

女人看他这幅模样,也是十分的高兴,只是目光触及已经倒在地上没有半点声息的女孩,眉头紧紧地拧着。

“这个小贱人,就知道装死,饿死她才好。”她狠狠地骂着。

脚下死死地踹着女孩,可无论她怎么踹,女孩都没有半分的动静。

男孩也跟着过来,巨大的身体直接踩在女孩的身上,仿佛是在玩闹一般,可女孩还没有半分的动静。

他把啃完的鸡骨头拿过来,放到女孩的鼻子前,似乎以为这样就能引诱她苏醒一般。

可女孩还是半分不动,就那么静静地,静静地躺在地上。

老吴眼看着女孩的身上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原本昏倒在地上的人影,突然起来了,不,不是起来,是仿佛神魂出窍一般,女孩从身体之内钻了出来。

但她依旧看不到老吴。

老吴眼睁睁地看着女孩不明所以,她静静地看着那两人践踏着,侮辱着自己的躯体。

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身影却在不断地变化,抽长,抽细,老吴惊愕地看着这一幕。

那女人和男孩终于发现了不对,手指叹向女孩的鼻息,没有气了!

“娘,她死了。”

她死了!她死了!她饿死了。

空中的女孩虚影似乎也明白过来,她已经死了。

她的面色开始变幻,身形虚影愈发的扭曲了。

老吴看着眼前的一幕,女孩死了,那这道身影,是鬼吗?

可鬼会如此的变幻吗?

那女孩的鬼魂虚影,不断地扭曲,老吴眼看着她面目狰狞起来,浑身散发着怨气。

一声凄厉的尖啸,老吴眼睁睁地看着女孩彻底化身成了鬼魅,直直地冲向那男孩和女人。

她只是想要活着,她什么都做了,什么都干了,什么屈辱都认了。

可如今,她活活地被这母子俩磋磨得饿死了。

老吴感觉一阵的失重,喉咙好难受,胃又是不停的抽痛,不断地叫着,仿佛是在叫嚣,我要吃饭,我要吃东西,给我东西吃!

此刻,洛素和孙荷已经带着老吴来到了李家医馆之内。

老吴被安置在一处木床之上,今天是她们运气好,赶上了李家老爷子在这问义诊,直接就被抬了进去。

老吴强行醒过来,看着眼前的重影,还以为自己又换了一处场景,等看到洛素关切的脸,才稍稍安了下心。

“水。”

孙荷急忙倒了茶,老吴颤颤歪歪地接过去,刚一入口,紧接着就吐了出来。

“怎么了这是?”洛素忙问,是茶水太热了?

李家老爷子在一旁探着老吴的脉。

老吴艰涩地开口:“如针扎一般,难以下咽,肚子里像是有炉火在烧,灼人的疼。”

洛素的眉头紧皱,这昏过去之后,醒过来就变成如此。

这究竟是什么蛊?究竟作用如此厉害?

老吴一边喘着气,一边慢慢开口,讲述了自己做的梦境。

主角只有三个人,女人,男孩,还有老吴始终跟随的小女孩。

等听到小女孩最后似乎是被饿死了,结合老吴如今的症状,洛素有了一丝明悟。

老吴现在身上所展现出来的问题,在她看来,和被鬼附体,占了身子有些像。

可老吴这神志清晰,口齿清楚,只是身上不舒服,又和洛素的推断完全不同了。

洛素沉吟一下开口:“你如今的症状,如被饿鬼附身。”

“饿鬼?”老吴直接就想到了那梦境之中的小女孩,她是饿死的,与她有什么干系不成?

“六道轮回,一道为饿鬼道,鬼魂万千,有饿死鬼。”洛素简单地解释。

“老吴你现在嗓如针扎,肚内饥火中烧,如同针口饿鬼附身。饥渴而死,无大业报,化身针口饿鬼。”

洛素捏着下巴,老吴现在身上的痛苦,明显是针口饿鬼的遭遇,可她没有看出半点鬼魂附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旁探着老吴脉的李老爷子放下了手,“这不是鬼附身,是天生命蛊嫁到他身上。”

老爷子的面色不太好看,显然是感受到了其中的棘手程度。

“天生命蛊?”洛素听着李老爷子的话,有些不解。

蛊毒这东西,最近还是跟孙荷了解的,具体的她可没有这群本地玩蛊的清楚。她知道本命蛊,天生命蛊又是什么东西?

“景人传蛊,除了一代一代的血脉相传,还有一种人,天生怀命蛊,生来就有,但这并非是什么幸运的事,天生命蛊,乃是业报,是孽债,是前世因结下的果。”李老爷子说着。

“如这位所说,这应该是那梦境之中的女孩,内心的怨气冤屈烙印在了那人身上,投胎转世在这一世化作了天生的命蛊,天生命蛊不易解,如今嫁到你的身上,定然是有蛊师在暗中操纵。”李老爷子面露精光。

洛素听着已然明白,饿死鬼的怨气烙印在了仇人身上,在这一世化作了出生就带着的命蛊,而如今,这原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命蛊被转到了老吴的身上。

“老吴,那掉下钱袋的人你可还记得长什么样子?”洛素问着。

老吴回忆着,他当时确实打了个照面,可那人的脸是半遮住的。

“那人应该很瘦,穿着衣服都有些大,回头看我也是半挡着脸的。那人也住在客栈。”老吴连忙说着。

“嫁蛊之后,只怕那人早就跑了。”孙荷说着,嫁蛊这事往常只是听过,没想到今天真的遇到了,那人既然是住在客栈,也就是外地来了,这会子的功夫,足够出城跑路了。

“李老先生,这天生命蛊,可有办法解?”老吴眼巴巴地问着。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时间能够重来,他宁愿绕道也不会和小道长来景州!老吴的心直抽抽,他这是什么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