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 第278章 大乾奇遇记11

第278章 大乾奇遇记1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了孙家的大门, 老村长一路碎碎念着,必须想办法把这雷击木从秃毛鸡那里抢回来。www.xiaohua1000.com

那可是柳神娘娘的东西,万一被秃毛鸡拿到手, 弄些幺蛾子出来可怎么办?

老村长走着路还时不时地看向洛素的方向, 这位小洛姑娘救了孙家三丫已经是大恩。

唉, 这得亏是留下了这两位客人在此,不然的话, 恐怕那秃毛鸡等着他们上门呢!

老村长越想越不对劲,那孙家媳妇的娘家兄弟,爱过来串门子就串门子呗, 怎么还能把门槛给卸下来,而且这人走了,雷击木做成的门槛子也不见了。

这会不会是鸡鸣村那只秃毛鸡教唆的?

特意找人过来偷走雷击木,顺便试探试探自家柳神娘娘的虚实?

之前本村遇到了些困难, 几次都求上了鸡鸣村,秃毛鸡早就惦记柳神村许久了。

先前走向孙家的路上, 老村长只是简单地讲了讲本村的守护神。

现在洛素又询问了,他更加详细地解释了起来。

他们柳神村的柳神娘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已经不可知。

反正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开始,柳神娘娘就已经在守护着村庄了。

原来这里也不叫柳神村, 但时间一长, 村子的名字也慢慢地改变了, 包括鸡鸣村也是一样。

老村长说, 这一带的地方, 离他们最近最熟悉的村子,经常互通有无的,就是鸡鸣村了。

再远一些的, 他还知道白鹿村,还有常仙镇,芙蓉镇等等。

各个村镇之间,守护神的来历各有不同。

如柳神村的柳神娘娘,本体乃是一棵大柳树,如今变成了新苗。

传说之中,在很久很久以前,村子里有一户人家,这家的夫妻成婚的时候,两人亲手在自家院落的门前栽起了几颗柳树,希望能够挡一挡风沙。

小树苗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长大,而这家的男主人被征召进了军队,作为边军的一员,战死在了沙场之上。

他的妻子日夜思念着,盼着望着,每日站在院落门口的大柳树前望着村口,却一直不见丈夫的归来。

日子一长,她似乎也知道等不回来丈夫,却依旧来到大柳树的附近,仿佛是把大柳树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她日日对站在大柳树的附近诉说着自己的思念,自己的担忧,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生了娃娃,谁家的小子送去读书,谁家的姑娘嫁人了,担心今年的田地收成,自家的哪个娃娃又顽皮......

女主人一日日的变老,大柳树长得越来越大,春日时常掀起阵阵的柳絮,惹得村人一阵的厌烦,常说要将这大柳树砍了去。听见了这话,女人便翻了脸,这柳树与她而言不仅仅是一棵树。

村人也只是说说而已,柳树长了这么多年,谁不曾在杨柳依依的时候,摘下一节的柳枝,编成花环戴在头上?

这大柳树几十年如一日地在这里,村人早已习惯。

大山上的树那么多,便是真缺了柴火,也不至于去砍断这一棵。

况且时间长了,已经不只是女人自己来到大柳树的附近说话了,天热的时候,大柳树遮阴,人们便是聚过来谈天说地,家长里短。

大柳树是什么时候有了灵智的?

谁也不知道。

也许是赶上了六十年一次的帝流浆,也许是在这人间烟火之中慢慢启发了灵智。

大柳树熟悉着村子里的每一个人,看着他们从生到死,从黄口小儿到白发苍苍,看着他们经历着一辈子里的一桩桩,一件件大事,有人来,有人走。

大柳树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不断地看着这个村子的变化,直到意外的来袭。

不知从何而来的兽群袭击了村庄,大柳树眼看着村子的外墙被冲破,老人孩子被兽群冲撞,还有小孩子被狼叼住。

它急切地想要保护这些人,可它只是一棵树,它什么都做不了,它一动也无法动。

它疯狂挥舞着自己的无数条臂膀,可却什么都帮不上。

千钧一发之际,它终于冲破了束缚,那救人之心迫切而成,仿佛是老天也再帮着它,它迈出了一步。

万条垂下绿丝绦,瞬间蔓延而出,化作绳子,化作鞭子,挥舞着,束缚着。

敌人被击退,村人们都被救下,因为大柳树现身拯救了整个村子,村民们视为神迹。

自此供奉“柳神娘娘”。

这故事究竟是真是假,又是经过了多少张嘴谣传,和当初真正的事实相差多少已经不知。

但只要柳神娘娘始终守护在这里,就足够了。

柳神村的柳神娘娘,乃是一棵不知道存活了几百年的大柳树。

而鸡鸣村的“破晓大人”,老村长口中的秃毛鸡,同样也是一只长寿大公鸡。

这秃毛鸡当初也是鸡鸣村里一户人家普通的家养鸡,但也是做到了全村知名,靠的就是天天早上打鸣叫醒全村人起床。

“咱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听说那只秃毛鸡,当初好几次都差点被鸡鸣村的人给宰了。”老村长说着。

据说是因为秃毛鸡偶尔在半夜三更,人们睡得正香的时候“嗷嗷”地来上一嗓子。

已经被秃毛鸡养成习惯的鸡鸣村人,听着鸡鸣就想着早上了起床,结果一看是还是大黑天的。

有的时候更过分,秃毛鸡一晚上连叫上几次,把人折腾得够呛,全村人都睡不好觉。

被这秃毛鸡折腾了三番五次,全村人都可以说是满腹怨言,还有人扬言要将这秃毛鸡宰了吃肉煲汤喝。

大部分人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毕竟一只鸡不少钱呢,这公鸡天天神气地在主人家院子里转悠,真要有人抓,它咕咕就叫得全村都听到了。

话说是有一天,不知道是哪一位村人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他溜进了那户人家,抓住了这只大公鸡。

大公鸡一被抓到就知道不好,咕咕的叫声响彻全村,等到主人家赶回来要教训这只鸡,却发现......

公鸡变秃了!

活生生地成了一只秃毛鸡!

身上原本根根分明漂亮的羽毛都被人拔了下来,鸡倒是没受到什么伤害。

只是这瑟瑟寒风之中,秃毛鸡站在院子之内,再也不复曾经的器宇轩昂。

它变秃了,也变怂了。

自从变秃了之后,这只大公鸡仿佛就得了秃后抑郁,不再半夜打鸣。

每天早上到了时辰嗷一嗓子之后,便蔫蔫的,愁眉苦脸,也不往院子里跑了。

原本这主人也没有在意,结果后来每日早上起来在鸡窝里捡鸡蛋的时候才发现,母鸡的鸡窝里都是鸡蛋,这只公鸡的鸡窝里,都是四处搜寻来的各中各样的漂亮羽毛。

甚至有些羽毛,一看也不是常见的家禽鸡鸭鹅的,看着倒是像是鸟类的羽毛,也不知道这大公鸡是从哪里弄到的。

后来这家的主人就有意识地开始观察这只大公鸡,每日出门干农活之后,这只公鸡居然会趁其不备,飞出院子里。

鸡一般可以低飞,这家的主人也是见过的,可万万没想到这只公鸡还能够飞到十几米的大树上去,去那里掏别人的鸟窝偷羽毛!

那主人当时就觉得这鸡成精了,居然会因为被拔毛了,到处去偷别的禽鸟羽毛。

只不过这大公鸡除了去偷羽毛,别的事儿倒是没干过,毕竟是自家一路养大的鸡,主人家也没想过去驱邪什么的。说到底,这不过是一只鸡,不想养了,杀了吃肉不就完事了。

其后,这只大公鸡除了出去偷羽毛的时候跑得快,平时更是好吃懒做,根本不爱挪窝,吃食的时候抢得快,吃完就跑,对小母鸡更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直到后来,有黄鼠狼偷入鸡鸣村,想要偷鸡,倒是好眼色,直接选中了大公鸡,大公鸡可不是省油的灯,嗷嗷一嗓子,把人都吵醒了。

且大公鸡的原本好不容易长出来还不多的鸡毛被黄鼠狼薅掉几根,大公鸡怒而追杀黄鼠狼,被鸡叫喊起来,发现鸡窝被捅开的主人家简直惊呆了。

自此之后,大公鸡不断地展现了自身的本领。

像是柳神村的柳神娘娘,本体乃是草木成精,除了护佑村子的安危之外,自己摸索着修炼,柳神娘娘也可以治疗疾病。

而这位大公鸡“破晓大人”,同样它的战斗力强盛,堪称一驾战斗鸡,凭借一鸡镇守村庄。

除此之外,大公鸡的鸣叫声倒是有奇效,伴着每天早上的朝阳紫气东升而叫,它吸纳着先天紫气与精华,连带着啼鸣之中,都带着奇异的力量。

大公鸡的叫声阳气十足,若是有丢了魂或是被魇住的人,经过这一声鸣叫,就容易被激醒。还有说若是不小心撞到什么脏东西的,听见这一叫,浑身的邪祟都被吓跑了。

洛素与老吴听着老村长的讲述点了点头,这些村子里的所谓守护神,因为自身的特性,都衍化出了自身的技能,也可以说是因地制宜了。

老村长说,像他们村的柳神娘娘,会治疗的都是一些寻常的小病,白鹿村那边的白鹿先生,慈悲心怀,便是外村人去了也不拒绝,而且据说居住在那个村延年益寿。

至于那个常仙镇,老村长曾经也去过,燕州这里一年四季都见阳光,可那常仙镇,却好似终年阴冷,连带着那里的人长得都偏瘦,眼睛都有点像蛇瞳的样子发展了。

老吴听得啧啧称奇,老村长说,因为白鹿村离得稍微远一些,有些时候又耽搁不得时间,不然他们宁愿去白鹿村,也不愿意去鸡鸣村找那只秃毛鸡去。

“村长,你可是想将那雷击木要回来?我也想去那鸡鸣村看看。”洛素想了想开口。

虽然不能只听从这老村长的一面之词,那柳树精的情况她也看过了,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天材地宝的外力帮助,柳树精要醒过来,还是好一阵时间。

这柳树精要是醒不过来,只怕柳神村的村民,还少不了麻烦和被鸡鸣村压榨。洛素现在倒是想了个法子,许是能让柳树精早日醒过来。

柳神村的祠堂前,花坛内。

洛素看这土壤之中缓慢生长的小柳树苗,神识探入地下,根系扎实地埋在土壤之下,根基深厚。

如果柳树精想要再恢复之前的庞然身躯,恐怕至少要花个几十年的时间。

但洛素现在,决定帮她省下这些的时间。

《神异录》载:道门秘法——化生术!

曾经火烧槐树精的化生之术,如今被洛素再度用在这柳树精的身上。

化生术是加速草木生长的法术,眼前的柳树精根基深厚,妖力庞大,有着丰足的底蕴,使用化生术只会快速地助力她重新塑身,将自身妖力纳于体内,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

眼见着原本情郎的天空,顿时忽的变化,四周的草木卓然生长,花坛之内的小树苗开始快速地生长起来。

树身粗壮,树干伸展,树枝四散而开,迎风起舞。

洛素不只给了它这一个好处,这柳树精乃是天生天长,在这村子中慢慢有了灵智,自身的修为进境缓慢,没有师傅领进门,也没有修行的道法,她又点入一门道门正宗修行法门给这柳树精。

老村长几乎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柳神娘娘回来了!

微风轻拂,柳枝摇曳,细叶纷飞。

万条柳枝仿佛是在鞠躬行礼,点化之恩,三生为报!

“咕嗷嗷——”

伴随着嘹亮的一声鸡鸣,几乎是响彻了整个柳神村。

洛素挑了挑眉,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找这只秃毛鸡的麻烦,这就上门了?

老村长面色一变,“秃毛,呃不是,破晓大人怎么过来了?柳神娘娘,小洛姑娘,我们这是......?”

“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不过是外来人罢了。”洛素说着,说到底这是柳神村和鸡鸣村之间的事情,柳树精现在已经恢复了,这秃毛鸡主动上门前来挑衅的话,这里可是柳树精自己的大本营,谁输谁赢可说不准。

柳叶轻轻拂动,“去把它请进来吧。”

清亮而温柔的女声传出来,老村长急匆匆的应诺。

因为柳树精的苏醒,洛素的化生术可以说是影响到了整个村子,不少人家里的野草都疯涨而出,因为这等异象,不少村人都怀疑是柳神娘娘好了,奔着祠堂的方向过来。

一来,就瞪大了眼睛看着仿佛是凭空出现的大柳树。

“柳神娘娘——”

“柳神娘娘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来人呐,柳神娘娘醒了!”

被老村长带进来的大公鸡听着村民们的喊声不以为然,切,这群柳神村的人类不过是在吓唬它罢了。

小杨柳昏睡过去是事实,那块被本村人带回去的雷击木它都查验过了,小杨柳的本体都成了这样,可以说是元气大伤,到时候,这柳神村可不就可以归它破晓大人管。

嘿嘿,两个村在手,柳神村也可以改名叫,叫破晓村了。

大公鸡破晓一路行来,脑中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的美好向往,等到了柳神村的祠堂地带,终于发现了不对。

“小杨柳,你,你,你没事?你诈我?”大公鸡破晓连说几个“你”字,鲜红的鸡冠子一扬一扬的,眼前的情景显然是它不曾预料过的。

洛素和老吴已经见到了这个鸡鸣村的守护神,大公鸡破晓,实在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老村长“秃毛鸡”的称呼,倒是真没有错。这只大公鸡身上的羽毛,一看就不是鸡毛,不知道从哪里搜集而来的各式各样的鸟毛,甚至还有孔雀毛,都被它拼接在了身上。

简直可以说是花红柳绿,各色大杂烩,实在是玷污眼睛!偏偏这大公鸡破晓昂首挺胸,姿态好不高大,似乎是对自己自信极了。

原本在它的心里,这里本应是小杨柳陷入沉眠,柳神村的村民们跪下来求自己接纳他们,“请破晓大人保护我们——”

可万万没想到,杨柳居然还好好的,十分清醒,而且看着如今显化在外的本体,分明是实力更加强横了!

“我不过是刚刚醒来,就见破晓你上门,所为何事?”柳树精轻柔的女声传来。

大公鸡破晓心说,它才不信呢?刚醒?呵呵!它莫不会是被下了套吧?眼下这情景,它原来想的那一套必然是不成了,只是要怎么来解释呢?

“呵呵,怎的我没有事还不能来看你?我是好心来和你说一句,这段时间,你们村的人少往老白鹿那里跑,我听说老白鹿被盯上了!”大公鸡破晓转了转眼睛,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

“老白鹿被盯上了?什么意思?”破晓见势不对转移话题,柳树精没有戳穿,但显然被这话题引起了注意,急忙询问。

“老白鹿修为高深,比我们修行许久,不知是哪路传言,说是吃了鹿肉能够延年益寿,好像有人请了高明的修士过来,要来捉老白鹿,我们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妖物罢了,如是凑过去,怕是要被一起捉住了。”大公鸡摇摆着头说着,这消息也是它听来的,它们都得小心为上。

“你是什么意思?”柳树精问着。

“小杨柳,咱们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的邻里邻居,不是兄妹也是姐弟了,如果真的有修士过来,咱们俩可得联手通消息一块跑啊。”大公鸡破晓说着。

比起常仙镇的大蛇,还是小杨柳好说话,妖也老实,一旦结盟,绝对不会抛弃它的。

柳树精心说,你怕是不知道,在你身边就有一位不知是何来路的高人修士。但嘴上还是“嗯嗯”没有准确应答。

大公鸡破晓看她这个态度像是不信一般,顿时急了,“小杨柳,我说的都是真的啊!那些外来人,不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老实人,心肝子都黑黑的,真要是对我们也打上主意,不只是老白鹿,只怕我们这边子都要遭殃了,你可上点心,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柳树精沉吟一会儿,“你先答应我见事,我就和你结盟。”

大公鸡破晓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事,你说,我肯定答应。”

“我沉睡的时候,你派人来我们村做了什么还记得吧,我们村有个敢出生的娃娃差点就没了,你说,我的气该不该出?”柳树精的语气冷冷,不复之前的轻柔。

一听这话,大公鸡破晓脸皮虽大,但有些讪讪,它确实是来试探了,但是根本没想过害柳神村的人啊,这以后都要是它的子民呀!

“该出,该出,你说想怎么出?”破晓急忙问着。

“好说,人类有句话叫子不教,父之过。你们村的人偷了我们村的东西,我来找你麻烦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你要是生气啊,就打我一顿。”大公鸡破晓连忙说着。

“这可是你说的!”

柳树精直接上了心,柳树枝瞬间疯涨变长,急忙像大公鸡破晓袭来,破晓心中一颤,小杨柳这娘们来真的,要命!

那万条绿丝绦看着瞬间想大公鸡破晓袭来,破晓还以为自己要被小杨柳打个半死出气,却不曾想到,这杨柳枝子打在身上,半点都不疼!

嘿嘿,小杨柳果然还是爱我的,它美滋滋地想着。

可孰料——

那无数杨柳枝落在破晓的身上虽然是轻飘飘的,但出其不意,柳鞭化为手,开始在大公鸡破晓的身上拔毛!

一根毛,两根毛,三根毛......

各色各样的漂亮尾羽从破晓的身上被揪了下来,“不要啊——小杨柳,你这个女妖怎么这么狠毒!女人心,海底针!自古最毒妇人心!”

洛素看着破晓身下一地的鸟毛,万丈柳枝齐齐下手,哪里还能给破晓留下一点毛。

鸡冠子依旧血红血红,与翠绿的柳枝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那大公鸡身上,瞬间变得光秃,好不丑陋。

这下子,大公鸡破晓变成了“真·秃毛鸡”。

洛素和老吴眼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笑得乐不可支。

为此,老村长偷笑地作了一首诗《赠破晓》,又名《秃毛鸡》

一根两根三四根,五根六根七八根,

九根十根无数根,拔下羽毛皆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