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76章 大乾奇遇记9

第276章 大乾奇遇记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关的话语一处, 火堆面前,三人都陷入了一片静默。www.xiaohua1000.com

长生诀,光从这个名字上, 就可以嗅到神秘的气息。

听起来, 就像是能够通往长生的口诀法门一般。

“长生”两个字, 长长久久的生,古往今来, 是多少人梦寐以求之事。

帝王所求,凡人所求,修行者所求。

为寻觅长生不老药, 秦始皇派使者徐福巡游东海,只盼仙踪。

为追求长生不死,千年后复活,将人死之躯防腐留存。

乃至大乾王朝的先帝, 曾经为求长生,设下天地大镇, 也导致了五方镇曾经的惨案。

可得长生否?

这是一个向来悠久的命题。

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弹指一挥间,从生到死,酸甜苦辣, 有人自觉落叶归根, 到了魂归天地的时候, 也有人心怀贪欲, 不忍放下这世间握在手中的一切。有人向往得长生, 自此逍遥于天地之间。

长生,对于世间生灵来说,是个不可拒绝的诱惑。

“长生诀?”

“那东西......是能长生的吗?”过了半晌, 张三虎慢慢开口。

王关的讲述,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戏班子的唱词,话本子里的异闻一般,实在是不敢想象真实地发生在身边人的身上。

王关想了想,再度开口。

“当铺的丁字号房,我进去的次数屈指可数。言大掌柜的为了考验我的眼力和水平,大多动用的是甲乙丙三号房的物件,仅有的几次去丁子号房,都是大掌柜让我去取东西。”

丁字号房内的物件不多,据王关所说,哪里的东西你看着普普通通的,但事实上,好些都断不出个来历由头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未知的物件,都扔在那里。

大掌柜的说,主家喜欢搜罗这些个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也许别的当铺不收,但他们当铺对于这种东西来者不拒。

这件“长生诀”就是其中之一。

“长生诀”这名字听着,也许以为是一卷关于长生的秘籍。

但王关是亲眼看到掌柜的把这东西拿出来过,也亲自看过这所谓的‘长生诀’。

那长生诀不是书籍,不是书卷,而是一卷“画轴”!

将那画轴徐徐展开,上面是一串串的线条,仿佛是山川地脉与河流。

王关曾问过言大掌柜的,这东西更像是一幅随意涂鸦的画作,为何叫做长生诀?

掌柜的说,他也不知,只记得当初把这物件拿到当铺来当了的人,说这个东西叫做长生诀,至于这东西的来历,那人只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据说有着通往长生的秘密。因此也就这么叫了下来。

言大掌柜曾经和东家细细地研究过这东西,毕竟这画轴的名子如此之大,实在是忍不住让人去一探究竟。

“我们东家弄到过几幅舆图,和那长生诀画轴上的图画对比,但半点都没有对得上号的地方。”

“后来,便是想着,这上面的画作会不会是故作假象,许是一画两裱,隐藏在下边了。但那画轴的装裱轻薄无比,不知道是何等材料做的,便是市面上最好的装裱材料,也没有那等感觉,根本不可能有东西隐藏其间。这东西来历神秘,但大掌柜说,东家新鲜了一会,便没兴趣了,倒是大掌柜偶尔拿出来看看。”

王关慢慢说着。

“那大掌柜的是发现了什么吗?”老吴忍不住询问道。

按照王关的讲述,当年那言大掌柜把他送入地道,毕竟是知道些什么内情,就像是也许画轴,真的和长生有关。

王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大掌柜从未与我说过什么,也许是他发现了,也许他没发现,但那东西,到底是招来了祸事。”

那场祸难之中,只有王关一个幸存者。

言大掌柜的塞给他的包袱里,有银子,有衣服,有干粮,他带着东西顺着地道跑出去,就到了景州城外,因为不知道那些人的来路,也怕那些人继续搜寻自己,王关跟着商队到了另一处小城,直到半年之后,才再回到景州城打探消息。

也是那个时候,王关才知道,当铺的人,除了他都不在了,官府调查过,但最后只给出了是盗匪乔装进入当铺中打劫这个答案,敷衍了事。

王关不敢去找官府的人,这个调查的结果显然是假的,那天晚上,那些人有兵器,甚至可以说是训练有素,不是官兵,就是私兵,再者说来,这景州城方圆百里之内,有盗匪?简直是在说笑呢。

他心知事大,可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农家子,在这偌大的景州城里,谁又认识他呢?

既怕当初的人找到他惹祸上身,又挂念着当铺内同僚们的死因,王关不想惹祸上身,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人死了,自己连祭拜都未曾有过,尤其是表叔与大掌柜的,这都是对王关照料有加的人。

王关不知道那长生诀有没有被当年的那些人拿走,他回来探听的消息里,说是当铺被洗劫一空,什么都没有放过。

别人问他为何打听这个,王关则是假装是当年来到当铺不得已当出自己家传东西的可怜人,如今苦难日子结束了,想要赎回来,却不想当铺遭到了如此祸事。

听到这话,那被王关打探消息的人也很是感慨,那是景州城里的第一当铺,价格给的也公道,小道消息说,当铺值钱的东西本就不少,那些劫匪能够直接进入,许是有内贼勾结。

那人还提到,听说那当铺里本来是有七个人的,但发现的尸体只有六个人,各个烧的焦黑如炭,分辨不出人形来。还好当铺的东家在外地,免了这遭祸事,回来为自家的管事们收了尸,在城外寻了处地界安葬了。因为六个人不知道谁是谁,集体都安葬在了一起,这些个家属,都是一起去祭拜的。

王关买了些祭品,寻到了城外拜祭了大掌柜的,表叔,还有其他人,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回到景州。

他固然有想要查清真相之心,但王关内心更加清楚的是,这等事,他这样宛若尘埃的小人物根本掺和不得,谁知道幕后究竟是什么牛鬼蛇神。

他还年轻,还没有娶妻生子,还想好好地活下来。

王关远离了景州,回到了王家村,只说是干活的地方主家不做了,想着家人年岁已老,就回来了。甚至连掌眼的活也不做了,因为这个行当,毕竟是有个师承出身,要么是家里做这个的,要么是跟了师父学的,王关不敢道出言大掌柜的名号,也怕再惹了祸事上身。

其后,就是过了这么多年,这个秘密他谁也不曾说过,始终深埋在心底。

天色还没有黑,傍晚的红霞染上天际,格外的绚丽。

王关从火堆上取下一根木柴,直接就这地下画了起来。

“这么多年,我把那长生诀画卷,在脑子里画了一遍又一遍。”他以木棍为笔,以土地为画卷,开始画了起来。

勾勒之间,有斜线,波浪线,还有宛若山峰的耸起,老人王关几乎是一气呵成。

“这么多年,我没有去查当年的那些人是谁,也不知道半点真相,不知道这长生诀,究竟落在了什么人手里。实在是愧对大掌柜的。”

他看着地上画出的图画,喃喃地说着。

洛素,老吴,还有张三虎也看着地上王关画出的这幅图画。

张三虎挠了挠耳朵,看着就像是小孩子的涂鸦,就为了这东西,害死了那么多条人命?

老吴看了半天也没有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洛素左看右看,恕她直言,她也没看出来这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画的线,是线路?这一直拐着弯的又是啥?”张三虎觉得要是因为个这玩意,害得那么多人出事,实在是不值得。

老吴也同意,这画上,连个重点的地方都没有。

要说就因为这玩意叫做长生诀,就招来了祸事,实在是不值得。

洛素闭上了眼睛,她曾经坐在祁真人的云床之上,祁真人挥手之间,为她展现了九曜大世界的山川地貌。

她正在将这幅老人王关画出来的图,与自己的记忆向对应。

如果是直线曲线是路,高耸的是山脉,波浪线是大海的话,这图出自大乾,东海位于陈州,洛素在脑中不断地演化定位着。

耸起的线代表着山脉,而将那蜿蜒的线,一并引到波浪这一趟,穿山而过,到达波浪的大海,那就是从内陆到东海的一条线路。

这画实在是有些抽象,洛素竭力理解,也只能到这了。

“我说老王,这画上就是这样的?全是线?一点标注都没有?”张三虎看着,觉得这实在是为难人。

王关点了点头,“我看到的长生诀,就是这样的,只有起起伏伏的线,绝对不会有错。”

“东海附近,可有什么山?”洛素突然问老吴,当时从陈州出海,她和宁蓁是直接坐了乾元商队的海船,而且是从鄞州出发过去的,并没有穿什么山。

“陈州临着东海的山,那便是青丘山了。”老吴想了想说道。

“青丘山乃是东海的一处壁障,那里终年大雾而不得入。”

“青丘山连着什么山脉?”洛素拿起一根木棍,指着地面上的数个高耸的线条,这条线路是穿了众多的山脉而过,最终到达在青丘山与东海之间。

“千刃山脉,千刃山,关山,大青山,岐山......”老吴一边想着,一边掰着手指头计算。

根据图上的话,和老吴说出来的山,一共应当是七座山,老吴说,这七座大山,人迹罕至,便是周围的村人猎户,都望而却步,轻易不敢上山,这七座大山的危险程度,与大荒是有一拼的,关于这些大山的传闻传说也是不胜枚举。

洛素眼中眸光闪烁,她有点思路了。

青丘山,那便是狐族的聚居地了。如洛素与老吴曾经遇见过的独孤伯裘一家,老家都是在青丘的。

而千刃山,大青山,岐山......这些地名也是格外的耳熟。

每一处山,都有着一道的势力,青丘山的狐族,千刃山的百刃宗,关山的吴家......

穿过这七道大山,等于要从这七个势力的手下活着走出来。

七个势力,七道天堑,而最后一道是青丘狐妖,跨过之后,就是直奔东海。

东海有什么?

传闻,东海有仙。

白玉京!

洛素的脑子瞬间出现的就是这个选项。

当初祁真人和她说过,白玉京的很多弟子,有被仙人们选中的,也有自己找到的,还有通过重重考验踏入其中的。

而考验难度最高的一个级别,被称之为“九重天”,一共九重关卡,穿过七道大山,过东海为第八重,之后踏上白玉京的登仙路,九重关!

老人王关说过,那画轴不似凡物,无论是画轴,还是画本身,装裱的材料都是不曾见过的,好似浑然天成的高级手段,如果是仙道手段,那也不足为奇了。

洛素想了想,开口道:“那东西并非凡物,但也并非所谓的长生诀,应当是一处舆图。”

听着眼前的女仙人开口,王关瞪大了眼睛。

“东海有仙山,仙在虚无缥缈间,穿过这七道山,再渡东海,可登仙门。”

老吴想到了当初小道长就去了陈州出了东海,应当是去过了那仙山?

“仙人,登上那仙山,可能长生?”张三虎迫不及待地问着,王关也是目光炯炯盯着洛素。

“修仙并非长生不死,人会死,仙也会死,修仙无非是比常人多上一些寿命,但若是受了伤,中了毒,终有一死。”

“这画卷,乃是一处仙门之考验,便是最终通过了,也不过是踏入仙门的资格,从小做起,长生,不过是奢望。”

洛素摇了摇头,那所谓的长生诀画卷,应该是哪位收到了考验的弟子留下来的,也许是选择了放弃,将这画卷传给了后代子嗣,不知怎么,就将这画卷传成了“长生诀”,后来又被当铺收走,再被不知道何人听闻,以暴烈手段抢走。

长生,哪里会那么容易?

得到洛素的答案,老人王关垂下了头,“那长生诀被人抢走,他们会找到那仙门吗?”

以如此手段抢走长生诀的人,如果因此去了仙门,甚至开始修行通往仙路,那他内心实在不甘,死去的人何辜!

“我不敢说准,但即便是找到了,仙门也不会收。更何况,以凡人的势力,若想以寻常手段穿过这七道大山,绝非易事。”

洛素缓缓说着。

白玉京五城十二楼,司管不同的地界,不同的功职,降妖除魔,护佑生灵,安抚一方。

非心存正道,大意志者不得入。

更何况,前边那七道大山,都隐藏着传承悠久的大势力,想要穿过他们的地盘,哪里是那么容易。

得到这样的回答,王关点了点头。

即便是至今,他也不知道当初火烧当铺,夺走这一切的幕后之人是谁,如今听仙人说那人定然入不得仙门,心中才有一丝的宽慰。

讲完了话,老人王关伛偻着身子,走进了小木屋中。

今晚,他恐怕彻夜难眠。

张三虎向老吴借了那帐篷,今晚王关恐怕想一个人静静,他还是在外边待会儿吧。

老吴捡着柴火往火堆上添了一些,“小道长,你想过长生不老吗?”

洛素想了想,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她自己的身体乃是修行者,以她现在的神通来说,此界无人可挡,除非天道崩塌,九曜破灭,她都不会死。

生老病死,对于凡人来说,是很难逃过的固定命题。

“长生不老,看着世间潮汐日落,沧海桑田,挥手千年间,周边的人与事不断变幻,何尝不是一种桎梏。”

洛素说着,若是修行之人,寿命悠长,身边都是修行者,感慨倒是不多。

可若是换做了平常人,如南柯一梦,一晃几十年间,再无故人,世事变化,长生长生,又岂是那么好的?

“老吴,你可愿长生?”洛素抬头看着老吴。

老吴低头沉思半晌儿,其后开口:“不愿。”

“生也生路,死有死道。”

“人活着有朝廷法度管辖,人死了,亦可转世投胎,生生世世轮转之间,每一世虽不同,但何尝不是一种长生?”

“老吴我想着,若是一辈子都长生在这大乾,也没趣了些,不断的转世,许是做不同的人,每一世都是新生,更有趣一些。”

“更何况,夫人若是先去了,在地府迟迟不曾等到我,那可不好。”老吴摇着头,他要是长生不死,那岂不是成了老妖怪?

人寿百载,这是上天规定的。像他和小道长见过的千岁狐伯裘,人家狐妖活了千年,那是因为是修行的妖。普通的狐狸寿命不也是固定那么多年?

人这一辈子,老吴的心得就是要知足常乐,什么人做什么事,对自己有个清晰的认知。

之前小道长给家里设下阵法,调了风水,钱财大进他都害怕。

更何况,要是真的长生不老了,那是能够轻易瞒过人的吗?周围的人都不断的变老,子孙后代都长大离世,自己若是看着亲人故旧一个个的走了,最后世界上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那滋味,老吴实在不愿意去想。

他老吴一家子,都是平平凡凡的世间人,活在人世间,人生百载,固然有所缺失遗憾,不能弥补的,大不了下一世从头再来。

长生不老,非他老吴所求也。

洛素轻笑,老吴就是老吴,可这世间能像老吴一样的明白人实在是不多。

第二日,老吴与洛素再度启程,两位老人与他们挥手告别。

相处了不到十日的时间,张三虎和王关甚至对那被仙人变化出来的搬山力士们,都有了些感情。

扬鞭打马,伴随着马儿的一声嘶鸣,穿山而过,直奔燕州。

这次的旅途,没有固定的地点,洛素与老吴暂时定下的就是穿过景州,去燕州一探,之后前往大乾的国都中州。

燕州之地尚武,燕人身形高大,传闻之中,便是燕地的女子,挥手之间,也能抬起大水缸来,身形魁梧,各个都是好汉。

不过说到底只是传闻而已,以前还传闻鄞州皆富人呢,到底没有这般夸张,具体如何,还需要两人真正到燕州一探。

燕州属于大乾的北地了,大风呼号,气候干燥。

如果说鄞州一带宛若江南,公子姑娘各个都是水灵灵的。

那燕州的男女,都是风沙堆砌而成,宛若城墙,将不可摧。

燕地生存环境相对有些恶劣,但武状元却是出了不少,大乾朝中武将,以燕州者为历年之最。

只不过,一般燕州出的将领,身边必须配个军师,他们勇猛好斗,喜欢直接莽上去,性格豪爽大方。

在大乾人民的心里,燕州人大抵都是这个形象。

穿山而行,再到达燕州已经是过了半月还好时下正是夏季,哪怕是燕州,此刻也是一片的郁郁苍苍。

老吴此刻正与洛素唾沫横飞地讲述着当年自己遇到的一位燕州客商,可谓是给老吴留下了深厚的印象,直到现在,他都对燕州人抱着莫大的好感。

“那是我年轻的时候,跟着老人跑了几趟路,就觉得自己有底了,感觉自己的眼力旁人是必然比不过,在涿州的时候,听信了一位老行商的话,进了一批的货准备带到梁州去,一路上风餐露宿的。”

老吴一拍大腿:“那老行商待我极好,虽是第一次相识,可处处拉带着我,教了我不少东西,可谁能想到,那老行商居然是哐我的,他让我进的货,根本就是梁州的货,从涿州进了梁州的货到梁州卖,我可不是成了个傻子,那货物是梁州本土的东西,在梁州价极贱,我若是再背到别的州,许是还能回本。可当时只顾着想要大赚一笔,手里只留着从涿州到梁州的路费,到了梁州之后,一分银子都没有了。”

“只能将货放了出去,勉强收回些银子做了路费,等我卖了货回到客栈,那老行商早就消失无踪了,后在那客栈,遇见一位燕州的高大行商,他身形魁梧,谁都要怕上三分,见我住在下房,每日又只啃着干粮,见我身边的老行商不见了,就问我怎么了,喝了两杯酒,没忍住把事情说了出来。”

“第二日,那位燕州的兄长,就把那老行商找到,提溜到我面前。”

“那老行商口中振振有词,说他是过来人,一看我便是富家出身,何必跟他们穷苦人抢这跑商的活计,他这也是为了我好,失败了这一次,我老老实实地回了鄞州,做个富家翁,岂不是比在这路上跑商危险无尽强?”

老吴感慨着,年轻的时候,遇到的坏人多,好人也多。那燕州的兄长要从老行商那里掏钱给他。

老吴那时候拒绝了,这事儿给了他一个教训,虽然是老行商建议他收获的,但决定是他自己做的,老行商确实害了他,他要咽下这次的苦果,吃下的亏。狠狠地涨一次记性。

日后再上路的时候,他万事都留了个心眼。那位燕州的兄长见他解释了缘由,也不再强求,便从自己的包袱中取了银子借给他做路费。

“当年兄长与我留了地址,只是燕地太远,一直没能前往,倒是信件来往多些,这次去燕地,要好好地感谢兄长,燕州城郑家,也不知道兄长如今如何了。”

洛素点了点头,她停下了马车,虽然不知道老吴的这位兄长如何了。

眼下,他们已经进入了燕州境内,而路遇的第一家村庄,洛素嗅了嗅,好浓的妖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